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危险总裁小娇妻

【285】孩子的爸爸成为植物人了

    春天的暖和里,这一幕也暖了空气!

    ------------------------------------------分割线-------------------------------------------

    时间一晃,便过去了两天

    夜色,在喧哗的城市里,缓缓上场

    豪华的餐厅里,是全场包下的气派,留有的是绝对的优雅,绝对的安静,彰显着温馨的舒适

    场内,有人优雅的拉着小提琴,为用餐的人伴着奏

    长长的豪华餐桌上,一端坐着冷亦风,一端坐着夏晨轩,仿佛一切都回到了五年前,那么熟悉的感觉,却也是那么的遥远

    冷亦风抬起眸子凝向夏晨轩,“筱小姐,对今夜的环境是否还满意?”

    “嗯,当然!”夏晨轩柔柔一笑,尽显柔美姿色

    不知为何,眼前女人的笑意总是能令冷亦风联想到夏晨轩,是他太想念她的原因?莫名的,冷亦风有一种特别想喝酒的想法,当然,不是在这里,他稍稍顿了顿,开口,“筱小姐能否赏脸等会一起去酒?”

    夏晨轩一怔,没有言语,冷亦风倒是又迫切的开口,“筱小姐不要误会,我只是突然很想去酒,若是筱小姐不方便也不强求!”

    夏晨轩笑了,开口,“既然冷先生都邀请了,我当然不能驳回你的面子咯!”

    她的目的就是接近他,推辞的话语一次就够,多了就不好了,这次,夏晨轩当然不会拒绝,去酒这种地方才能更快的接近!

    ------------------------------------------分割线-------------------------------------------

    灯红酒绿

    混杂的空气中弥漫着烟酒的味道,音乐开到最大,嗨翻全场,男女都在舞池里疯狂的扭动自己的腰肢和臀部,打扮冷艳的女子嘻嘻哈哈的混在男人堆里面玩,用轻佻的语言挑逗着那些控制不住自己的男子女人妩媚的缩在男人的怀抱里面唧唧我我,男人一边喝酒,一边和女人鬼混

    无论是高级酒,还是平常一点的酒,无一都是这种氛围

    冷亦风与夏晨轩走进里面在贵宾的包厢位置上坐下,侍应生一脸陪笑的为他们做着周到的服务

    冷亦风摆了摆手,侍应生便退了下去,喧哗的酒里,在这贵宾级别的位置也是显得同样的侵染喧哗

    迷醉的灯红酒绿,夏晨轩端起酒杯,妩媚一笑,“冷先生,为了感谢你今夜的晚餐,我先干为尽!”

    在这灯光幽暗,又忽闪的光线下,冷亦风凝着夏晨轩,今夜的她更显妩媚,好美,好惑,着实迷人,端起的酒杯,饮尽

    夏晨轩妖娆的笑了,在酒后染上了一丝美丽的芙蓉,她微微掀开红唇,“冷先生,不如我给你舞动一曲如何?”

    站起的身子,妖娆如鱼儿一般,妩媚舞动腰肢,尽管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但是,夏晨轩却比未生育过的更为妖娆,无论身材,脸蛋都是如此

    伸手间,她如玉的手便抚触到男人的肩膀,腰肢扭动,看似妩媚到极致,诱惑眼球到极致的舞蹈,却又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若影若现,若即若离

    欲擒故纵

    在音乐的起伏下,妖娆……

    冷亦风迷醉在这其中,看过无数只美丽的舞蹈,他觉得此生最好看的两只舞蹈,这便是其中一只,还有一只,是那一次,他强行带着夏晨轩的起舞,那只舞,留给他的,到现在为止,都是无尽的回忆

    而眼前的,身姿,气味,都与夏晨轩一样,瞬间也是令他迷醉了,不知为何,他下意识的伸出手,就想要拥住眼前的女人

    不是因为欲望,也不是因为想要占有,就是想静静的拥抱着眼前的女人

    曾经的美好,他失去了,无法拥住,眼前的,他是那么的迫切,甚至一向有着强有力的自制力在此刻都再次无法控制

    夏晨轩感受到了男人那眸光的变化,她停了下来,走到旁边,刻意的疏远了距离,端起其中一杯酒递给冷亦风,柔色一笑,自己随即轻轻抿了一口!

