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警告

    第二百三十九章 警告    枪声响起,外面的保镖快速地冲了进来。

    护士以柜子做掩体,朝门口的几人开了好几枪。

    宁非知道此刻若是进去定是添乱,正忧心忡忡着,又进来了几个人。

    宁非一惊,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冲进去就喊:“他们不止一个人。”

    席靖尧见状赶紧将她给拽到了身后,结果一颗子弹却在他的耳边擦过。

    屋内瞬间上演着一场惊心动魄的打斗戏。

    短短的一分钟,已经倒在地上三个人了,两个保镖一个对方的人。

    席父身体还很虚弱,见到这种阵仗也只能干着急,害怕也没用。

    “糟糕,没子弹了。”席靖尧躲在门后,低咒了声。

    又一个保镖被打趴下了,着实是对方人多势众,情况对自己很是不利。

    眼见一个人突然朝席父靠近,宁非不管不顾地冲了出去。

    “你给我回来!”席靖尧低吼出声,为了女人的安全,他只好将枪一扔,追了上去。

    席靖尧这边已经寡不敌众了,他只希望警察能快些赶到,也希望他们能够撑到那一刻,只是现在看来,希望好像不大了。

    这时,席靖尧的手臂中了一枪,宁非见状赶紧护在了他的身前。

    奇怪的是,他们竟然不对宁非开枪,其中一人喊了声撤退,其他几人便疾步跟上,离开了。

    “你胳膊受伤了。”宁非脸色有些惨白。

    席靖尧捂着伤口站起身,走到床边,幸亏席父手上的针头已经拔掉了。

    “爸,你没事儿吧?”席靖尧喘着粗气。

    席父摇摇头,叹了口气:“都怪我,连累你们了。”

    “爸,你说什么呢?”席靖尧蹙眉。

    宁非赶紧跑了出去:“我去叫医生。”

    医生和护士很快便来了,给席父重新换了瓶液体,然后抽了点儿血拿去化验了。

    席靖尧和其他几个受伤的人也被送进了手术室,虽然席靖尧只是伤了胳膊,可是宁非还是担心的不行。

    警察也在二十分钟内赶到了,向宁非了解了一些情况,到现场查看了下,临离开时将那瓶液体带回去化验了。

    席靖尧伤得并不重,只是伤及皮肉,并未碰到骨头。只是可惜,死了一个保镖,对方的一个人也死了。

    席家人也赶来了,见到宁非,席母气不打一处来,伸手就朝宁非打去:“你这个扫把星!有你的地方准没好事儿!你干嘛总缠着靖尧不放?”

    席璟岩见状忙拦住了席母:“妈,你冷静点儿。”

    宁非吓得踉跄了一步,突然也很自责。

    “妈,这件事情跟她没有关系。”席靖尧已经从手术室内出来了,躺在床上,眉头深深地蹙起。

    “你就知道护着这个狐狸精,你都伤成这样了,还替她说话!你是想气死我呀?”席母气愤地捶着胸口的位置。

    “妈,要不是她挡在我身前,你儿子我恐怕都见不着明天的太阳了。”席靖尧直接将宁非捧上了至高无上的荣耀位置。

    “你怎么不说,要不是她,你和你爸也不可能受伤!”席母没好气地冷哼一声。

    “妈,你越说越离谱了。”席靖尧皱眉,解释道:“那帮人是爸的仇家,即使没有她,也会是一样的结果,或许只会比现在更糟糕。”

    “妈,你也该消消气了,爸都原谅宁非了,你何苦在这儿执着。”席璟岩突然插嘴帮忙道。

    “你爸他是心软,吃亏不长记性!”席母哼道。

    “妈,你少说两句吧!”席格格开口了。

    席母侧眸朝格格一瞪。

    “既然这里有人照顾二哥,那我们去看看爸。”席格格拽着席母就往外走。

    “我还没叮嘱你二哥呢,你别拽我!”门外响起了席母的声音。

    “叮嘱什么呀?你少操一点儿心吧!”席格格无语了。

    “你好好休息,我过去看看爸!”席璟岩也跟着离开了。

    宁非站在那里,心里五味杂陈。

    “你过来。”席靖尧朝宁非轻声叫道。

    宁非垂着脑袋,乖乖地走近,在男人身边坐下:“我又惹妈生气了。”

    “不怪你,是她正在更年期。”席靖尧薄唇微微一抿,笑道。

    宁非闻言也忍不住笑出了声。

    “不过……”席靖尧突然盯着女人,黑眸微微眯起:“我很好奇,那帮人为什么不动你?”

    宁非唇角的笑意瞬间隐没:“你什么意思?你是在怀疑我吗?”

    席靖尧缓缓摇头:“我只是好奇,他们明明占优势的,为什么会突然撤退?”

    宁非抿了抿唇,回道:“我也不知道。”

    席靖尧原本以为他们的目标就是爸,可是目前来看,又好像不是,他也有些云里雾里捉摸不透了。

    正在这时,宁非的手机响了。

    宁非拿出来一看,下意识地看向了席靖尧:“是……是他们。”

    “接吧!”席靖尧回道。

    宁非颤颤巍巍地接通,将手机放在耳边:“喂……”

    “我给你的时间已经过了,你真的确定要和他在一起吗?”对方正是宁姐。

    宁非看了看席靖尧,下意识地咽了口口水:“你为什么要逼我!”

    “因为……你不能和他在一起。”宁姐的回答很简单。

    “不能不能!为什么不能?就算要我死,也要告诉我原因吧!”宁非激动地喊道:“我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你为什么就是不能放过我呢?”

    “无关紧要?”宁姐突然冷笑一声:“如果你真的无关紧要,你觉得你还能活到现在吗?”

