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他的卡我的生日

    第二百三十章 他的卡我的生日    “你这是要干嘛?”见宁非朝这边跑来,苏朵儿蹙着的眉头仍未舒展。

    “我脚崴了。”宁非指了指自己的脚,朝苏朵儿嘱咐道:“待会我进客房后,你就开门。”

    苏朵儿朝宁非竖起了大拇指:“原来,你早就出招了啊。”但这么蹩脚的理由,就怕逃不过席boss的火眼金金啊。

    门外的席靖尧等的不耐烦了,直接上脚踹了:“开门!”

    苏朵儿被踹门的声响吓得偏了一下脑袋,朝保姆挥挥手,示意她该干嘛干嘛去。

    席靖尧正欲踹第二脚,突然门开了。

    “席靖尧,你想干嘛?”苏朵儿板着一张脸,质问道:“这是我家!你走错地方了吧!”

    “她人呢?”席靖尧推开挡在门口的女人就要进去。

    苏朵儿赶紧展臂拦住了席靖尧:“干嘛?想私闯名宅啊?她不在我这儿。”

    席靖尧冷冷地瞥了朵儿一眼,手掌稍稍用力就将她给拨开了。

    “喂,席靖尧!”苏朵儿朝男人背影喊道。其实她也只是做做样子罢了,迟早也是要放他进去的。

    席靖尧快速地扫视了客厅一圈,然后直接进了客房。

    宁非已经躺在了床上,背朝男人假寐着。

    席靖尧疾步走近,双手撑在床边,探头朝女人的侧颜看去。

    当看到女人微微颤动的睫毛时,席靖尧蓦地站直了身子:“别装了。”

    宁非慢慢地转过身,故意装作很痛苦的模样:“我不是故意翘班的,我脚受伤了。”

    席靖尧黑眸一眯,大手一挑,掀开了被子:“看医生了吗?”

    宁非微微点头:“看了,我给朵儿打的电话,她陪我去的医院。”

    当席靖尧看到女人用纱布裹着的右脚时微微蹙眉,沉声哼道:“走路都能摔倒,你眼睛往哪儿瞟呢?简直笨死了。”

    宁非故作可怜道:“我也不想啊!你放心吧,明天就算是脚疼,我也是会去上班的,你不用再教训我了。”

    席靖尧盯着女人委屈的模样,没好气地回道:“放你几天的假,省得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我还嫌烦呢!”

    宁非闻言乐坏了,笑意刚挂上唇角,却在见到男人严肃的俊脸时立刻隐没了:“谢谢席总体谅。”

    “手机为什么关机?”席靖尧冷声质问道。联系不到她的感觉很糟糕!

    “你不是说上班期间不准开机吗?”宁非反问。

    “现在在上班吗?”席靖尧没好气地冷哼一声。

    “我忘了呀!”宁非讪笑道。

    “中途不是还联系苏朵儿了吗?”席靖尧冷声逼问。

    宁非暗叫完了,说露嘴了。

    “那个,可能是没电了吧!”宁非眼神闪烁,撒谎道。

    “以后记得编个好一点儿的理由。”席靖尧哼道。

    “知道了。”

    席靖尧朝女人一瞪。

    “啊,没有下次了。”宁非赶紧保证道。

    “看来,我得需要订一颗小型的卫星芯片了。”席靖尧突然说道。

    宁非挑眉:“订那做什么?”

    席靖尧斜睨了女人一眼,转身欲走,突然想起什么,拿出钱包,从钱包里拿出一张卡放在了桌上:“我先借你,脚伤好了以后,用劳动还我。”

    宁非盯着桌上的那张卡,突然眼冒金星,虽然穷者不食嗟来之食,可是……这个钱是她应得的,就当是她的工资好了。

    “密码!”宁非朝男人的背影喊道。

    席靖尧突然停下脚步,回头看向女人,眸光冰冷,一句话也没说直接走掉了。

    “这……什么跟什么嘛!”宁非拿过那张卡,叹气:“密码不知道,还不是等于没钱。”

    “怎么样?”苏朵儿走了进来,在床边坐了下来,瞥了一眼宁非手中的卡,问道:“他给你钱了啊?看来这招也是有点儿用的嘛。”

    宁非低叹一声,回道:“没密码,取不出来。”

    “他没跟你说?”苏朵儿皱眉。

    宁非想了想,回道:“只留给我一个冰冷的眼神。”

    苏朵儿突然扑哧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宁非不解地看向好友。

    “既然不说,那肯定就是你能想的到的密码。”苏朵儿解释道。

    “我想的到?”宁非蹙眉回忆着:“他以前也给过我一张卡,只是那张卡我也从来没用过。”

    “密码无非就是他的生日、或者你的生日、或者是你们的结婚纪念日、亦或者是凡儿和贝贝的生日。”苏朵儿提醒道。

    宁非最后一一试了,竟然是她的生日。

    当看到卡里面钱的数字时,宁非瞠目结舌,个十百千万……

    八千多万呢!

