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他会不会拍死我?

    24 他会不会拍死我?    “因为我小气啊。”越峰抿唇一笑。

    席格格被堵得无话可说了。

    身子往后一靠,席格格叹气叹气再叹气。

    “你干什么?”越峰拧眉问道。

    “突然感觉你好可怜。”格格回道。

    “我可怜?我什么地方让你看起来可怜了?说来听听。”越峰好笑地问道。

    “现在这个社会,太小气了根本找不到女朋友的。”格格解释道:“一个人孤零零的活一辈子难道不可怜吗?”

    “是挺可怜。”越峰还附和。

    “所以,你以后得大方点。”格格朝男人谆谆教诲着,压根就没想到,一个连名酒都送的起的人还请不起一杯咖啡?

    “你眼中的大方指的是?”越峰不吝请教。

    “……”格格扬起小脸,仔细思考着。

    “送豪宅、送豪车、办张副卡任你刷?”越峰眸中的笑意渐浓。

    格格闻言立刻点头如捣蒜:“就是这样。”

    “那我问你,如果我送你别墅,送你车子,给你办张副卡,你会不会让我跟其她女人发生关系?”越峰薄唇一勾,继续问道。

    格格闻言立刻摇头:“当然不行。”

    越峰挑眉,盯着女人的眸子越发深邃了。

    格格眨了眨眼睛,解释道:“那个,你别误会啊!我的意思是说……虽然我们现在的关系不属于男女朋友,我也没资格管你,可是,可是我有洁癖的,若是让我知道你在跟我……咳咳,那个期间还跟其她女人有来往的话,我我就……”

    “你就怎样?”越峰笑着反问道。

    “我就……我就忍痛割爱!”格格瘪了瘪小嘴,见男人诧异地看着自己,赶忙解释:“你别误会……”

    “放心,我没误会。”越峰接话道:“我知道你口中所谓的爱指的是酒窖里的那些酒。”

    格格嘿嘿一笑:“你怎么能这么了解我?”

    越峰看向格格,瞬间变得专注:“还有,不止你有洁癖,我也有。”

    格格眼珠子滴溜溜的一转:“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越峰勾了勾唇角。

    格格瞪着驾驶座上的男人,比了比拳头。

    “你打不过我。”越峰失笑道。

    “迟早会打过的,我决定了,我要去学习跆拳道。”格格为自己加油打气着。

    越峰瞥了女人一眼,自然知道女人只是说着玩玩的,他所了解的格格那可是能躺着不坐着的主,怕是学不了两天就半途而废了。

    “我好饿啊。”格格伸手在胃的位置打着圈。

    越峰抬腕看了一下时间,然后皱眉:“想吃什么?”

    “嗯,辣炒小牛排、辣子鸡、辣……”格格掰着手指,罗列了一大推,全是辣的。

    “怎么突然这么爱吃辣了?”越峰纳闷。

    “我本来就爱吃啊,有什么奇怪的?”格格哼了声:“该不会你连顿饭都舍不得请我吃吧!”

    越峰努了努薄唇:“是舍不得。”

    格格生气地撇开小脸,声音无限委屈:“我可没有你那么小气,一碗面我还是请的起的。”

    越峰扑哧一声,看向女人:“你确实很大方。”

    “你这句话怎么听得这么别扭?”格格斜视着越峰。

    “别扭吗?”越峰耸耸肩。

    “话中有话!”格格眼冒火星。

    “我只是想告诉你,我不爱吃面食……而已。”越峰朝女人微微抿唇。

    “那蛋炒饭好了。”格格回道。

    越峰一头黑线……心想,我在你心里难道就只值一碗蛋炒饭吗?

