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怀孕了?

    25 怀孕了?    “我以后就是你的爸爸了。”江远很直接,蹲下身子,朝豆豆伸出了手:“我叫江远,以后我会和你妈妈一起照顾你。”

    豆豆盯着江远那只特别有诚意的大手,然后将视线移向了苏朵儿:“妈妈。”

    苏朵儿赶紧拍开了男人的手,轻声训斥道:“你吓着他了。”

    “妈妈,他刚刚说的是真的吗?”豆豆显然有些不理解,为何这个男人瞬间就从坏叔叔变成爸爸了。

    当然,中间是有过程的,但豆豆不知道啊。

    江远也看向了朵儿,用眼神压迫着对方。

    苏朵儿轻咳了声:“妈妈还没答应呢。”

    江远的脸瞬间黑了。

    “原来,你追妈妈……还没成功啊。”豆豆以他的思维,说出了他心中的结论。

    江远突然感觉很丢人,尤其是在孩子面前。

    “革命尚未成功,叔叔仍需努力啊。”豆豆继续说道。

    苏朵儿闻言扑哧笑出了声。

    江远的唇角僵硬的扯了扯:“这句话从哪儿学来的?”

    “那帮坏人教的。”豆豆回道。

    “好了,你不是很忙吗?快走吧!”苏朵儿开始赶人了。

    江远委屈极了:“有你这么过河拉板的吗?”

    “叔叔,我想吃汉堡了。”豆豆突然朝江远挤眉弄眼道。

    江远收到讯息后立刻起身:“叔叔这就去给你买。”

    “豆豆,不是告诉你不能随便跟人要东西吗?”苏朵儿训斥道。

    “叔叔是别人吗?”豆豆无辜地看向朵儿,反问道。

    “豆豆,以后你要什么,叔叔都买给你。叔叔这就去给你买汉堡!”江远笑得那叫一个得意啊。

    江远走后,苏朵儿将豆豆放在地上,表情严肃:“你们才见面两次,说话超不过两句,你就站在他那边一块欺负你妈我了!”

    豆豆立刻态度一转:“妈妈,我把他支走,是想跟妈妈独处。”

    苏朵儿一愣,随即抱着儿子,亲了两口:“妈妈爱你。”

    “妈妈,那个叔叔真的会成为我爸爸吗?”豆豆试探道。

    苏朵儿叹了口气,抱着儿子,轻声问道:“你老实告诉妈妈,你喜欢……那个江叔叔吗?”

    豆豆耷拉着小脑袋,想了半天问道:“妈妈要听真话吗?”

    苏朵儿点点头:“当然了。”

    豆豆嗯了半天,回了句:“只要他对妈妈好对豆豆好,豆豆就喜欢。”

    苏朵儿听后将儿子的脑袋摁在了怀里,眼眶瞬间有些湿润,她太自私了,她可以不需要老公,但是豆豆却不能不需要爸爸。

    江远很快就去而复返了,除了汉堡还买了一大堆零食。

    苏朵儿故意板着脸:“买一堆没营养的垃圾食品,你是给我吃呢还是给豆豆吃呢?”平时,她都很少让豆豆吃汉堡的。

    江远从来都没当过爸爸,一心只想哄孩子开心,哪里能想那么多。

    “妈妈,豆豆今天想放纵一次。”豆豆盯着江远手中的袋子,不是,是袋子里的零食——垂涎三尺。

    苏朵儿瞪着江远,很是生气。

    “下不为例下不为例。”江远讪笑道。

    “豆豆乖,回卧室去。”苏朵儿摸了摸儿子的脑袋,说道:“妈妈和……叔叔有事儿要谈。”

    豆豆的视线在两人之间来回流转,最后听话地回了卧室。

    “虽然豆豆已经回来了,但为了安全起见,我觉得你们还是搬离这里为好。正好,江氏附近还空着一套公寓,那里的治安比较好,而且是高层,相对来说安全系数很高,你收拾收拾东西,我带回送你们过去。”江远突然一本正经地说道。

    苏朵儿抬眸盯着江远,若有所思了十几秒,轻声开口:“我有个条件。”江远说的没错,她不能再拿豆豆的生命冒险了,所以也没有逞强。

    “你说。”江远挑眉。

    “虽然那里是江家的产业,但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准随意出入。”苏朵儿开出条件。这个男人的无赖她可是见识过的,不防患于未然最后只能是自己吃亏。

    江远看似颇为为难。

    “你若是不答应,那就算了。”苏朵儿垂眸,不打算妥协。

    “我答应。”江远微微点头:“不过你最好也要说话算话。”

    苏朵儿不解地望向男人。

    “我俩的事情我妈已经不反对了。”江远解惑道:“所以,你该兑现承诺了吧?”

    苏朵儿黑眸睁了睁,明显有些诧异。难道是江远这次生病,让江母想明白了?她觉得不太可能。

    “当然,我是不会强迫你的。”江远继续说道:“我们可以先从朋友做起,直到你和豆豆能够接受我为止,前提是你以后不准再躲着我,也不准去招惹其他男人!”

    “现在讲求的是公平竞争!你可以追我,别人自然也可以。”苏朵儿站起身,朝男人一字一句地回道:“我——择优而处!”

    “不行!”江远俊脸一沉,语气带着一抹霸道:“你必须选择我。”

    苏朵儿叹气,无语地摇头:“你刚刚还说不会强迫我的,你是对自己没信心吗?”

    “谁说我没信心了?我自信心爆棚!”江远的口气难掩一丝心虚。

    不过,这个女人注定只能是他江远一个人的,谁都别想跟他抢!