    “朵儿,你说,万一我把卡给丢了,他就算奴役我一辈子,我也还不清啊!”宁非朝苏朵儿悠悠说道。

    “你傻啊,可以挂失啊!”苏朵儿叹气。这个美人儿,碰到席靖尧,脑袋就开始不灵光了。

    “你说,他卡的密码为什么会设置成我的生日啊?”宁非想不通。

    “这还用问吗?”苏朵儿摇头失笑:“你在他心中的位置……甚至比两个小宝贝都重要呗。”

    宁非心里突然淌过一道暖流,真的如朵儿所说吗?

    接下来的几天,宁非过得很是舒坦,都有点儿不想去公司了。可是她很清楚男人的脾气,要是等到他来催她,那就完蛋了。

    正好又到了该见凡儿和贝贝的时候了,所以无论如何她都要联系他。

    只是,宁非给席靖尧打电话,对方却不接。

    无奈之下,宁非只好来到了公司。

    宁非休息的这几天,集团又被流言轰炸了一遍。

    大概都是在传,她这个花瓶还没和正牌女友pk呢就输了,所以当看到宁非来公司的时候,都闭上了嘴。

    宁非来到顶层,刚出电梯就被姚秘书调侃了:“宁秘书,脚伤好了?”

    宁非尴尬极了,索性转移话题:“席总呢?在吗?”

    姚秘书指了指总裁办公室,悄声回道:“里面呢……不过,里面现在有人。”

    宁非挑了挑眉头,心想,他既然在呢,为什么不接她电话?难道是因为忙?

    见宁非没明白过来,姚秘书直接挑明了:“廖小姐在里面呢!”

    宁非惊讶地抬眸,瞥了一眼办公室的方向,心瞬间凉了一半。怪不得不接她电话呢,原来是在约会呢!

    “要不要我帮你进去探一下。”姚秘书问道。

    “探什么?”宁非没反应过来,刚刚正咬牙切齿着呢,恨不得将那个男人给大卸八块呢。

    “看看他们在里面正做什么啊!”姚秘书眨了眨眼睛。

    “能做什么?”宁非沉着一张脸,抿唇:“大白天的,他还能禽兽不成?”

    “这句话说错了。”姚秘书纠正道:“你失忆之前也来过公司的,也是在大白天……”

    宁非盯着姚秘书,小脸上浮上了一抹红晕。

    “不过,我什么也没看见啊,总裁下了命令,两个小时内不准烦他。”姚秘书的声音带着一丝暧昧。

    宁非脸更红了:“又打趣我。”

    “你等着,我进去瞅瞅。”姚秘书自告奋勇,拿着一摞文件进去了。

    宁非心跳加速,难耐地等待着……

    姚秘书敲门,待里面传出一声进时,推门而入。

    廖冰冰和席靖尧正坐在沙发上,似乎在聊着天。

    “总裁,这是修改过的企划案。”姚秘书径自将文件放在了办公桌上,刚刚企划部经理上来的时候,廖冰冰就在,所以她拦住了,现在正好是个借口。

    席靖尧抬腕看了一下时间,然后朝廖冰冰说道:“我今天可能有点儿忙,改天请你吃饭。”

    廖冰冰自然知道,这是委婉的下了逐客令了,刚开始脸上有些挂不住,但转念一想,人家毕竟日理万机,她也不好总是打扰。

    “那……我等你电话。”廖冰冰微笑着回道。

    席靖尧没吭声,直接将廖冰冰送出了门口,却在见到外面的女人时微微一愣。

    廖冰冰也明显一怔,随即朝宁非走去:“宁秘书,刚才来的时候怎么没见到你人?”

    宁非小拳头攥了攥,故作平静道:“我刚来。”

    廖冰冰惊讶地回头,朝席靖尧笑道:“集团的制度看上去不太严哦。”

    “只对她不严倒是真的。”席靖尧沉声回了句。

    廖冰冰再次震惊,突然有些尴尬地不知所措了。

    “廖小姐别误会,我今天休假,路过,所以上来溜一圈。”宁非似笑非笑地解释道。

    “哦,原来是这样。”廖冰冰心想,这个秘书一定不是个善茬,看来,她要想和席靖尧比翼双飞,先得解决了眼前这个女人。

    “靖尧,那我先走了,记得给我打电话啊。”廖冰冰突然语气放柔,回头朝席靖尧挥了挥手。

    席靖尧闻言微微蹙眉。

    靖尧?宁非都有些想吐了。

    “宁秘书,有空吗?出去一块喝杯咖啡?”廖冰冰紧接着便朝宁非邀请道。

    宁非显然没想到廖冰冰会突然邀请她,一时有些怔忪。

    “我……我待会还有点儿事儿,恐怕……改天吧!”宁非委婉地拒绝了,她跟她又不熟,想必请她喝咖啡也不是出自善意,傻子才答应呢。

    廖冰冰讨了个没趣,面子有些挂不住,强颜欢笑地离开了。

    女人刚走,宁非就朝席靖尧质问道:“你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席靖尧盯着女人,饶有兴味地回了句:“我为什么要接?”