    这边甜蜜着,那边却没这么幸运了。

    江远退烧后第二天便闹着出院了,结果医院门口围了许多媒体,问他江氏出现了危机是真的还是谣传。

    江远没有解释,直接上了车,但他的助理还是代他解释了。

    有关江氏的新闻,苏朵儿上网的时候也见了。她不是不担心的,她突然有些害怕,四年前的事情会重演……

    在医院对江远说的话,她是发自真心的,可是冷静下来后又觉得自己还是太过心软了。

    “苏姐,你手机响了。”小叶将手机递给了苏朵儿。

    苏朵儿接过,见是家里打来的,于是赶紧接通。

    豆豆被绑架了……

    苏朵儿顿时觉得天都要塌了。

    她第一反应就是报警,可是还没等她报警呢,绑匪就来电了,威胁她若是敢惊动警察,就别想再见到豆豆了。

    “你们是不是想要钱?想要多少?只要你不伤害我儿子,你要多少我都想办法去给你弄。”一向坚强的苏朵儿在这个时候也不得不露出了小女人的一面,惊慌和恐惧。

    “你去找宁非,她知道怎么救你儿子!”那头传来了一道凶巴巴的男低音。

    苏朵儿还想再说什么,结果对方却挂断了。

    美人儿?难道他们是青龙帮的人?苏朵儿虽然着急,可是思路还是清晰的。

    她第一时间就给美人儿打去了电话。

    美人儿虽然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她,可是她心里总是觉得愧疚,那帮人肯定是拿豆豆来威胁美人儿替他们继续做事,她不想让美人儿为难,可是她也不希望豆豆出事儿!

    她的内心就这么一直天人交战着,无论是谁受到伤害,她都会心痛的。

    美人儿离开的第二天,豆豆还是没有被送回来,苏朵儿着急了。

    一般情况下,人在最害怕最无助的时候想到的第一个人那肯定就是自己最在意的那个人。

    苏朵儿给江远打去了电话。

    接到朵儿的电话,江远就如同中了头彩一般,甚至比那还要开心。

    “你终于肯给我打电话了。”江远兴奋地说道。他一直忙着处理公司这两天积攒下来的工作,本想晚上约她一块吃饭的,没想到对方竟然先给他打了电话。

    看来,他这次病得值!

    “江远……”苏朵儿的声音带着一抹哭音。

    江远本来懒散地靠在椅背上,听到朵儿的哭声后瞬间站了起来:“怎么了?”

    “豆豆被绑架了。”在此刻,苏朵儿突然觉得,她有些自私。她因为对江远的恨就随意剥夺了豆豆需要爸爸的权利。她以为她自己已经足够强大到不需要男人来保护自己和豆豆,可是,她错了。

    遇到这种事情,她方寸大乱,她迫切地需要一个主心骨。

    “你先别着急。报警了吗?”江远立刻严肃起来:“你现在在哪儿?我马上过去找你。”

    “我在家里。”苏朵儿抽噎了声。

    江远扔下手边的工作,直接飙车去了苏朵儿的公寓。

    “怎么回事儿?”江远着急地问道。

    “对方不让报警,是冲着美人儿来的,席靖尧已经插手进去了,但是我还是有些担心。”苏朵儿解释道。

    “什么时候的事情?”江远问道。

    “昨天。”苏朵儿垂首,如果让他知道豆豆是他儿子,他会不会拍死她?

    “那你为什么现在才给我打电话?”江远忍不住喊道:“在你眼中,我当真已经变成一个路人了吗?那你昨天为什么还要去医院?我就算是死了又跟你有什么关系?”

    苏朵儿被吼得一愣,小声地回道:“我以为……只要美人儿和他们联系上,他们就会信守诺言,将豆豆给送回来的。”

    江远盯着女人委屈的模样,心瞬间化作一滩水了,深呼吸一口气,然后说道:“你待在家里哪儿都不许去,我现在就去找席二。”

    苏朵儿看着男人欲言又止,总觉得若是这个时候告诉他真相,他一定会暴走的!

    江远正准备离开,突然门响了。

    苏朵儿推开江远,快速地打开门,果然,豆豆安然无恙地站在门外。

    “妈妈!”见到朵儿,豆豆哭着扑了上去。

    江远松了口气,疾步跨出去,却没有发现其他身影。

    “妈妈,豆豆终于见到你了。”豆豆委屈地说道。

    “你有没有受伤?他们有没有伤害你?”苏朵儿上下打量了儿子一眼,急切地询问道。

    豆豆摇摇头:“没有。”

    苏朵儿将儿子抱回屋内,坐在沙发上,世界上没有一种心情比失而复得还要让人激动了。

    “妈妈,这个坏叔叔怎么也在这里?”豆豆指了指江远,朝苏朵儿问道。

    苏朵儿被问得语塞了:“呃……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