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不是小鸟飞不过那茫茫的大海,

    而是大海的另一头 早已没了等待。

    **

    看到这话的时候,我才发现,我就如同那只小鸟,失去了生活的重心,找不到舞蹈的聚点。

    知道翌轩死亡的消息,我一直不敢相信,可是事实让我不得不相信,他真的离开了。

    现在的生活,像是行尸走肉一般。感觉好后悔,为什么知道我要一直与白翌轩争吵?

    呼吸好困难,翌轩,你在哪呢?知道么?原来没有了你,格格做什么都提不起兴趣。

    你是否真的在和我玩捉迷藏?那你快点出来好吗?格格受不了,你藏那么久。

    你是在惩罚格格吗?那你回来,格格以后不会在和你争吵了,好不好?

    翌轩,原来我真的好爱你,好爱好爱!!

    ——《格格日记》

    **************

    站在白家后院里,白欣研右手抚摸着那块崭新的墓碑,碑上只有七颗字“白欣研爱白翌轩”。

    飞机发生事故,没有尸骨,里面安放的,只是一套以前白翌轩穿的衣服。

    到现在,白欣研还是不能接受,白翌轩走了的事实。

    得知消息的当天,白欣研拖着简小桑去了一趟美国,一个一个的机场翻查,最后真的找到了白翌轩和颜梓星的名字,而那架飞机,就是发生事故的飞机。

    终于最后一点希望也破灭了,那天白欣研抱着简小桑哭,哭到睡着了,醒来了继续哭。声音哑了,泪水还是止不住。从那一天开始,白欣研不说话、不进食,让人担忧。

    在绝食的第三天,白欣研被送进了医院,靠着打葡萄糖过日子,但是医生说她这样下去,身体肯定会受不了。

    在简小桑的强逼下,白欣研开始进食,身体渐渐的恢复,可是白欣研的精神,却一日不如一日。

    每一个清晨,简小桑都会收到白欣研发来的简讯,白欣研说:小桑,我昨晚又看到翌轩了。

    每晚,白欣研都会梦到白翌轩,梦里她哭着求他不要抛下她,但是白翌轩最后还是消失。

    醒来后,双人床上,有的只有白欣研与被泪水弄湿的枕头。

    重复久了,白欣研不管是白天夜晚,都只会呆在衣柜里,不管谁叫她,都不出来。

    白宇翔坐在沙发上,翻着以前他偷拍白翌轩的照片,鼻子一阵发酸。

    门铃响起,白宇翔放下照片,跑过去开门,仰头看着高大的白翌宸。

    这些日子,白翌宸跑这里跑得很勤,偶尔会带着简小桑一起来这里为三人做饭。虽然,每一餐晚饭,都会缺少白欣研。

    “叔叔。”白宇翔强笑了一下,让路,白翌宸走了进来。

    白翌宸环顾了一下四周,皱眉:“宇翔,今天你妈咪有出来吗?”他的视线,看到餐桌上没有动过的饭菜,不等白宇翔的回答,大步朝卧室走去。

    熟悉的走到衣柜前,打开,不意外的看到白欣研蜷缩在衣柜里,样子楚楚可怜。

    “欣研,吃饭了。”白翌宸伸出手,打算拉出她,白欣研却缩得更厉害了。

    白翌宸颦眉,有些懊恼:“你还想不想见白翌轩?如果想,马上给我出来去吃饭。”

    果然,他的话成功让白欣研抬眸,有些不相信的看着白翌宸。

    “欣研,你不是经常说翌轩没死吗?所以,你得吃饭,那样才能等到翌轩回来啊。”白翌宸柔着嗓子说到,再次朝白欣研伸出手。

    这次白欣研没有拒绝,只是犹豫了一下,然后把手放上白翌宸的大掌上。从白翌宸身边走过的时候,她开口询问:“我真的可以等到翌轩吗?”

    白翌宸愣住了,他眼睛里有着喜悦、失落,他点点头,看着白欣研走了出去。

    他喜悦,白欣研这一月来,终于开口说话了。

    他失落,原来仅仅白翌轩三字,就能控制住白欣研。

    白欣研坐在餐桌上,食不知味的吃着饭菜,眼神没有任何波澜,她眼神空洞的看着餐桌。

    “老妈,你终于出来啦?”白宇翔激动的说道,佩服的看向白翌宸。

    白欣研顿了顿手中的动作,说:“我要等到翌轩回来,他一定会回来的。”

    刚从卧室里走出来的白翌宸,因为白欣研的话,愣在原地。双腿如同灌了铅一样的沉重,沉重得迈不出去,只能站在原地,苦涩的笑了一下。

    白宇翔看到愣在那里的白翌宸,露出洁白的牙齿:“白叔叔,过来一起吃啊。”

    他清脆的声音不大,却能让人清楚的听到,像是故意在提醒自己的老妈,还有白翌宸的存在一样。可是白欣研闻所未闻的吃着碗里的饭菜,也许她真的没有听到。

    白翌宸继续苦笑,走过去,拿起自己放在地上的袋子,从里面拿出一些日用品,走进浴室摆放整齐。出来,往米拉的房间走去,叫醒熟睡中的米拉。此时的他,更像是这屋子里的男主人。

    白米拉揉着惺忪的眼睛,在白翌宸的带领下,走出来,看着白欣研,怯怯的叫道:“妈咪……”

    白翌轩的死讯不仅给白欣研带去了打击,就连白欣研与孩子们的关系,也变僵了。

    白欣研没有像以前一样给白米拉一个温柔的笑容,然后亲昵的叫米拉过去。米拉失望的低着脑袋,模样十分的可怜、委屈。

    “米拉乖。”白翌宸低头揉了揉米拉的脑袋,抬头,对一脸淡然的白欣研说道:“一会吃完饭了,我们出去玩把?你闷在家里那么久,对身体不好。”他的提议,没有抱太多的希望。因为之前每一次吃完饭后,他都有提议一起出去玩玩,可是白欣研总是拒绝。不,白欣研没有拒绝,而是没有说话,像是没有听到一样,回房钻进衣柜里。

    白欣研听到了他的话,眼角的余光看到了满脸期盼白米拉,依旧没有说话。

    沉闷的气氛一直维持到白米拉吃完了饭菜,白翌宸、白宇翔和白米拉走到大门,准备关门的时候。刚一直坐在凳子上没有说话的白欣研,跑过去拉住大门,看着白翌宸,没有说话。

    她一言不语,但是白翌宸从她眼里看出了她想说什么,于是,主动说道:“一起去吧?”

    这一次,白欣研毫不犹豫的点点头,换了鞋子,牵过白米拉的小手,走在前面。

    白宇翔张大嘴巴看着老妈鬼附身的模样,反应过来后,有些吃醋!什么嘛,老妈竟然不牵他。

    “小子,走吧。”白翌宸牵起白宇翔的小手,朝前面两人追了上去。

    很快的,白翌宸追上了前面的两人,四人的身影,被夕阳拉的长长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