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 大结局一

    第二百四十二章 大结局一    宁姐走出屋子,朝手下吩咐道:“给我盯紧了,我不希望看到她再次出事!”

    “是!”手下领命。

    宁姐离开后,宁非一直躺在床上,不肯吃东西,这可愁坏了佣人。

    佣人将此事禀报给了宁姐,宁姐捏了捏眉心,烦躁不已:“知道了。”

    “怎么了?”房明辉见状柔声问道。

    “没什么!”宁姐牵强一笑,端起桌上的红酒浅抿了一口。

    “因为宁非?”房明辉其实对于宁姐的事情可谓了若指掌,只是她的事情他一般情况下都不会参与罢了。

    宁姐微微点头。明辉总说宁非和她像极了,而她却不想看到她,因为看到她就会让自己回想起年少时的那次遭遇。她总觉得宁非的身上不只有她的影子,也有其他人的影子,所以她讨厌她!一开始设计将她弄到身边来,其实原因很简单,她不想让她和仇人之子在一起,另一方面也是希望借由她的手帮她灭掉最后两个男人。

    可是,明辉说得很对,她很像自己!不,是年少时的自己,单纯善良,把世界看得太过美好,有时候她也很矛盾,她不想让她变得跟自己现在一样,蛇蝎、狠毒、没有人性。

    “她……是无辜的。”房明辉突然说道:“你已经被仇恨折磨了大半辈子了,难道你打算让她也重蹈你的覆辙,一辈子活得不快乐吗?”

    宁姐没有吭声,直接将杯中酒如数灌进了肚子。

    “这二十多年来,你想要什么我都无条件的满足你,你想做什么,我也全力支持。”房明辉继续说道:“那些欺负你的人都该死!可是孩子们毕竟是无辜的,她没有权利选择自己的父母,她原本也应该在父母的陪伴下,无忧无虑的长大的!你不应该将她卷入这场仇怨之中!”

    宁姐举着酒杯的手指微微用力,抿唇回道:“难道就放任她和仇人的儿子在一块吗?我做不到!”

    “你的仇人只有一个,而不是席家全家。”房明辉提醒道。

    宁姐垂眸不再言语,盯着瓶中的红酒,若有所思。

    “我问你,如果大仇得报,你真的就会快乐吗?”房明辉问道。

    宁姐抿唇一笑:“我活到现在为的就是等到那一天的到来,我当然会快乐!”这句话有些违心,因为每当仇人少一个的时候,她的心底反而有些惆怅和空虚,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大快人心。

    房明辉微微点了点头,并未多说一句。

    宁姐吃过饭后,还是回了趟虞姬所在的别墅。

    虞姬躺在床上,表情木讷,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天花板,心如止水。

    宁姐推门而入,缓缓靠近床边,佣人见状立刻退了出去。

    “你在跟我置气?”宁姐直接问道。

    虞姬不吭声,视线依旧停留在天花板上,动也不动。

    “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好,有其父必有其子,老子是那个德行,席靖尧又能好到哪里去?”宁姐坐在床边,盯着虞姬,缓缓开口。

    “为什么?”虞姬终于开口了,视线缓缓移向宁姐,眼神有些空洞:“为什么你不早一点儿阻止,偏偏在我爱上他嫁给他,给他育有一子一女你才来告诉我?”

    宁姐解释道:“当我知道你就是当年……就已经晚了。”

    “当年什么?”虞姬冷哼一声,逼问道:“当年那个被你遗弃的孩子?”

    宁姐垂眸沉默着,突然发现自己再说什么都显得很苍白。

    “我小时候经常幻想,我的妈妈究竟长什么模样,他们都说你是个破坏别人家庭的狐狸精,其实我也恨你,可是我毕竟是个孩子,看到别人围着妈妈转,我的心里不是不难过的。”虞姬盯着宁姐,悠悠开口道:“爸爸跟我说,你是生我的时候难产死的,我想,能冒着生命危险将我生下来,想必一定也是爱我的,可是我却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是一个弃婴!”

    宁姐的语气明显有些底气不足:“我只是没有办法面对你而已。”

    “既然没有办法面对,为何还要选择生下我?”虞姬低声质问道:“你明明可以在我未成形的时候就做掉的,那样,我也就不会遇到席靖尧,更不会……”

    虞姬哽咽出声,接下来的话哽在喉咙里发不出声来。

    “你以为我不愿意吗?”宁姐反驳道:“我那时候神志不清,家里人发现有你的时候,我的肚子已经很大了,医生不建议做……”

    “所以,你就把我生下来,丢掉了?”虞姬冷笑一声:“你不配做我的妈妈,我也没有你这样的母亲!你出去吧,我永远都不想再见到你!”

