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自作孽不可活啊

    20 自作孽不可活啊    “妈,你也病了这么久了,我还是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吧。”江远盯着老妈的背影,面无表情地说道。

    江母哼了声:“检查什么?我死了不正如你的意?你爱带谁回来就带谁回来,我也管不着。”

    江远站了一会儿便直接离开了。

    关门声让江母坐起身,嘟囔着:“就这么走了?”

    江远不是搞不定江母,只是不屑用女人的伎俩去达到目的,但目前看来,他的说服并不见丝毫成效。

    江远不是没有耐心,只是他不想将时间浪费在这里,于是,他不得不开始他的第二个方案。

    江远拿出手机拨了一串号码:“放出消息,就说江氏出现了危机。”

    挂上电话后,江远便离开了别墅,再回来的时候身子有些虚,走路的时候还晃了两下。

    “少爷,你怎么了?”陈嫂见状吓了一跳,赶紧上前搀扶,结果却被躲开了。

    “我很累,想要休息,没事儿别打扰我。”江远沉声吩咐了句,然后便上了楼,回了自己的卧室。

    陈嫂着急了,赶紧去通知了江母:“夫人夫人,不好了。”

    “什么事儿啊这么慌慌张张的。”江母从床上坐起:“不是说他回来了吗?怎么不来看我?”

    “夫人,少爷好像不舒服,直接回卧室了。”陈嫂如实禀报道:“他不让我进去打扰,夫人,你还是过去看一眼吧!”

    江母一听也着急了,赶紧下床:“上午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突然就不舒服了?”

    江母疾步来到江远的卧室,见儿子躺在床上,脸色有些发白,额头上还沁着冷汗,心瞬间慌了。

    “远儿,你这是怎么了?”江母扑在床边,探手试了试儿子额头上的温度,手瞬间收了回来:“怎么这么烫?”

    江远直接转身,背对着江母:“你们都出去,我想要休息了。”

    “你在发烧啊,不行,得赶紧去医院。”江母慌乱失措地说道。

    “我没事儿,不用管我!”江远挥开了江母的手,继续闭眼假寐。

    “你是不是在跟我置气?”江母拧眉,问道。

    江远没吭声。

    “陈嫂,叫梁医生来别墅一趟。”江母直接朝陈嫂吩咐道。

    “是,夫人。”

    梁医生来到别墅后,江远却很不合作:“谁让你进来的,给我出去。”

    “远儿!”江母朝江远呵斥了声。

    梁医生冒着挨揍的危险给江远检查了一下,然后脸色一沉:“必须得打点滴了,若是控制不好很可能会引起一系列的病症。”

    江远的病不是装的,确实是真的发烧了,他感觉浑身发冷,看来是在冷冻室待的时间过久了。

    没错,他现在演的正是苦肉计!

    “好好给我躺好了。”江母心急如焚地喊道。

    江远却翻坐起身,准备下床:“烦不烦?我要去公司了。”

    江远的身体素质向来很好,即使是冲凉水澡也不会感冒,所以才选择去了冷冻室,结果没把握好度,现在不止头有些沉,就连双脚都有些站不稳了,踉跄了一下,差点儿跌倒。

    他这回下的本可是够大的!

    “好了好了!”江母扶着儿子,不得不妥协道:“我答应你还不行吗?”

    江远就像没听见似的继续往外走:“妈,我不想勉强你的……”

    “你是我儿子,我能不心疼你吗?我就算有百般个不愿意,我往自己肚子里吞还不行吗?”江母实在没辙了,便朝江远喊道:“你的事情啊,我以后也不管了,你爱娶谁娶谁这总行了吧?”

    江远只觉得脑袋嗡嗡嗡的转着,紧接着便晕了过去。

    “远儿!”

    “少爷!”几个人急忙冲了上去。

    梁医生给江远测了吓体温,不仅皱眉:“40.5度,体温太高了,不行,得赶紧送医院。”

    于是乎,江远这小子自作自受,被送去了医院。

    寒气入体,江远的温度居高不下,这不仅吓坏了江母。

    江母一直陪在江远身边,当听到儿子嘴里发出呓语的时候,不仅凑上前去听,才发现儿子竟然喊的是那个狐狸精的名字。

    江母心涩不已,这真是造孽啊!

    江远还在昏迷之中,结果公司那边又传来了不好的消息说是资金周转出现了问题,江母从开始的心神不宁改为了恐慌。

    “屋漏偏逢连夜雨,这怎么都让我给赶上了?”江母对公司的事情那根本是一窍不通,奈何儿子还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呢,这可怎么办是好!

    “夫人,要不让苏小姐过来照顾少爷?”陈嫂提议道:“说不定听到了苏小姐的声音,少爷的意志力会更好一点儿。”

    江母犹豫了片刻只能不情愿地点点头,事到如今也别无他法了。

    朵儿正在花店帮忙清点,结果却接到了王律师的电话。

    “苏小姐,江总他现在在医院,你能不能过来一趟。”王律师直接请求道。

    苏朵儿微微蹙眉,心想,这会不会是那个男人的恶作剧?故意将她骗过去?故意试探她在不在乎他!这种幼稚的做法,他以前也不是没有做过!

