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后妈会虐待贝贝的

    第二百二十章 后妈会虐待贝贝的    “嗯,先生抱夫人回来的。”李姐点头应声,不过席靖尧交代的话她倒是没说。

    “他有没有说什么?”宁非红唇一抿,试探道。

    李姐微微一怔,眼神闪烁了下,决定还是不说实话为好,省得夫人听了伤心,虽然她也不知道先生和夫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哦,没说什么,先生好像很忙,接了个电话就直接离开了。”李姐撒谎道。

    宁非的黑眸中闪过一丝落寞。

    在公寓内参观了一下,李姐也跟着她,给她讲着过去的趣事。

    “夫人,冒昧问一句,你和先生到底怎么了?”李姐最后还是忍不住问出口。

    宁非黯然垂眸,闭口不语。

    李姐也觉得是自己冒失了,连忙改口:“夫人,你是不知道,你失踪的这几年,先生的心有多苦……先生经常一个人待在夫人的卧室,一待就是半天,先生对夫人的爱,我可是看在眼里的。”

    宁非抬眸盯着李姐,神情有些恍惚。她自然知道他爱她,可是她也清楚,他爱的是过去的那个她,不是现在的这个……

    宁非心口烦闷,没有多待,七点的时候便离开了公寓。

    宁非刚离开,席靖尧便回来了。

    见席靖尧的眼神总是朝夫人卧室瞥去,李姐唇角浮上了一抹笑意。

    “先生,夫人已经离开了。”李姐轻声汇报着。

    席靖尧收回视线,脸色依旧不太好看。

    “我回来拿样东西。”席靖尧好像是在解释他不是回来看那个女人的一样,径自朝楼上走去。

    李姐摇头叹息,这两个人啊!

    经过这么一闹,宁非也不打算去讨回自己的报酬了,眼下只有再重新找一份工作了。

    两天后,宁非从朵儿口中得知,那家小广告公司倒闭了。

    “好像是席靖尧动的手脚。”苏朵儿悄声说道。

    宁非惊讶地瞪大双眸,久久回不过神来。

    “对不起啊。”宁非朝苏朵儿说道。

    苏朵儿疑惑不解着:“干嘛跟我说对不起?”

    “要不是因为我,孙姐也不会失业……”

    苏朵儿扑哧笑出了声:“我跟那个孙淼淼其实也不算太熟,再说了,让公司破产的那个人是席靖尧,跟你有什么关系。我刚才说的也只是揣测罢了,又没有证据。”

    宁非心想,也是啊!席靖尧怎么可能会为了她去对付一个小公司呢?想到这里也就释怀了。

    接下来,宁非又找了一份工作,b市一中的音乐代课老师。

    宁非是幸运的,刚好那个老师请了产假,她暂代一段时间。

    宁非有时候觉得,她的脸蛋就是一个祸害,代课的第一天,她的美便被四散传开,其他班级的学生纷纷跑来一睹她的外貌。

    宁非汗颜,看来,这还当真是一个看颜值的社会。

    以往音乐课上,呼呼大睡的同学也一改往日的陋习,变得‘专注认真’了,本就刻苦努力的同学更是信心倍增,学习的势头更足了。

    最为好笑的是,她代课才短短几天,学校里的一个数学老师竟然约她出去吃饭呢。

    对了,她想起来了,她的档案里写的是未婚。

    而对于别人的邀约,她自然是婉拒了,她可没那份心情。

    转眼间,半个月过去了,宁非有时候也会去席宅的门口晃荡两圈,可是每次都失望而归。

    周日那天,宁非再次来到了席宅门口,她想,若是凡儿和贝贝在院里玩的话,她或许还能瞅上两眼也说不定。

    正当她翘首企盼的时候,一辆黑色的宾利缓缓驶了过来。

    宁非发现后,想要躲,却晚了。

    车子在门口停了下来,车门被打开,席靖尧从车上迈了出来。

    “你来干什么?”席靖尧面无表情地瞅着女人,沉声问道。

    宁非垂眸,支支吾吾地回道:“我……我……”

    席靖尧定定地瞅了女人几秒,最后直接转身朝大门走去。

    宁非见状着急地追了上去,结巴道:“等等。”

    席靖尧停下脚步,侧眸看向女人,等待着下文。

    “那天谢谢你。”宁非本来是想说她来看看孩子们的,结果……

    席靖尧冷声回道:“别多想!我只是看在贝贝凡儿的面上!”

