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你喜欢什么类型的?

    26 你喜欢什么类型的?    “小峰,贝贝的眼睛能彻底治愈吗?”见越峰检查完毕,离开仪器,席母着急地询问道。

    “贝贝的这种情况,在国内一般都采取保守治疗,而保守治疗却没有明显的效果。”越峰面色严肃,此刻的他给人一种圣神不可侵犯的感觉:“这种病例在国外是提倡手术治疗的,但是成功的案例并不多,加上手术是有风险的,所以就算是知名度很高的医生,临床经验还是不够。”

    “这么说,贝贝这一辈子只能依靠眼镜来生活了吗?”虞姬激动极了,赶忙追问道。

    “成功的几率虽然小,但是也并不代表没有希望。”越峰低声回道:“我在国外曾经接过1几个类似的案例,手术不是没有成功的。但是贝贝现在还小,我建议还是再等几年……”

    虞姬当然知道只要是手术肯定是会有风险的,这也是让他们觉得矛盾的地方,既想让贝贝痊愈,又害怕那个风险刚好会落在贝贝的身上。

    “小峰,你在这方面比较专业,我们听你的。”席母接话道。

    “越峰,贝贝的事情麻烦你了。”虞姬抬腕瞄了一眼时间,然后朝越峰邀请道:“六点多了,请你吃顿饭?”

    越峰点头应允:“好啊,说起来我们也有好几年没见面了,正好叙叙旧。”

    越峰跟虞姬说话的时候,视线若有似无地朝格格的位置瞥了瞥。

    格格立刻移开了视线,东瞅西瞅的,就是不瞅越峰。

    虞姬跟其他人打了个招呼,然后便跟越峰相伴离开了。

    看着郎才女貌的一对背影,格格突然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男人简直没一个好东西,看见美女魂都被勾走了。

    “格格?”朵儿见格格一直瞅着虞姬和越峰的背影,不仅皱眉。

    格格回神后啊了声:“你说什么?”

    朵儿看了看格格又看了看越峰的背影,心下有些了然:“你喜欢越总啊?”

    “谁喜欢他啊?花心大萝卜一个!”格格毫不思索地回了句。

    “我如果是你,我现在肯定立刻给你二哥打电话。”朵儿笑米米地提醒道。

    格格纳闷:“给我二哥打电话干什么?”

    朵儿开玩笑道:“你不好意思去打扰他们两个,只能拜托别人了。”

    “胡说什么呢!”格格娇羞地斜了好友一眼,大步朝前走去。

    朵儿摇头失笑,格格的春天看来也到了。

    虞姬和越峰正聊的嗨的时候,席靖尧‘路过’,顺便将女人给带走了。

    “你真的是路过?”虞姬怎么那么不相信呢?

    席靖尧挑眉反问:“你喜欢那种小白脸?”

    “怎么说话的?”虞姬哼了声,回道:“人家那是年轻有资本,优点多着呢。”

    席靖尧轻咳了声,一脸不爽地睨了女人一眼:“你嫌我老?”

    “席靖尧,人家越峰比你小九岁,这是事实,你不服也不行?”虞姬朝席靖尧笑道。

    席靖尧闻言没好气地回道:“你现在已经是有夫之妇了,能不能注意点儿影响?”

    虞姬愉悦地笑着,她之所以请越峰吃饭,除了感谢他百忙之中抽空给贝贝检查外还是想给他和格格之间牵红线。

    结果,还没等她撮合呢,这个烦人的男人就‘路过’了。

    虞姬知道定是有人给席靖尧通风报信了,但那个是谁,她却猜不出。

    “你这是带我去哪儿啊?”虞姬见方向不对,忙问道。

    “回公寓。”席靖尧回道。

    “回公寓干嘛?贝贝他们都在席宅呢。”虞姬不解地问道。

    当男人将她拉入电梯,往墙上一推的那一刻,她就知道,男人想干什么了。

    “席靖尧,你都快四十的人了,怎么还这么幼稚?”虞姬是既好气又好笑,男人这是吃醋了?她都已经有了贝贝和凡儿了,她哪里还有出轨的机会?

