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危险总裁小娇妻

【267】怪异的梦,来的那么真实(红包金牌加更)

    【感谢a991719785赠送了200阅读币的红包】

    【感谢chen5204008投了1块金牌】

    刚刚在给冷亦风的酒水里加药物的时候,欧阳岢岚也顺便在酒瓶里加了些,冷亦风看着再次注入杯中的液体,红色妖娆,荡漾杯中,如同在舞曲一只艳丽的舞蹈那般

    惑人三分

    他再次饮尽,然而这杯欧阳岢岚却没有动口,今夜,她想在清醒的情况下将自己给他

    冷亦风凝着红酒,在饮尽这一杯后,自己抬手,再次倒入一杯又一杯,今夜,他的思绪好乱

    当然,他是不知晓这酒水之物还有其他的

    一杯杯酒下肚之后,再加上欧阳岢岚放入的药物,冷亦风的身体已经渐渐泛热,欧阳岢岚拿开他手中的酒杯

    整个娇躯在此刻倾数倒入冷亦风的怀抱,她的面色凝出的是无比的抚媚,本就美丽的脸颊上面再加上刚刚的饮酒,虽只一杯,却也面色显得红润

    欧阳岢岚开口,声线柔柔的,是带着无比的酥人声线,“风,今夜是我最开心的日子,嫁给你是我一直以来的梦,而今夜,这个梦实现了,我好开心!”

    此刻的冷亦风已经在药物的催情下有了反应,对于欧阳岢岚的接近他并未甩开她,而是任由她

    欧阳岢岚也知道这是药物下的自然反映,她伸出一只手,抚摸上冷亦风的胸膛,那里,她感受到了他的心跳,是那么的清晰,那么的有力

    只是,却不是为她而跳,不过,也不重要了

    手指间划过他有力的胸腔,往上,抚摸到他的脸颊,这张脸颊在此刻相隔她这么近,就在她的眼前,在她的手指下

    有如触电一般感应到她的心里,好舒服,也好痛

    她的脸,依旧带着笑,是柔柔的笑,是令人舒服的笑,手指也划过他的脸颊,唇,凑了上去,在落下的瞬间,却被冷亦风推开了

    即使是在药物之下,在yu望腾起的时候,他也还是不喜有人吻上他的唇

    欧阳岢岚一愣,想是药物还没有全部挥发的原因

    不过,她也是知道的,他的唇从未给她人碰,即使,在他身边,有着无数女子,却未有一人碰上他的唇,当她听闻,终于有一人碰上他的唇时,她着急了,去了冷府……

    在亲吻他唇的那一瞬间,她如小鸟一般的逃离了,没有看到他的表情,她也不想去猜,现在,在药物之下,他还是排斥她的吻啊!

    被推开的欧阳岢岚,也没有离开,而是再度抚上冷亦风的胸膛,然,冷亦风也在催情剂的效用下,眼神开始趋于迷离,身体渐渐发热,胸膛急促起伏,四肢也开始了燃烧

    “风,你的脸很红,你的身体也很烫,我帮你除去衣服好吗?!”说话间欧阳岢岚的手已经有了动作,手指触感下,一颗一颗的解开了冷亦风身上的扣子,敞开的胸膛,露出一丝男性魅惑的弧度,手指下,依旧不做停缓,才无多久,冷亦风身上的衣物只留一件底裤

    而她自己,全身上下也只有一件性1感的睡衣,美丽性1感的部在灯光下显得位若隐若现,美丽非凡

    在第一步以后,欧阳岢岚大胆的起身,跨坐在了冷亦风的腿上,这是她第一次与人言欢,第一次的爱,在这夜里要火热的主动,让她的脸颊红润非凡

    心情也是激动不已,剧烈的紧张浮动着

    这是第一次她将自己给一个人,给于他,毕竟还是青涩的,是无比紧张的,想到这种男女之事,夏晨轩就记起她做过的一个梦

    那是一个与他言欢的梦,他们激情了一夜,是多么美好的梦,是多么的真实,多么的真切,仿佛就不是在做梦那般,就好像是真的发生过,身体上,目光中,都是那么贴切的感觉到他,感觉到他的抚摸,亲吻,爱意

    甚至还在梦里感到那被破处的痛

    一切都仿佛是真实的,相对梦却不像梦,是真的好真实,但是,次日的苏醒,身旁却无一人,或许,真的是梦,但是,在动身体的时候,她又是感到下身的疼痛

    是真实的疼痛

    一切仿佛就是真实的,可,又空无一人里,是真实的吗?

