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我很害怕

    365:我很害怕    路亚见此,危险意识瞬间飙升,下意识的转着方向盘,想要把车子往人行道上开去,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砰“的一声巨响,紧接着,‘哐啷’清脆的声音,玻璃碎片纷飞而落,路亚意识不清的直接重重的趴在方向盘上。

    安倾城的脑门重重的往前砸去,也失去了意识。

    此时,在办公的楚承燚,没由来的心里慌慌的,不安的感觉顿时涌了上来,突然,手上带着的链子发出一阵震动的响声,顿时,他脸色变了变。

    链子是经过特殊设计的,里面装着最先进的科技芯片,会发出声响,那么意味着链子是受到外力的压迫...

    子衿,子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来得及多想,楚承燚便连接电脑,定位芯片的位置。

    当看到位置的时候,他脸色阴沉的几乎要滴出水来,拿起手机,直接往楼下冲。

    风风火火冲到目的地,楚承燚仅用了五分钟时间,在看到货车,还有那两熟悉的车牌号时,瞳孔微缩。

    子衿,他的子衿....

    楚承燚红着双眼冲了过去,在看到车内一头鲜血的安倾城时,浑身的寒气顿时全部散开。

    医院

    “病人的头部受到撞击才会导致昏迷不醒,外伤属于轻伤,并无大碍。”医生穿着白大褂,带着眼镜,将病情告知于等了一个多小时的楚承燚。

    听到没有大碍,楚承燚阴沉的脸缓和了一些,“医生,头部遭受撞击致使昏迷,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脑震荡导致呆滞或者部分神经不协调等都是有可能的,事关安倾城的健康,楚承燚不得不问清楚。

    “请放心,病人只是昏迷,这两天好好休养即可。”

    “谢谢...”这话是恩菲说的。

    话落,恩菲的电话响了,他接完电话之后,走到楚承燚的不远处,面色严肃,“楚少,肇事者已被抓获,对方愿意赔偿双倍的医药费和精神损失费,警局那边说,您这边的意思....”

    楚承燚薄唇勾起,身上的压迫气息完全消散开来,如烟曜石的瞳眸暗涌深沉,“肇事者什么身份?”

    “凉城xx村人,前年跟老乡进城务工,此次是将去汽车厂装货.....”恩菲的声音很公式化,并没有因为地方身份普通而生出同情。

    同时,他也在想,楚少会怎么处理?

    良久,楚承燚声音清冽,身上阴沉的不像话,“做错事情,必须承担后果。事情让警局那边公事公办吧,本少不想为难一个普通人。”

    “这...”恩菲有些不赞同。

    车子被撞坏,就算有保险公司赔偿,那也不能这么轻易就算了吧?

    少爷您有钱,不在乎那点,可是现在已经不是钱不钱的问题,要是遇到事情就这么算了,要警察来干嘛?

    楚承燚勾唇露出一抹冷笑,“一个进城务工者,能主动承担医药费用已经很好了,我们就不难人家了。但是...“话锋一转,清冽袭人,“事情总要有人出来负责。”

    “楚少,我这就去处理。”

    车子已经拉进了修理厂,也联系了保险公司,不过,恩菲想,那车子就算是修好了,估计楚少也会将那车子处理掉了。

    出去之后,恩菲直接让人联系上了货车司机所在的公司,要求其负责人出来当面对接。

    病房中,楚承燚静静地坐在窗边,看着脸色苍白的安倾城,目光暗涌。

    昏迷中的安倾城好像在做一个梦,梦里的她好像并不开心似的,两弯眉拧在了一起,看的楚承燚微微心疼,伸手,将眉头抚平。

    “子衿,你梦见了什么?”楚承燚的声音很轻,修长的手指抚着她略带苍白的脸,“别怕,有我在...”

    话落,他伸手握着她的手,冰凉的触感,让他目光闪过一抹幽暗。

    滴答滴答,透明的液体一滴一滴的滴落。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直到夜晚的时候,安倾城才醒了过来。

    “唔..”