    “抱歉,我现在很忙。”苏朵儿直接挂了电话。

    王律师见对方拒绝了,于是朝江母汇报道:“夫人,苏小姐她……”

    “她不来?”江母反问道。

    “嗯。”

    “她以为她是谁啊?我家远儿都病成这副模样了,她的心是石头做的吗?”江母怒不可遏地喊道。

    江母被气得剧烈咳了两声。

    “夫人!”陈嫂赶紧为其拍着背。

    “我家远儿为了她都不惜跟我撕破脸,她竟然还在那拿乔!”江母气不过,忍不住抱怨了两句。

    “夫人,消消气!”陈嫂劝道。

    “妈,听说远生病了,怎么样了?”这时,梁晓晴小跑了过来,气喘吁吁地询问道。

    江母叹了口气,神伤不已:“高烧不退,医生说再这样烧下去,情况可能会更糟糕。”

    “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梁晓晴盯着病床上的男人,着急地问道。

    江母一脸憔悴地摇摇头。

    江远依旧呓语着:“朵儿……朵儿……”

    梁晓晴俯首去听,随即脸色一变。

    无论是意识清醒还是模糊,他口中的名字永远都不可能是她。

    “夫人,要不,再给苏小姐打个电话吧!”陈嫂劝道:“少爷也不能一直都这么烧下去吧!少爷有心病,心病不除,身体怎么会好?”

    梁晓晴站在原地,手握成拳,盯着江母,当看到对方点头的时候,心凉了一截。

    王律师再次拨了苏朵儿的手机号码。

    朵儿见还是刚才那个号码,索性不予理会了。

    “夫人,苏小姐不接电话。”王律师回禀道。

    无奈之下,江母只好拿陈嫂的手机给苏朵儿拨了过去。

    “苏姐,你手机又响了。”小叶朝苏朵儿喊道。

    苏朵儿本不予理会的,结果铃声响了一遍又一遍,最后只好接通了。

    “你好大的架子!三请四请的都不来。”江母直接没好气地说道。

    苏朵儿闻声微微一愣,随即柳眉蹙起。

    “我命令你,十分钟内来市一院一趟,条件随你开。”江母压根就没有求人的态度,一句话中夹杂着命令,又带着一抹侮辱。

    “江夫人,我想你是打错电话了吧?我又不是你花钱雇佣的员工,抱歉,我不接受你的命令。还有就是,你的交易我同样不接受!”苏朵儿冷哼一声,接到她的电话总没好事。

    见对方挂了电话,江母气不打一处来:“一点儿教养都没有!气死我了!”

    陈嫂着急了,梁晓晴却笑了:“妈,别生气,苏小姐一向心直口快,你别跟她一般见识。”

    “心直口快?我看她就是故意的!”江母气呼呼地喊道。

    苏朵儿挂了电话之后,反复琢磨着,连一向讨厌她的江母都给她打电话了,那江远……难道是真的在医院?

    苏朵儿心神不宁地走来走去,在去与不去之间徘徊。江母只说让她过去,却没有说江远到底怎么了,忐忑之后还是决定去医院走一趟为好。

    江母着实没想到苏朵儿会来,所以在见到她的那一刻微微一怔。

    “不是不来吗?我可没逼你!”江母冷哼一声,说道。

    梁晓晴见到朵儿,心里五味杂陈,反正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

    “夫人,我们还是先出去吧!”陈嫂提醒道:“少爷喜欢安静。”

    江母不情不愿地起身,瞪了朵儿一眼,朝外屋走去。

    梁晓晴看了一眼朵儿,然后又瞥了一眼病床上的男人,脸色暗沉地跟了出去。

    苏朵儿就这么站在原地,盯着昏睡中的江远看了好一会儿才靠近。

    “他……他到底怎么了?”苏朵儿在床边的凳子上坐了下来,盯着男人微微发红的脸暗想,直到男人滚烫的温度灼了她一下,她才大致明了。

    “苏小姐,这是温水,你帮忙给少爷擦一下身子吧。”陈嫂重新换了盆干净的水放在了病床旁边,里面有几块干净的毛巾。

    苏朵儿瞥了一眼盆中的水,然后又看向陈嫂。

    “少爷烧了一晚上了,现在都没退烧,再这么烧下去非得闹出人命不可,他嘴里一直喊着你的名字,我想最让他挂念的肯定就是苏小姐你了,夫人心急如焚,对小姐说话的口气是重了点儿,还请你别往心里去,说到底,少爷跟她置气还是因为小姐你。”陈嫂看了一眼江远,叹了口气,不免和苏朵儿多说了两句。

    苏朵儿点点头,并没有说什么。

    陈嫂离开后,苏朵儿转头看向了病床上的男人,微微叹气。拧了一条湿毛巾然后轻轻擦拭着男人的脸。

    “朵儿……朵儿……”男人的嘴轻轻开合,又开始神志不清了。

    苏朵儿听见了,深呼吸一口气,心里突然堵得慌。

    “陈嫂说,你这次生病是在跟你妈置气?”苏朵儿一边为男人擦拭着一边轻声说道:“你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还这么幼稚?”

    “……”

    “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有那么好玩吗?你若是死了,得不偿失的可是你自己!”苏朵儿继续说道:“你看你一生病,家人多着急啊!连你的前妻都来看你了,你说这么好的一个女人围着你,你干嘛想不开非得要我啊?”

    “……”

    “我就是猜不透你,我不知道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我没有安全感,我外表坚强可是心底里是经受不起再次打击的。”

    “……”

    苏朵儿说着说着,眼睛不由地一酸,潸然泪下:“你身体素质不是向来都挺好的吗?你不是一向都是铁打的吗?这回怎么也躺下了?你丢不丢人?自夸的时候怕是没想到会有今天吧!”

    在苏朵儿的印象中,江远确实好像从来都没有生过病,有次他抱着她在浴室……热水器坏了,他们冲的凉水澡,结果,他什么事儿都没有,她第二天却感冒了,持续了一个多礼拜都没好。

    自此,他经常调侃她,说她是弱不经风的林黛玉,她要是林黛玉,怕是这个世界上都没有王宝钗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