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命运使然,再次相见

    01 命运使然,再次相见    在b市,除声势显赫的席家外,江家和越家也都是名门望族,富甲一方。

    四年前,江氏集团因江父突然离世而陷入危机,江家独子江远,却不得不接此大任,力挽狂澜。

    都说,他是靠女人才保住的公司。

    的确,四年前,他为了保住江家的基业,不得不娶了梁氏千金,一场无爱的婚姻维持了两年而宣告结束。

    外人都传,江总过河拆桥,如今的江氏集团虽不像席慕集团那般产业遍布全球,但在国内也是数一数二的大企业。

    其实梁家千金不伦是姿色还是才干都很出众,但偏偏入不了江总的眼,这也是让外人百思不得其解,更令江母头疼费解的事情。

    江家别墅内

    “少爷,回来了?”见江远换鞋走了进来,佣人王姐赶紧接过他的外套挂在了衣架上。

    “嗯。”江远轻应一声,一边伸手松了松领带一边走过玄关,上了台阶,进入客厅。

    江远是属于那种典型的痞子男,浓眉大眼,鼻翼高蜓,嘴唇比较薄,唇角习惯性地向左上角扬着,似笑非笑,眉眼中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邪魅,笑的时候会让人产生某种错觉。

    黛色衬衣搭配着白色领带,黑色的西裤上配着一件同款西装马甲,黑色的皮鞋被打的锃光瓦亮。

    “远儿,看谁来了?”江母正坐在沙发上,见江远回来了,忙朝他招手道。

    江母已经快六十了,但看上去也才五十左右,表情和蔼,目光慈祥,雍容华贵中却没什么太大的架子。

    江远的视线落在了江母身旁的女人身上,身子略微一怔,浓眉挑起。

    “远。”女人从沙发上站起身,朝江远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女人正是梁氏集团的千金,也就是江远的前妻梁晓晴。女人有着一双清澈见底的水眸,单眼皮,柳叶眉,翘鼻高蜓,朱唇如樱桃般大小,柔顺的黑色发丝如瀑布般倾泻而下,匍匐在女人的胸前。一件咖啡色千鸟格长裙将女人吹弹可破的肌肤衬得更为白希。

    女人原本就身材高挑,配上一双白色的高跟鞋,那简直就是模特般的身材。

    这个女人可谓是个白富美,想必也是众多男人心目中的女神,而江远却偏偏和她离了婚,这就是为什么大家想不明白的原因。

    “你怎么来了?”江远黑眸一眯,声音没有一丝温度。

    “臭小子,怎么说话的?”江母表情严肃下来,对于儿子不礼貌的口气颇不满意。

    梁晓晴略微有些尴尬,不过唇角上却依旧带着一丝笑意:“我有事儿路过这里,所以顺便上来看看妈。”

    妈这个字眼让江远极不舒服,不过也没说什么,转身就朝楼梯走去。

    “你干什么去?”江母见状急忙叫道:“晓晴好不容易来一趟,你好歹过来陪她坐会儿啊!”

    江远款步拾级而上,侧眸看向客厅的两人,低声道:“我还有事儿,上去拿个东西就走。”

    “这臭小子!”江母没好气地骂道。

    “妈,远可能是真的忙吧!”梁晓晴扶着江母的胳膊再次坐下,为江远开脱道。

    见梁晓晴如此懂事,江母内心更为不舒服了:“你说这个臭小子,也不知道心里头到底在想些什么?这么好的儿媳妇我到哪里去找啊?他还偏偏不珍惜!”

    “妈,你也别怪他,他这么做自然是有他的原因吧!”梁晓晴语调轻柔,分外知书达理。

    “哎,你说你也是,结婚都两年了,肚皮也没个动静,若是能为江家添个孙子,那小子指不定就会收心了。”江母盯着梁晓晴的肚皮,哀叹道。

    梁晓晴则尴尬地扯了扯唇角。为江家添个人丁?以为她不想吗?

    江远很快便又下了楼。

    王姐将江远的外套递给了他,江远朝客厅瞥了一眼,冷眉肃目的:“你们聊,我去公司了。”

    “等等,晓晴也要走了,你们一块。”江母朝梁晓晴使了个眼色,说道。

    梁晓晴立刻起身,朝江母微微颔首:“妈,那我就先走了,改天再来看你。”

    “嗯嗯,去吧。”江母微笑着挥手。

    江远换了鞋,走了出去。

    梁晓晴动作快速地追了上去,气息有些微喘:“远。”

    江远没吭声,径自朝前走着。

    “我来看妈,你是不是不高兴?”梁晓晴轻声问道。

    江远冷声提醒道:“我们已经离婚了,以后还是叫阿姨吧!”

    梁晓晴面色有些惨白,提着包包的手微微攥紧:“我叫习惯了,一时之间没改过来。”

    江远瞥了女人一眼,没再说话,在别墅外看见了梁晓晴的车子,所以低声开口道:“再见。”

    盯着江远的背影,梁晓晴突然追了两步:“远。”

    江远刚打开车门,闻声回头,眉头一挑。

    “你还在找她吗?”梁晓晴轻声问了句。

    江远目光如炬,微微一眯,没有回答,俯身钻进了车内。

    车子瞬间呼啸而过,只留下了梁晓晴孤独的背影。

    女人的视线一直盯着那辆车,直到车子消失不见了才回过神来。她不明白,那个女人不过是个孤儿,无论哪方面都远远不如她,为什么远就是对她视而不见呢?