    苏朵儿还是没有将豆豆的身世说出来,一呢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二来呢她想让江远和豆豆相处一段时间再说。

    豆豆虽然回来了,可是苏朵儿还是有些心神不宁,因为美人儿还在他们手上。虽然美人儿说,他们是不会拿她怎么样的,可是她还是有些不放心,所以便叫江远去帮助席靖尧了。

    美人儿是平安的回来了,可是一向了解她的朵儿一眼便看出了对方的不对劲儿。

    在朵儿的再三试探下,美人儿还是告诉了她真相。

    刚听到的时候,朵儿有些不敢相信,这种只有在小说里才出现的剧情竟然真真实实地发生了。

    那个宁姐竟然是美人儿的妈妈,而美人儿却是席靖尧同父异母的妹妹。

    美人儿当局者看不透彻,可是苏朵儿反反复复地琢磨了好几天,就是想不通宁姐明知道美人儿和席靖尧的关系,为什么不从一开始就阻止呢?更不会将美人儿再次送到席靖尧的身边。

    就算他们真的是兄妹,苏朵儿觉得,这件事情席靖尧也有知情权,不能让美人儿一个人承受如此大的压力,更何况,这么一直躲着也不是个办法。所以,她做了‘叛徒’。

    而庆幸的是,事情并没有如同她们想得那般糟糕,美人儿的身份也只是猜测,而事实证明,他们根本就没有血缘关系。

    看到美人儿得到幸福,苏朵儿打心底里为她高兴。

    而她和江远的进展却是不愠不火的……

    周日那天,美人儿约她出去喝下午茶,当看到美人儿旁边坐着的格格时,苏朵儿微微一愣。

    四年多了,这好像还是她们三个人第一次相聚在一起,红唇微微扬起,可是眸中却含着泪意。

    “朵儿,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回来这么久了,竟然都不联系我!”格格率先发威:“你到底有没有拿我当你朋友啊!”

    苏朵儿在两人对面坐了下来,盯着格格,微微一笑:“本来打算找个时间想向你负荆请罪的,不过现在看来,已经晚了。”

    “那就拿出点儿诚意来,说吧,怎么抚慰我受伤的心灵?”格格其实也不是一个特别较真的人,她想朵儿之所以没联系她一定有她自己的原因吧。

    “嗯……听说你至今仍然是单身,要不,我给你介绍一个对象吧!”朵儿笑着回道。

    格格闻言连忙摆手:“你这到底是抚慰我呢还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呢?”

    苏朵儿和虞姬相视一笑,格格啊,相较而言,她应该是三人之中最无忧无虑的一个,但却至今单身,真是让人费解。

    “对了,听美人儿说,你都当妈妈了。”格格突然朝朵儿说道:“你们两个真让人羡慕!”

    “羡慕的话你也生一个啊。”朵儿笑着回道。

    格格噘着小嘴,支吾道:“我这个人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连自己都照顾不好,我哪里能照顾孩子呀?我也只适合当个现成的妈。”

    虞姬赶紧轻呸了两声:“这种话可不能乱说,我不是歧视离异的男人,只是我总觉得当后妈很辛苦。”

    “谁说我要当后妈了?”格格一惊一乍地问道:“我是说,我要当豆豆的干妈!”

    虞姬和朵儿松了口气,格格有时候真的是语出惊人,把人吓个半死。

    “那是因为你还没遇到你的命中注定,如果真爱一个人,你会心甘情愿为他生下小宝宝的。”虞姬语重心长地说道。

    虞姬的话竟然让格格下意识地联想到了越峰,吓得她赶紧摇头,她刚刚都在想些什么啊!

    聊天过程中,格格频频打哈欠,这不仅引起了虞姬和朵儿的注意。

    “格格你怎么了?昨晚没睡好啊?”朵儿皱眉问道。

    格格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摇头:“也不知道最近是怎么了,总是贪睡。你们说我是不是得了嗜睡症了?”

    “瞎说什么呢?”虞姬笑着开玩笑道:“你这倒像是怀孕初期的症状。”

    “怀孕?”格格闻言迅速从椅子上蹦了起来,表情可用惊恐二字来形容了。

    “怎么了?我开玩笑的,你男朋友都没有,去哪儿怀孕啊?”虞姬吓了一跳。

    朵儿眉头微微蹙起,试探道:“格格,你该不会……”

    格格赶紧摆手,又慢慢地坐了回去:“我逗你们玩呢,我怎么可能会怀孕。”心虚地端起茶杯喝了口茶。

    虞姬和朵儿相视一眼然后同时看向格格,异口同声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格格朝两人嘻嘻笑了两声:“我真没有……”

    “绝交?”虞姬挑了挑左边的秀眉。

    “我看行。”朵儿赞同地点头。

    格格赶紧拽住了虞姬的袖子:“我坦白。”

    格格正要开口,结果虞姬的手机突然响了。

    “喂,妈。”虞姬见是席母打来的,于是接通:“什么?……好好,我马上就去。”

    “怎么了?”朵儿问道。

    “妈带贝贝去医院了,让我过去一趟。”虞姬起身,将钱放在桌上,然后拿起包包就准备离开:“你们聊。”

    “我们也跟去看看吧!”朵儿见虞姬神色匆匆的,于是看向格格。

    格格点点头,跟着起身。

    原来是,越峰答应给贝贝看病了,所以席母本着宜早不宜迟的原则赶紧就和越峰敲定了时间,因为她怕——夜长梦多!

    当然,这件事情格格是不知道的。所以当她去到医院,看到身穿白大褂的越峰时,身子一怔。

    越峰正专注着给贝贝检查着眼睛,自然是没看到格格。

    格格正打算悄悄退出去的时候,结果小安贝却朝她招了招手:“姑姑!”

    越峰闻声抬头,格格朝他嘿嘿笑了笑,这笑容看上去要多假有多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