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危险总裁小娇妻

【224】下药的人

    “查!”冷亦风微微启唇,他对着徐特说了那个字,仅此一个字,却是透着杀气,他的女人,没有人可以动!

    冷亦风没有过多的言语,但是他说的那个字也绝对不是简单的一个字,因为,这情况太怪异了

    拍戏谁都知道服用的都是一些代替药物形状的糖或者其他来代替,没有谁会真的服用药物

    那么,昏迷的情况,可想而知,必是认为

    通常,剧组拍摄,药物方面是必须经过检查,方可给演员服用,然而,却出现了这种情况,只能说一句话,那就是事情并不简单

    徐特领命后立刻派人去把剧组里对于一切可疑的人物排查了一番,最后目光锁定在最后接触药物的刘靖身上,其实,说到最后接触药物的人,其实是肖俊泽,但是,肖俊泽在剧组与夏晨轩的关系绝对是好,也无半点过节而言,而且合作拍戏是配合的极好,算是很好的搭档,是完全没有半点动机的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是,在拍摄的时候,药物是放置好在指定的地点,而肖俊泽接触药物的时候,已经是在镜头里面,在大家的目光下面了,是完全没有机会去换什么药物的,所以,这点,他的怀疑被排除在外

    而准备药物和接触药物的刘靖显然成为了最大的怀疑对象

    徐特发出命令,要将刘靖带回去见冷亦风,再待查明,可是,找遍片场,也不见了他的踪影

    这就更加令一切事物明了化了

    徐特查到刘靖的资料,得知刘靖不是本地人,是外乡人员,在这边的住所是租住的房屋,于是派人前往刘靖的住所查看,却发现刘靖已经是人去镂空

    --------------------------------------------分割线---------------------------------------------

    医院里,徐特向冷亦风禀告了情况,冷亦风只是冷冷的说了两个字“再查!”,然后徐特便再次出去了

    外面的阳光暖暖,从窗户的间隙铺洒了进来,照在夏晨轩的脸颊上面,秀丽的眉毛可爱地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扇形睫毛下隐藏着一双像朝露一样清澈的眼睛,圆圆的鼻梁,像玫瑰花瓣一样粉嫩的嘴唇,还有白皙的皮肤……

    无一那一处不在这阳光下生辉,却也在那药物下暗淡!

    冷亦风凝着床上仍旧昏迷的女人,眸中腾出一股子杀气,谁敢动他的女人,那么,他会让其生不如死

    其实,这次,夏晨轩在拍戏时服用的药物,并不是能够威胁生命的药物,而且,医生在走出检查室的时候也说了,夏晨轩只是暂时的陷入昏迷状态,在二十四小时以内会苏醒过来,只需要有充足的时间休息,加上开一些调养类的药物,并不需太担心

    但是,他冷亦风的眼眸里岂是能够容下沙子的,不管后果是否如何,伤害了她的女人,哪怕是一根汗毛,也得做好必须付出代价的准备

    其实,在刚刚徐特来报告的时候,他知晓事情绝对没有如此的简单

    就如同徐特的描述一样,刘靖与夏晨轩并没有什么过结,也没有什么仇恨而言,平时也都是相安无事,和平共处,看不出有什么

    而突然发生的事情,必然是有着更深层的故事在里面

    而刘靖很有可能只是一个枪手,被摆在台上的枪手而已,真正的主谋是后面的人,很显然,另有其人

    冷亦风的眸子变得更加深邃,冷酷

    他的脑海中浮现出怀疑的对象,勾唇,眼底全是岑冷的凉,寒摄的温度几乎可以将这撒入进来的阳光都军舰冻成冰雕一般的,凉意十足,残忍十足

    若真的是他,那么冷亦风即使是掘地三尺,他也要将那人碎尸万段

    他深冷的眸中,带着血色的颜色,是绝冷的,令人生畏的……

    -----------------------------------------分割线--------------------------------------------------

    左寻是冷亦风的得力助手,当然第一时间便也得知了这个消息,对于这点,他的脑海中立即浮现出两人的轮廓

    这两个轮廓都是他怀疑的对象

    只是,有一人,是他不想去怀疑的,但是,却也是在怀疑的范围内的,而且,是带着极度可能的

    驱车,左寻前往了寰一酒店

    其实,并不是左寻多疑,他之所以在怀疑另一个人的同时怀疑尤佳期,是因为上次,他分明见到尤佳期驱车像夏晨轩撞去,虽然只是吓唬的行驶

    但是,第一次吓唬,并不代表第二次还会是吓唬,而不是更加肆虐的方式……

    车行驶在路面上,来来往往的车辆令左寻感到莫名的一阵厌恶乃至烦躁,他稳重冷酷的心从未一次又一次的出现过这样的情况

    只是在遇到又佳期之后,这颗心便变了形,乃至变了态

    为什么说变态,左寻冷笑了一声,记得上次他与尤佳期的对话中,有那么一句‘自食其果’四个字,是那么的种,那么的泰山压顶,压的他喘不过气来,压的他很难受

    上次,在冷府别墅,尤佳期因为想要得到,因为嫉妒,所以设计出陷害,甚至为了自己的目的,为了达到自己想要的,她蛇蝎心肠,竟然陷害夏晨轩将药物换掉,导致他的身体异样

    那一次,冷亦风便将尤佳期交给了他处置

    当时,他只要一句话下去,尤佳期此刻也不会在人间了,可是,他不忍,一想到那些天尤佳期的笑容,体贴的照顾,女人的温柔,对他的温柔,他就不忍心,那冷酷嗜血的心就为之心软,为止动摇

    若是放在其他人身上,定会见血

    而他却命人放了尤佳期

    只是令左寻没有想到的是,在他的心无法压抑的时候,他再度去找尤佳期,却碰见了咖啡厅门口的事

    尽管,尽管,尤佳期不是个好女孩!

