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冤家路窄

    23 冤家路窄    “你在生气?”越峰明知故问道。女人的表现已经相当明显了。

    “谁生气了!”格格否认道。

    越峰抬手刮了一下女人的翘鼻,宠溺地说道:“学姐,你怎么这么可爱?”

    “我有名字好不好?不要总是学姐学姐的叫我,都把我叫老了。”格格老大不爽地提醒道。叫江若兰的时候就是若兰若兰的,那声音都能腻死人!

    格格说完就傻眼了,她的语气怎么有股酸酸的味道?莫非……

    不可能不可能!格格连忙摇头,她在心底告诉自己只是不喜欢那个女人而已。

    “学姐,走吧。”越峰抿唇一笑,然后朝门口走去。

    格格气愤地朝男人的背影做了个鬼脸,此刻的她压根就忘了,在多年前,她可是一再提醒对方自己是人家的学姐,说自己不喜欢比自己小的男生。现在,算不算自作孽?

    格格上车后打了个哈欠,突然觉得有些困,就跟越峰说:“我睡会儿,你到了叫我。”

    结果,等她睡醒后发现自己竟然还在车里,而驾驶座上的男人却不见了。

    格格赶紧下车,转了个圈,终于发现了男人的踪影。

    一家咖啡馆里,越峰和江若兰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刚好是格格视力所及。

    “竟然把我一个人留在车里,他却在那里泡妞!”格格双手叉腰,颇有一副泼妇骂街的架套。

    打从车门被打开的那一刻,越峰便发现了,看着女人一脸没睡醒外加一副怒气冲冲的模样,顿时有些忍俊不禁。

    江若兰诧异地盯着男人的笑脸,然后顺着他的视线看去,正好和格格对视。

    格格一边踮着脚一边想,人家约会呢,她要不要进去?他既然不叫醒她那肯定是不希望她进去呗!可她干嘛必须得顺他的意?这么想着,双脚便已经朝咖啡店里走去。

    江若兰微微怔愣过后,看向越峰,试探道:“她……你女朋友?”

    越峰回以一笑,没有否认。

    “最近才好上?”江若兰为了掩饰自己略微波动的情绪,不仅端起了咖啡杯。

    “嗯。”越峰瞥了一眼朝这边走来的女人,轻声应了声。

    “你可真是神速啊。”江若兰半开玩笑半难过的说道。一个多月前,她问他有没有女朋友,他说快了,却让她误以为他也是对她有好感的,不料真相竟是如此的伤人。

    “不抓紧不行啊,我妈急着抱孙子呢。”越峰也开起了玩笑。

    江若兰闻言尴尬一笑:“这么说,你们已经谈婚论嫁了?”

    越峰挑挑眉:“还没……不过也快了。”

    “什么快了?”格格挨着越峰坐了下来。她这个电灯泡当的足够大了吧!

    越峰不答反问:“怎么这么快就醒了?”

    格格闻言一脸的不高兴:“什么意思?我打扰你们了吗?放心吧,你们聊你们的,我绝对保持安静。”说完便叫了一杯咖啡。

    “一杯白开水。”越峰看向服务员。

    “是。”服务员结果还是会错了意,各端了一杯上桌。

    格格兴奋地去端咖啡,却被越峰给摁住了手。

    越峰将白开水放在了她的面前,然后将那杯新咖啡放在了自己的跟前,意思不言而喻。

    格格瞪着越峰,气得牙痒痒,小手伸向那杯咖啡:“我付钱总行了吧?你怎么这么小气?”

    “想想别墅的那些酒。”越峰唇角斜扬,提醒道。

    格格的小手再次缩了回来,忍,她忍了。正所谓忍字头上一把刀,即使鲜血淋漓也要咬牙挺住,坚持就是胜利!

    两人之间亲密的互动在江若兰眼中就显得格外的碍眼了。她不明白,对面的这个女人,除了家世比她稍微好上那么一些,其他的有哪儿能比得上自己,越峰为何就是看不到自己的好。

    江若兰正打算离开,结果格格却突然站起身:“我去下洗手间。”刚刚喝水喝太多了。

    于是,江若兰便暂时打消了离开的念头,她当然还想和越峰单独待一会儿。

    格格刚去了洗手间,江婷婷和温冉便走了进来,其实她们是在门外看到了江若兰所以才进来的。

    “若兰!”

