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我的技术也挺好

    04 我的技术也挺好    “伤得不轻,得去医院。”越峰一手勾起了女人的高跟鞋,然后将女人的一只手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拦腰抱起,朝台阶下走去。

    席格格彻底傻眼了,身子来回晃动着:“你个流氓,色胚!快放我下来,光天化日的,你竟然敢吃老娘豆腐!”

    越峰眉峰一挑,呵斥道:“安分点儿!豆腐?你有豆腐可让我吃的吗?”

    席格格一听怒了:“你什么意思?老娘的身材可是标准的s型!”

    越峰眉头蹙得更深了:“好了我知道了,你小点声。”

    “快放我下来,我们好像不熟吧?”席格格喊道。

    “是不熟!”越峰低声回道,将女人放下,打开车门。

    席格格趁机想要推开男人离开,结果还是被男人给抱进了车里:“你这只脚若是再乱动的话,就要残废了。当然,你如果对瘸子感兴趣的话,你可以动,尽管动!”

    席格格被男人这么一威胁,下意识地看向自己的脚,有那么严重吗?

    越峰趁女人怔愣之际赶紧绕过车子,坐进了驾驶座,启动车子上路。

    江婷婷她们出来的时候刚好就看到了这一幕,席格格被越峰公主抱的上了车,然后,车子扬尘而去。

    “怎……怎么回事儿啊?”江婷婷傻眼了。

    江若兰眸色暗沉,小手微微攥拳。

    “若兰,他不是你的男朋友吗?你怎么能让他抱别的女人上车呢?”江婷婷朝江若兰质问道。

    江若兰尴尬地解释道:“别瞎猜了,他不是我的男朋友。”

    “不是?”江婷婷和温冉同时叫出声。

    “我和他只是同学,关系还算可以,刚才是偶然碰到了所以才进来喝杯咖啡的。”江若兰解释道。他和席家千金的事情她也听说了,看来外界的传言并不一定可信。单就他刚才的表现来看,并非对那个女人无动于衷啊!

    江婷婷愤愤地咬牙,席格格这个女人原来心机这么深啊!

    车上,席格格将脸扭向车窗外,一句话也不说。

    车内的气氛很是微妙。

    “学姐,你真是处啊?”越峰突然朝席格格问道。

    席格格闻言小脸瞬间爆红,结巴道:“我是不是处关你屁事?”

    “学姐这么激动做什么?我只是随口问问而已。”越峰笑着回道,眼睛一直盯着前方。

    “表里不一的家伙。”席格格噘着小嘴小声嘀咕道。亏老妈还把他夸的跟天神一般,原来天下男人一般色,这个男人也不是个好鸟。

    “学姐,你说什么?”越峰假装没听见,问了句。

    “我说,你经常问女人这种问题吗?”席格格抿唇,哼笑道。亏她还以为他是那种很腼腆很老实的男人呢,原来她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越峰挑了挑眉头,笑了:“学姐是第一个。刚才江小姐顺口那么一说,我也随口这么一问,没别的意思,别生气。”

    席格格气愤地咬牙切齿,眼前的男人突然在她面前幻化成了一块慕斯,她恨不得将他直接吞下肚。

    “学姐,你怎么这种表情看我?好像吃了我一般?”越峰瞥了格格一眼,好笑道。

    席格格瞪了男人一眼,独自生着闷气。

    “学姐若是真的有什么需求,我倒是……”越峰眉目含笑,如沐春风般醉人。

    “不-需-要!”席格格冷声哼道,过了个嘴瘾:“要找我也找身材好一点儿的,技术好一点儿的,至于你……对不起,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越峰眸色一冷,两秒过后,唇角缓缓上勾:“学姐可能是误会了,我是说,学姐若是有需要我可以给你介绍几个‘技术不错’的‘牛郎’。”

    席格格当然能听得出男人话中的揶揄,心中立刻着了火。

    “算了,这种事我还是不麻烦越总了。”席格格讪讪一笑。

    越峰握着方向盘的手指微微敲打着键盘,黑眸一凛,突然将车子停到了一旁的路边。

    席格格皱眉,脱口而出道:“还没到医院呢。”

    越峰淡淡地瞥了席格格一眼,然后抬手解着衬衫的纽扣。

    “你……你干什么?”席格格见状,双眸睁大,牙齿开始打颤。

    “学姐有句话说错了,我只是想跟你证明一下,我的身材其实……挺好的。”越峰一边解着扣子一边悠悠回道。

    席格格无意中瞥见了男人露出的胸肌,赶紧闭上了眼睛,双手乱挥着:“不用……不用证明了,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

    “关于技术方面……”越峰本来也只是想逗逗她,见到女人过激的反应,心情大好,系着扣子的同时缓缓开口道。

    席格格吞了口口水,差点儿被自己的唾沫给呛到:“不不用证明了,我也不想知道。”后面那句话说得极其小声。

    席格格伸手拍了拍额头,哦,丢脸死了。

    “学姐,我只是不喜欢别人误会我而已。”越峰解释道。

    席格格的唇角僵硬地扯了扯,嘿嘿了一声,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医院到了的时候,席格格从包里掏出了一张纸币放在了车前:“好了,就停到这里吧!”她可不想欠他人情。

