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江氏集团拱手送给你

    11 江氏集团拱手送给你    “谁啊?”其他几人好奇道。

    “江氏集团总裁江远,四年前结婚,两年前又离了婚,有关他的传言众说纷纭。”小刘解释道。

    “原来是个大人物啊。”小叶惊呼道。

    “可是我感觉他跟咱们苏姐不对劲儿啊!”小杨插嘴道。

    这边小声嘀咕着,那边呢,苏朵儿也没了耐心,朝小叶她们喊道:“弄好了没?客人都等着急了。”

    “好了好了。”几个人赶紧附和道。

    江远有些不舍地看了朵儿一眼,然后到收银台结账去了。

    “先生,要不你说一下地址,我们给您送去?”小叶柔声问道。

    “不用了,这些花……送你们老板了。”江远若无其事地回了句。

    小叶她们面面相觑,张嘴结舌,这……这什么意思?

    苏朵儿也回过了头,诧异地看向江远。

    江远朝朵儿微微一笑,然后信步离开了花店,从头到尾都没跟朵儿说上一句话。

    “苏姐,这花……”小叶看着手中的花,朝朵儿问道。

    苏朵儿脸色有些难看,沉声命令道:“拿出去丢了!”她着实想不通,那个男人怎能如此不要脸!昨晚还和别的女人温柔缱绻,今天竟然又来找她,他到底把她当成什么人了?

    “苏姐,这么好的花拿出去丢了岂不是很可惜,而且还便宜了别人。”小叶皱眉。

    “是啊苏姐,还不如留在店里卖钱呢!”小刘附和。

    苏朵儿也是气糊涂了,抿了抿唇,回道:“那就留下吧,卖的钱算在你们这个月的奖金里。”

    “谢谢苏姐。”

    “苏姐,你真给力。”

    “苏姐,最佳老板非你莫属。”

    员工们是开心了,可是苏朵儿却郁闷至极。

    “对了苏姐,你跟江总什么关系啊?”小刘忍不住八卦道。

    “是啊,江总明明说是买花送老婆的啊。”小叶附和。

    “难道……”几个人几乎异口同声道:“你和江总结婚了?”

    可是仔细想想又不对,哪有夫妻见面一句话也不说的,除非是……吵架了。

    苏朵儿瞪了他们一眼:“别瞎猜!我跟他半点儿关系也没有!”

    见朵儿有些不高兴,其他几人也识趣地闭了嘴,虽然好奇的要死但还是忍住了,心底却暗叫,有问题,一定有问题!

    江远的出现让朵儿有些担忧,生怕他会知道豆豆的存在,万一他跟自己抢夺孩子的抚养权该怎么办?

    苏朵儿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的,江远这个人她再了解不过了,他想得到一个东西,他会不择手段的。

    第二天,江远又来了,苏朵儿则直接转身进了花店后面的休息室,来个眼不见为净。

    “先生!”小叶她们见到江远简直就像是见到财神爷一般。

    “又来买花?”小刘道。

    “嗯。”江远嗯了声,回道:“还按照昨天的要求都给我来一捧。”

    “是是是。”小刘赶紧朝其余几人使了个眼色,看来今天又有奖金赚了。

    江远见朵儿进了后面的休息室,于是也跟着走了进去。

    小刘她们也识趣地没有阻止,小两口的事情她们还是不要参与为好。

    苏朵儿正坐在椅子上,见江远走了进来,东张西望的,瞬间有些恼火:“江总走错地方了吧!”

    “我进来参观一下你们的休息室如何。”江远若无其事地回道:“有些简陋,或许我可以……”

    “江远,你到底想要干什么?”苏朵儿再也忍不住了,嗖的站起身,朝江远质问道。

    “我想你,所以过来看看你。”江远说得极其肉麻。

    苏朵儿闭了闭眼,单手叉腰转了个圈,她都快要疯了。

    “朵儿,你现在可以不接受我,但是我是绝对不会放弃的。”江远继续说道:“这辈子除了你,我不可能再爱上第二个女人了。”

    “江……江远,你给我滚!”苏朵儿气得都有些结巴了。

    “朵儿,就算我求求你了还不行吗?再给我一次机会,就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江远疾步朝朵儿靠近,语气急切。

    苏朵儿本能地往后退着,结果还是被男人抵在了墙上,双手撑在男人胸前,不让他靠近自己:“江远,你起开!”