    男人刚刚的想法,明显令她感觉到,那是她想要的结果,只是,也仅限与此,若是,过火了,她就是输家了

    因为,毕竟她要偷的是他的心,而不是将自己的身体输给他

    被女人巧妙的散开,冷亦风抿了抿好看的唇,勾起一抹笑意,“筱小姐好迷人!”

    夏晨轩盈盈笑了,对于他的夸奖,她妩媚接受

    舞池里,无数的男女还在妖娆跳舞,夏晨轩在坐了一会之后,去了洗手间,在出来后,她接了个电话,对着冷亦风抱歉的说道,“冷先生,真是不好意思,临时有点事,我得先走一步了!”

    其实,并不是真的有事,刚刚的电话也只是夏晨轩要迈悬打过来的,以方便她走的理由,毕竟来了,又不好说走,所以,便想到了如此,还有一个原因是,今晚的目的已经达到,已经没有必要再留下来了

    在告别冷亦风后,夏晨轩拒绝了冷亦风的好心相送,而是等来了迈悬的车子,上了车,离开了酒

    迈悬没有光让司机来接夏晨轩,而是本人也来了,在夏晨轩上车以后,迈悬开口,有些凝重,“晨,你以这样的方式接近冷亦风,我真担心,要不你就别辛苦自己了,就让我帮你,我的权位与冷亦风差不多,我想足够与之抗衡,可以帮你出气的!”

    “迈,谢谢你,总是这么帮我,但是这一次我真的想要靠我自己,我只是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他也感受到这种痛苦,如果说我让你帮忙,你刚刚也说了,你们的势力相当,若是真的到你们针锋相对,那必定也是两败俱伤,这是我不想看到的,所以,迈,一切我都希望自己来!”

    迈悬点了点头,耸了下肩膀,有些无奈的说道,“好,晨,既然你已经坐了决定,那么我也不勉强你什么,只是,哪天你需要我的帮忙,一定要告诉我!”

    “好的,迈,我一定!”

    “嗯,这样我就能够放心回去了!”迈悬凝着夏晨轩,再次开口,“晨,在这边好好照顾自己!”

    “你也是!”

    ------------------------------------------分割线-------------------------------------------

    车一路行驶回了别墅,迈悬目送着夏晨轩走了进去,然后离开了,来到私人机场,飞回了美国

    而夏晨轩在回了别墅之后,雪儿和涛儿那两个小家伙还没有睡觉,雪儿一看到夏晨轩回来,就高兴的扑进夏晨轩的怀抱,开口,“晨晨,终于等到你回来了!”

    夏晨轩抱起雪儿,开口,“雪儿和涛儿怎么还不成睡觉呢?”

    “雪儿和哥哥要等晨晨回家了再睡!”雪儿张着一张可人的小嘴亲了一下夏晨轩,又偏过脸,示意夏晨轩也要亲亲她

    夏晨轩笑了笑,亲了口雪儿,开口,“那雪儿和涛儿以后不许等妈妈了,好不好?”

    她若是经常这么晚回家,然后雪儿和涛儿还这样的等着,会令夏晨轩心疼的

    雪儿看着夏晨轩,开口,“晨晨妈妈,每天这样呆在家里,我和哥哥都好无聊哦,要不明天你带我们去游乐场玩耍!”

    夏晨轩一怔,也是,回来了这么几天了,都是在忙自己的事情,忽略了孩子,没有半点思索的,夏晨轩便开口,“好,那晨晨明天便陪同雪儿和涛儿去玩,好不好啊?”

