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宠得无法无天

    第二百二十八章 宠得无法无天    “你们几个去医院检查一下,医疗费用……上报财务。”席靖尧再次将视线落在了宁非身上:“从你的工资里扣。”

    席靖尧自然知道宁非是有身手的,恐怕只有她欺负别人的份。

    “总裁,她打人的行为……”花痴女还想再狡辩什么。

    席靖尧寒光一射:“怎么?看来你们是不满意我的决定了?要不,这个总裁让你们来坐坐?”

    其他几个人立刻摇头。

    “席总,事情有果就有因,我也不是无缘无故打人的,你干嘛只处置我,不处置她们?”宁非嘟囔道。

    席靖尧侧眸看向宁非,浓眉微微上挑。

    “她们也推我了,我的胸口现在也隐隐作痛呢!”宁非见男人没吭声,于是一只手放在胸口的位置,眉头一皱道。

    “要不,我给你检查检查?”席靖尧的视线缓缓下移,落在了女人起伏的胸口处,声音微微上挑。

    宁非闻言立刻摇头:“不用了,这点儿痛忍忍也就没事儿了,只是这口气我却咽不下!”

    席靖尧冷哼一声道:“你还有气?”

    宁非转头,手指着其他四人,说道:“她们说席总整日不务正业,把个花瓶放身边,其实就是为了……随时随地发泄兽欲。”

    花痴女闻言脸色一变,立刻为自己澄清:“没有,我没那么说。”

    “是啊,总裁!你别听这个小践人胡说,她污蔑我们!”其他几人附和道。

    宁非见席靖尧盯着自己直瞅,于是咽了口口水,看向保洁大姐:“刚刚大姐也在场,大姐,你说,她们是不是嘀咕席总的日常生活太过糜烂了?”

    保洁大姐为难了,支支吾吾道:“她们是在说席总……”说席总招了个花瓶进来。

    宁非立刻打断了大姐的话,看向席靖尧:“我有证人!”

    “我们原话不是那么说的!”花痴女着急地喊道,也顾不得自己的形象了。

    席靖尧饶有兴味地看向花痴女:“那你们的原话是什么?”

    “我……我……”花痴女结巴道:“我们只是说总裁新招了一个秘书,听说长得很漂亮,像个花瓶一样。”

    “说得太含蓄了吧!”宁非哼笑道:“你们还说总裁也是男人,有那方面需求很正常。”

    “你——”花痴女愤愤地盯着宁非。

    “她们说得也没错。”席靖尧突然开口道。

    所有人都惊讶地看向席靖尧。

    “不过,你确定你刚才所述跟她们所讲的原话一样吗?”席靖尧看向宁非,拧眉问道。

    宁非轻咳了声:“意思差不多吧!”

    “我上班期间……睡你了?”席靖尧毫不避讳地问道。

    宁非小脸瞬间秀红一片,好在戴着口罩,遮挡了她的窘态。

    “席靖尧,说什么呢你?”宁非放低声音,咬牙切齿道。

    花痴女见状眨了眨眼睛,似乎有些发懵,这个扫地的……就是总裁新招来的那个秘书?

    席靖尧没理会宁非的小动作,而是朝其他几个女人沉声说道:“公司不是你们用来嚼舌根的地方,但是因为这事儿开除你们又显得我对下属太过苛刻了,这样吧!从明天起,你们直接到d市的分公司报到吧!”

    “总裁!”其他几人瞬间呆若木鸡。d市?那可是离这里很远的地方!

    宁非乐了,把她们调到那个鸟不拉屎的偏远地区,挺好。

    “席总英明!”

    席靖尧看向宁非,哼了声:“回去给我面壁思过去!每个月挣的还没有扣的多!我算亏死了!”

    宁非朝男人的背影做了鬼脸,然后紧追而上。

    席靖尧走的楼梯,宁非紧随着他,却不料前面的男人突然止步回身朝她看来。

    席靖尧从头到脚打量了女人好几遍,最后眉头微微蹙起。

    宁非被盯得有些发毛,于是问道:“你在看什么?”

    “我觉得,你挺适合干这个的。”席靖尧没头没尾地说了一句。

    宁非啊了声,没听明白,最后反应过来后立刻摆手:“不适合,一点儿都不适合。”

    席靖尧没吭声,继续拾级而上。

    宁非亦步亦趋地跟上。

    席靖尧突然又止步,回眸:“你跟着我干什么?整顿大楼的洗手间你都打扫完了?”

