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危险总裁小娇妻

【256】爱的残忍

    郑倾柔把最新的媒体舆论告诉了夏晨轩,在挂掉电话的瞬间,夏晨轩打开了电视,之前,一直与男人呆在一起,只是,看到了之前欧阳岢岚与冷亦风的照片,当时,她就有些心绪不灵了

    而,现在,更是听到了郑轻柔的话语,她的心,仿佛即将要破碎似的

    伸手,夏晨轩找到了床头摆放的遥控,她按下了遥控键,打开了电视

    里面,传来的焦点无疑不是关于冷亦风与欧阳岢岚的消息,还有就是批判她这个第三者,其实,无疑,对于她的星图,在此刻是有着绝对的影响的

    可是,此刻的夏晨轩关心的似乎不是这点,她更为关心的是欧阳岢岚与冷亦风即将的婚期消息

    他要结婚了?

    而且是与欧阳岢岚,可是,前一秒,他还在这里与她欢爱,对她宠溺,亲昵爱她,叫她,唤她

    与她一起浪漫,与她一起温馨,与她一起唯美

    对待她,就好像是男人对待女人般独有的宠溺,她凝着他的眼神,还以为,多少,他对于她会有一点爱,不求多,只求那么一点点

    可是,现在,他对于她究竟有没有爱似乎已经不重要了,以为,现在,伴随在他身边的人即将是欧阳岢岚了

    不是她,也不可能是她

    或许,一开始,她就不该去奢求,不该去幻想,她为什么要踏入这场爱里面,明知道是一场赌局,她却踏入了进来

    明知道,会赌输,可她却甘愿一赌

    明知道,他们的相遇是在鲜血里,相伴是在禁锢里,而他从一开始对于她是以一个主人与玩物的态度,那么,现在,她又能乞求什么,期盼什么呢?

    期盼他现在对于她是以一个男人对于一个女人的态度吗?

    即使期盼,即使是如此,那又有什么意义呢,他的爱,已经不属于她了,是属于另外一个女人的

    她爱他,即使,当初他伤害她很深,可是,她还是在不知不觉中对她沉沦,对他产生爱意,或许,她是自找的

    他当初伤她如此深,在渐渐的相处中,在转变的温情中,又对她含情脉脉,对她温柔相伴,对她宠溺连连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那么的明显

    她爱上了他,也因为在他逐渐来到的温情中,她也逐渐更加的沉沦,更加的深入那份爱

    只是,在她爱到无法自拔的时候,他却再次狠狠的伤了她,而且是体无完肤

    就在刚才,他还在她身上柔情索取,温柔占有,可是,现在,他却要与别的女人结婚,娶别的女人作为新娘

    那白色的婚纱上,衬托的不是她的面容,不是属于她的面孔

    花房的浪漫,花儿的美丽,花香的飘荡,原来一切都只是迷醉的香,都是迷魂的药,在那瞬间令她迷离,令她沉沦,令她沉醉

    可是,迷醉的后面,花儿散开,花香也飘散做一缕飘香,在这温暖的花房里,离开这温度的洗礼,来到秋天的日光夜色里,感受秋天的凉意,渐渐散去,消失……

    原来,一切都可以是那么的梦幻,那么的美好

    原来,一切也都可以是那么的残忍,那么的悲剧

    巴黎,他携手带着她走入梦的天堂,她的小手放置在他的大手里,跟着他感受着巴黎的浪漫,感受着巴黎的梦幻,感受着那座城堡的温馨,感受着那座城堡的唯美

    听他说唯美的爱情故事,感受他带给她的一个又一个的惊喜

    原本以为,那是梦,还傻傻的去想,即使是梦,也不要醒来,永远不要醒来

    傻傻的,呆呆的……

    可是,梦就是梦,说到底,还是会醒来,还是会在那美好之后,醒来时分,感受梦境过后带来的遍体鳞伤

    为什么,他微笑的时候,是那么的王子,那么的让她感觉美好?

    为什么,他要与别的女人完婚了,他还要来对她温情一番,对她宠溺一番,让她深深沉沦?

    为什么,他接下来相伴的人是别的女人,他还要带她再次来这个花房,与她一起缠绵,一起滚落这美丽的花海,一起享受这份浪漫的欢爱,让她一次又一次的梦幻?

    他,为什么要对她如此残忍?

    残忍到甚至,她知道这则消息还是在别人的口里,在媒体的报道里,他连亲口告诉她一声都不肯

    原本,她还以为,他也至少有那么一点爱她,才会待她逐渐温柔,渐显温润

    原本,她也是真的好期待,好期待与他一起携手,与他一起相拥到永远

    那份爱,她对他,沉沦

    那份爱,也让他伤了心

    心,在接到电话的那一瞬凝注,在打开电视的那一刻面临崩溃,在亲耳听到媒体的报道后,终于裂开

    如同划开的一道口子,如同在心上捅了几刀一般,痛到极致,痛到心碎,碎了,碎了……

    泪水,如同断了线的珍珠,一滴一滴的滴落了下来,滴落到哪白皙的手臂,激荡起一个又一个的坑,就如同那伤口一般,痛到极致

    好冰,好凉,滴落下来的泪水,打落到手臂,也好痛,好痛!

    爱,到底是什么?

    是幸福还是伤害?

    幸福又是什么?为什么,她感觉离她好远好远,就如同地球的两端,南极与北极,摇摇不可望一般

    原本以为,这段时间的日子,就是幸福,让她好满足,

    可是,还未能适应,便已经远远离去了

    而这背后,是更加的残忍

    如果说他不爱她,她不能强求,可是,他为什么要如此伤害她?

    为什么要结婚了,还要如此的与她缠绵,如此以这种折磨的方式来伤害她?

    在刚刚,冷亦风走的时候,那抹背影,在她未能开口的时候就已经消失,是在那时候就已经有了预示了吗?

    那抹背影消失的如此之快,就如同这份飘渺的虚幻那般,来的美好,却也匆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