    “那都是被你逼的。”席靖尧低沉沙哑的嗓音瞬间淹没了……

    而落单的越峰则直接开车去了席宅,到了以后给格格打了个电话。

    “找我什么事儿?”格格犹豫再三还是接通了。

    “语气有些哀怨,吃醋了?”越峰慵懒地靠在椅背上,扯了扯领带,笑道。

    “谁吃醋了?有话快说。”格格别扭地哼了声。

    “我现在在你家门口。”越峰淡淡一笑,说道。

    格格一怔,然后快速地跑到了阳台,果然看见门外停着一辆车子。

    “我等你,你赶紧下来。”越峰继续说道。

    “你让我出去我就出去啊?”格格哼了声,回道:“我累了,我想睡觉了。”

    格格的意思摆明了就是三个字——别烦我!

    “你若不出来也行,那只好我进去了,我想伯母见到我一定会非常高兴的。”越峰低声威胁道。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自恋啊?”格格在男人的淫威之下只好乖乖地出门了。

    格格走出大门,快速地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格格刚坐稳,越峰便发动车子,上了路:“系上安全带。”

    “喂,你们男人是不是都喜欢漂亮的女人?”格格见越峰一直沉默着,只能没话找话道。

    越峰侧眸睨了女人一眼,唇角缓缓勾起:“你说呢?”

    “那你喜欢哪种类型的?”格格试探道。

    越峰想了半天回道:“这个……很难回答。”

    “有那么难回答吗?”格格噘着小嘴,心里堵得慌:“就好比,江若兰那样的和朵儿这样的,你更喜欢哪种?”

    越峰闻言拧眉,表情看上去很奇怪。

    “还是……美人儿这种的?”格格又加了一个。

    越峰扑哧笑出了声,侧眸看向格格,问道:“想听真话?”

    “自然是真的!”格格没好气地回了句。

    “那我比较喜欢……”越峰薄唇一抿,黑眸一眯,似乎是在认真思考一般。

    格格竖耳等待着,小心脏噗通噗通的,比任何时候的声响都要大。

    “为什么不把你自己加入比较的行列?”越峰突然笑着打趣道。

    格格闻言先是一怔,随即小脸一红,别扭地支支吾吾道:“我……”

    还没等格格扭捏完,越峰又说道:“开玩笑的,你跟她们没法比较。”

    “越峰,你什么意思啊?”格格一听,怒了:“我既然这么不好,你干嘛还缠着我不放?你喜欢谁就去找谁啊!停车,我要下车!”

    什么红酒之约,大不了她不要了。

    越峰赶紧将车子停在了路边,安抚着女人的情绪:“你误解我的意思了。别生气了,乖!”

    “越峰,你欺负人。”格格泪眼汪汪的,突然小嘴一瘪,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越峰一下子慌了,他可从来都没见过她哭。

    “别哭了,宝贝,我刚才是跟你开玩笑的。”越峰赶紧解释道。

    “你怎么不叫我学姐了?”对于越峰的新称呼,格格突然变得好不习惯。

    盯着女人又哭又笑的脸,越峰也真真是醉了。

    “既然你不喜欢我叫你学姐,那我以后就叫你宝贝行了吧?”越峰低声哄道。

    宝贝儿这个词让格格顿时举得泡进了蜜缸里,心里欢喜,可嘴上却硬要说反话:“谁是你的宝贝啊,油嘴滑舌的。”

    见格格终于破涕为笑了,越峰也终于松了口气。

    格格突然觉得自己好丢脸,她刚才竟然哭了,还是为这个男人,害怕他喜欢别人,难道她真的是喜欢上他了?

    “越峰,你可别误会啊,我之所以哭是因为……因为你说话太过刻薄。”格格怕越峰看穿自己的小心思,于是结巴道。

    越峰瞥了女人一眼,笑了:“我知道。”

    “我还没说完呢,你知道什么?”格格挑眉。

    “我知道……你之所以哭不是因为喜欢上我了,而是因为我的回答有点儿欠公平,所以你觉得委屈了。”越峰笑着回道。

    格格的眉头都拧的打结了,她怎么觉得男人这话……听上去那么不对劲儿呢?

    “消气了吧?”越峰出声调侃道:“那今晚,我让你在上边?”

    格格怒视着越峰,哼道:“你老实跟我说,你跟我在一起……是不是就是为了这点儿事?”

    “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我有洁癖。”越峰轻声回道。

    “说得简单明白点!”格格听不懂。

    “就是,我这辈子只睡一个女人。”越峰看向格格,一字一句地回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