    “你——”宁非指着男人,气呼呼地鼓着腮帮子。

    “注意你的态度。”席靖尧提醒道。

    “今天是约定见凡儿和贝贝的日子。”宁非没好气地说道。

    席靖尧没回答,直接转身回了办公室。

    宁非气得跳脚,这个男人怎么能这个样子!

    “消消气消消气!”姚秘书指点迷津道:“还不赶紧跟进去?”

    宁非瞥了姚秘书一眼,她当然要进去了,这件事情还没说清呢。

    宁非进入办公室的时候,席靖尧已经坐在办公桌前看文件了。

    “你还没回答我呢?”宁非走近,锲而不舍地问道:“你该不会又变卦了吧!”

    席靖尧头也不抬地回道:“明天。”

    宁非闻言松了口气。

    “脚伤好了?”席靖尧突如其来地问道。

    宁非垂眸,瞥了一眼自己的脚,轻声回道:“差不多了。”

    “去给我泡杯咖啡进来。”席靖尧眼睛在文件上扫过。

    宁非还以为男人会关心她几句,没想到一张嘴就差使她!可恶!

    见女人没有离开的意思,席靖尧慢慢地抬眸:“还杵在这干什么?”

    “我脚还是有些不太灵活。”宁非本想说,她再休息一天的。

    “刚才不是还健步如飞呢?难道……是我看错了?”席靖尧声音微微上挑。

    宁非星眸冒着火。

    “再说了,你受伤的是脚又不是手,你泡咖啡用脚泡呢啊?”席靖尧毒舌地问道。

    宁非咬牙切齿道:“你就不能体谅一下下属吗?”

    “我不是已经上门看过你了吗?并且还给你留了钱。”席靖尧索性合上文件,拿起一旁的钢笔在手中把玩着:“你脚受伤了,难道脑袋也烧糊涂了?忘了?”

    “席靖尧!”宁非气呼呼地叫道,这个男人,一天不气她会死啊!

    “工作讲求的是效率。”席靖尧继续挖讽道:“与其在这里浪费口舌,一杯咖啡早泡好了。”

    宁非承认自己说不过对方,最后只能忍气吞声地离开了办公室,泡咖啡的时候将男人骂了千百遍,差点儿就往咖啡里使坏了。

    宁非送咖啡进去的时候,顺便将男人的卡还给了对方。

    “还给你。”其实,她早提前取了点儿钱出来了。

    席靖尧瞥了一眼桌边的卡,双眉下意识地朝眉心聚拢:“你先拿着吧。”

    宁非闻言不屑地回道:“还是还给你吧!省得到时候里面的钱不翼而飞了,把命搭上我也还不起。”

    “看来,你还有点儿自知之明。”席靖尧冷哼一声,继续说道:“等什么时候把里面缺的钱补齐了再拿给我。”

    宁非手握成拳,气得差点儿要捶桌子了。

    “席靖尧,你怎么这么抠啊?”宁非没好气地回道。

    “我只对我在乎的人慷慨。”席靖尧脱口而出道。

    “那你为什么把卡的密码设置成我的生日?”宁非不解地问道。

    席靖尧微微一怔,随即解释道:“那是以前设置的,懒得改了,不过经你这么一提醒,我还是改了比较好。”

    “席靖尧!”宁非愤愤地拿起桌上的文件。

    “冷静点儿,扔了你还得捡起来。”席靖尧悠哉悠哉地提醒道。

    宁非又将文件乖乖地放了回去。

    “最近脾气渐长啊!”席靖尧抬眸盯着女人道。

    “那还不都是因为你!”宁非没好气地低喊道。

    “原来我还有这个能力啊!”席靖尧唇角邪肆的勾起:“你说你都三十岁的人了,该控制控制自己的脾气了,尤其是在公司,哪有下属对上司发脾气的。”

    “我愿意!”宁非哼道。

    “不是什么事情都能随着你的性子来的。”席靖尧继续说道:“看来,我对你还是太好了。”

    宁非彻底无语了。

    “明天的计划改期。”席靖尧突然说道。

    宁非反应过来后,着急了:“为什么?”

    “等你什么时候学乖了,再让你见他们。”席靖尧不疾不徐地回道。

    “席靖尧,你不能这样!”宁非双手撑着桌沿,泄气道。

    席靖尧垂眸,打开文件,对女人彻底视而不见了。

    “你不能把这一项福利也给我剥夺了。”宁非控诉道。

    席靖尧仍旧不理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