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卖了你都付不起

    12 卖了你都付不起    “你——”苏朵儿还没反应过来呢,人早没影了。

    苏朵儿喘了两口气,哭笑着:“这个男人当真是疯了!”

    江远离开后,苏朵儿待在休息室里沉淀了一下心情,然后若无其事地走了出去。

    小叶她们见苏朵儿跟个没事儿人似的,面面相觑之后,小心翼翼地试探道:“苏姐,这些花卖的钱也算奖金?”

    苏朵儿微微一怔,蹙了蹙眉头嗯了声:“以后他再来买花,就说不卖!”

    “啊?”小叶她们同时做出了一副失望的表情,她们还指着江总发财呢!呜呜……不要!

    “啊什么啊?”苏朵儿微微拧眉,然后摇头:“我这两天可能有事不来店里,要是他再出现,直接赶出去。”

    “苏姐,顾客至上,这样真的好吗?”小叶小声地问道。

    苏朵儿朝小叶一瞪,小叶立刻垂头闭嘴。

    朵儿离开后不久,江远便带着律师来到了花店。

    “苏姐……走了。”小叶朝江远说道:“而且还说,这几天都不会来店里。”

    江远黑眸一沉,低咒了声:“简直疯了要!”又躲!我看你这次能躲到什么时候!

    “江总,你真的已经确定了吗?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儿。”律师王叔紧跟着江远的脚步,眉头紧锁地劝道:“我觉得这件事有必要跟老夫人商量一下。”

    江远脚步微微一顿,看向王叔,声音低沉:“这件事情我做主!”

    王叔闻言也只能沉默了。

    相较于苏朵儿的烦躁,席格格也没好多少。

    席格格因为脚伤在家里休息了一天,第三天去公司的时候,突然听到同事谈论有关那方面的事情,于是也悄悄的靠近了。

    “喂,昨天相亲成功了吗?”同事甲悄声问着同事乙。

    “那是肯定的啊,今天早晨我还看见那男的送她来公司呢。”同事丙插嘴道。

    “不会吧,昨晚睡一起了?”同事甲夸张地问道。

    同事乙没吭声,斜了对方一眼。

    “睡一起怎么了?现在不都流行试婚吗?最重要的一点儿就是那方面得和谐了,若是不和谐,就算他是个高富帅,那也坚决不能嫁!”同事丙说道。

    “可是才见面几个小时啊。”同事甲皱眉。

    “几个小时怎么了?你还不说,为了那方面的事儿,找牛郎的该有多少!”同事丙翻了个白眼。

    “也是,现在的工作压力这么大,找个男人发泄一下也是可以说得通的。”同事甲点头也颇为赞同:“哎,幸亏我有男友。”

    “八卦一下,你男友那方面怎么样?行吗?”同事丙朝同事甲问道。

    “自然很棒啦。”这种事情,谁会承认自己男朋友不行呢!

    “哎格格,你来公司也这么久了,怎么到现在还没有男友?”同事乙突然将矛头指向了格格。

    席格格眼神闪烁着:“没……没遇到合适的呗。”

    “要不要我们给你介绍一个?”同事甲问道。

    “得了吧你,格格人家可是集团千金,我们认识的人,哪里能配得上她?”同事乙回道。

    “说的也是。”

    “喂喂喂,听说了没?庆安路那边新开了一家俱乐部,对外开放的,据传里面的牛郎可帅了。”这时,同事丁突然也加入了她们的队伍。

    “瞧你一脸垂涎的样子,怎么着?今晚打算去放血啊?”同事丙挑眉,打趣道。

    “格格,今晚你陪我一块去吧?”同事丁突然看向了席格格,谄媚的笑道。

    席格格连忙摆手,讪讪笑道:“我就不去了,我对帅哥没抵抗力的,我怕我去了就回不来了。”

    “格格,你真逗。”

    各回各位后,席格格单手托腮,转着铅笔,脑海里不停的浮现着各色美男在她面前晃来晃去,而且还是不穿衣服的……她看着看着竟然流鼻血了。

    席格格赶紧摇了摇头,不想了不想了。

    结果,晚上下班的时候,席格格被同事丁苗琪琪硬拽着去了那个所谓的新开张的俱乐部。

    格格的酒量还是可以的,最起码三五杯灌不醉。可是就算酒量再ok的人也经不起一直喝啊。

    格格被苗琪琪灌得差不多的时候,苗琪琪就跟一个帅哥离开了。

    席格格有些落寞有些孤单有些烦躁有些难过,最近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让她心里一直都堵着一块石头,每天看上去笑嘻嘻的,其实心里特别难受。

    都说酒这个东西是最好的解压方式,席格格深有体会,最起码现在她有些飘乎乎的。

    “美女,一个人啊?”这时,一个看上去三十多岁的男人挨着格格坐了下来。

    席格格瞥了对方一眼,肥头大耳的,难看死了,于是骂道:“走开!”