    掀开被子,什么都是如昨夜那般,唯一的是腿间的疼痛,很痛

    但是,没有其他的异常,或许,真的是梦,或许是梦里她不小心碰到了哪里,撞疼了那里

    回忆收回,欧阳岢岚凑近冷亦风的胸膛,吻一个接着一个的吻着他,一路渐渐往上,亲吻住他的耳垂,用舌尖轻轻挑1逗,吸允,含弄

    没有经历过男女之事,可是,她也对于这些是懂得的,也尽量的学着取悦他

    冷亦风是个正常的男人,在这药物下,在这女人的热情下,他的qing欲被完全挑起,他抱起欧阳岢岚,将她放置在床上

    神色,稍稍凝神,床上的可人儿在他的眸色中迷离,轮廓也迷离了……

    而欧阳岢岚则是在青涩中大胆伸出双手,将冷亦风的脖子搂住,亲昵的呼喊他,“风!”

    呼喊的声音是如此的柔情,如此的酥软,无一不令男人心动,而这心动还是在药物以及酒水之下

    这张大床上,在此刻容纳的是两人的体重

    热情,在这空气里也开始了起伏,一上一下,撞击的是两种不同的思绪

    欧阳岢岚感受着冷亦风的索取,她的下面是疼痛的,就仿佛如上次梦里那般的疼痛,是那么的相似,那么的一样

    只是,这次却更为清晰

    也只是,上次是梦,为什么会有如此相同的感觉?

    梦里,也会有那种真实的同感吗?

    抛开所有杂念,欧阳岢岚双手放置在冷亦风的背上,感受着他的起伏,感受着这梦寐的夜

    暧昧的空气,游荡着……

    她的美好,她的珍贵,给了他,她心甘情愿,她愿意,也乐意

    嫁给他,本来是想在梦过后,再与他一同死去,以此,也为她的父亲报仇,可是,此刻,她真的能忍心吗?

    欧阳岢岚不知道,她好矛盾,是一开始的矛盾

    在做这个决定的时候,她就矛盾,她是真的好爱他,可是,在知道了他就是杀害她父亲的凶手以后,她又是真的好恨他

    嫁给他,做他的新娘,在做了他的新娘后,她便与他一同死去

    可是,她真的能下手吗?

    此刻,他对她毫无防备的喝下了酒,她要有什么动作他防不胜防,她要杀他是很容易的,原本,她也是如此打算的

    可是,在这场爱的盛宴里,她竟然无法退身

    她沉沦在他的身下,沉沦在他的世界里,不想出来,不愿意出来

    爱意,在这矛盾的空气里继续蔓延,随着一声声她小声的呻1吟还有他间歇性的粗喘,爱,在这喷射中划上一个美丽的句号

    冷亦风倒在欧阳岢岚的身边睡下,好累,是身体上与思绪里的同累

    睡下的冷亦风,没有了平时一贯的冷酷,多了份柔和,令欧阳岢岚看的移不开眼眸,她为他沉沦,而此刻,凝着男人的另外一面,是多么的柔和,多么的俊逸,她是更加的沉沦

    她好爱他,好爱他

    也真的好下不去手啊!

    下身,还传来疼痛,传来爱后的疼痛,欧阳岢岚掀开盖着自己的一边被子,她知道,在一个女子给于一个男人第一次以后,都会流下一抹娇艳的红

    那红是纯洁的象征,是爱意的写真

    她的视线往下,只是,却未找到那抹痕迹,她以为是自己看错了,怎么会没有呢,明明她是第一次啊,应该会有才对啊

    可是,纵使寻遍周身,那抹痕迹却也没有出现

    不自觉的,欧阳岢岚又联想起上次她的那个梦,那份如真实一般的梦,那下身真切般传来的疼痛的梦

    可是,那是梦啊,又怎么会是真实?

    在她醒来的时候,明明一切都是正常的,除了下身传来的疼痛,没有其他,床上也毫无血渍而言

    虽然,上次,她是酒醉,而且是酔的一塌糊涂,更是酔的毫无意识而言

    但是,在次日醒来的时候,一切都是正常的啊,床单被套都是如此的整洁,根本找不到爱意过后的痕迹,也没有男人,只有她一人啊

    可是,这美丽的膜在今夜却也未绽放开来

    旁边,传来冷亦风平稳的呼吸声,就好像美妙的音乐那般,传进欧阳岢岚的耳朵里,尽管那妖艳的花儿没有绽放,可是,今夜,她是给于他的

    第一次如此珍贵,还是给了他的

    因为,他就这么真实的躺在她的身旁,让她感受到,安慰着自己,上次,应该仅仅是梦

    这是欧阳岢岚给于自己的安慰

    虽然,她也越发的有着感觉,有着怪异的感觉,有着上次梦里的怀疑,毕竟,她是在酒醉后啊,而且是酔的没有一丝意识的情况下啊!

    ----------------------------------------------------------------------------------------------------------------------------此章节三千字为加更章节,谢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