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危险总裁小娇妻

【297】心惊的电话(红包金牌加更)

    【感谢woshiqqxixu赠送了188阅读币的红包】

    【感谢死oorw赠送了188阅读币的红包】

    【感谢顾蓝昕赠送了100阅读币的红包】

    【感谢18918763900投了1块金牌】

    【感谢奥黛丽懒猫赠送了188阅读币的红包】

    【感谢13833?883108赠送了188阅读币的红包】

    欧阳岢岚坦白一切都只是为了保住洛天炎一命,她不想他死,至少在孩子出生之前

    而在欧阳岢岚坦白了一切之后,冷亦风也拿出了有力的证据证明了欧阳海不是他杀,而是另有其人

    是洛天炎在那次失败后,前去找欧阳海,两人因为利益不同,勾心斗角,互相残杀,导致了双方的交火,最后,是洛天炎打死了欧阳海

    一切都真相大白,对冷亦风的仇恨没了,通通都转移到了洛天炎的身上,欧阳岢岚好想一枪就杀了洛天炎,是这个男人,夺取了她的美好,更夺走了她父亲的命

    她恨他,也想杀了他报仇

    可是,病床上躺着的洛天炎,在医生的结论中,是也许这一辈子都要躺在病床上了,也就是说如果没有奇迹的出现,洛天炎将一辈子都是植物人

    如此,这样的人也算是得到了报应

    在决定了许久之后,欧阳岢岚求冷亦风放过了洛天炎,而因为洛天炎已然没有了半点威胁的因子,而且冷亦风当时在洛天炎陷入了昏迷之后,没有补上一枪,完全也是想查那个暴露他行程的人是谁

    而现在,已经知晓,所以,也便由得欧阳岢岚带着洛天炎离开了

    从此,躺在这张床上的人便是洛天炎,也就是洛洛的父亲

    一切在他成为植物人的时候,尘埃落定

    欧阳岢岚离开了冷府,肚子里的孩子不是冷亦风的,她还有什么脸面留在那里,或许离开就是最好的

    好在欧阳海死后还是遗留了很多财产给欧阳岢岚,而冷亦风也是念及小时候一起长大的情分,只要欧阳岢岚有什么困难,他也是会帮

    一过,这便是五年

    一瞒,这也是五年

    五年了,终究还是要面对了,被抵在手绘画的墙体上,是冰凉的触觉,还有害怕的处境,

    只见男人开口,尽是深冷:“那张化验单上是什么内容?”

    “风,你冷静点,我再告诉你好吗?”欧阳岢岚偏开头,不敢与冷亦风直接对视,更不敢马上便说出那张化验单上是夏晨轩的怀孕报告,她想等他冷静一点再说,现在的她,好害怕这样的冷亦风,她的声音略带哭腔,她知道此时的男人她更是惹不起

    “说!”

    不顾女人的害怕,冷亦风彻骨般的声音在她的身边漾开,如地狱的魔鬼般带着寒气

    男人的声音太过果断与寒气,欧阳岢岚艳丽的小脸下一刻瞬间变成了透明色,苍白取代了她如芙蓉般的面色,就连如花的唇也在微微颤抖着

    五年了,他再一次如此这么接近她,却再一次令她胆战心惊

    微微启动的唇,崩落出几个字,“当年,她怀孕了!”

    听闻这句话,冷亦风怔住,他的晨晨当年怀孕了?

    可是,眼前的女人却隐瞒了这件事,而且是那么多年,眸光一挑,大手猛然将欧阳岢岚的后脑箍住,狠狠一扳,使她苍白的小脸不得不面对着他冰封怒气的俊脸,柔软的秀发缠绕在他结实粗壮的手臂上,这一幕显得极度的残忍

    “当年你为什么要隐瞒这件事情?”

    冷亦风的嗓音是透着暴风雨般腾起的危险,低沉得如同大提琴在缓缓拉开帷幕,又像是海浪一般,全然已经掀滚到了最高潮一般,令欧阳岢岚反映不过来,本就苍白毫无血色的丽靥变得更加苍白,就像风中苍冷的树叶一样,极度无力

    眼角泛出的泪水滑落下来,欧阳岢岚开口,“当年,只因为我太爱你了!”

