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掐死你

    第二百一十四章 掐死你    朵儿跟着宁非来到了郊区的公寓。

    “这就是小子禹吧?”见到沙发上坐着的的小男孩儿,朵儿开心地笑着。

    宁凡见有人来了,于是从沙发上站起身。

    “他,现在叫凡儿。”宁非别扭地说道,然后朝宁凡招了招手:“过来。”

    宁凡乖乖地走了过去,朝朵儿礼貌地叫道:“阿姨好。”

    “好一个漂亮的小帅哥!”朵儿甚为欣慰:“一转眼,你都长这么大了,来,让朵姨抱抱。”

    宁凡有些抗拒,显然不太愿意和陌生人亲近。

    “凡儿好像有洁癖,平时我抱他他都有些嫌弃。”宁非赶紧解释,缓解尴尬。

    “简直跟他爸一个德行!”朵儿叹了口气,站直身子。

    “你见过我爸爸?”宁凡好奇地问道。

    “当然见过了。”朵儿笑着回道:“不过,我跟他不对盘。”

    宁凡小心翼翼地瞥了一眼宁非,妈妈似乎很少跟他讲有关爸爸的事情。

    “妈妈说,我爸爸死了。”宁凡低声说道。

    朵儿侧眸看了一眼宁非,挑了挑眉,然后跟宁凡说道:“你爸爸没死,你妈妈只是失忆了,把你爸爸忘了而已。”

    虽然她是看不顺眼席靖尧,但是他对美人儿确实好的没话说,所以……

    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嘛!

    她当然还是希望美人儿和小子禹能够一家人团聚。

    “是真的吗?”宁凡看向宁非,想要得到确切答案。

    宁非抬手扶额,言辞闪烁着:“那个……妈妈也不记得了。”

    “来,乖乖地让朵姨抱一个,朵姨就告诉你,你爸爸是谁。”朵儿弯腰,展开双臂,抛出诱饵。

    宁凡盯着朵儿似乎是在思考这笔交易划算吗?最后还是好奇心战胜了一切。

    当宁凡乖乖地走进朵儿怀里的时候,朵儿抬眸朝宁非眨了眨眼睛,好像在说,看吧,孩子想爸爸了。

    其实,一个小孩子就算外表表现的再坚强,他的内心也是渴望能够得到父爱和母爱的。

    “我爸爸是谁?”被朵儿抱过之后,宁凡又跟对方保持了适当的距离。

    “你爸爸啊?”朵儿眼珠子转了转,然后回道:“你爸爸叫席……”

    宁非突然咳嗽了两声,打断了朵儿的回答:“我们出去吃饭吧!我请客!”

    宁凡皱着眉头,似乎还在等待对方的答案。

    “你妈好像不希望我告诉你。”朵儿解释道:“这件事情还是由你妈亲口告诉你比较好。”

    宁凡将视线移向了宁非。

    “我们先去吃饭吧!凡儿,你应该已经饿了吧?”宁非尴尬地笑了笑,说道。

    宁凡不吭声,只是直勾勾地盯着宁非。

    宁非无奈地叹了口气,凡儿真的是她的克星啊!

    “等妈妈什么时候想说了,再告诉你可以吗?”宁非柔声恳求道。

    宁凡沉默了几秒,而后懂事地点点头:“如果爸爸是个坏人,那你还是不要告诉我好了。”

    宁非的心瞬间酸涩不已,不是他不好,而是她太坏,她根本就配不上他。

    三个人就近找了一家餐厅,吃饭期间,有说有笑的,宁非突然觉得这种感觉真好。

    有朋友的感觉真好!

    “铃……”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朵儿接通后,声音立刻放柔了:“喂……妈妈在外面吃饭呢,待会就回去……好,知道了,妈妈会注意安全的……”

    待朵儿挂断电话的时候,宁非惊讶地看向朵儿:“你也有孩子了?”

    朵儿笑着点点头:“叫苏诺,是个男孩儿,比凡儿小一岁。”

    “你……一直单身?”宁非挑眉,孩子跟着妈妈姓,跟她的凡儿一样。

    朵儿嗯了声:“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她总是在想,如果她结婚了,那个人对小诺不好该怎么办,所以一直单身到现在。

    “上次,有个男人还问起你呢……好像姓江。”宁非突然想起来了,于是说道。

    苏朵儿唇角的笑容一僵,拿筷子的手蓦地一顿。

    “是吗?”转瞬间,苏朵儿又装作很轻松地问道:“叫江远?”