    江若兰回头,看到朝她走来的江婷婷和温冉,微微挑了挑眉。两人看上去像是刚逛完街,手中大包小包的全是牌子货。

    “逛街都累死了。”江婷婷一边说着一边挨着江若兰坐了下来:“不介意我们坐下吧。”

    江若兰则朝越峰看去,表情尴尬别扭极了。

    温冉正要坐到格格的位置却被越峰给阻止了:“不好意思,这里有人了。”

    温冉一时之间有些尴尬,不得不坐到了邻桌。

    “两杯拿铁。”江婷婷瞥了一眼越峰身旁的位置,然后朝服务员说道。

    江若兰本想和越峰单独相处的,结果却又多了两个人,正想找个借口离开呢,格格回来了。

    当看到桌上突然多了一个人,而那个人又是自己超级讨厌的女人时,格格脸色都黑了。再看向一旁的温冉,还当真是冤家路窄,一个都不少。

    “吆,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席大小姐啊!你可真是个瘟神,怎么走哪儿都能碰到你?”江婷婷冷笑一声,讥讽道。

    江若兰脸色一变,赶紧伸手在桌子底下拽了拽江婷婷的衣角。

    席格格哼了声:“这句话应该我来说才对吧!十分钟前我就已经在这里了,你们不请自来,自己都不要脸了,我也用不着给你们兜着了吧!”

    “席格格你——”江婷婷气愤地拍桌而起。

    江若兰见状赶紧起身,拽住了江婷婷,然后朝越峰他们说道:“不好意思啊,婷婷的脾气是有些……席小姐,你别放在心上,我替她道歉。”

    江婷婷听后不乐意了:“若兰,你干嘛要跟她道歉啊?”

    “我突然想起来还有点儿事要忙,就先走了。”江若兰说着就要拽着江婷婷离开。

    “我才刚来,咖啡都还没喝呢!”江婷婷的话刚说完,服务员便将咖啡送了过来。

    “还喝什么咖啡啊?丢人死了。”江若兰小声地说了句。

    “丢人?丢什么人了?”江婷婷堵着江若兰就是不让她离开:“江若兰,你给我说清楚。”

    席格格却在此时笑了:“一般情况下,这个时候不都是一致对外吗?怎么还窝里反了?”

    “有你什么事儿?你给我闭嘴!”江婷婷朝席格格吼道。

    越峰却在这时突然起身,叫道:“服务员。”

    服务员赶紧小跑了过来。

    “结账,不用找了。”越峰从钱包里掏出几张红票子递给了服务员,然后拉着格格起身。

    “这里好吵,我们换个地方。”越峰的话听上去很平常,其实是在说对方没素质。

    格格傻眼了,她能说,她还不想离开吗?她若先离开是不是代表着她害怕了?

    越峰拉着格格路过江婷婷的时候,突然停顿了一下,甚至连头都懒得转:“以后出门千万别说自己是江氏的千金。”

    格格回头瞥了一眼江婷婷,然后被男人拽着离开了咖啡馆。

    “他……他刚才那话什么意思啊?”江婷婷皱眉。

    江若兰摇头叹气。

    “对了,他不是你的男朋友吗?怎么……怎么跟那个女人走在了一起?你被她翘墙角了?”江婷婷不解地问道。

    “我什么时候说过,他是我的男朋友了?”江若兰推开江婷婷,有些狼狈地逃开了。

    “什么情况?”江婷婷不明所以。

    “这还看不明白?你妹妹看上的男人被席格格那个狐狸精给搞到手了。”温冉解释道。

    “狐狸精就是狐狸精,身上一股子臊味儿,专门干抢男人的事儿。”江婷婷口不留德地骂道:“你看她的那两个朋友就知道了,一个害得你姐离了婚,最后音信全无,另一个现在回来又来勾引我哥了,听我妈说,我哥为了她都自残起来了。”

    “物以类聚,说得一点儿都没错。”温冉附和道。

    席格格被越峰拽着上了车,格格却依然笑得前仰后合的:“你……你的嘴巴也太毒了,骂人不带脏字,我以后岂不是不敢惹你了。”

    越峰瞄了女人一眼眸中含笑:“所以,你以后更要乖乖听话才是。”

    “对了,你都请那两个女人喝咖啡了,干嘛请我喝白开水啊?”席格格纠结的是,她的待遇竟然还比不上那两个讨厌鬼。关键是,白开水还不要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