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丢脸丢到家了

    03 丢脸丢到家了    席母用食指抵了一下格格的额头,抱怨道:“你要是能被人家相中,你老妈我也用不着在这里巴结奉承了。”

    席格格翻了个白眼:“好好好,都怪我行了吧!”

    在席格格心中,眼缘是最重要的,看不顺眼,接下来怎么相处?不过,她也算了解了,男人还真他妈善变,刚开始喜欢你喜欢的要死,这还没过多长时间呢就换了胃口了。

    席格格低叹一声,哎!其实她自己又何尝不是这个样子?看来,时间这个东西还真能改变一个人!

    一个礼拜后,医院通知说,席父可能成了植物人,那就是说,可能永远都醒不过来了。

    席母抱着格格痛哭,格格平时就算再没心没肺,这个时候也难免情绪低落。

    接下来,席母一下子病倒了,席格格自是放下手中的工作在家里陪了席母两天,等到席母精神好点儿了,情绪有些稳定后,她才去了公司。

    但是因为有心事,席格格也根本无心工作,上边催了几次让她交冬季新品设计稿,奈何没有灵感,一直往后拖着。

    没灵感的时候,席格格都会拎着相机去拍街景找灵感,这次也不例外。

    摄影是格格的业余爱好,走在路上,有时候她会抓拍幸福情侣的甜蜜瞬间,有时她也喜欢拍相互搀扶着过马路的老爷爷老奶奶,总之就是形形色色的路人,而她也总会从其中找些灵感出来。

    席格格挎着相机在街上转悠,因为找视角的时候不小心撞了一下身后的路人,于是连忙点头道歉:“不好意思啊。”

    回头,拿起相机查看,想要看看刚才照的怎么样,突然相机里的画面让她猛地将相机抬了抬,在离眼睛只有十公分的位置停下。

    朵儿?虽然只是一个侧影,可是是她没错!

    席格格快速地朝刚才那个方向看去,可是哪里还有朵儿的影子。

    朵儿回来了?可为什么不联系她呢?席格格的心中充满了疑问。

    心里有些烦躁,路过咖啡厅的时候,席格格走了进去,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

    “小姐,要什么?”

    席格格微微一笑:“拿铁吧!”

    服务员刚离开,一道熟悉的女声便从头顶传来:“吆,这不是席家千金吗?”

    席格格闻声挑眉,微微抬眸。

    “听说席伯父中枪了,到现在都没醒过来,该不会真如外界所说,成了植物人了吧?”来人正是温冉,不请自坐,在格格对面坐了下来。她和江婷婷刚喝完咖啡正要离开,结果却碰上了席格格,以前就有些不对付,加上温岚的事情让她更恨席家,好不容易碰上这么个机会,哪有放过的道理?

    温冉言辞之间的幸灾乐祸让本来心情就不爽的格格更加火冒三丈。

    “哪凉快哪待着去!看见你我怎么就这么闹心呢?”席格格冷声赶人道。

    “瞧席小姐这是怎么说话的,好歹也是个大家闺秀啊!”温冉惺惺作态地回道,丝毫没有要起身离开的意思:“都快三十岁的人了,脾气不好得改!要不然嫁不出去的!”

    “我嫁不嫁得出去,关你屁事啊?”席格格没好气地回道:“赶紧给我滚,别逼我动手啊!”

    “你看你,我好心提醒奉劝你,你还偏偏不领情,这年头,好人难做啊。”温冉掩唇轻笑道。

    “小姐,你的咖啡。”服务员这个时候将咖啡送到。

    席格格突然冷笑一声,道:“我可不像某些人,就算单身一辈子也绝对不会嫁给一个不喜欢自己的男人!你和姓王的也结婚好几年了吧,怎么?现在还不要孩子?是王思远压根就不想碰你呢,还是你跟你那个恶毒的姐姐一样,天生不孕呢?”

    “席格格你——”温冉闻言气愤地一跃而起,伸手指着席格格怒不可遏。

    “我怎么了?戳中你痛处了?”席格格哼道。她可不是一个得理不饶人的主,奈何眼前的这个女人太讨厌了,让她破了先例。

    “席格格,你的嘴怎么这么毒啊?”一直未开口的江婷婷说话了:“怪不得越家少爷不要你呢,要我啊,我也不要。”

    温冉一听心情稍微好转,朝席格格明嘲暗讽道:“我看你啊,现在应该想想能不能嫁得出去了?人不能太自私,你也得为席家想想,你若嫁不出去,席家该多丢人啊!”

    席格格抿唇,突然笑了,慢慢地站起身,端起桌边的咖啡,顺势就朝温冉泼去。

    “啊!”温冉本能尖叫一声,连忙跳脚。咖啡温度很高,幸亏没泼在她脸上,但是衣服上沾了不少咖啡,也有一些渗了进去,接触到了皮肤。

    “席格格,你疯了啊?”江婷婷起身,怒视着席格格喊道。

    “有些人身上臭味太浓,没钱买不起香水,我来给她想办法啊!放心吧,我不收你的咖啡钱。”席格格哼了声,从包里掏出一张红票放在桌上,然后就准备离开。

    “欺负了人还想溜?”江婷婷立刻挡在了席格格的身前。

    “怎么着?难道还想让我泼第二杯?”席格格笑着反问道。

    咖啡厅的服务员和店长立刻朝这边走来,也有几个好事之人也来看热闹了。

    “怎么回事?有事儿好好说,切不可吵架。”店长劝道。

    “美女开撕?我喜欢看。”也有几个看热闹的,嘻哈道。

    “来一杯咖啡。”江婷婷朝服务员吩咐道:“滚烫的。”

    服务员有些为难地看向店长。

    店长赶紧劝解道:“美女们,有矛盾咱们坐下来好好解决,切不可冲动。”

    “我让你去给我泡就去给我泡,哪来那么多废话?我又不是不给钱!”江婷婷怒火直冒,喊道。

    店长依旧很为难。

    江婷婷极了,朝店长威胁道:“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啊?你信不信我让你的店明天就关门大吉?”