    “学姐,就算想撇清关系也不是这么个撇清法,我可不是出租车司机。”越峰率先下车,替对方打开车门,将她给抱了下来。

    “医院到了,我自己走就行,不用麻烦你了。”席格格赶紧说道。

    “好事做到底,我要把这个人情给做足了。”越峰朝席格格微微一笑,然后抱着她朝医院里走去。

    “你……你干嘛对我这么好?”席格格攀着男人的肩膀,眼珠子一转,戒备地问道。正所谓无事献殷勤,肯定有目的。

    “你说呢?”越峰眯眸反问。

    “我……我怎么会知道?”席格格眼神闪烁,结巴道。

    越峰没再吭声,径自抱着席格格去了骨科,好在只是扭了一根筋,并无伤到骨头,医生给扭了两下,上了点儿药,好了很多。

    上药途中,越峰接了个电话,看上去像是有急事。

    席格格见状,立刻讪讪笑道:“越总,你若是有事儿可以离开的,不用管我,待会儿我自己回去。”

    越峰拿起女人的包包,回道:“在这等会儿,我一会回来接你。”

    “不……不用那么麻烦的。”席格格差点儿咬了舌头:“哎,你干嘛把我包拿走啊?”

    “男朋友吧?”一旁的护士咧嘴笑道:“对你可真够体贴的。”

    席格格赶紧摇头解释:“误会了误会了,我们不熟。”

    “不熟?”护士笑道:“你男朋友的眼中明明满满的都是宠溺和体贴啊!”

    席格格闻言微微愣了愣,宠溺?体贴?是对她吗?难道……他还喜欢她?

    席格格果断摇头,不可能不可能!都这么多年了,这个小护士是没看到这个男人对她刻薄的那面。

    钱包和手机都不在这里,席格格只好在医院等着了。

    ……

    而席格格相机中的那抹身影也的确是苏朵儿,她本来在店里工作的,突然接到了于哲的电话,所以就出来赴约了。

    于哲是她在法国认识的一个朋友,多年来对她也很是照顾。他比她大八岁,离异多年,没有孩子。

    其实,苏朵儿也有所感觉,觉得于哲对她的好似乎超出了一个朋友应有的范围。不过也是,如果没有企图,人家干嘛无缘无故对你那么好?

    于哲是个茶商,在b市也有几个茶铺和茶馆,至于对方的家境如何,她也并没有多问,只知道他好像还有一个弟弟。

    “你们老板呢?”苏朵儿进了一家茶馆,直接朝接待员问道。

    “你是苏小姐吧?”接待员是一个漂亮的小妞,朝苏朵儿微微一笑,然后侧身,做了个请的手势:“这边请。”

    苏朵儿被带到了一个小的包间。

    “老板可能在那边跟客人应酬,苏小姐等会儿,我这就去给你叫他过来。”

    苏朵儿并未落座,而是环顾了周围一圈,一样的古风古色,朴实清雅,给人一种淡然的心境。

    而隔壁包间内,于哲在接到消息后,朝其他几位说道:“我有个朋友来了,我过去一下。”

    “什么朋友啊?女友?叫过来让我们也看看。”这桌其实都是他的同学,他刚从国外回来,所以叫来聚了聚。

    “是啊,说起来,你离婚也那么多年了,也该找个女人了。”江远翘着二郎腿斜靠在沙发上,他跟于哲虽然不是同班同学,但关系也很铁。

    “她不太喜欢热闹。”于哲解释道。

    “看你这么藏着掖着,该不会是怕我们看到吧!”另一个人揶揄道:“放心吧,兄弟妻不可欺这个道理我们还是懂的。”

    “改天吧,事先没跟她说,她可能会生气。”于哲还是没答应。

    “这还没结婚呢,就被人家给拿的死死的了,于哲你小子完蛋了。”有人起哄道。

    “上一任我也没见你这么怂过啊?”江远挑眉。

    于哲只是笑笑,便退了两步:“你们聊,我待会过来。”

    于哲离开后,有人说道:“难道是天仙不成,瞧他那怂样,我家那位那可是对我言听计从,我让她往东她绝对不敢往西。”

    “你就在这吹吧你。”

    “话说江远你小子脑袋想什么呢?放着那么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不要,干嘛要离婚啊?”有人看向了江远。

    江远点了一根烟,叼在嘴边抽了两口,眯眸没吭声。

    “这你就不懂了吧!咱们江哥以前不是一直奉行什么单身主意吗?若非公司有事,你觉得他会轻易脱离单身的行列?”

    “这倒也是。”

    “江远,你该不会还惦记着那个女人呢吧?”有人不识趣地问道。

    江远浓眉狠狠一蹙,朝对方一瞪。

    另外一个人见状赶紧转移话题:“要不,咱们就当走错门,去瞅一眼那丫头长啥样?”

    “我赞成!”

    “无聊!”江远嘴里叼着烟,拿过手机,看了一眼时间。

    “我说江公子,你以前可是一听说美女就冲在最前面的呀!怎么?转性了?”有人调侃道。

    “我们江哥啥美色没玩过啊,一般女人根本入不了他的眼。”

    “江远,工作固然重要,但是身体更重要!趁现在还不太老,要懂得及时行乐才好,要不然再过十多年,怕是有那个心却没那个体力了。”

    “是啊是啊。”

    江远直接掐灭烟,起身:“你们聊着,我待会儿还有个会议要开,就先行一步了。”

    “江远,你小子太不够意思了。”

    其他几人见状也跟着起身,追着江远出去,也打算去看看于哲那女朋友到底长什么模样。

    “喂,你们老板在哪个包间?”其中一个人直接朝路过的茶艺问道。

    茶艺指了指紧挨着的那间房:“你们有事吗?要不,我去叫老板出来?”

    “不用,我们自己过去就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