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吃醋了

    22 吃醋了    格格一愣,放长线钓大鱼?她又不爱吃鱼肉!哼!

    格格心中的郁气在进入酒窖后立马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哇!我不是在做梦吧?”格格在原地转了个圈,嘴巴长得都有些合不拢了。

    酒窖空间很大,四周壁柜上全是酒。席格格挨个看着红酒上的年份,还没喝呢就已经醉了。

    “只要你以后乖乖听话,这个酒窖里的酒全是你的。”越峰才是那个钓鱼的人,抛出鱼饵就等待这条美人鱼上勾了。

    “我听话,我肯定听话。”格格立刻举手保证。

    越峰危险的黑眸迸射出一道猎人的光芒。

    “那我现在可不可以先尝一瓶?”格格竖起了食指,在男人眼前卖萌。

    “不行。”越峰想都没想直接回绝。

    “为什么?小气鬼!”格格哼道。

    越峰的视线若有似无地盯着女人的腹部,这里说不定已经有了他的种,他要想办法让她暂时戒酒才行。

    “从今天开始,你每天晚上都得去公寓报到。”越峰直接下令道。

    “啊?”格格一怔,露出了一副苦相:“不要,男人经常做可是会肾亏的。”

    越峰闻言差点儿被女人的话给呛到:“谢谢关心!”

    “我要是天天都不回家,老妈会起疑心的。”格格说道。

    “你就跟她说,你交男友了。”越峰出主意道:“要搬出来住。”

    “不要,我老妈会打死我的。”格格连忙摇头。

    “既然这样,那当真是可惜了。”越峰叹了口气,扫视了一圈酒柜上的红酒,回道:“这些红酒注定与你无缘了。”

    格格一听赶紧拽了拽男人的胳膊,讪笑道:“那个……那个再容我想想,我一定会有办法说服我老妈的。”

    “从现在开始,滴酒不沾。”越峰继续说道。

    格格傻眼了,坚决摇头、摇头、再摇头。

    “酒是我的命。”格格誓死不从。

    “那你是要命啊还是要酒?”越峰指了指屋内的名酒,意有所指。

    格格犹豫再三,可怜兮兮地看向男人:“能不能……”

    格格的话还没说完,越峰便直接回绝:“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可是……就算这里所有的酒都是我的了,那我不能喝,还不等于是摆设吗?”格格抱怨道。

    “我只是说暂时不能喝,没说以后不能喝。”越峰解释道。

    “暂时?以后?”格格摇头:“不明白。”

    “你不需要明白,只需要执行我的命令就好。”越峰回道。

    “我怕我会控制不住。”格格露出了委屈的小眼神。

    “我帮你控制。”越峰微微一笑。

    “这些酒,以后确定都是我的?”格格不确信地又问了一遍:“总得有个期限吧?”

    难不成他让她一辈子听他的话,她还能照做不成?一辈子?这个词既陌生又让人有些向往。

    越峰挑眉:“半年之内。”半年的时间,足够将她给拿下了。

    “半年?”格格其实心里早已乐开了花,但是面上还装作一副不情愿的表情。

    “不许讨价还价。”越峰似乎看透了女人的想法,哼了声。

    “半年就半年。”格格立刻眉开眼笑了。

    这个女人,得了便宜还卖乖!越峰不仅摇头失笑。

    格格跟着越峰在竹藤编制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身侧是一大片落地窗,窗外风景如画,格外迷人。

    “我渴了。”格格单手托腮,说道。

    越峰放下手机起身。

    “我要咖啡。”格格朝男人憨憨一笑。

    越峰冷声回道:“白水。”

    格格瘪了瘪嘴,哼道:“咖啡又不值几个钱,大不了我付你钱。”

    “我家的咖啡恐怕你买不起。”越峰洋洋一笑。

    “切,只是一杯咖啡而已,漫天要价可是很不道德的。”格格回道。

    越峰路过女人的时候,故意弄乱了她的发型。

    “喂,讨厌鬼!”格格小脸一沉,她的发型啊!