    不是表面如以前那般温柔的女子,与此相反,还是一个坏到了顶,坏的很有心计的女子

    这种女人本来是该招人恨,即使不说是恨,也跟喜欢搭不上半点边的

    可是,世界上也有那么一种人,明明知道有些东西是不该去握在手里,有些人是不该去喜欢的,可是,也就是有那么一种人,即使知道,即使明白,也照样的去喜欢,也照样的去在乎,甚至,无法忘却

    甚至,甚至,无法控制!

    左寻甚至都怀疑自己还是往日那个冷酷的男人,是那个狼帮冷血的左寻吗?他有些嘲笑自己此刻的心,此刻的想法

    竟然,在此刻还为这样的一个女人而动,而担忧!

    他不希望这件事是尤佳期所为,若是尤佳期所为,那么这次,他不知道能不能保住她,因为左寻也看出来了,即使他不确定冷亦风是否喜欢夏晨轩,但是,在对待夏晨轩的态度上明显有过太多的破例,与太多的跟其他女人不同的待遇

    所以,即使,不知道冷亦风是否喜欢夏晨轩,但是感兴趣这点是足以的

    那么对他敢兴趣的人,若是有人从中插上一杠子,后果,是难以想象的

    而上次,在冷府别墅的时候,尤佳期就是因为左寻的关系所以冷亦风没有动手,只是交给了左寻处理,这点左寻明白

    但是,保住了一次,并不代表次次都能够保住

    所以,左寻,此刻只希望不要是尤佳期所为

    车终于在一路担忧的心情中到达了寰一酒店距离不到一百米位置的地方,左寻正想要开上前去,却见一辆车开了出来

    这辆车左寻眼熟,他记得是上次尤佳期开的那辆

    只见尤佳期开着车就朝着外面驶去,左寻打消了原来想要当面质问尤佳期的想法,决定先跟着她,看看她是要去哪里,去做什么

    车一路行驶,路程上,左寻对于c市是了如指掌的,这条路是去航空公司的,可是,这个时候尤佳期去那里做什么?

    她是要出国吗?

    然道,那件事真的是她做的?

    所以,她想逃出国去避难?

    左寻的车停在外面,他目睹着尤佳期走了进去,然后待了一些时候又走了出来,车子再次发动

    这一次,左寻还是跟在后面,不过,却在稍微车辆稀少的地段拦住了尤佳期的车

    尤佳期坐在驾驶位上面,被突然横过来的车辆吓了一跳,赶紧的停了车,在定了定神之后,尤佳期这才看清楚来人是谁,当看到是左寻的时候,尤佳期气不打一处来,真是在哪里都能够见到他

    更让她起惑的是,怎么会连续几次都碰到左寻?

    想来想去,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左寻在跟踪她!

    尤佳期下了车,走向左寻,“你为什么要跟踪我?”

    左寻面色严肃的凝着尤佳期,他看着尤佳期的表情,不知道尤佳期是在装傻,还是如何,他开口,“你去航空公司是做什么?”

    他想问明白,想确定尤佳期是否就是他猜想的那样

    其实,即使他不问尤佳期,如果想知道,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是,他就是想当面问问她

    而且,他的心提了上来,如果,一切都是尤佳期所为,是尤佳期主使的下药事件,如果冷亦风想要至她于死地,那么即使她逃出国去,也难以逃脱血腥的洗礼

    因为,狼帮的势力,左寻明白,冷亦风的冷血左寻也明白

    尤佳期凝着左寻,她有些好笑的回答,“我去做什么,跟你有什么关系吗?”

    “有没有关系现在不是关键,关键的是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你要老实回答我!”左寻凝着尤佳期,他的表情严肃,没有一丝懈怠

    这令尤佳期涔了沉声,开口,“你要问什么问题?”

    “夏晨轩拍戏期间,换药一事是否是你所主谋策划的?”左寻看着尤佳期,他看着尤佳期的表情,他想知道,也希望得到的回答不是尤佳期所为

    换药?

    尤佳期对于这个词感到莫名其妙,她的确是恨夏晨轩,嫉妒夏晨轩,甚至,想要至她于死地

    就在几个小时以前她还想着要如何对待夏晨轩,还在想着下一个计划,想一个天衣无缝的计划来对待夏晨轩

    可是,一切她都还没来得及实施,就有新闻爆料出夏晨轩拍戏期间陷入昏迷,夏晨轩是现在媒体关注的焦点,所以,一旦有什么事,就会掀起一阵报道的热潮

    因此,昏迷的事件媒体以及爆料出来,只是,原因,尚未知晓

    这点,尤佳期明白,一定是医院内封锁了消息,是冷亦风下的命令,所以,外界不知道原因所在,只留下众多猜疑

    现在,她听闻左寻所言,冷笑一声,原来是因为拍戏的药物被换了,所以导致的昏迷,看来,她夏晨轩的仇人,恨她的人还不止她一个啊!

    左寻看着尤佳期的面部变化,看着她的冷笑,他的心揪了起来,“真的是你?”

    “你倒是很关心夏晨轩啊,看来,我还是低估了她,原来在她身边围绕着的男人还有一个你!”

    尤佳期冷言,其实,她怎么会看不出左寻对自己的心意,只是,她现在在左寻面前无需装什么淑女,装什么温柔,有的只是冷言冷语

    “我关心的人是谁,想必你很清楚!”左寻凝着尤佳期,面色凝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