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暴跳如雷的男人

    第二百二十九章 暴跳如雷的男人    “不赌钱。”姚秘书笑得更开怀了。

    “那赌什么?”宁非不解了。

    “一顿饭。”姚秘书回道。

    宁非有些犹豫。

    “你该不会连一顿饭也请不起了吧?”姚秘书夸张地问道。

    宁非尴尬一笑:“最近有些拮据。”

    “你?拮据?”姚秘书表情很夸张,下意识地脱口而出:“总裁未免也太抠了吧!”

    可是她认识的总裁很大方啊!从员工福利上就能够看得出!

    “你以为呢?”宁非想起那个男人就心酸:“我只有干活的份,却没有拿钱的份,工资都被扣了。”

    姚秘书闻言乐不可支道:“这样吧,你照我的话去做,我保证总裁会给你钱,让你度过拮据的窘态。”

    宁非闻言激动了,特别感兴趣地看向姚秘书:“你让我做什么啊?”

    姚秘书微微俯身,悄声说道……

    席靖尧回到公司的时候没看到宁非,眉头下意识地蹙起,这个女人又去偷懒了?看来他给她安排的工作还是太闲了。

    “她人呢?”席靖尧朝姚秘书询问道。

    姚秘书立刻起身,表情严肃地回道:“宁秘书中午的时候,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下去了……”

    还没等姚秘书汇报完,只听席靖尧眯眸低喊:“你刚刚说什么?”

    姚秘书暗自窃笑着,这是见效了?

    “宁秘书脚踝受伤了。”姚秘书故作怯怯地回道。

    席靖尧脸色瞬间阴沉如夜色,声音也不由地提高了几个分贝:“那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姚秘书轻咳了声,回道:“她只是个秘书啊!”劳不着总裁您大驾吧!

    席靖尧漆黑的眸子危险地一眯,声音格外的低沉:“我看,这个职位你也不适合待了!”

    姚秘书闻言吓了一跳,心想,宁秘书,为了一顿饭,我可是忍着被开除的危险啊!

    “她现在在哪家医院?”席靖尧继续问道。

    “我本来也想送宁秘书去医院的,可是被宁秘书拒绝了。她说她身上一分钱也没有,那点儿伤她回去忍忍就过去了。”姚秘书小声地回道,她已经做好了被炮轰的准备了。心想,总裁,为了你们一家人和睦,你看我做了多大的牺牲啊。

    “那她现在人呢?”

    “走了。”姚秘书指了指电梯口,小声地回道。

    席靖尧越听越火大,心底无端地生出一丝焦躁。

    拿出手机,席靖尧直接朝电梯走去。可是,拨打对方的手机却是关机状态,要不是还残留着一丝理智,男人手中的手机早成抛物线飞出去了。

    席靖尧离开后,姚秘书拍着胸口的位置,笑了,看来,宁秘书这顿饭她是吃定了。

    席靖尧开车直接去了女人的住处,只是按了许久的门铃,也不见有人来开,于是直接转驾去了苏朵儿的住处。

    席靖尧还是了解宁非的,不过也是,宁非在b市,人生地不熟的,恐怕也只有来朵儿这里了。

    今天朵儿恰好没去店里,她回国后便盘了一个花店,做点儿小买卖,养家糊口。以前的梦想似乎早在宝宝降临的那一刻就已经化成泡影了。

    “豆豆睡着了吗?”见朵儿从卧室里走出来,宁非关心地问道。豆豆是苏毅的小名。

    苏朵儿点点头:“哭闹了一会儿也累了。”今天起床的时候就发现豆豆有些发烧,喂了点儿药也不见好,于是就抱到医院输了点液体,这不,刚回来。

    “发烧容易反复,待会儿醒来再给他量一吓体温。”宁非忧心忡忡地嘱咐道。

    “嗯。”苏朵儿挨着宁非坐下,然后问道:“看你气色不是太好,怎么?他又欺负你了?”

    宁非叹了口气,回道:“我倒是没什么,只要能让我见凡儿和贝贝,让我做什么我都能忍受的。”

    “可是,一味的忍受也不是个办法呀!”苏朵儿都替宁非着急。

    “那我还能怎么办?孩子在他手里,我只有任他摆布的份。”宁非继续叹气,其实她也有想过,孩子跟着她确实不安全,所以这些她都忍了。

    “我听说了。”苏朵儿突然冒出了一句不着边际的话。

    宁非讶然看向好友:“听说了什么?”