    “我想见见他们。”见男人移动了脚步,宁非急切地喊出了声。

    席靖尧静默了两秒,而后盯着女人,一字一句地回道:“我以为我们已经达成共识了。”

    “可是,我毕竟是他们的妈妈,你不让我见他们,不觉得很残忍吗?”宁非忍不住脱口而出道。

    席靖尧微微一愣,哼笑了声:“残忍?你竟然敢跟我提残忍这两个字!”

    宁非又被堵得哑口无言了,只能站在原地,傻傻地看着男人怒气冲冲地进了席宅大门。

    “老师!”突然身后传来了一道清亮的声音。

    宁非闻声回头,身后三米处停着一辆宝蓝色的小跑,车上坐着一个男孩儿,模样清俊。

    宁非认出来了,他是她的学生,好像姓韩,叫什么她忘记了。

    韩宇从车上跳下来,朝宁非走近:“老师,好巧啊,你住在这里?”

    男孩儿虽然才十七岁,但是个子很高,站在宁非跟前,大概高出她一个头了。

    宁非连忙摇头:“不是,我来这里看……看一个朋友。”

    “我家就在旁边,老师去我家坐坐吧?”韩宇笑着邀请道。

    “不了。”宁非婉拒:“我待会儿还有点儿事儿,改天有时间再说吧!”

    “那老师要去哪儿?我正好要出去,送你?”韩宇又问。

    “不用了,我待会儿打车回去就行,你忙你的。”宁非还是不习惯坐别人的车子。

    “老师,走吧!”韩宇很自然地拽着宁非的胳膊,笑道:“给我一个表现的机会,我可是个好学生。”

    宁非最后拧不过韩宇同学的热情,只好答应:“好好,我坐还不行吗?”

    席宅院内站着一个男人,眸色阴冷,正是闻声止步的席靖尧。

    当宁非的身影逐渐淡出他的视线后,他才转身,薄唇一抿,眸中的怒气更盛。

    席靖尧刚进屋子,就看见小子禹朝他跑来,越过他,直接朝外跑去。

    “你要去干什么?”席靖尧站定,侧身,沉声问道。

    “我看见妈妈了,妈妈来看我了。”席子禹脚下的步伐未停,继续朝前跑着。

    “给我回来!”席靖尧压低嗓音,命令道。

    “妈妈回来了吗?”小安贝听见了,也朝门口跑来。

    席靖尧头疼地拦住了小安贝,一把抱起:“没有,哥哥看错了。”

    小安贝噘着小嘴:“真的吗?”

    席靖尧捏了捏女儿的小鼻子,问道:“贝贝今天都学了什么?”

    小安贝立刻笑颜逐开:“贝贝知道五加六等于十一。”

    席靖尧黑线,继续问道:“还有呢?”

    “六加五也等于十一。”小安贝甜蜜一笑:“陌哥哥给贝贝出的题,贝贝都记住了。”

    “那老师有没有给贝贝出题?”席靖尧叹了口气,抱着女儿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小安贝眼珠子转了转,可怜兮兮地回道:“出了,可是贝贝不会。陌哥哥知道了,罚贝贝不准去找他玩。”

    “还不是因为你太笨了。”言灵笑嘻嘻地说道:“哥哥喜欢聪明的孩子。”

    小安贝一嘟嘴,一副难过的模样:“贝贝为什么会这么笨?”