    脑袋沉重不说,而且还很痛,刚醒来的安倾城感到不适,下意识的发出声音来,眼睛很酸涩,睁开了许久才打开沉重的眼皮。

    室内,一片昏黄,但安倾城还是看出了这个房间的不同,将视线移开,便看见了趴在桌子上睡着的楚承燚。

    此时,她的意识已经清醒,白天的惊险一幕在大脑中放映,她没有慌乱,而是想要起身,却不想,刚一动,腿部便传来刺痛,疼的他发出嘶的声音。

    腿部疼的同时,脑袋也一片晕眩,安倾城又软在了窗上,一动不动。

    “子衿,你醒了?”听到声音的楚承燚第一时间朝窗上扑来,如烟曜石的瞳眸满含关切,“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告诉我,我叫医生过来给你看看。”

    安倾城眨了眨眼,望着他关切的瞳眸,露出一抹虚弱的笑容,“我没事...”

    见她如此,楚承燚很是心疼,上前,轻柔的吻了吻她苍白的面容,“子衿,你知道吗,我很害怕...”

    害怕她受伤,更害怕意外而失去她,好在,她还好好的,还好好的。

    那种害怕不安来自内心深处,楚承燚的唇都颤着。

    抓着她另一只没有吊水的手,紧紧地握着,生怕安倾城一下子就不见了似的。

    安倾城浅浅一笑,“我都没有嫁给你呢,哪有舍得离开你呀。”话落,她伸手摸着他的脸。

    那一刻,她又何尝不害怕。

    不过,现在自己没有生命危险,还能看着他,她很庆幸。

    楚承燚薄唇一勾,心里的害怕和担心被这句话给冲散了,眼角带着笑意,温柔的吻上她的粉唇。

    “路亚在隔壁病房,轻伤,肇事者警察已经处理了,车子已经拉去修理厂了...“

    知道她醒来会关心这些,楚承燚在她没有问之前便将事情简单的说给她听,也好让她放心,当然,路亚的伤,比她重一些,估计要到明天才醒过来。

    想到路亚,安倾城有些担心,“燚,我想去看看路亚...”

    “秦子衿,现在三更半夜的,你确定?”他挑起双眉看着她。

    安倾城眨眨眼,“.....”她倒是忘了。

    见她不说话,楚承燚又道,“你一天没吃东西了,先吃点东西,明早起来在去看路亚,恩?”

    伸手,按了服务铃,没一会,一个护士端着东西进来了。

    楚承燚将盒饭拿来,打开盖子,一阵香味飘来,安倾城也被勾起了食欲。

    盒子里的,只是一份很家常的皮蛋瘦肉粥,但饿着的安倾城还是觉得很香,吃完了一份,她摸了摸肚子,还想吃,想了想,现在是大晚上的,不能吃太多。

    见她吃的香,楚承燚也放心了许多。

    “燚,这件事情我爸妈还有哥哥知道了吗?”

    她想,自己发生这样的事情,爸妈知道了又该如何的担心,当下有些紧张的看着楚承燚,漆黑的大眼睛眨呀眨。

    见她担心的模样,楚承燚目光闪过不悦,伸手捏她的脸蛋,“你这个小坏蛋,说什么明天回来,要不是我送你的那条链子发挥作用,你现在还有空担心这些问题吗?”

    链子?

    安倾城抬手,看着手腕上的链子,若有所思。

    “这不是普通的链子,里面装着高科技的芯片,当链子受到外界压迫到一定程度是,我手上这条链子会发生震动。”

    听言,安倾城有些傻傻的看着链子,半响朝着手腕处嘟嘴做了一个亲亲的表情。

    “燚,你真棒....”

    楚承燚见她事后一点也没有害怕的意思,还是跟平常那样看起来那么烂漫,好似根本不知道愁为何物的似的,忍不住瞪着她,“秦子衿,你是我见过最白痴的...”

    安倾城无辜的看着他,“你骂我干嘛...”

    “我怀疑你上辈子是猪来着...”

    “.......”

    良久,安倾城朝他无语的翻了翻白眼,“楚承燚,我现在是病号....”

    说着,她已经背对身去,不去看楚承燚的脸。

    嗯哼,不理你...

    楚承燚看着背过去的安倾城,薄唇勾起,忽然轻笑出声,“子衿,其实,你的这样挺好的...”

    这么乐观,至少比那些遇事担惊受怕、悲春伤秋的女人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

    他这是夸她呢还是夸她呢?

    楚承燚进了洗手间,端出一盆温水,拧干毛巾之后,朝安倾城走去,“你暂时不方面洗澡,先擦一擦,等会再睡...”

    安倾城乖乖的任由楚承燚伺候自己,半响,她又问道,“燚,我爸妈知道了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