    店长惶恐,赶紧垂首道着歉。

    “吆,我好怕呀!”席格格讥讽地笑道:“你当你是谁呢?江远哥天天忙的不可开交,你以为他会有空给你收拾烂摊子?”

    “我的事儿还轮不着你来说教呢!”江婷婷伸手就要去推格格,结果被格格给躲过了。

    气愤之余,江婷婷随手拿起了旁边一桌的咖啡,猛地朝席格格泼去。

    席格格躲了,也用手挡了,但还是脏了衣服,略有些狼狈。

    这时,门口又进来了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格格认识,是冤家对头越峰,女的长得挺俊俏,她没见过。

    也不知道是出于何种原因,席格格竟然不想让越峰看到她现在这样,于是身子侧了侧。

    “先生小姐,里面请。”服务员立刻上前,想将他们领进去,这里有些太吵了。

    “若兰?”江婷婷这时朝来人走了过去。

    “婷婷,你也在?”江若兰是江婷婷的堂妹,但是岁数差不了一两岁,所以一直都是以名字称呼的。

    江若兰是那种看上去文雅娴静的女人,一套宝石蓝的佯装将她的身材衬得格外奥凸有致,就连说话的声音都柔柔弱弱的。

    “是啊,碰上一个疯婆子,快气死我了。”江婷婷没好气地回道。

    将若兰和越峰同时朝席格格的位置看去。

    “越总?”江婷婷看见越峰,故意加高了一个分贝:“你们怎么在一起?难道……若兰,什么时候交上这么好的一个男友的,也不告诉我。”

    江若兰瞥了一眼越峰,尴尬一笑:“你想多了,我们只是……”

    江婷婷没等江若兰说话就接着说道:“我就说嘛,像越总这样的好男人一定是喜欢若兰这种温柔娴雅的类型,怎么可能会喜欢那种泼妇型的呢?”

    席格格正用纸巾擦着衣服上的污渍,江婷婷的话让她咬牙切齿着,就连手上的力道都有些加重了。

    越峰一直没说话,只是定定地瞅着某人的背影。

    温冉擦完身上的污渍也朝江婷婷走去。

    “怎么回事儿啊?”将若兰见了,微微蹙眉。

    “你没事儿吧?”江婷婷朝温冉问道。

    温冉摇摇头,好在她今天穿的衣服布料比较厚实。

    “还不是碰上一个疯女人,见人乱吠,逢人乱咬吗?”温岚回道。

    “越总,这个人没准你也认识呢。”江婷婷笑着说道。她就是想让那个女人在她面前出丑!

    “席格格,还不赶紧过来看看,你究竟是输在了哪儿?”江婷婷回头朝席格格喊道。

    席格格见躲不了了,只好拎起包包,整了整衣服,也顾不得丢脸不丢脸了,尽量装作若无其事地朝她们走去。

    瞥见席格格身上的污渍,江婷婷扑哧笑出了声。

    “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越总好眼光。”席格格看向越峰,抿唇一笑,声音阴阳怪气地说道:“我在这里提前祝你们早日喜结连理,共赴鸳鸯梦。”

    越峰眯眸,盯着格格一句话也没回答。

    席格格临走的时候不忘推了一下江婷婷,江婷婷没站稳,踉跄了下,刚想追上去,却被若兰给叫住了:“婷婷!”

    江婷婷有些不甘心,朝席格格喊道:“都这个岁数了还没男朋友,我劝你啊最好还是赶紧去找个牛郎为自己开苞,别等到离开人世的时候还是老处*一枚,想想都丢人!”

    席格格努力地忍了,她真想摔东西,但是最后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脾气。她不停地告诉自己,没必要跟那种人置气,气坏了得不偿失。

    可想归这么想,这口气,席格格还是难以下咽,心想着,以后总会有让她出气的那天,她不着急!

    “啊——”因为走路不留心,席格格脚踝崴了一下,瞬间,钻心的疼痛从脚脖子那里传到了四肢百骸。

    席格格弹跳了一下,坐在了台阶上,脱下了高跟鞋,低咒道:“我怎么这么倒霉?”

    江婷婷出了心中那口恶气了,于是和江若兰挥手告别:“那我们就先走了,不打扰你们了。”

    江若兰轻轻点头。

    越峰却突然朝江若兰冷声开口道:“我忘了,我还有点儿事要处理,改天我请你。”

    江若兰闻言一愣,随即微笑着点头:“好,你先去忙吧。”

    越峰转身,疾步走了出去。

    江婷婷靠近江若兰,小声地说道:“若兰,你手段可以啊!什么时候傍上的?”

    江若兰瞥了江婷婷一眼,摇头失笑也懒得解释了:“说吧,接下来你们准备干嘛?我也加入你们!”

    “去逛街怎么样?听说董姐那里上了秋季新款了,我们去看看?”江婷婷提议道。

    “好啊!”其他两人一致赞同。

    越峰走出咖啡厅的时候就看到席格格坐在台阶上,嘴里也不知道嘟囔着什么。

    “学姐这是怎么了?”越峰靠近,垂眸扫过席格格略微肿起来的脚丫子。

    席格格抬头看去,没好气地回道:“关你什么事儿?”

    越峰突然蹲下身子,不经允许就抬起了席格格的脚检查着。

    席格格吓了一跳,眼睛眨了眨,结巴道:“你……你干什么?你怎么能随便摸女人的脚呢?啊……痛,轻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