    “席靖尧和那个廖氏千金的事儿。”苏朵儿回道。

    宁非垂眸,心烦意乱地说道:“也不知道,她以后会不会对凡儿和贝贝好。”

    苏朵儿闻言扑哧笑出了声:“你还真想着让他们两个在一块啊?”

    宁非斜眸反问:“不愿意又能怎么样?他的决定我也改变不了。”

    “其实吧,我觉得席靖尧不可能轻易再婚的。”苏朵儿老神在在地说道。

    宁非挑眉,显然很怀疑朵儿话的可信度:“为什么?”

    “凭直觉。”苏朵儿抿唇一笑:“要不然,他把你捆在身边做什么?那不是自寻烦恼吗?”

    宁非掰着手指回道:“他爸爸的事情,他一直耿耿于怀,没准只是折磨我出气罢了。”

    “他要是想要折磨一个人,手段多得是,但觉得不会选择一个最愚笨的办法!”苏朵儿继续开解道。

    宁非闻言,心中更加烦躁了:“那你说我该怎么办?”

    “他跟你离婚了没有?”苏朵儿突然问道。

    宁非摇摇头:“他没有跟我提。”

    “这就对了!”苏朵儿唇角带笑。

    宁非纳闷地瞥向好友。

    “你要清楚一点儿,席靖尧对你的疏离不是因为没有爱了,而是因为伯父的事情跟你有关系。”苏朵儿替好友细细分析道:“他没跟你提离婚这件事情就是最好的证明,或许他的潜意识里,压根就没有想过和你离婚。”

    “……”宁非听的更迷糊了。他不想跟她离婚吗?她怎么没觉得?

    “至于他去相亲这件事,想必有不得已的苦衷,亦或许只是做做样子给你看呢!”苏朵儿继续分析道。

    “给我看?”宁非更加云里雾里了。

    “亦或许,是给他自己看。”苏朵儿抿唇一笑。

    “朵儿,你别绕弯子了,我脑袋都快晕了。”宁非叹了口气,身子微微往后仰去。

    “你呢,若想挽回这段感情,就要去争取。”苏朵儿提出建议。

    “怎么争取?”宁非不是特别理解。

    “倒追他啊!对他一百个好,好到离开你他适应不了别人就成功了。”苏朵儿说得很轻松:“当然,中途也要做点儿稍微出格的事情刺激刺激他。”

    宁非还是有些怀疑:“能行吗?”

    “放心吧,时间呢能解决一切问题。”苏朵儿微微一笑,给了对方一颗定心丸:“伯父的事情,随着时间的流逝会逐渐消磨席家人对你的恨意。”

    宁非的心里还是烦躁不安。

    “你呢,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抓住男人的身心……还有胃。”苏朵儿继续出谋划策。

    宁非小脸一红:“不行不行,我做不来。”

    “我又没让你做什么,瞧你脸红的。”苏朵儿调侃道:“你老实跟我说,这段时间,他有没有碰你?”

    宁非轻咳一声,尴尬不已:“没有。”

    “那你从明天开始,上班的时候就穿得性感一点儿。”苏朵儿低声笑着。

    宁非啊了声,嘴巴惊讶地都合不拢了:“你叫……叫我勾引他啊?”

    “不是叫你去勾引。”苏朵儿解释道:“只是让你穿的性感一点儿,让他想吃……吃不着。”

    宁非脸上的红晕未消,经朵儿这么一说,更觉得难为情了。

    “记住啊,就算他强行压倒你,你也得反抗,不能如他所愿。”苏朵儿继续说道。

    宁非正脸红着呢,突然门铃声响了起来。

    保姆过去看了看,然后回头:“找宁小姐的。”

    宁非一惊,结巴道:“谁?……席靖尧吗?”

    保姆点点头。

    宁非一下子凌乱了,语无伦次地说道:“等会儿……你先别开门,跟他周旋一会儿。”

    苏朵儿见宁非乱了阵脚,微微蹙眉:“你干嘛呢?他还没进来呢,你就像是老鼠见了猫似的。”

    “医药箱呢?”宁非突然朝苏朵儿问道。

    苏朵儿伸手指了指客厅另一侧的柜子:“里面呢。”

    宁非立刻跑了过去,拿出医药箱找了点纱布,在脚上缠了两圈。

    苏朵儿怔愣地盯着好友的动作,此刻的表情都不能用言语来形容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