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危险总裁小娇妻

【304】他是在侮辱她吗

    好热又好难受……

    风吹过,周围的花儿都摇摆着腰肢,有的低下了头,仿佛是害羞了一般……

    空气里,染上的也是既暧昧缠绵又复杂的气息,无法自拔……

    冷亦风的唇更一丝丝地滑过细致的锁骨,吮下一道道湿热又缠1绵的痕迹,让雪白的肌肤染上属于他的颜色,接着,薄唇来到美丽的胸前,再次又一点一点地轻轻吻着

    他含住一只美丽,用力吸yun着坚硬的高峰,大手也不放过另一只,跟着唇舌的xi吮用力推1挤rounie

    本是缠绵的弧度,在冷亦风一次又一次的唤着她晨晨的时候,在最后夏晨轩还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推开了冷亦风

    他的气息就好像磁铁般能够吸附住她,可是,他口中的一句又一句呼唤着她的名字,呼唤着那两个字:晨晨

    也令她一次比一次惊醒

    他叫她晨晨,而且还说出那些话,明显的,他是已经知道了她的真实身份,他知道了她就是夏晨轩

    可是,他却没有拆穿,没有说明,反而是继续如此的与她相处

    莫名的,一股子被耍的感觉席上了心头

    虽然,她也欺骗了他,告诉他她是筱水晨,但是这也是有原因的,是因为恨,可是他呢?

    是觉得有意思,好玩吗?

    五年前,他把她当做玩具,当做玩物,宠物,肆意满足着他的一切,全然不顾她的感受

    五年后,他又想如此吗?

    侮辱她?

    还是更多的其他?

    捡起刚刚被男人脱落的衣物,遮盖住了身体,夏晨轩怒视着冷亦风,开口,“你是在耍我吗,你觉得如此很有意思吗?”

    冷亦风坐在一旁,刚刚被夏晨轩的推开,他没有再次入侵她,若是他想,必然是可以的,但是,五年了,再次的见面,她一次又一次的拒绝他,他若是强行要了她,那不是与五年前一样吗?

    那到时候又是一种伤害,只是在那伤害上再添加一层伤害

    所以,冷亦风忍住了自己,克制住自己

    在听闻夏晨轩的话语过后,冷亦风开口,没有再打算掩饰,刚刚,毕竟在情深处的时候他已经情不自禁的说出了那些想念的话语,那已经充分说明了他已经知道了眼前的女人是夏晨轩

    而这些也必然被夏晨轩听出来,若还是继续掩饰,也是徒劳,也是没有必要的,那又是何必呢!

    开口,“晨晨,我没有耍你,我只是不想伤害你!”

    “伤害?”夏晨轩冷笑一声,眸光里浮现的尽是无数的恨意,美丽的红唇在此刻带着忧伤又带着愤怒的开口,“五年前,你已经深深的伤害了我,现在,你有资格说这两个字吗?”

    这种控诉,冷亦风是深深的自责,的确如夏晨轩所说,他的确在五年前已经深深的伤害了她

    气氛在沉寂了些许时候后,冷亦风唇角微微扬起,浮出的尽是自责的伤,“对不起!”

    听闻这三个字,五年了,未免来的太迟,若是五年前他如此对她说,她一定很开心!

    可是,五年了,这迟到的三个字才冒出来,是否来的太迟了点?

    五年的时间,一句‘对不起’便可以过去,那这五年来他给她带来的伤害,对她的绝狠又该质地于何处?

    伤害了就是伤害了,五年前,她的绝望无人安慰,她多么希望扑进他的怀里,放肆的哭泣,因为在他的怀里,有他的安慰

    可是,五年后,他不配

    对她的绝情,对她的伤害,是历历在目,是无法忘却的痛,是永远也无法忘却的痛

    现在,一句简单的‘对不起’从他嘴里说出来,她觉得好廉价,廉价到一文不值,甚至反感,是极度的反感

    “冷亦风,五年前的伤害已经铸成,一句对不起你以为就可以掩盖过去一切吗?”对他的是愤怒的控诉,是不可原谅的控诉

    俊逸的脸颊泛出的是无数的忧伤还有后悔的自责,五年前,他是因为一句对欧阳岢岚的承诺才与欧阳岢岚成婚,若是说如此伤害了她,那他会自责,那么十年前,她在美国发生意外,尽管现在就这么活波的站立在他面前,但是,意外总是发生了

    而且是因为他而离开了c市,去了美国,那场意外他多少要负上责任

    那么,对她的愧疚是更加的

    而更加的,更多的是,对孩子的,她一个人抚养孩子长大,五年,他未能陪伴在她身边,也未能尽一个父亲的责任,他更是有愧

    他想补救,想求得她的原谅,但是,从来,身处高位,权势地位都显赫的冷亦风,一直以来都是人哄他,求他,奉承他,巴结他

    也从来都是他冷脸对人

    所以,过惯了这种日子的人,已经快忘记了要怎么去表达自己的歉疚,开口,却又是那三个字,“对不起!”

    这三个字是代表着他全部的思绪,是深深的思绪

    也是深深的歉疚,愧疚

    闭上眼眸,夏晨轩回想起以前的一幕又一幕,心情如同绞痛一般,如一股麻绳缠绕在一起,拧紧,拉扯,这种痛是揪心的

    再次的睁开眼眸,夏晨轩开口,依旧冷冷的语气,冰凉,“对不起这三个字来的太重,我承受不起!”

    穿上衣服,胡乱的整理了下,夏晨轩便站立了起来,朝着外面走去

    “晨晨……!”

    冷亦风拉住夏晨轩的手臂,开口,是无尽的忧

    “放手!”冷冷的两字从夏晨轩的口中蹦出,不带一丝感情的意味

    轻轻松开的手臂,冷亦风的大手垂钓在空中,显得是那样的无力,那样的伤心思绪,这与原本的他是相差极大的

    “晨晨,你听我解释好吗?”他好想再对她说上一万个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可是,又是那么的无力,无法苍白的开口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