当前位置:首页 > > 危险总裁小娇妻

【315】那年真相

    夏晨轩的心因为这场台风彻底被唤起,被动荡

    原本的恨意在他的出事后飘渺的无影无踪,剩下的都是担心和伤心,还有那迫不及待的寻找

    那抹倩影已然消失,迈悬在良久后才开口,是绝对的命令,“今天这里发生的一切,都不许被媒体报道出去,对外,就说临时取消了!”

    “是”

    迈悬的心狠痛,他爱夏晨轩,但是夏晨轩爱着的恨着的统统都不属于他

    而夏晨轩对他的,只有感激

    可是,这份感激,也不会成为婚姻的支柱,现在如此,将来亦是如此,高高大大的身子站立在原地

    或许,爱她,给予她最好的祝福也是不错

    ------------------------------------------分割线------------------------------------------------------------------------------------------------------------------------------------------

    海边

    潮来了,汹涌的潮水,后浪推前浪,一排排白花花的潮水簇拥着冲过来,声似雷霆万钧,势如万马奔腾一排排浪撞在岸上,溅起一片片浪花

    丁瑞带着夏晨轩来到海边,下属传来的消息依旧是没有任何冷亦风的消息

    夏晨轩听闻便无力的瘫坐在了地上

    没有任何消息?

    时间过去了几个小时,却尚未得到他的半点消息?

    她的心揪住了起来,她不想他出事,只是,越是不想,就越是担心,如此,心,就越是悬了起来

    开口,是对着大海,“冷亦风,你给我回来,我还没来得及报复你,你就要离我远去了吗?你快给我回来,你还要接受我的报复的……!”

    歇斯底里的,夏晨轩冲着海际望去,是无尽的呐喊

    定瑞站立在一旁,想要扶起夏晨轩,却被夏晨轩推开,定瑞便也没有强求,只是,脸色忧伤的看了眼夏晨轩,又看了眼海面

    此时的海面,已经恢复了平静,台风也已经消去

    只是,两个人,相爱的人,明明都是那么的爱着对方,却在真正发觉的时候已经是分隔两地了

    在夏晨轩迈上婚姻殿堂的那一刻,冷亦风是极度压抑了心情的,飞奔来到游艇上,并未做任何准备的便匆忙起航

    才导致了台风突袭,也未有半点预知

    没有冷亦风的半点消息,丁瑞的心中也是万分的难受

    也是及其的担心,他不希望冷亦风出事,是极度的不希望

    微微叹了口气,丁瑞对保镖们摆了摆手,都命其退后,自己也是退后,给予夏晨轩一个安静的环境

    海风,依旧

    瘫坐在地上的夏晨轩,心中一阵阵翻滚的难受

    眼眸里,出现了这片沙,五年前,她也曾经是在这里,在这片一望无际的大海边,埋葬了对他的那份爱意

    是深深的埋葬

    原本以为埋葬了,便是绝对的忘记,绝对的没有了爱

    只是,殊不知,这份爱并未埋葬,而是伴随了她五年,只是,在这一刻,听闻了他的出事,她才发觉,原来,这份爱,从未消失过,而是那么的深切,那么的悲切

    丁瑞凝着夏晨轩,忍不住走上前来,他看出了夏晨轩是爱着冷亦风的,而且这份爱很深,很深,在这一刻是体现的淋漓尽致

    既然爱,既然两人都相爱,那么丁瑞是忍不住的,他要让他们彼此都知道这份对方的爱意,开口,“夏小姐,冷少一直都爱着你,是深深的爱着你!”

    听闻丁瑞的话语,夏晨轩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瘫坐,眼眸中的神色是无尽的悲伤

    “五年来,在夏小姐离开后,冷少便有了极大的变化,五年前,我还不是管家,依旧是徐特身为管家,但是,我知道,当时,在夏小姐消失c市后,冷少当即便拍板要找你,只是,当时被徐特冒死拦下,当时,他们之间是发生了一场唇舌之间的战争的,在最后,你知道为何冷少没有派人前往去找你吗?”

    夏晨轩抬眸凝向丁瑞,,依旧未做任何言语,只是聆听,丁瑞沉默了几秒,才缓缓开口,在最后,冷少决定不去找你的时候只说了一句话:“放手,只是想让你笑!”