    越峰上去后,突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格格顺手拿了过来,江若兰?这三个字让格格瞬间坐直了身子。

    铃声锲而不舍地响着,格格最后竟然鬼使神差地接了起来。

    “越峰,现在有空吗?”江若兰的声音格外轻柔。

    “……”

    “越峰?”江若兰微微蹙眉。

    “那个,你有什么事儿吗?我代为转告。”格格结巴了一下,好像做了什么亏心事一般。

    “你是?”江若兰的声音明显很是惊讶。

    “哦,我是……他的酒友。”格格想了半天才想出来这么个词,总不能直接说是炮友吧!

    “啊?”江若兰的第六感告诉她,这个女人有问题。而且,声音似乎有些熟悉。

    “那个,你有什么事儿吗?”格格问道。

    江若兰尴尬笑道:“哦,没什么事情。”说完便直接挂了。

    格格盯着手机,横眉怒目的:“明明就是有鬼,要不然为什么这么快就挂电话了?”

    “你又在嘀咕什么?”越峰端着水杯放在了桌上。

    格格吓了一跳,差点儿将手中的手机给扔了。她突然发现,她刚才反应有些过度了,她竟然以他的女友自居了,怎么会这样呢?

    格格朝男人讪笑了一下,将手机放在了桌上。

    越峰看了看女人,又瞥了瞥他的手机,浓眉微微一拧。

    “那个,刚刚有人给你打电话了,你不在,我就帮你接了。”格格承受不住男人眼神的压迫,如实招供了。

    “然后呢?”越峰知道肯定还有后文。

    “然后……她就问我是谁,我说我是你的炮友……不不是,是酒友。”格格赶紧改口道。

    越峰彻底无语了。

    见男人脸色有些不太好看,格格赶紧解释:“我可没有说别的,然后她就挂了。”

    “炮友?你是这么定义我们之间的关系的?”越峰眉峰一挑。

    格格连忙摆手否认:“不是不是当然不是了。”

    “那我们是什么关系?”越峰直接问道。

    格格被问得一愣:“酒友?”

    “……”男人面无表情。

    “朋友?”

    “……”男人黑眸一眯。

    格格被盯得有些后脊发凉,端过水杯放在唇边,呵呵傻笑,转移话题道:“哇,你们家的白水也这么好喝,是山泉吗?”

    越峰叹了口气,拿过手机,翻开一看,唇角缓缓朝一边上扬,然后回拨了过去。

    格格看似在喝水,其实是在偷瞄男人的表情。

    “若兰,刚才给我打电话了?”越峰也不避讳,直接当着格格的面打起了电话。

    若兰这两个字让格格的心里有些不舒服,至于为何,格格后来总结了,是因为她讨厌江若兰,不喜欢这个名字,就这么简单。

    “嗯,刚才是一个美女接的,她说是你酒友。”江若兰笑着回道:“原来,你还有酒友啊?什么时候喝酒也叫上我啊?”

    越峰若有似无地瞥了格格一眼,然后轻声回道:“她跟你开玩笑的。”

    “哦……”江若兰也不好意思多问,只能切入正题:“我上次借你的那本书看完了,我想还给你,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啊?”

    越峰挑眉,其实一本书而已,对他来说无足轻重,但是……

    “我现在就有时间,你在哪里,我去找你。”越峰抬腕看了一眼时间,回道。

    格格听的专注,男人的回答让她心里很不舒服。什么叫他现在就有时间?他现在明明跟她在一起,说陪她玩一天的。还说什么跟那个江若兰没有关系,骗鬼去吧!

    “好啊。”江若兰立刻喜上眉梢,赶紧报上了自己的地址。

    越峰挂了电话后,慢慢地站起身。

    格格怒视着越峰,心里很不爽!

    “你那是一副什么表情?”越峰抿唇一笑,朝格格问道。

    格格为了表达此刻的心情,将手中的水杯用力地放在了桌子上,结果杯中水溅了出来,落在了女人的手背上。

    “啊——”格格本能的叫了声。

    越峰却无比淡定:“鬼叫什么?水温又不高。”

    格格有些囧,站起身:“去约会之前,先把我送回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