    宁姐也没有再替自己辩解,因为她的确不配做她的母亲。

    “你可以恨我,不认我,可是你却不能作践你自己。”宁姐起身,嘱咐道:“别忘了,你还有凡儿和贝贝需要照顾。”

    凡儿和贝贝?虞姬双手紧紧地揪着被单,然后缓缓地合上双眸,一滴泪从眼角滑落,淌过脸颊,掉在了枕头上。

    她现在哪里还有脸去见他们!她要怎么告诉他们,他们是她和席靖尧乱伦之下的产物!她以前一直以为贝贝的眼睛是因为药物所致,现在想来,或许压根就是近亲结合的缘故!

    “你只要记住一点儿,你活着,那些你在乎的人才能平安。”宁姐怕虞姬会想不开,所以出声威胁道。

    “之前,我是你的一颗棋子,现在的我又算什么?”虞姬闭着眼睛,冷声问道:“是一个人质吗?还是你高兴的时候才会想起来的一个玩具罢了!”

    宁姐没有回答,直接转身离开了,临走时朝佣人吩咐:“照顾好她。”

    “小姐,你还是喝点儿粥吧。”宁姐离开后,佣人朝虞姬哀求道:“这样下去,身子会吃不消的。”

    “出去!我不是你们的小姐!”虞姬沉声下令道。

    两个佣人面面相觑,颇为为难。

    虞姬已经没有力气和她们争吵了,索性背转身,合上眼。如果就这样睡下去,永远不要醒来那该有多好。

    她也希望这件事情永远都不要让席靖尧和孩子们知道……

    b市,当得知虞姬失踪了之后,席靖尧简直都要疯了。他不应该放任她离开医院的,他其实心底多多少少有些不放心,可是他了解她,她若想离开,他留不住的。

    他可以自私地将她圈在身边,哪都不许她去,可是她却不能置朋友于不顾!如果她真的置若罔闻,那也就不是她了。

    这件事情已经够让他心力交瘁的了,没想到席宅那边也出事儿了。

    据保镖来报,说有一伙人潜入了席宅,试图抢走凡儿和贝贝,最后因为宅内多派了守卫,他们的计划失策了,凡儿和贝贝安然无恙,可是在打斗过程中,席奶奶受到了惊吓,晕了过去。

    好在有惊无险,奶奶最终还是醒过来了。

    病房内,席靖尧一脸深沉地靠坐在沙发上,席璟岩开口道:“难道我们只能坐以待毙了吗?”

    “那伙人太可怕了,简直没有人性。”席格格想起来都觉得心有余悸。

    “他们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凡儿和贝贝。”席君凡突然开口道:“若说为了复仇,他们的行为实在令人费解。”

    “你说,他们劫走宁非是为了什么?”席格格不解地问道:“为了勒索?我觉得也不是。”

    这时,一个身着黑色西服的男人走了进来,朝席靖尧汇报道:“查到了,人现在在c市。”

    席靖尧猛地抬眸,声音沙哑:“你确定?”

    “确定,在c市郊区的一幢别墅里,半天了,位置没动。”对方回道。

    “谁?宁非吗?”席格格问道。

    “知道了,你先下去吧。”席靖尧吩咐道。

    “我们要不要立刻动手?”对方试探道:“还是联络c市的警方协助?”

    席靖尧微微拧眉:“先观察观察再说,她应该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他不能贸然行动,那样非但没有足够的把握,反而会让对方提高警惕,加大他们这边的难度。

    “是。”

    “二哥,不是说宁非失踪的时候,市里停了半个小时的电吗?”席格格问道:“那他们的行踪这么快就暴露了,警方都没办法的事情,你的手下未免也太神了吧。”

    “你在她身上放东西了?”席璟岩皱眉。

    席靖尧轻应了声,他已经失去过她一次了,那种失去后的恐惧和煎熬他不想再承受一次,四年对他来说已经够长了。

    “放了什么?”席格格好奇地问道。

    席靖尧没有回答,眸色却逐渐加沉……

    c市,宁姐得知计划失败后,忍不住低喊出声:“没用的东西。”看来是她太过性急了。

    她得好好筹划一下第二次行动了。

    “宁姐,小姐依旧不肯吃东西。”佣人来报。

    宁姐愁眉紧锁,朝佣人挥了挥手:“去叫孟医生过来一趟。”

    虞姬哭累了便睡了过去,再次醒来的时候胃里空空如也,酸水搅得她难受。爬坐起身,虞姬下床朝洗手间走去。

    见有佣人跟着进来了,虞姬好笑地说道:“我要上厕所,请你出去。”