    宁非张了张嘴巴,一脸苦相:“我还要继续打扫啊?”

    “我可不喜欢半途而废的人。”席靖尧意有所指道。

    “可是,你刚刚明明说让我回去面壁思过的。”宁非据理力争道。

    “我说过吗?”席靖尧挑眉,否认道。

    “席靖尧,你怎么能说话不算话啊?”宁非气愤地跺脚。

    “不过,既然你提醒我了,那好吧!”席靖尧唇角邪魅一勾,气死人不偿命地回道:“把所有洗手间打扫完后,回来接着面壁思过。”

    “席靖尧,你这个吸血鬼!”宁非没好气地低喊,就这么站在原地,望着男人消失在了楼梯口。

    接下来,宁非并没有真的去打扫洗手间,而是坐在休息间内小眯了一会儿。

    短短的一个小时,集团的八卦论坛已经炸开锅了。

    都传,总裁将那个新招进来的秘书宠的是无法无天,竟然公开打人都坐视不管,还将几个受了委屈的小职员给发配到‘边疆’了。

    宁非自嘲一笑,宠?有这么宠的吗?宠她还让她来扫厕所?也不给她发工资,天天除了奴役她就是奴役她!

    而席靖尧在不知道的情况下自然也不会闲来无事去翻看八卦,但是既然无意中知道了,这事儿就不能不了了之。

    于是乎,他将姚秘书叫了进来,下令道:“把带头散播言论的揪出来小惩大诫,以后若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直接开除。”

    姚秘书领命退下,心想,总裁啊,要以德服人,以身作则啊!可是也只能想想,不敢说!

    席靖尧以为这次的相亲就这么泡汤了,可是结果总是出人意料。

    廖冰冰又联系他了。

    席靖尧心想,暂时拿她做个幌子也好,省得老妈天天给他张罗着相亲对象。

    席靖尧的第二次约会就没带宁非了。

    宁非得知真相后,恨不得捏个小人,拿针冲他猛戳。

    姚秘书靠近宁非的时候,宁非正拿着笔在纸上乱涂乱画着,嘴里还不忘嘟囔着:“男人果真没一个好东西,喜新厌旧,朝三暮四!”

    “宁秘书,你一个人在这儿嘀咕什么呢?”姚秘书好笑地问道。

    宁非停下手中的动作,忙将手下涂鸦的纸张团了团,扔进了垃圾桶,心虚地回道:“没说什么。”

    “吃醋了?”姚秘书调侃道。

    宁非眼神闪烁着,否认道:“你说什么呢?”

    “报纸上已经报道了,席慕集团总裁和廖氏千金最近接触频繁,恐是好事将近。”姚秘书一字一句地说道,生怕宁非听不清楚似的。

    宁非小声回了句:“姚秘书干嘛跟我说这个?”

    姚秘书和宁非接触了好些天,发现这个人没什么架子,很好相处,所以也不怕跟她开玩笑:“某人已经在这里碎碎念了好久,也心不在焉了好久,难道不是因为这件事情?”

    “姚秘书,你很闲吗?”宁非被说中了心事,抬眸盯着姚秘书,哼道。

    “哎呀。”姚秘书突然哎呀了声。

    宁非不解地看向姚秘书。

    “本来以为总裁不在,我可以偷会懒,却竟然忘了这里还有总裁夫人坐镇呢!”姚秘书继续开着宁非的玩笑。

    “姚秘书!”宁非红唇一抿:“你叫错人了,也不怕席总回来训斥!”

    “其实你和总裁的夫妻缘不是说消失就能消失的!”姚秘书笑着安慰道:“若是总裁不在乎你干嘛把你领进公司,放在身边好好看着呀!”

    宁非被说的小脸一红:“他招我进来只是为了……折磨我而已。”

    “真的只是为了折磨?”姚秘书显然是一点儿都不相信。

    “除了折磨还能为了什么?”宁非压根就不会朝姚秘书想的那方面考虑。她有自知之明啊!

    “要不,我们来打个赌?”姚秘书嘻嘻笑道。

    宁非柳眉轻轻向上一挑:“打什么赌?”

    “赌总裁到底在不在乎你啊?”姚秘书笑着回道。

    “我可没钱。”宁非皱眉,她发现没工资真的是一件很可怜的事情,她在想,以后要不要在报销的东西上做些手脚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