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 硬闯办公室

    第二百二十一章 硬闯办公室    席靖尧独自一人坐在沙发上,沉思了好久,抬手捏了捏眉心的位置,心里更为浮躁了。

    周一开学,宁非刚去到学校,就被校长叫到了办公室。

    她——被校长委婉地开除了。

    哦,她只是临时的教师,只能说,她失去了这么一个挣钱的机会。

    校长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宁非也大概明白了,是有人成心砸她饭碗。

    宁非也并不是一个死皮赖脸的人,既然此处不留爷,她也只能另觅他处了。

    宁非也着实没想到,会在学校门口碰到格格。

    两个人撞面,彼此有些尴尬。

    “有空吗?找个地方坐坐?”席格格率先开口问道。

    宁非微微颔首,她想,格格对她也是有怨气的吧!躺在医院,昏迷不醒的那个人毕竟是她老爸啊!

    两个人找了一家咖啡厅,宁非在临进门的时候,身子微微顿了顿,只见玻璃门上贴着一张招聘广告。

    席格格也停下,回眸看她。

    宁非微微蹙眉,然后迈了进去。

    “两杯拿铁。”席格格直接朝服务员吩咐道。

    宁非在席格格对面坐下,垂眸叹了口气:“你……不恨我吗?”

    席格格将视线移向窗外,眸色渐深:“恨?谈不上,只能说有些失望,有些难过。”

    “对不起。”宁非十指微微攥着,眉头打着结。

    席格格收回视线,落在了宁非身上,声音不似往日那般轻松:“你还欠我一个解释。”

    宁非垂眸,十指纠缠在了一起,抿唇回道:“我不想为自己去开脱,那枪虽然不是我开的,但是整件事情,我确实有推脱不了的责任。”

    席格格眯眸,再次将视线移向了窗外,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情绪在慢慢滋生。

    两人又静默了好久……

    “我跟我二哥不一样。”席格格突然开口说道:“他性子比较固执,亦或许是因为他太爱你了,太信任你了,所以才接受不了你的背叛。”

    “……”

    “而我呢,其实不是一个爱记仇的人,我也知道你这么做肯定另有苦衷,但是……他毕竟是我爸!我可以不恨你,但是也断然不可能再和你做朋友了。”席格格继续说道。

    “我知道。”宁非何尝不清楚,一步错步步错,她的选择,让她丢了爱情,丢了友情,甚至是丢了亲情。

    可是,如果让她重新选择一次,她或许依旧不变。

    服务员将咖啡分别放在了两人面前。

    “谢谢。”两人同时说了句。

    席格格往咖啡里加了一勺糖,慢慢地搅拌着。

    宁非现在已经习惯喝不加糖的咖啡了,似乎这股味道,能够稍微掩盖一下心里的苦。

    “二哥……不让你看贝贝和凡儿?”席格格放下小勺,抬眸,突然朝宁非问道。

    宁非猛地抬眸,愣了两秒,而后落寞地点头。

    “昨晚和今天早晨,凡儿都没吃饭。”席格格表情凝重。

    宁非一惊,着急地问道:“怎么回事?为什么啊?”

    “他要见你。”席格格也不打算隐瞒对方,继续说道:“他在跟家里抗议。”

    宁非顿时慌乱了。

    “虽然妈的态度很坚决,不让你跟孩子们再有任何的接触,可是……母子相连,你毕竟是他们的妈妈,我觉得你有必要再和我二哥好好谈一谈。”席格格叹了口气,提议道。

    “谈?我拿什么跟他谈?”宁非脑子里乱糟糟的。

    “经过凡儿这么一闹,我二哥的心不是不触动的。”席格格继续说道:“你其实是有筹码的,就看你会用不会用了。”

    “筹码?”宁非不解地看向格格,追问道:“什么筹码?”

    她怎么都不知道,她自己还有筹码。

    席格格没回答,唇角突然勾起一抹笑意,端起咖啡浅啜了一口。

    “你可以给我二哥打个电话。”席格格轻声说道:“他……其实拿贝贝和凡儿没辙的,他需要一个台阶,你懂吗?”

    宁非似懂非懂,心里还是没把握。

    席格格再次喝了一口咖啡,然后起身,从包里掏出两张百元纸币放在桌上,说道:“我这不是在帮你,我只是不忍心看贝贝和凡儿没有妈妈。”

    格格离开后,宁非端着咖啡杯,傻傻地坐在原处,发呆。

    宁非最后还是掏出手机,给席靖尧打了电话。

    席靖尧正靠坐在办公椅上,闭着眼睛,揉着太阳穴。刚接到家里来电,说凡儿将自己反锁在了屋内,依旧不肯吃饭。

    席靖尧正头疼之际,桌上的手机铃声再次响起。烦躁地伸手,勾过手机,垂眸一看,男人目光一滞。

    席靖尧的拇指在接听键上方停顿了下,最后还是摁了下去。

    “又有什么事儿?”男人漆黑的眸子一凛,语气带着抹不耐烦。

    宁非闻言吓了一跳,抿唇,定了定心神,说道:“我想见凡儿和贝贝。”

    席靖尧黑眸微微一眯,却没有立刻回绝。

    “求求你,让我见见他们吧!”宁非压低声音,乞求道:“只要你同意,你让我做什么都行,真的。”

    席靖尧墨眉斜挑:“做什么都行?”

    宁非先是一愣,随即应声道:“嗯。”

    “那好。”席靖尧抬腕,瞥了一眼时间,冷声说道:“限你在二十分钟之内来集团见我!”