    “小姐别为难我,我也是奉命行事而已。”佣人低声回道。

    “怎么?你是怕我自杀?”虞姬简直哭笑不得。没错,她是有想过要自杀,可是她没有那个勇气,她眷恋的东西太多了……

    佣人低着头没吭声。

    “放心吧,我不会死!”虞姬给了对方一个定心丸:“我不是一个自私的人,我若出事了,你们肯定要受罚。”

    “谢谢小姐体谅。”佣人开口道。

    “出去吧,你在这站着,我不习惯。”虞姬说道。

    佣人看了虞姬一眼,略微犹豫了一下,便退了出去。

    虞姬站在盥洗台前,盯着镜子中的自己,面容憔悴,两年前的自己也是这副模样,也差点儿寻了短见。

    但是,这是时候,她不能死!席家还会有危险,她不能任由那个女人胡来,她要保护他和孩子。

    洗漱了一下,虞姬重新扎了扎头发,手中攥着发圈,心里莫名一酸。这个发圈还是席靖尧送给她的,在医院的时候,他说这个发圈已经买了很久了,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送给她。

    发圈上有两颗豌豆大的蓝色宝石,漂亮极了。他说,要她每天都戴着,这样见到它就会想到他,她还笑着打趣,整天待在一起,看都看烦了,还想什么想。

    现在真的一语成谶了,这个发圈是可以让她睹物思人,可是一想到他,她却心痛的要死。

    虞姬刚走出洗手间,宁姐带着孟医生走了进来。

    虞姬没有给对方好脸色,直接视若无睹地朝沙发走去。

    宁姐给孟医生使了个眼色,孟医生立刻朝虞姬走了过去。

    “宁小姐,我们谈谈。”孟医生在虞姬地旁边坐下,轻声开口道。

    虞姬将脸一扭,冷声纠正道:“请叫我虞小姐。”

    孟医生看了看宁姐,宁姐的眉头微微一蹙。

    “我们好像没什么好谈的吧?”虞姬继续说道。

    “虞小姐,我是专业的心理医生,我觉得你现在需要治疗。”孟医生笑着说道:“心中一味的烦闷愁苦可是会憋出病来的。”

    “这就不劳孟医生费心了。”虞姬冷笑一声,语带讥讽地瞥了一眼宁姐道:“我看,最需要治疗的不是我,是另有其人吧!”

    孟医生再次看向宁姐。

    “别再试图消除我的记忆,否则我宁愿现在就死在你面前。”虞姬冲着宁姐一字一句地威胁道。

    “那你还要绝食到什么时候?”宁姐脸色一沉,问道。

    “你放心,我是不会想不开的,你都拿凡儿和贝贝来要挟我了,我不屈从能怎么着?”虞姬话中带刺道:“我可不像某些人,把自己的孩子视若草芥,是死是活都跟她没半点儿关系。”

    宁姐手指颤了颤,故作严肃道:“你能想通就好,他们的命可都握在你的手里。”

    “你的意思是说,只要我乖乖听话,你就会放过他们是吗?”虞姬抬眸逼问道。

    宁姐微微一顿,抿唇回道:“看你表现。”

    宁姐给孟医生使了个眼色,孟医生便起身跟着离开了。

    虞姬松了口气,她可以相信她的话吗?理智告诉她的却是不可信。

    “我饿了,去把粥给我热热吧。”虞姬突然朝佣人吩咐道。

    佣人一听立刻喜上眉梢:“是,小姐,我这就去。”

    宁姐在得知虞姬乖乖地吃了饭后,心里的石头也终于落地了。一开始谁都接受不了现实,但是她相信时间可以改变一切。

    “宁姐,老大叫你过去呢!说是后天就是你的生辰了,他想给你好好庆祝一番。”有手下朝宁姐汇报道。

    “告诉他,我后天过去,现在有事儿走不开。”宁姐沉思了片刻,回道。

    “是。”

    宁姐生辰那天,她叫虞姬陪她一块过去,虞姬断然拒绝了。

    “我身体不舒服。”这是虞姬的借口。

    “小姐,今天可是宁姐的生日呢。”旁边的佣人提醒道。

    虞姬微微一怔,侧眸看向宁姐,随即冷哼:“她生辰关我什么事儿?我的生日她给我过过吗?”

    佣人闻言知道自己多嘴了,忙垂头不语了。

    宁姐也不生气,正要转身离开,却听见虞姬又说:“都说生日是母亲的受难日,以后过生日的时候我会好好地感恩,谢谢你——生——下了我。”

    虞姬的话几乎是咬牙切齿说出来的。

    宁姐刚离开,虞姬突然便起身追了上去:“等等,我陪你去。”

    或许,这是个机会。

    她总不能每天都待在这里吧!她趁着这次的机会,刚好可以认认路,这次,她总不能再被蒙着眼睛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