    丁瑞的话语,听入夏晨轩的耳畔里,是极度的震惊

    这句话,是多么的令人感动,他真的如此说了吗?他是站在了她的立场上着想了吗?

    丁瑞在顿了下之后,继续开口,

    “当时,冷少发现你没有了踪影之后,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寻找到你,在那种地位之上,从来都是想要什么就得到什么,从来都不会去想其他的,高高在上的地位权势决定了他的性格,只要他想要的,没有做不到的,若是要找到夏小姐,是轻而易举的,只是,当时,徐特的一番话听进了冷少的心里!”

    “徐特说:冷少,如果您真的关心夏小姐,喜欢并且爱上了夏小姐,那么你给她自由,放她走,这种爱才是她想要的,若是这种爱演变为一种强行的禁锢,就是一种伤害了,折翼的天使游行于一座美丽豪华的花园里,纵使欣赏着那美丽的花朵,那美丽的景象,但是,折翼了,飞不起来的天使,始终是不会快乐的,纵使在折翼的外围给予再多,再多,无法飞翔,也是痛苦的!”

    “对于冷少,是不会站在任何人的立场为任何人着想的,但是,他却第一次顿住,第一次听进去,第一次感触,也是对于自己喜欢的第一次放手”

    “而他,放手只是想让你开心,让你笑而这,都建立在对于你的自由上,因此,冷少选择了放手,选择了给予你自由,但是,这份自由,在一年以后,他的心便再也压抑不住,再也忍不住的,是那么迫切的想要去寻找你,只是,当时,这边的帮派发生了一些事情,因此,冷少便先派徐特前往寻找夏小姐!”

    丁瑞一口气说了很多,很多,当说到美国的时候,夏晨轩开口了,“那么,美国的那场车祸是他制造的吗?”

    “车祸?”丁瑞有些震惊,冷少那么喜欢夏晨轩,他怎么可能去自造车祸呢!

    “夏小姐,当时,冷少是因为爱你,想你,才拍徐特前往美国找你,怎么可能害你呢!”说到这里的时候,丁瑞心情一下又低沉了下来

    夏晨轩也是看出了丁瑞的表情,没有多问,只是静待丁瑞的下文,她知道,这后面一定还有着其他什么

    丁瑞凝了眼夏晨轩,开口,“当时,徐特的确找到了夏小姐的住处,只是,却还没来得及,夏小姐便离开了,而且是无了踪迹,再找到夏小姐的时候,已经是那场车祸,还有医院里的那具尸体,面目全非的尸体,当时,消息一传到冷少的耳朵里,二话不说,冷少便是那么的迫不及待赶到了美国!、”

    话说到一半,丁瑞有些稍稍的停顿,伸手摸出随身携带的瓶子,里面,装着的是冷亦风的药物,那是他病发时候需要服用的药物

    “这药物陪伴了冷少四年,夏小姐一定很好奇,冷少向来身体极好,却为何现在需要药物陪伴!”

    夏晨轩记起上次,在郑倾柔邀请的晚宴里,冷亦风犯病时候的摸样,当时,她的心确实就是如此的感到奇怪

    因为,在她的印象里,冷亦风身子的确强壮,怎会到现在的需要药物!

    唇,颤了颤,开口,“是因为四年前发生的事情吗?”

    夏晨轩一向聪明,话说道现在,似乎她能猜测到丁瑞要说的话语,只是,心中却还是有不解,若是如此爱,那么五年前,他又要为何去娶其他的女人,还要狠下杀手,去扼杀掉她肚子里的孩子呢?

    丁瑞点了点头,开口,

    “是的,那一年,冷少第一眼看到夏小姐躺在医院的时候,被盖住的身子,他的心一下子低沉到了极点,也是痛苦万分,止不住的,是发怒的狂,他几乎是抱着以为那就是你的身体,是紧紧的抱着,也是歇斯底里的抱着,这一抱就是好几天,几天以后,冷少是彻底的憔悴了一圈,原本以为事情会慢慢的过去,只是,却不曾想,在那以后,冷少只要每每想起你,想起那些一起的朝朝暮暮,或是开心,或是伤心,心便是一阵阵的剧痛”

    夏晨轩的心头一触,是绞痛一般的疼,他很心痛她吗?如此爱她吗?

    “可是为什么,当初他要杀掉我肚子里的孩子?杀掉他的亲身孩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