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溺水住院

    25 溺水住院    “报纸呢?快给我瞧瞧。”贝贝催促道。

    “那个……扔了,扔了嘿嘿。”言灵干笑两声,回道:“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娱乐新闻你也知道,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的,不可信。”

    “可是,你以前不是跟我说,世界上没有空穴来风的事情,他们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贝贝脑洞大开,胡思乱想起来。

    “哎呀,没有的事儿。没准,是周倩那女人搞出来的幺蛾子。”言灵劝道:“你可不能入套啊。”

    “陌哥哥跟你解释过了?”贝贝怀疑地问道。

    言灵点点头,应声:“解释过了,他要是喜欢周倩早就跟她在一起了,干嘛还拖到现在?这就说明,周倩压根就不是我哥的那盘菜。”

    言灵跟贝贝最后分开的时候,贝贝已经跟个没事儿人一样了。

    贝贝的性格就是过了就忘,即使遇到伤心事儿也伤心不了多久。

    可是,第二天贝贝就出事了。

    当言灵得到消息的时候,贝贝已经被送去了医院。

    她第一时间赶紧给老哥打了电话:“不好了不好了,贝贝出事儿了。”

    言陌听后有一瞬间的怔忪,紧接着便拿起外套和车钥匙,顾不得跟秘书交代一声就直接离开了公司。

    “早上的时候,贝贝还给我打电话,哭着说我骗她,我安抚了她两句,本想等下班后回去再接着劝的,没想到……没想到就发生了这种事。”言灵着急地心跳得很快,声音都有些不稳了。

    言陌沉着一张脸,薄唇紧抿着,表情与平常无异,可是紧握方向盘的手还是出卖了他,不断加快的车速更是让两侧的车子主动让路了。

    “贝贝一向开朗,即使是心情不好也不会做傻事的,今天怎么就着了魔呢?”言灵既紧张又忐忑,贝贝的笑声在耳边回荡着,她不相信贝贝会是一个不珍惜自己生命的人。

    “哥,你说贝贝她会不会……”言灵平时看起来大大咧咧的,可是一遇到事情还是会乱了分寸。

    “能不能给我安静会儿!”言陌微微侧眸,沉声呵斥道。

    “我这不是着急嘛。”言灵垂头,眼眶都有些湿润了。

    两人赶去医院的时候,贝贝已经出了抢救室,被送去了高级病房。

    席靖尧和虞姬已经到了,见到言陌的时候也没有好脸色。

    贝贝正躺在病床上,面色惨白无血色,微闭着眼睛,像是与世隔绝了一般。

    “阿姨,贝贝怎么样了?”言灵朝虞姬轻声问道。

    “已经没事儿了,不用担心。”虞姬低声回道。

    言灵闻言终于松了口气。

    言陌紧握的双拳在听到虞姬的话后微微松了松,盯着病床上的小女人,心里隐隐有些钝疼。

    “你跟我出来一下。”席靖尧看向言陌,冷声命令道,随即转身朝门外走去。

    言陌将视线从女人的脸上收回,微微垂眸,跟了出去。

    “阿姨,到底怎么回事儿啊?”见两人离开了,言灵忙朝虞姬询问道。

    “我也不太清楚,早上离开家的时候说心情不好出去散散心……游泳馆的人打来电话的时候只说是贝贝溺水了,被送去了医院,贝贝的水性一向极好,怎么就溺水了呢?”虞姬叹了口气,盯着贝贝惨白的小脸,心疼道。

    言陌被席靖尧叫出去后,其实已经做好了挨训的准备了。贝贝变成现在这样,他多多少少是有责任的。

    “贝贝的心思一直都在你的身上,你应该知道。”席靖尧站在走廊的尽头,俯瞰着医院的草坪,沉声开口。

    言陌垂首,不言语。

    “这回是万幸,可是我不希望以后还会发生这种类似的事情!”席靖尧突然转身,冷肃至极。

    “知道了。”言陌低声回道。

    “等贝贝醒来,我要你们立刻完婚。”席靖尧的思绪跳脱的太快,让言陌有些反应不急。

    “叔叔——”言陌微垂的眸子倏地抬起。

    “怎么?不愿意?”席靖尧冷声说道:“我自觉,我席靖尧的女儿应该能够配得上你吧。”

