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危险总裁小娇妻

【262】一缕梦幻一身忧

    一场烟花一场梦,一缕梦幻一身忧!

    在这蹲着的身影里,远处,那双眼眸凝着夏晨轩,也伤了神,墨培航想要走进,想要牵着夏晨轩的手离开,离开这是非之地,离开这伤心之地

    只是,却在眸子里,印出了另一个人的身影——

    是一个男人的身影

    墨培航从侧面看去,可以看出男人有着英俊的脸庞,精致的五官,忧伤的黑色发丝,与温润的瞳孔,看上去带着男人的那份优雅

    墨培航不知道此人是谁,只是不知道为何,却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是即使转变脑海,却也无法想到是谁

    的确,墨培航是不知道此人是谁,因为他没有见过,那男人站在了离夏晨轩之后几米远的距离,停了下来,眸子中定定的凝着夏晨轩

    那眸子中显现的尽是柔情,是阔别的柔情

    仿佛在那双眸子中凝着的只有夏晨轩,眼里只有她,眼里的她是惊艳的,是美丽的,是娇人的,是无比的动人的

    但,也是忧伤的,是憔悴的,是伤感的,是无比痛苦的

    她,与小时候的那个她有着极大的区别,没有了小时候的天真,却还有着小时候的美丽,没有了小时候的梦幻,却多出份忧虑

    徐翊浩凝着夏晨轩,他还是她的天哥哥啊,是她小时候的那个天哥哥,是拥着她,抱着她的天哥哥,是爱她,疼她,呵护她的天哥哥

    小时候,若是夏晨轩受了什么委屈,他都会给他温暖的怀抱,给于她安慰,而此刻,他凝着她,是如此的伤心,如此的难过,可是,他却现在才到来,他的心揪住,好痛

    走到夏晨轩的身边,徐翊浩停了下来,宽厚的手掌轻轻搭在夏晨轩的细肩上,万分痛惜的喊出:“晨晨!”

    见夏晨轩没有反应,徐翊浩便任由着夏晨轩再哭一阵,终小心翼翼地抬起她的头,用纸巾拭去她脸上的泪痕

    隔着泪水凝望眼前这张带着温柔和怜惜的俊容,夏晨轩的眼泪涌得更凶,她是看到了谁?

    是她的天哥哥吗?

    是不是她看错了,天哥哥已经与他心爱的女人离开了这里,出国了,又怎么会在这里出现呢?

    可是,擦了擦朦胧的眼泪,夏晨轩看着眼前的男子,这的确是叶谨天啊,是她的天哥哥

    是她以前想要扑进的温暖怀抱,虽然此刻,她的心爱之人已经换了别的男人,但是,小时候的那份感情还是在的

    此刻,她也是好想扑进天哥哥的怀抱,痛哭一场,然后对着天哥哥诉说她的一切

    徐翊浩凝着夏晨轩,在美国的时候,他本来与陆钱钱过着很平静的日子,在没有接触夏晨轩的照片之后,徐翊浩也是渐渐消除了头疼的毛病

    本来,一切都归咎平静

    却,也正在这个时候,平静如水的生活里,却闯进了一个人,这个人便是尤佳期

    尤佳期找到了徐翊浩,对他诉说了一切,帮助他想起以前,帮助他记忆以前小时候的情景,徐翊浩一开始的时候是头痛欲裂

    想的十分痛苦,只是,也正是在尤佳期的一步一步的趁着势头的说话声中,令徐翊浩跟着她的步伐想着以前,追忆着以前的情景

    渐渐的,视线里,轮廓里的那抹回忆,那抹娇小的身影开始清晰,在他的脑海中连线,记起

    有时候,一段逝去的记忆想要唤起是难上加难,有时候,却是一段话的事情

    其实,最终还是归于之前徐翊浩本来就在有的时候或多或少的会浮现出一点小时候的画面,而每次只是因为头疼的厉害而终止了回忆

    这一次,头疼的开始,却换来的更多是尤佳期的乘胜追击,一点点的刻画,描绘,所以,最终在头痛欲裂的时候,记忆一下子涌现……

    在记忆都涌现之后,徐翊浩第一个关心的,迫切询问到的人便是夏晨轩,而尤佳期是自然也没有隐瞒自己的身份,把名字直接就是告诉了徐翊浩

    而,小时候都是一家育幼院的,徐翊浩当然知道是谁

    只是,徐翊浩不知道的是,在他离开育幼院之后发生的事情,还有现在发生的事情,他只听到尤佳期说了一句话:夏晨轩此刻需要他

    徐翊浩便在尤佳期走后,告别了父母,还有陆浅浅,然后离开了美国,来到了c市

    徐翊浩在离开的时候,陆浅浅追着他问为什么,徐翊浩没有回答,只是简单的说了一句:浅浅,等我回来,我会像你解释一切

    对于陆浅浅,徐翊浩这些年陪伴在她身边,而且现在也没有什么忧虑而言,但是对于夏晨轩,徐翊浩却是觉得十分的歉疚

    虽然,这一切都不能够怪他,因为是他失忆了

    但是,他是始终背弃了小时候的承若的

    所以,当尤佳期说道那句夏晨轩需要他的时候,他是迫不及待了,是焦虑的便赶回了c市

    只是,还是来的太迟,看到眼前的夏晨轩,是那么的怜人,那么的憔悴啊

    徐翊浩想要相拥夏晨轩入怀,他想给于夏晨轩一个温暖的怀抱,他想暖和她,他看着她,他好心痛好痛,多少年没有见面了,却是在见面的时候,她是显得那么的憔悴,他却未能在她的身边保护她

    夏晨轩也凝着徐翊浩,不管她现在对他已经有没有爱,她都好想扑进他的怀抱,像小时候那样

    只是,最终,夏晨轩还是没有如此选择

    她也没有叫他一声天哥哥

    因为,夏晨轩害怕,此时好害怕,怕她一叫他,就会放声痛哭

    她不要这样

    因为他好害怕镜花水月的情景,她的生命里,有过这样的太多,太多,每次,当她感到温暖的时候,就会出来一连串的痛苦

    每次就好像镜花水月

    来的美丽,走的沧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