    “什么意思?”宁非越听越懵了。

    “告诉你,今天的事情只是想给你一个教训,若是依旧执迷不悟,下一次……他们就没这么好运了。”宁姐说完直接撂了电话。

    宁非彻底懵了,手慢慢地放了下来,目光有些呆滞。

    “怎么了?她说了什么?”看到宁非这样,席靖尧很是心疼。

    宁非眼眶一红,转身趴在了男人的胸前,哽咽出声:“又是因为我,又是因为我……”

    席靖尧没有受伤的右臂轻轻抬起,抚着女人的秀发,安慰道:“别哭。”

    “她说今天的事情只是给我一个教训!”宁非哭着说道:“都怪我,我要是离开就什么事情也不会发生了。”

    “离开?我不允许!”席靖尧沉声回道:“这件事不怪你,你不要自责。”

    “不不,妈妈说的没错,我就是个扫把星,谁跟我在一起谁倒霉。今天的事情都是因为我的自私,要不然,你们也不会受伤,那两个人也不会死,都是因为我!”宁非已经哭的泣不成声了。

    “不是的……你冷静点儿。”席靖尧柔声劝道:“这事儿不怪你。”

    宁非快速地爬起身,作势就要离开:“我不能再连累你们了,我离开对大家都好!对不起!凡儿和贝贝就拜托你了。”

    席靖尧见状赶紧拽着了女人的手,结果却被对方给挣开了。

    见宁非哭着朝外跑去,席靖尧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拔掉了手背上的针,翻身下床,追了上去:“你给我站住!”

    宁非哪里肯听话,疯了似的跑了出去。

    席靖尧穷追不舍,因为剧烈的动作使得伤口处又裂开了,纱布上晕染出了血迹。

    就算是受伤了,可席靖尧毕竟是个男人,在走廊的那一头将女人给拦住了。

    一把将女人扯进怀中,紧紧地抱着不松手,脑袋在女人的脖颈处蹭了蹭,气喘吁吁地说道:“不要离开我!你消失了四年还不够,还打算消失几年?没有你,你让我以后的日子怎么过?”

    宁非痛哭流涕,眼泪流进了嘴里:“可是我不要你们出事,我要你们都好好的,健健康康不要再受伤!”她也不想离开,可是权衡利弊之下,她不能那么自私。

    “我说了,这件事情跟你没关系!即使没有你,她也不可能会放过我们!你以为你离开了,她就就此罢手了吗?她不会的!你以为她今天派人冒险来医院只是为了给你一个教训?她应该别有目的,只是把这个由头加在了你的身上罢了。”席靖尧将女人往怀里又摁了摁,真想将她就这么嵌入身体里,这样,她想逃也就逃不掉了。

    “是这样吗?”宁非脑子里乱糟糟的,她已经分不清谁对谁错了。

    席靖尧捧着女人的脸,轻声回道:“是,跟你没关系,所以你千万不能中她的计,永远都不要离开我,否则……我会比死了更难过。”

    宁非的眼泪掉的更凶了。

    “喂,刚做完手术,不是告诉你不要乱动的吗?”身后突然响起了护士的声音。

    宁非回过神来,赶紧推开男人。

    “你看看你,血都渗出来了,怎么这么不听话啊?”看到席靖尧渗血的纱布,护士皱眉朝宁非责备道:“还有你,你怎么看伤患的?”

    宁非见状自责极了,看向席靖尧,小声地说了句:“对不起。”

    席靖尧拉起女人的手放在唇边轻轻一吻,回道:“如果你真觉得愧疚,就答应我,别再想着离开,否则我真的会生气的。你是知道的,我生气的时候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出来的。”

    “你在威胁我?”宁非瘪着小嘴。

    “你若这么认为也行。”席靖尧拉着她朝病房走去。

    经过这件事情后,席靖尧又多派了些人手围在医院,当然席宅那边也不能放松警惕,所以又加了一倍多的保镖。

    接下来的几天相安无事,可是宁非依旧提心吊胆着,生怕那日的事情再次重演。

    席靖尧手上的伤好的很快,没事儿的时候就会到席父那里串串门,这父子俩倒成了难父难子了。

    席靖尧也曾试探地问过席父有关宁瑶和席家之间的恩怨,可是席父都闭口不言,仿佛那是个忌讳似的。

    可是,这一天,席父突然将席靖尧叫到了身前,宁非自然也跟在身后。

    “爸,你叫我们来……”席靖尧直接问道。

    “坐下等会儿他们。”席父淡淡地回了句。

    没多久,席靖尧便知道他们指的是谁了。

    席格格、席璟岩和席君凡都来了,唯独没有席母。

    “爸,你叫我们来……该不会是要立遗嘱吧?”席君凡问道。

    其他几人同时朝席君凡一瞪。

    “开个玩笑,开个玩笑。”席君凡嘻哈解释着。

    席璟岩将手中的一个盒子递给了席父,问道:“爸,是这个吗?”

    席父点点头,打开了盒子。

    其他几人目不转睛地盯着席父的动作,都在猜测盒子里装着什么。

    盒子里躺着一个本子,本子里夹着一张照片,席父拿出来,盯着照片上的女人,叹了口气。

    “你看看,是她吗?”席父将照片突然递给了宁非。

    宁非赶紧接过。

    照片是一张黑白照,有些老旧了,照片上,是一个少女,眉目含笑漂亮极了。

    “她叫宁瑶,是不是就是你说的那个宁姐?”席父继续问道。

    宁非抬眸看了看席父,随即又将视线放在了照片上,其他几人纷纷靠近,都想一睹凶手真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