    “叔叔,我没有这样想,只是……”言陌想要解释,却又被席靖尧打断了话。

    “只是什么?只是大仇未报,不想谈及儿女私情?”席靖尧早已将言陌摸得透透的。

    言陌惊讶地睁大双眸。

    “不就是一个周氏吗?不出一个礼拜,我就能让它破产。人有时候不要太过固执了,时间不是用来浪费的。”席靖尧微微眯眸,一字一句地提醒道。

    言陌当然知道,借助席家的力量,自己的仇很快就能报,可是,他不愿意。

    “叔叔,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父母的仇我想自己报。”言陌沉默了片刻,低声回道。只有这样,他才会觉得畅快淋漓。

    “你可要想好了。你想要报仇恐怕也不止是为了让周氏倒闭吧,对于当年间接害死你父母的真凶,你也不想让他逍遥法外是吗?可是你要清楚,事隔多年,证据不是那么好找的。”席靖尧再次提醒道:“或许,你会用十来年的时间,或许更长。”

    “我知道。”言陌回道。

    “依旧不改变想法?”席靖尧挑眉。这个言陌倒是有他年少时的影子。

    言陌摇头。

    “你可以拒绝我的帮助,可是,贝贝,你还是要娶。”席靖尧盯着言陌,铿锵有力地宣布道。

    “一定要这个时候吗?”言陌蹙眉。

    “这是贝贝的愿望,今天之前我还有等的耐心,可是现在……我的耐心已经用光了。”席靖尧不疾不徐地回道。

    “即使我不爱贝贝,你也一定要让我娶她是吗?”言陌微微抿了抿唇,问道。

    席靖尧浓眉一扬:“是。”

    言陌盯着席靖尧,眸中闪过一丝落寞和无可奈何。

    “好,我答应。”言陌的声音掷地有声。

    “你要让贝贝觉得你是爱她所以才娶她的,就算你不爱她,我也要你哄她一辈子,骗她一辈子。”席靖尧的声音格外冷,虽轻,却有种不容拒绝的气势:“你应该知道,我能让你有现在的成就,同时我也能一夜之间毁了你。”

    言陌一向讨厌被威胁,可是此时此刻却只有一丝无可奈何。

    “知道了。”言陌的声音很轻,眸中却没有丝毫的波动。

    “去吧,我想贝贝醒来后最想看到的人应该是你。”席靖尧吩咐道。

    言陌微微颔首,然后挺直脊梁,朝病房走去。

    贝贝很快便醒来了,慢慢地撑开眼皮,她突然觉得头好重啊。

    “贝贝,你醒了。”言灵笑着说道。

    言陌闻声快速地转身,朝病床前走去,俯视着床上的女人,情绪难辨。

    “贝贝,你差点儿吓死妈妈了。”虞姬握着贝贝的手,哽咽地说道。

    席靖尧也走近,冰冷的脸在看到贝贝睁开眼睛的那一刻还是浮上了一抹微笑。

    贝贝觉得眼皮好重,耳朵还嗡嗡嗡的,爸爸妈妈,还有灵儿和……陌哥哥。他们怎么都在这儿啊?

    贝贝再次闭上眼睛,停顿了一会儿再次撑开。

    “贝贝,好端端的怎么就溺水了呢?”言灵问道。

    溺水?贝贝微微蹙眉。哦,她现在是在医院里。思绪飞快倒转,脑海中很快便闪过一些恐惧的画面。

    对了,她是和陈帆一块去了游泳馆。然后……

    “就算再有不开心的事情也不能想不开啊。”言灵继续说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你这样让叔叔阿姨多伤心啊。”

    “想不开?”贝贝皱眉:“我没有想不开啊。”

    “你不是想要自杀?难道是他杀?”言灵的脑袋瓜又有些不开窍了。

    “我干嘛要自杀啊?”贝贝下意识地瞥了言陌一眼,轻声回道:“我只是心情不好,去游泳,想要放松一下的。然后突然在水里,腿抽筋了,然后就溺水了啊。”

    言灵微微一愣,随即笑道:“我就说嘛,你水性那么好,怎么可能会溺水呢?”

    “以后不准一个人去游泳馆了听到了没?”虞姬命令道。

    “我不是一个人啊,我和陈帆一块去的,她人呢?”贝贝声音有些虚。

    “听说,跟她一起送进医院来的还有一位,好像是脑袋受了伤。”席靖尧插话道。

    “是陈帆吗?我要去看看她。”贝贝想要起身,却被虞姬给硬生生地摁在了床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