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危险总裁小娇妻

一池春水(一)

    “刚刚是否很享受?”

    “……什么?”

    对于突如其来的问题夏晨轩明显有些不能反应,他在说什么,他想说什么?

    “我记得刚刚的声音可是很大啊!”

    夏晨轩愣愣的看着男人

    顿了顿,冷亦风继续说道,“莫非你是聋子,没有听到?”

    这句话一出,夏晨轩才是真的愣住了,笑话,她的听力不是一般的好,怎么会是聋子,几乎是想都没想,她就直接脱口而出——

    “我不是聋子!”

    “那么就是代表你听到了?”冷亦风斜着眼眸看着眼前的女人,“刚刚销魂的声音是否让你很是享受呢?”

    “你……!”

    听到男人的话语,夏晨轩的红蔓延至脖底深处,她很想骂一句男人‘流氓’但是经过多次的交锋,她自知自己的能力,于是忍住了后半截话

    “我没有!”

    “那么你刚刚在隔壁房间的举手投足,一举一动又是因为什么呢?”

    隔壁房间?

    暧昧的叫声?

    一句话,让夏晨轩都懂了,也明白了,男人把她锁进房间里,就是要让她听到他们做爱的声音,“你是故意的?”|

    “你的反应是在告诉我你也想加入其中吗?”男人全然不理会女人的话语,潇薄的唇不断的发出夏晨轩不想听的话来

    “我没有想加入其中!”

    “解释,就是掩饰,不过你的嘴可以解释,但是你身体里发出的反射却不能解释,你面红耳赤,口干舌燥,呼吸急促等等这些反应都昭示着——你想要!”

    男人锋利的话语让夏晨轩一阵目眩,显然刚刚她待的房间里被装上了监视器,她的一举一动都在男人的眼皮子下,无耻,无聊

    她不耻再与男人谈论这些话题,于是转移了话锋

    “你不是让我来伺候你吗?那么请交给我工作!”

    冷亦风嘴角划出渗薄弧度,“你就这么迫不及待?这么急着伺候我?”

    “做杂活是做,伺候冷少也是做,反正我都只当自己是在工作!”

    “工作?那么伺候男人是不是也是你日常的一项工作呢?”

    “如果冷少一定要扭曲我的意思,那么我无话可说,如果冷少不需要我伺候我会听命退出!”

    说道退出时,夏晨轩加重了音量,她知道这不是她能选择的,只是出自于她内心最深处的想法

    冷亦风的眼神岑冷,起身走至女人的身边,伸出大手轻轻摩擎着她娇嫩的脸颊

    夏晨轩下意识转头躲闪,男人的手指抚过她径直的嫩颊、如藕般的脖子,性感的锁骨

    “帮我把浴袍脱了!”

    “”

    “不知道等下是不是会一池春水呢?”

    他的嗓音很低很醇,就像美酒般散发着令人微醇的气息一股风雨欲来春满楼的威胁意味

    夏晨轩的身子一颤,眼眶中腾起一股雾气,她不仅得为他洗澡,还得屈辱的为他褪去衣服?真正让她做时,才发觉动手好难,她是妓女吗?竟要这样伺候男人?眼中的雾气终于转化成水珠,良久后,抖颤着手指——

    套在男人身上的裕袍被她的小手脱落……

    她的头下意识的偏到一边,不敢看男人健壮的身体,在动手的那一刻起,她的小脸红得跟被火炉烤得一样,通透彻底,眼泪也收不住地一个劲的往下滑落

    “委屈?还是害怕?”

    冷亦风看着女人的反应,语气中夹杂着显而易见的不悦

    夏晨轩咬住唇瓣,没有答话

    冷亦风渗薄的唇勾起冰冷的弧度,温怒中带着不容人忤逆的权威,“去放水!”

    错位,借身而过,夏晨轩赶紧抽身男人的面前,来到了奢侈偌大的浴室中,按下了按键,浴缸里开始泛起波澜,一浪袭一浪的慢慢上升水位

    冷亦风平静如水,眸底却翻滚着隐隐看不懂的欲望,蔓延至整间房间

    热气袅袅中,男人轻身跨入浴缸之中,赤裸于空中的肌肤导令夏晨轩心中一阵接着一阵的狂跳

    她愣着站在浴缸旁,不敢动作半分

    冷亦风嚣刻的脸上泛起一贯的冰冷,却透着莫大的强势——

    “傻傻站着然道是等着我来伺候你?”

    夏晨轩使劲咬了咬唇,蹲下身来,小手笨拙的撩起温水,小心地伺候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