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但我宁愿万劫不复也不要松开你的手

    07 但我宁愿万劫不复也不要松开你的手    “呃……那个……我什么也没看见,你们继续!”当看到格格被一个男人压在身下,姿势极其暧昧的时候,席君凡先是一愣,当越峰回过头的那瞬间,他立刻讪笑一声,退出了房间。

    席格格反应了过来,朝男人用力一推,越峰顺势倒在了一旁。

    “你这个臭流氓!”席格格羞愤交加,真想一头撞在墙上。

    越峰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垂眸看向了格格,声音淡淡的:“要怪只能怪学姐自己,穿的那么诱人,简直引人犯罪。我劝学姐,以后就算是在家也一样,记得把自己裹严实了。”

    “你……你给我出去!”席格格指着门口,下了逐客令。

    “学姐,记得你还欠我一个人情,我以后会找你讨要的。”越峰微微抿唇,丢下一句话便准备离开,不料却瞥见了散落在地上的一张纸。

    越峰弯腰捡了起来,上面正是格格画的那张有署名的王八。

    “原来,我在学姐心中长这副模样啊?”越峰先是微微蹙眉,最后抿唇浅笑出声:“画的不错,不过……学姐你以后若是想我的话可以给我打电话的,说不定我会百忙偷闲,拨给你一点儿时间的。”

    越峰朝格格露出了一抹迷人的微笑,然后转身朝门口走去,席格格气得直跺脚,却忘了自己受伤的脚,疼的叫出来声:“啊,我的脚。”

    越峰在门口的位置停了下来,回头:“对了,这两天或许我会给你打电话,要你还那个人情,记得接电话啊。”

    “滚!”席格格气愤地喊道。

    “当然,你若不接也可,我不介意再来拜访一次席宅。”越峰抿唇一笑,然后带上了门。

    “混蛋!王八蛋!流氓!色胚!”席格格将越峰骂了个遍,最后觉得还是不解气,就将床上的那张纸拿起来撕了个粉碎。

    其实格格的尖叫声很大,席母也听见了,不过却不理会。

    而席君凡下楼的时候却是一脸的玩味:“妈,家里看来很快就要有喜事了。”

    席母闻言激动地从沙发上站起身:“喜事?什么喜事?”

    席君凡并没有解释,而是回道:“我有事儿出去一趟,晚饭不用等我了。”冲冲喜也好,没准爸能快点儿醒来也说不定。虽然他是一个唯物主义者,但若是好事,他宁可信其有。

    君凡刚离开,越峰就下来了。

    “伯母。”越峰朝席母微微颔首,礼貌地叫道。

    席母哎哎了两声,一脸笑意:“小峰啊,晚上别走了,留在这里吃了饭再离开吧!”

    “不了伯母,我还有事儿,改天再来看你。”越峰婉拒道。

    “好好,有事儿就先去忙。”席母点头道:“记得常来啊。”

    越峰礼貌颔首,然后信步离去。

    这关门声刚响起,席母就按捺不住了,噔噔噔地上了楼,盘问格格去了。

    席格格正靠在床边,奄奄一息的模样。

    当看到屋子乱七八糟的时候,席母头都大了,心想完蛋了,小峰刚才进来的时候屋内难道就是这副模样?

    “你说你,一个大家闺秀,屋子竟然乱成这样,我都感觉臊得慌!”席母又开始了碎碎念,一边低头捡着地上的废纸。

    “屋子太干净了,我没灵感。”席格格头一仰,躺在了床上。

    席母靠近席格格,在床边坐下,小声地试探道:“原来你跟小峰还联系着呢?那怎么瞒着我呢?”

    小峰这两个字把席格格给惹毛了。

    席格格坐直身子,看向席母,没好气地问道:“小峰小峰?你跟人家很熟吗?肉不肉麻啊?还有,我跟他什么关系都没有,你别瞎想。”

    “什么关系都没有?”席母明显不相信:“若是没关系,你的包怎么会在人家手中?”

    “我就是崴了脚了,恰巧碰上了他,之后……哎呀,反正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我这辈子就算嫁猫嫁狗也绝对不会嫁给他就是了。你以后在我面前最好少提他!”席格格解释道,提起那个男人就让她来气。

    “你瞧瞧你这孩子,我才说了一句,你就啪啪啪的说了这么多。”席母皱眉,叹气:“人家小峰哪里不好了?我就看着挺好,而且呀,我觉得,他一定是对你有意思,要不然怎么会亲自将包给你送回来?”