    “谁说我们贝贝笨了?都知道五加六等于几了,爸爸得奖励你。”席靖尧摸了摸女儿的头发,笑着哄道:“说,想要什么?”

    “贝贝想要……想要妈妈。”小安贝眼珠子转了转,最后委屈地回道:“妈妈都走了好久了,她什么时候回来啊?”

    席靖尧唇角的笑容一僵。

    这时,席子禹从外跑了回来,朝席靖尧质问道:“妈妈呢?你是不是把妈妈赶走了?”

    席靖尧抬眸,盯着儿子,一言不发。

    “你为什么要赶走妈妈?你把妈妈还给我!”席子禹握着小拳头,忍不住朝席靖尧喊道。

    小安贝看了看哥哥,又看了看爸爸,最后插嘴:“爸爸为什么要赶走妈妈?”

    席靖尧头疼地扶额,正想着解释的时候,席母从楼上走了下来。

    “她不是你们的妈妈,她也没那个资格做你们的妈妈。”席母脸色愠怒。

    “她是我妈妈,一辈子都是!”席子禹闻言,憋红了小脸。

    “她是个坏女人,要不是她,你爷爷也不会到现在还躺在医院里!”席母沉声解释道:“你们若是想要妈妈,行,你爸爸过些日子就去相亲,给你们再找一个温柔贤淑,最重要的是善良的妈妈!”

    “我不要,我只要我妈妈。”席子禹语气坚决。

    “妈,我什么时候答应过你要出去相亲了?”席靖尧闻言皱眉,反问道。

    “怎么?难道你还想跟那个女人复合不成?”席母扭头冷哼一声,反问道:“我告诉你,只要我活着一天,你就别指望再把那个女人给我领进门!”

    席靖尧绷着一张脸,没好气地回道:“你别胡思乱想了行不行?我之所以不相亲,那是因为……”

    “因为什么?”席母咄咄逼人:“你倒是说呀?”

    “因为……因为凡儿和贝贝不允许我给他们找后妈。”席靖尧想了半天,没底气地回道。

    “瞧你那点出息!直接说还想着那个女人不就得了,借口都找到孩子们身上去了。”席母哼了声,语气不善:“他们不允许?他们是捆着你的脚呢?还是绑着你的腿呢?”

    “贝贝不要后妈。”小安贝突然出声:“听哥哥说,后妈会虐待贝贝的,贝贝怕疼。”

    席母将视线移向了席子禹,又是爱又是气。

    “我也不要后妈,她若来了,我也会想办法将她赶走的。”席子禹立场很坚定。

    “你们……”席母胸口剧烈的起伏着。

    “为了贝贝的身心健康,我也不建议叔叔再娶。”这时,言陌也走了出来。

    小安贝闻声,立刻扔掉席靖尧,就朝言陌跑去:“陌哥哥。”

    就在小安贝快跑到言陌身前的时候,言陌低声说道:“站住。”

    小安贝立刻停了脚步,可怜兮兮地望着言陌。

    “你跟我进来,该上课了。”言陌直接转身,进了屋子。

    小安贝耷拉着小脑袋,亦步亦趋地跟着言陌走了进去,把其他人都抛诸脑后了。

    “我要见妈妈。”席子禹这句话是朝席靖尧说的。

    席母没好气地瞅了儿子一眼,哼道:“做决定前请先想想躺在医院里的你爸!”真是气死她了!

    席母拎着钱包便出门了,她基本上每天都会去医院一趟,跟席父说说话,希望他能早点儿醒过来。

    “妈妈是做错了事儿,可是她已经知道错了,要不是因为我,她也不会听那伙人的话!”席子禹丢下一句话便直接上了楼,来到阳台,寂寞地望着别墅外面。

    此时的席子禹就像是一头孤独的小豹子,被猎人关进了精致的牢笼里,渴望着自由。

    下一更到十点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