    “美女,我请你喝酒?”那个男人哪里肯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不规矩的手已经揽上了格格的肩膀。

    席格格挣扎着,推开了男人的肥爪,晃晃悠悠地站起身:“给我滚开!”

    那个男人也跟着起身,改搂住了格格的腰:“美女,要不我们换个地方喝?”

    席格格忍着作呕的冲动,拼命的挣扎着,可是因为喝醉了的缘故,身子有些软软的,使不上力。

    席格格被男人拖着往外走,一边挣扎着一边喊着救命,可是却根本没有人路见不平。

    突然,席格格的脚步一顿,紧接着就感觉一股力道自她的手腕传到了她的四肢百骸,再然后,她就从色狼的怀中进了一个宽阔温暖的胸膛里。

    席格格干呕一声,眼前的人影都开始来回晃动了。

    “你他妈的是谁啊?这是我先看到的猎物。”色狼先是微微一怔,然后就要去抢夺男人怀中的女人。

    怀抱格格的男人正是越峰,此时的他脸色似乎格外的不好,还没等色狼靠近,就抬腿踢在了对方的腹部,用力太猛,对方直接后仰摔在了地上。

    瞬间,周围一片慌乱……

    “你……你怎么能动手打人呢?”躺在地上的男人嘀咕了句,见对方不太好惹站起身就开溜了。

    越峰掏出手机,拨了一串号码,吩咐了几句。

    席格格挣扎着推开男人,晃晃悠悠地站着,抬眸看向男人,眼睛有些迷离,随即摇了摇头,她……她怎么好像看到越峰那个讨人厌的家伙了。

    “你是牛郎吗?”席格格伸出手指,指着越峰打了个酒嗝儿,问道。话说,讨厌归讨厌,可是她不得不承认,眼前的这个男人是长得挺帅的。

    越峰的脸更黑了。

    席格格晃晃悠悠地朝男人靠近了一步,差点儿摔倒,幸亏被越峰给扶住了。

    “那……那你一晚上多少钱啊?”席格格口齿不清地问道:“还是……还是论次数算的?”

    越峰彻底崩溃了,要不是他派人跟着这个女人,怕是今晚……一想到这里,他就极度的生气。看来,是该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女人了,否则以后还不定给他惹什么麻烦呢!

    “说话啊!多少钱?一万?”席格格锲而不舍地问道:“还是两万?”

    越峰咬牙切齿地回了句:“把你卖了都付不起!”

    “啊?这么贵?现在牛郎行情这么好?”席格格舌头开始打结了。

    越峰是彻底无语了,直接将女人抱起,朝外走去。

    “啊?你要带我去哪儿?”席格格被猛地抱起,头都被晃晕了。

    “闭嘴!”越峰冷声回道。

    席格格止不住的聒噪:“我身上没有多少钱,可我从来都不吃霸王餐的。”

    女人若有似无的撩拨对越峰来说根本就无力招架,什么绅士不绅士的,他现在迫切地想要提前计划,将她给吃了!

    “既然你睡不起,那就只好我来睡你了。”越峰一本正经地回道。

    “你睡我?”席格格还傻乎乎地重复道:“那……岂不是你要给我钱了?”

    “你想要多少?”越峰越走越快,还不忘打趣道。

    “我想要多少?”席格格愣愣地咕哝道:“那你能不能看着给?”

    越峰黑眸一沉,除了欲色之外还挂着一层怒意:“你平常也是这么勾引男人的?”

    “勾引?”席格格眨了眨无辜的大眼睛,回了句:“我勾引谁了?你说,你说!”

    越峰直接将女人抱到了越家最近的一所公寓里。

    当席格格被抛在床上的那一刻,似乎心底里有些害怕,突然吵着要离开:“这里是哪里?这里不是我的卧室!我要回家!”

    越峰直接将女人给压在了身下,声音沙哑极了:“现在才后悔?晚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