    宁非啊了声,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很忙,你若是迟到一秒,这件事也就没有商量的必要了。”席靖尧说完便直接将手机往桌上一扔。

    宁非盯着被挂断的手机愣愣足足有十秒,反应过来后,唇角浮上了一抹笑意,他的意思就是……有希望了?

    幸好,这里离席慕集团不是太远,宁非打了一辆出租车,欣喜万分地来到了席靖尧工作的地方。

    宁非没时间去惊叹集团建筑的雄伟壮观,更没有时间去细细观察里面的富丽堂皇。

    她现在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总裁办公室。

    “你好,请问一下,总裁办公室在几楼?”宁非疾步来到前台接待处,快速地询问道。

    前台小姐可能是刚来不久,并不认识宁非,于是傲慢地问道:“你有预约吗?”

    宁非想了想,既然是席靖尧让她来的,那就算是有吧,于是轻轻点了点头:“我姓宁。”

    前台小姐瞥了宁非一眼,然后拿起电话:“稍等。”

    “姚秘书,下面有位宁小姐说是有预约,她要见总裁……没有是吧?”前台小姐的脸色变得极快:“知道了。”

    宁非已经听见了,看了看时间,就差五分钟了,不能再耽搁了,于是给席靖尧拨了过去。

    前台小姐放下电话,正准备嗤之以鼻,却见宁非早已转身朝电梯走去。

    “喂,请止步,没有预约,你不能上去。”前台小姐这么一喊,立刻有保安挡住了宁非的去路。

    宁非在心里默念着,快接啊快接啊,可就是没人接听。

    眼看时间一分一秒飞速流逝,宁非已经顾及不了太多,在保安猝不及防的情况下,给了对方一个过肩摔。

    另一侧的保安见状赶紧跑了过来,只是已经晚了一步,宁非已经飞速地跑进了电梯。

    宁非是练过的,虽然远远不及席靖尧那功夫,但自保绝对没问题。

    其实,刚刚那个保安只是太过大意了,压根就没想到看似弱不经风的女人竟然会两下子。

    宁非这么一闹,整个集团大楼都处于警戒的状态了。

    宁非其实也不清楚总裁办公室在几层,凭着本能摁了顶层的号码。当她走出电梯的时候,立刻有一个保安将她给拦住了。

    宁非瞥了一眼时间,就剩下一分钟了,于是毫无形象地朝里面大喊:“席靖尧!席靖尧!”

    顶楼的保安强制性地攥住了宁非的手腕,宁非本能地挡了两下……

    姚秘书刚刚从总裁办公室里出来,就看见了眼前的这一幕。

    “住手!”姚秘书喊道。

    保安立刻停止了动作,放开了宁非。

    宁非打量了一眼姚秘书,然后说道:“我要见你们总裁。”

    姚秘书微微一笑,朝保安挥了挥手,示意可以走开了。

    “你稍等,我进去问一下总裁。”姚秘书公式化的口气回道。

    宁非见时间已经所剩无几了,哪里还有耐心等待,疾步跑了过去:“我已经跟他约好了的。”

    姚秘书微微蹙眉,她不是不相信眼前这个女人,只是,该走的流程她必须得走啊,她们这个总裁啊,性子阴晴不定的,她跟了他这么多年都没琢磨明白。

    “拜托了,时间来不及了。”宁非来到姚秘书跟前,朝她礼貌颔首,然后就朝里跑去。

    姚秘书皱眉,下意识地跟了上去,总裁问起,她就说没拦住?

    宁非一眼便看见了总裁办公室几个大字,于是快速地推门而入。

    席靖尧坐在办公椅上,黑眸一瞬不瞬地盯着腕上的手表,声音格外低沉:“迟到了七秒。”眼皮微抬,看向了门口的女人。

    姚秘书见状,抿唇一笑,识趣地关上了门,离开。

    宁非微微蹙眉,看了看自己的表,果然过了,于是嘟囔道:“我在楼下被拦住了。”

    席靖尧淡淡地瞥了女人一眼,然后拿起电话,拨了秘书内线:“通知人事部,重新招几个保安,连个女人都给我拦不住,要他们干什么?”

    席靖尧挂上电话后,将视线移向了一脸呆滞的宁非。

    “你……你要把他们辞退啊?”宁非吓得结巴道,那两个人竟然因为她而丢了工作,让她心里颇不是滋味。

    “公司的钱可不是用来养闲人的!”席靖尧冷声回道。

    “其实他们很尽职的……”宁非想要解释,却发现越解释越错。

    “尽职的结果就是把你放上来了?”席靖尧挑眉反问。

    “我又不是坏人!”宁非辩解道。

    “若是等到他们把真正的危险分子放进来的时候……就晚了!”席靖尧冷哼一声。

    “可是……”

    “哪来那么多的可是!”席靖尧低声斥道:“这是公司的事儿,好像跟你没什么关系吧。”

    “我……”宁非被堵得哑口无言。

    “你已经迟到了,看来,也没有谈话的必要了。”席靖尧指了指门口,下令:“请吧。”

    宁非气呼呼地盯着席靖尧,这个臭男人,是在拿她耍着玩吗?

    “若是你提前通知一下你的秘书,我能迟到吗?”宁非质问道。

    “我只看结果,迟到了就是迟到了。”席靖尧很是欠扁地回道。

    宁非愤愤地转身,手刚放在门把上,随即又猛地缩了回来。

    她不能错过这次机会,这次得来不易的机会。

    宁非再次转过身,面朝男人,不说话也不离开。

    “刚才不是还气愤地想要甩门而去吗?走啊,我可没拦着你,记得关门的时候轻点,摔坏了,你恐怕赔不起!”席靖尧一直盯着女人的动作,他料定了女人一定不会轻易离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