    江远固执地摇头,开始耍起了无赖:“我不!除非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江远,你不觉得你很无耻吗?”苏朵儿气愤地咬牙切齿道:“前天晚上你还和别的女人共度春宵,今天又来对我死缠烂打,我在你眼中到底算什么?”

    江远闻言身子一怔,前天?她……怎么会知道?

    苏朵儿趁江远晃神之际猛地推开了对方,然后朝外跑去。

    江远回过神来,赶紧追了上去,拽住朵儿的手腕,着急地有些语无伦次:“朵儿,你听我解释……”

    苏朵儿用力地挥开了男人的手,低喊道:“别碰我!我嫌你脏!”

    江远瞬间有些不知所措了,猛地将女人抱进怀中,死命地拥紧:“你听我解释,那天……那天我喝醉了……我把她当作了你……你要相信我,这四年来,我就跟她发生过这么一次,你能不能原谅我?我发誓,我以后戒酒,再也不碰了!”

    苏朵儿咬着唇瓣,使劲儿地挣扎最后却总是徒劳无功,最后只能张嘴朝男人的肩膀咬去,用尽了她所有的力气。

    虽然隔着衣服,但江远还是感觉到了痛意,微微蹙眉,但却任由女人泄愤。

    “放开我!”

    见男人丝毫没有放开她的打算,苏朵儿低声威胁道:“你这是逼我再次离开吗?”

    江远摇摇头,猛地松开了女人:“不,我决不允许你再次从我身边溜走!”

    得到自由的苏朵儿抬手就给了江远一个巴掌:“啪!”

    江远没有生气,回头正视着女人一字一句道:“只要你能消气,你尽管打!”说着便举起女人的手往自己的脸上搧。

    苏朵儿用力地抽回了自己的手,朝江远低吼道:“江远,不是每个人犯了错都能得到原谅的!无论是心理出轨还是生理出轨,我都不接受!你走吧,就当我们从来都没有认识过,你爱跟谁在一起睡我管不着也不想管,我愿意跟谁在一起,你也无权干涉!”

    江远喘着粗气,盯着女人面红耳赤的模样,咬牙问道:“你告诉我,我到底要怎么做,你才肯原谅我?”

    苏朵儿挫败地低吼:“我不会原谅你的,你滚,你给我马上滚!”她已经说的够清楚明白了,为什么他就是听不懂呢?

    “那你教教我,我到底怎么做才能把你彻底忘记?”江远攥住了女人的手腕,轻轻上提,声音沙哑,双眸泛着血丝:“朵儿,让我放弃你,还不如让我直接去死比较容易!”

    苏朵儿突然笑了,笑中带泪,心莫名一抽:“江远,你这招已经骗了不少女人了吧?可我生平最讨厌看的就是偶像剧!算我求求你了,求你放过我吧,陪你玩游戏的人那么多,你为何偏偏紧追着我不放?说实话,你的游戏太危险了,我根本就玩不起,也不想再虚度我的光阴了!”

    “游戏?你以为我在跟你玩游戏?”江远蹙眉:“就算是一场游戏,那你也是这场游戏里的主宰!”

    苏朵儿眼眶含泪,泫然欲泣,她当初是怎么被他给拿下的,她明明最讨厌这种甜言蜜语了,可最后还是难以逃脱地沦陷了。

    “江远,你有没有仔细想过,或许你根本就不爱我,亦或许是因为我的不顺从,我的逃避挑起了你的征服欲而已。”苏朵儿轻声解释道:“等哪天,我完全臣服于你,我就会被你从你的游戏中给扔出来了。”

    江远微微一愣,攥着女人的手稍微用力了几分,黑眸盯着女人,视线分外灼热:“要不,我们来打个赌?”

    苏朵儿压根就不想跟他打赌,本能地摇了摇头。

    “我赌我这辈子只爱你一个,如果我有悖誓言,我将江氏集团拱手送给你。”江远字字铿锵有力。

    苏朵儿眨了眨眼睛,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她当然清楚江氏集团对于江远和江家的意义是多么的重要。

    “江远,你疯了!”苏朵儿只能这么形容他了。

    “我明天,不,我待会儿就叫律师过来拟定合约,这种事情还是白纸黑字比较令人安心。”江远继续说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