    席母不提还好,这么一提,席格格更来气了:“我还想说你呢,你怎么就允许他随便进你女儿我的闺房了呢?你知不知道我……”

    席格格说到一半停住了,因为席母已经将视线落在了她的穿着上。格格平时在自己的卧室就是这个样子,席母已经见怪不怪了,可是这么一说,愣了那么两秒。

    “你被他看光了?”席母问的直接。

    席格格羞得那叫一个无地自容啊。

    “妈,你瞧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我明明有穿衣服好吗?”席格格委屈地解释道。

    “这穿跟没穿有什么区别?”席母挑眉反问。

    席格格挫败地低叹一声,已经彻底无语了。

    “对了,你刚才鬼叫什么呢?”席母突然问道。

    席格格一想到刚才面红耳赤的那一幕时,眼神闪烁,言辞回避着:“没什么,就是……就是突然进来一个男人,吓了一跳呗。”

    “我看这个小峰真不错,你可得给我好好抓住了,要是让别人给抢走了,我就不认你这个女儿。”席母说了狠话,威胁道。

    “妈,我到底是不是你亲闺女啊!”席格格哀嚎。

    “就这么说定了。”席母站起身。

    “妈,婚姻这件事情是看缘分的,你别老逼我行吗?”席格格挫败地低吼。

    “我不管,这句话你也跟我说了好些年了。”席母不讲理道:“莫非你真想当老闺女不成?家里最近发生了这么多事儿,你爸还在医院躺着,你大哥和你二哥又……家里该添点儿喜气了,要不然成天就知道堵心了。”

    “那你干嘛不逼君凡啊?”席格格嘟囔道:“偏心!”

    “君凡是个男人,就算四十了也不愁,你不一样!”席母一开始有些理直气壮,最后竟然还掉了几滴眼泪:“女人一过三十就开始走下坡路了,你还不给我抓点儿紧?你爸就没看到你和君凡的喜事,难道你也打算让我遗憾地离开这个世界吗?”

    “妈,你又来了。”席格格频频叹气,妥协了,她最见不得老妈的眼泪了:“好好好,我相亲总行了吧!你安排吧!”

    “不管你和小峰有没有希望,我都希望你能试一试,抽个时间约他到家里来吃顿饭,瞬间试探一下他的态度。”席母下令道。

    “能不能换个人?”席格格皱眉。

    “不行,我就是喜欢他。”席母一口回绝。

    “可是人家压根就不喜欢我呀。”席格格解释道:“人家其实已经有女朋友了,今天我还看见了呢,就是那个江远哥的堂妹,长得可漂亮了,你就别让我去丢人了行吗?”

    “真的?”席母持怀疑态度。

    席格格点头:“真的真的,他们今天一起约会的时候,我看到了。”

    席母叹了口气,失望道:“这么好的一个男人,没想到还是让别人给捷足先登了。要不是我不齿那种小三行为,我就让你去勾引他了。”

    席格格瞬间一头黑线。

    “好了妈,你快出去吧,我还要工作呢。”席格格开始赶人了。

    席母瞥了一眼席格格,正准备离开,突然又回过头来。

    席格格戒备地往后一靠,她分明从老妈的眼中看到了一丝狡诈来。

    “妈,你又要干嘛?”

    席母蹲下身子,靠近格格,悄声问道:“你老实告诉妈,你有没有跟男人那个过?”

    席格格平时看上去大大咧咧的,可是这种事情羞于启口,还是让她尴尬地红了脸。

    “妈,你问这个干嘛?”

    “我就是随口问问,哪个男人若是娶了我家格格就真是捡了宝了。”席母笑米米地回道。

    席格格嘿嘿干笑两声:“妈,我现在急需要安静,安静!”

    “好好,妈这就走。”席母满面春风的离开了。

    席格格长叹一声:“天啊,谁能给我指条活路啊?”

    ……

    离开茶馆后,江远可谓是一路飙车到的俱乐部,什么公事私事通通抛诸脑后了。

    晚上,当蓝佑奇来到俱乐部的时候,江远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