    她默默守候等待了两年,可是等来的不是他的回心转意,而是一纸离婚协议书。

    在朋友面前,她抬不起头来,在她看来,被抛弃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

    不过,她是不会死心的,因为她相信,远总有一天会看到她的好。只要那个女人不要再出现!

    江远离开别墅后直接去了公司。

    “江总,刚刚李总打来电话,说是想见你一面。”江远的秘书是个三十岁的漂亮女人。乍一看是个花瓶,不过工作能力却很强。

    江远的眼光一向很好,照他以前的一句话来说,身边的手下光干练也不行,最重要的一点儿就是养眼,要不然整天的心情都会不好。

    “知道了。”江远脚步未停,径自朝办公室走去。

    “还有,公司三十周年庆典马上就要到了,策划部拟定了几个策划案,我已经放在桌上了,你待会儿看一下。”秘书柳萧萧继续汇报道。

    江远来到桌前,拿起策划案,随意翻了两下,然后放在一边:“就照这个去办吧!”

    “是。”

    柳萧萧正要离开,江远突然叫住道:“对了,邀请的宾客名单除了公司原本的客户外,再给越氏也送去一张,接下来,我们可能会有合作。”

    “知道了。”柳萧萧领命离开。

    江远略带薄茧的手指在键盘上敲了两下,随即,屏幕亮了,上面是一张女人的相片,阳光下草坪上展臂迎着风,那笑容胜过头顶的太阳。

    四年了,你到底在哪儿?

    苏苏花店,是苏朵儿回国后盘的一个店,因为原先的店主要陪家人一块移居国外了,所以低价转让给了她。

    苏朵儿其实对卖花一窍不通,只不过刚回国,又因为要照顾孩子,所以不想给别人打工,好在这几年还有些积蓄,所以可以在繁华地段租这么一个门脸。

    在盘店前,她也做了一些工作,这里的客流量还算不错,要不然她也不敢冒险来做生意。

    接店后的前半个月,生意不温不火的,倒也勉强可以支付房租和员工工钱,后半个月开始的时候,店里突然接了一个大单。

    “苏姐,有这么一单,这个月怕是不用愁了。”员工小叶笑着说道。

    苏朵儿却盯着收据上的落款微微发怔。

    “苏姐?”见苏朵儿在发呆,小叶叫道。

    苏朵儿回神,抿唇一笑:“是啊。”

    “江氏集团是我们店的大客户,以前开展什么活动都会来我们店里订花。”小叶继续说道:“不过这个采购可抠了,每次来都还价半天,我们以前给她都是七五折,没想到这次还想往低的压。”

    “人之常情,她回去报销,价压的低了,她还可以挣个差价。”苏朵儿笑着解释道。

    小叶讪讪一笑,点头道:“是是这么个道理。”

    苏朵儿叹了口气,本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有任何关系了,没想到……可叹命运啊!

    江氏三十周年庆典那天,店里也忙的不可开交,三个员工都出去送花了,只留下朵儿一人看店。

    却不料,江氏那边突然来电说,门口的那几个大花篮,江总看了不喜欢,让换成红色洋兰。

    苏朵儿皱眉,红色洋兰?

    让她着急的是,店里并没有进这种花,本来单子上是有的,她给划掉了。

    这种花比较小,有也是那种小的盆栽,摆在门口的花,苏朵儿总觉得放洋兰有些不妥当。

    这么喜庆的日子,摆些鸿运当头还差不多。

    无奈之下,苏朵儿只好到最近的花店去买了,结果别的店也不多了。

    那边催的急,苏朵儿只好开车,送了几盆鸿运当头过去。

    负责采购的余小姐见了,火冒三丈道:“是洋兰、洋兰!你耳朵听什么呢?你诚心想让我挨罚呢不是?”

    苏朵儿陪笑道:“洋兰没有了,我也到附近的店去看过了,也没有。这不,鸿运当头的寓意好,你们老板不至于这么小家子气吧!”

    “上边的话就是圣旨,你见过哪个抗旨的还有好下场的?”余小姐气呼呼地低吼道。

    “我确实买不到,再者说了,你就是要让我换,也得给我时间不是?时间这么急促,你让我上哪儿去弄?”苏朵儿也有些不高兴了。她只负责卖花,至于花怎么摆怎么放,之前说好的不用她们参与的,她也是看着省心才答应的,要不然她也不会为了这么几个钱冒着被江远发现的危险。

    她也是搞不懂了,现在专门搞策划的公司有好多,这么大的一个江氏干嘛要自己弄,难道是节省物力人力?想必也不缺这几个钱吧?

    “哎,我说你是怎么做生意的啊?”余小姐见朵儿说话有些冲,火气更大了:“你懂不懂什么叫顾客至上?”

    “我有事儿出去一趟,待会儿有宾客来,你们先帮忙招呼一下。”这时,酒店门口突然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苏朵儿闻声赶紧背转过身,也顾不着余小姐的指责了,赶紧蹲下身子,用花篮挡着自己,生怕被对方给认出来。

    江远原本是从她面前直接走过去的,结果却突然停下了脚步。

    苏朵儿仿佛都能听到自己狂跳不止的心跳声。

    江远回身,瞥了一眼乱七八糟的花,浓眉微蹙:“典礼马上就要开始了,这里怎么还这么乱?不是说让换成洋兰吗?这都是些什么呀?”

    余小姐吓得直冒冷汗,嘴巴哆嗦道:“洋兰现在不好买,店家说鸿运当头寓意好,摆在这里也不错。”没办法的情况下只能这么说了。

    江远因为有急事,虽然面露不悦,但也没再多说什么,直接转身走掉了。

    余小姐拍着胸口,松了口气。

    江远离开后,苏朵儿才从花篮后站起身。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