    这句话令冷亦风凝视着欧阳岢岚,手也放了下来,其实,对于欧阳岢岚,他始终是有着些许怜惜的

    毕竟,欧阳岢岚爱着他的心,他全然知晓,只是却不能,也不会去给予她同样的爱,即使是婚后,他待她也如同陌生女子那般

    瞬间安静下来的空气,冷凝在空气里,之间欧阳岢岚慢慢的往下缩,双腿一软,跪立在了地上

    第一次她朝他下跪

    只因为身后的那副手绘画,是她的孩子的心愿,她知道洛洛最想的就是自己的亲身父亲醒来,一家三口一起生活

    五年前,欧阳岢岚因为爱冷亦风而自私的隐瞒了夏晨轩怀孕的消息

    五年后,欧阳岢岚还是要因为自私而求冷亦风放过洛天炎

    欧阳岢岚知道,冷亦风既然现在来问起这件事,那么要查到五年前洛天炎曾经开车撞夏晨轩的那一幕也是迟早的

    那么,知晓了这件事之后,冷亦风断然不会放过洛天炎!

    所以,欧阳岢岚跪下求冷亦风

    凝着欧阳岢岚的跪立地上,冷亦风没有丝毫反应,没有一句话,也没有一个动作,就这么凝视着欧阳岢岚的跪下

    他的眸光是漠然地看着欧阳岢岚的行为,只是不动声色地盯着眼前的女人,看着她无声的流着眼泪,墨色深邃的眸子微微眯起,冷酷间带着一贯冰冷的气息!

    冷亦风知道,欧阳岢岚如此的动作之下,定然还有着令他不能原谅的因素在其中,他的眸子就这么冷冷的看着地上的女人,等待着她的开口,她的坦白

    气流,稍稍沉默了些许

    一张小脸如寒风中的梨花,眸子映出冷亦风那张轮廓冷霾的脸,那双黑色的眸子就像黑暗之中的豹子一样,散发着野兽般的危险气息

    终于,欧阳岢岚开口了,是全数的坦白

    一开始,她还想着隐瞒着他,可是,隐瞒只会换来更加的残忍

    所以,或许,坦白才是最好的方法

    在坦白之后她会求他,求他放过洛天炎,毕竟,当年,意外还是没有造成

    在一切都坦白之后,冷亦风第一时间便朝着洛天炎躺着的房间走去,这世上,没有人能够伤害他的女人,恨意怎能因为时间而飘渺

    欧阳岢岚见势,抱住了冷亦风的腿,“风,求你,洛天炎已经是个废人了,你就饶了他,看在我们以前一起长大的份上好吗?”

    冷亦风涔薄沁冷的唇慢慢地勾起,魔魅般的大手狠狠甩开了欧阳岢岚,抬脚间,便要朝着房间走去,但是,却停下了脚步

    也许,欧阳岢岚说的对,洛天炎已经成为一个废人了,这已经是惩罚了,生不如死的惩罚了

    而对于欧阳岢岚,冷亦风一直都是当妹妹看待的,事情都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而且当年意外也没有发生

    转身间,冷亦风的脸颊已经恢复了多多少少的平静,他扶起了欧阳岢岚,开口,“洛天炎根本不值得你去保护与照顾,他不配!”

    眼角依然挂着的泪珠,欧阳岢岚开口,“可是他毕竟是孩子的爸爸,是孩子的心愿!”

    这句话,冷亦风还能说什么呢!

    拍了拍欧阳岢岚的肩膀,“好好照顾自己!”

    转身便离开了别墅

    别墅里,只剩下欧阳岢岚一个人,蹒跚着步履,来到洛天炎的房间,里面的床上,他依然没有一丝意识的躺在床上

    眉宇间在昏迷的日子里,全然没有了当初的杀气,歹毒,多出的是一丝平静

    日子,就这么平静的过下去!

    为了孩子,为了洛洛的心愿,一家三口,和和睦睦,幸福生活

    欧阳岢岚,其实原本就是一个善良的女子,只是,因为当时听了洛天炎的话语,而因为仇恨而想尽办法对付夏晨轩,当然,不可否认的是,她的初衷是并不坏的

    她的心地也是不坏的

    可是,事情终究是造成了,冷亦风原谅了她,可是,夏晨轩若是知晓了真相,知晓了是洛天炎当时想要杀掉她肚子里的孩子,那么夏晨轩一定会恨死他们!