    雪儿高兴的又在夏晨轩的脸上啄了几口,才和涛儿一起上楼去睡觉

    ------------------------------------------分割线-------------------------------------------

    次日

    因为想到要去游乐场玩耍,雪儿一大早的便从床上爬了起来,还把夏晨轩也摇了起来,开口,“晨晨妈妈,快点起来!”

    其实,这个时候天都还没有大亮,实在是还早,却被雪儿摇醒,夏晨轩睁开眼睛,“雪儿,乖,还早呢!”

    “不早了,晨晨妈妈今天要帮雪儿好好梳妆打扮要花很长的时间的呢!”

    夏晨轩听闻雪儿的话语,扑哧一笑,雪儿这小丫头,才和梦琪在美国相处了多久,就如此的注重形象,注重美丽了,拿雪儿没有办法,夏晨轩从床上爬了起来

    待一切都准备好,也帮雪儿梳妆好后,夏晨轩便带着雪儿和涛儿出门了

    门口,正好碰到筱水蓝与墨培航前往探望夏晨轩,于是,两人便陪同着一起去了游乐场,雪儿和涛儿是兴奋了

    ------------------------------------------分割线-------------------------------------------

    游乐场里

    雪儿和涛儿像只跳跃的小鸟那般,很是开心,夏晨轩看到也极是欣慰,看到两个小家伙开心,她也是跟着开心

    旋转木马上面,雪儿和涛儿坐在上面,透着童真般的笑颜,很是可爱

    夏晨轩站立在外围,看着自己的两个小家伙,也是笑颜百出,在转动的弧度里,慢慢雪儿和涛儿转动到了另外一边,进入眼帘的是其他小孩的容貌,其中,夏晨轩看到了那张熟悉的容貌

    是那天在餐厅里碰到的那个小男孩,夏晨轩记得是欧阳岢岚的

    不知道,为何在再次看到这个小男孩的时候,夏晨轩有些犹豫自己的报复计划,她这是在破坏着一个家庭吗?

    即使她恨冷亦风,但是孩子是无辜的啊!

    而随着转动过来的木马,欧阳岢岚也从另外一面跟着走了过来,由于那天才在餐厅里碰过面,因此,欧阳岢岚也还记得眼前女人的摸样,对着夏晨轩点了点头

    夏晨轩也是回以淡淡一笑,只是,令她感到奇怪的是,欧阳岢岚带着孩子来游乐场玩耍,却没见到冷亦风,按理说,他作为孩子的爸爸多少也会来啊,也许,是太忙吗??

    可是,不管为何,夏晨轩有些好奇,开口,对着欧阳岢岚问道,“孩子的爸爸不一起陪孩子来玩吗?”

    欧阳岢岚在听闻夏晨轩的话语过后,明显神色黯淡了许多,多出的是一许沧桑,像是经历过很多的那种沧桑

    在顿了顿之后,欧阳岢岚才开口,淡淡的说道,“孩子的爸爸成为植物人了!”

    植物人?

    夏晨轩一怔,冷亦风就那么好好的,怎么到她的口里却成为了植物人呢?

    是因为,冷亦风对她不够好,所以,她才这么说的?

    也是,对于一个结婚的人来说,冷亦风还能对待另外一个女人如此,在初次见面便邀约,便对筱水晨这个人感兴趣,作为他的妻子又会想要去怎么形容他?

    夏晨轩凝着欧阳岢岚的孩子,小孩的轮廓完全与冷亦风挂不上相,她的心里冒出一阵嘲笑,真是老天报应,连生出的孩子都没有遗传他的半点长相

    旋转的木马,雪儿和涛儿又出现在夏晨轩的眼眸里

    雪儿长的像夏晨轩,但是,涛儿,却极度长的像冷亦风,十分挂象,这不惊令夏晨轩的心一阵阵痛,为什么她生出来的涛儿就与那个男人那么挂象?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