    只是,欧阳岢岚也知晓,一切都没有这种可能了,因为,四年前,她也知晓了夏晨轩的死讯

    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会觉得这辈子唯一对不起的人就是夏晨轩

    毕竟,没有她当初的手段与自私,夏晨轩也不会远离这里,继而发生意外!

    泪水拂去,洛天炎也成为植物人了,而她,也是单身带着孩子,也离开了冷亦风,都过得不是风生水起,这样,也算是得到了惩罚!

    ------------------------------------------分割线-------------------------------------------

    走出欧阳别墅后,冷亦风的心情一直不能平静,当年,夏晨轩怀了孩子,若是算时间的话,在美国的那次意外出事,已经是一年以后,那么就是说,那时候,夏晨轩已经生下了孩子

    可是,孩子到哪里去了?

    莫名的,冷亦风又想起了筱水晨

    想起了刚刚在筱水晨住的地方见到的两个可爱的孩子,那两个孩子与他与夏晨轩是多么的相像

    联想的一幕幕,冷亦风心中的疑虑更加了

    那年的车祸,那年的意外,那年的死亡,是他亲眼见到的,但是,中途毕竟经过了其他的情绪,做冷亦风这一行的,他知道,一切都有可能

    也许,一切都只是表面,而都只是做给他看的呢!

    这个想法一出来,冷亦风的心就仿佛是吹拂过一阵春风一般,柔和舒适,惊喜连连,他的晨晨会不会没有死

    甚至,更有可能就是筱水晨!

    可是,如果是,而眼前的筱水晨隐瞒了身份,又是为何?

    迫不及待的,冷亦风想要去找筱水晨问清楚,他想要亲口证实他的猜测,他的心重新燃烧起来了,是燃气的一阵又一阵的希望

    ------------------------------------------分割线-------------------------------------------

    离开了欧阳别墅以后,冷亦风就直接奔向了夏晨轩的住所,只是,车,停在了别墅外,他却久久没有下车

    一向都及其冷静的他,在遇到关于夏晨轩的消息时,完全像是变了个人似的,没有一丝思考而言

    修长的手指点燃一根香烟,指间明灭间,烟雾飘渺缭绕起来

    若筱水晨就是夏晨轩,那么刻意的隐瞒,必然是有原因的,他进去问,又能问出什么结局呢,若筱水晨不是夏晨轩,那么他的进去又是为哪般?

    思绪,停在车内

    空气伴随着烟雾的缭绕而缭绕,静静的,没有一丝动静而言,冷亦风就这么坐在车里,没有话语,没有动作

    摇下的车窗,烟雾渐渐飘散车外,冷俊的眸光也凝向了外面,眼前就是那栋别墅,里面的人就是令他思绪万千的人

    深邃的气流,那些晶莹的光线照射下是显得如此的华丽,却令他的心境更为复杂,忽然想起五年前夏晨轩眼中总是有着那颗泪珠闪烁的光芒,微微一簇,怜人怜惜,原本以为他只是将她视作宠物,对于她的泪水可以无视,可殊不知,那泪已经融化他的心,可是,发现,却已经来得那么晚

    眼前的别墅,若是他踏进,若是筱水晨就是夏晨轩,那他又有何脸面?

    即使,很想,即使很迫切想知道答案

    可是,当年的伤害……

    蓦然,冷亦风转过一缕思绪,若筱水晨就是夏晨轩,那她的不相认,她的隐瞒完全是因为恨吗?

    还是因为其他?

    烟雾扩散,模糊了轮廓,也模糊了思绪

    也许,是因为想念太多,所以,他想的有点多了,微微嘲讽的笑了笑,似乎,这不像他了,似乎,这还是那个从前冷漠,无情,残忍,残酷,绝情的他吗?

    跌宕的气流缓缓流淌,直到——

    一阵手机铃声响了起来,这种特设的手机铃声,冷亦风尚未打开手机,便知晓了是哪里打来的电话,是谁打来的电话

    心中,莫名的一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