    “好像是,我也不太记得了。”宁非一般对她不感情趣的东西从不上心。

    “你这几年都在哪儿啊?”苏朵儿突然转移话题道:“这次回国……”

    宁非叹了口气,回道:“一言难尽。”

    见宁非一副心事重重却又不愿意开口的模样,苏朵儿也不再继续追问,只是说道:“如果你遇到什么困难了,记得向我开口,我一定尽我所能地去帮你。”

    “谢谢。”宁非感动不已。

    吃过饭后,苏朵儿将宁非她们送了回去,临别时喊道:“记得电话联系。”

    苏朵儿离开后,宁非拉着宁凡进了楼。

    因为电梯突然坏了,所以宁非拉着儿子朝楼梯通道走去。

    “妈妈,后面好像有人跟着我们。”宁凡突然抬头朝宁非说道。

    宁非当然也听见了,但是她不敢回头看,于是抱起儿子便加快了脚步。

    可是小宁凡不害怕,他探头朝下瞧了瞧,当看到一个男人的身影逐渐变得清晰时,小宁凡居然没有喊叫,只是盯着对方看着。

    “妈妈,你好慢,他都跟上来了。”宁凡突然朝宁非说了一句。

    宁非一听吓坏了,抱着宁凡跑了起来。

    当宁非气喘吁吁地,终于跑到家门口的时候,掏钥匙的手都是颤抖的。

    “妈妈,他已经在身后了。”宁凡语不惊人死不休。

    宁非手中的钥匙还没插进钥匙孔,就因为宁凡的一句话,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宁非紧紧地抱着儿子不松手,就在她准备转头之际,突然一个黑压压的脑袋便出现在了自己的视线范围内。

    “妈妈,你弄痛我了。”宁凡提醒道。

    当看清楚男人是谁后,宁非身子瞬间一僵。

    席靖尧阴沉着一张脸,弯腰捡起地上的钥匙,开锁,打开门,走了进去。

    宁非抱着宁凡一动不动地站在门口,仿佛吓傻了一般。

    “妈妈?妈妈?”宁凡皱眉叫道。

    宁非回过神后,怯怯地跟了进去。

    宁凡挣脱了女人的怀抱,下了地,盯着席靖尧一瞬不瞬地瞅着。他刚才之所以不害怕是因为,这个叔叔看上去不像是个坏人。

    席靖尧在上楼的过程中,已经仔细打量过宁凡了,这模样简直就是他小时候的翻版,不是他儿子才见鬼了。

    “你进卧室,我跟你妈有话要谈。”席靖尧看向宁凡,命令道。

    宁凡转头看向宁非,似乎是在征得她的同意。

    宁非心跳的极快,不敢去看男人的脸色,只能低头朝儿子轻声说道:“凡儿进卧室去,妈妈叫你出来你再出来。”

    宁凡点点头,临进卧室的时候,不忘朝席靖尧说了一句:“不准欺负我妈妈。”

    席靖尧没吭声,只是冷冷地盯着宁非。

    “进去吧!妈妈没事儿的。”宁非安抚道。

    待宁凡进入卧室后,席靖尧直接拉着女人进了另一个卧室,用脚踹上门,将女人用力一甩。

    宁非踉跄了一下,差点儿摔倒,站稳后,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

    “你可真悠闲啊!我爸现在还躺在重症监护室内命悬一线呢,你竟然还跟别人有说有笑的?”席靖尧一步步地朝女人逼近,俊脸上乌云密布,近乎咬牙切齿地低吼道。

    宁非猛地摇头,可是她却没什么可辩解的。

    “你从一开始就在骗我!你接近唐书礼是你的任务,你接近我也是你的任务对吗?”席靖尧怒火攻心,一字一句地质问着:“唐董是你的第一个目标,我爸是你的第二个目标……是吗?!”

    宁非不停地摇着头,想要解释,可是却根本无从说起,她不能否认,这所有的一切,她都有参与。

    “女人,你真该死!”席靖尧突然一手掐住了宁非的脖子,将她抵在了身侧的墙上,怒气灼心地怒吼道。

    宁非双手握着男人的手腕,她感觉自己快要不能呼吸了,喉咙处传来的疼痛让她难受不已。

    “你可伪装的真好啊!伪装的让我彻底相信了,你也是爱我的!原来,从一开始,你就是一个骗子,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子!”席靖尧铁青着一张脸,感觉肺都快气炸了。

    宁非不想辩解什么,也无力去辩解,闭着眼睛,任凭男人发泄着。

    “原来人是会变的!我还一直坚信着,你还是我的女人,那个又笨又蠢又善良的女人!原来是我错了!”席靖尧心中难受至极,他真的恨不得掐死这个女人。

    “……”

    “可是就算你再变,怎么能变成第二个温岚呢?别人的命在你眼中就那么的不值钱吗?为了达到你的目的你就可以视别人的命如草芥吗?”席靖尧怒火攻心,他怎么也想不通,以前的那个女人去哪儿了?

    “什么好奇席家的传家宝?这一开始就是你设计的一个圈套!而我却傻的去选择相信你,还带你去了书房!把密码告诉了你!宁非,我在你的眼中到底算什么?只是你需要时的一个工具,不需要的时候就成了废子了是吧?”席靖尧越说越痛心,他的那个宝贝去哪儿了?

    “好!你想要那个传家宝,该死的,你拿去,可是你为什么要伤害我的家人?你何故会这般有恃无恐?”

    “……”

    “宁非!我告诉你!你最好无时无刻给我祈祷着,祈祷我爸能平安醒过来,否则,我第一个饶不了你!”席靖尧恶狠狠地警告道。

    宁非微微合上了眼睛,她感觉自己轻飘飘的,好像要去到另一个世界了,这样也好……

    突然,宁非感觉自己跌在了冰凉的地板上,缓缓地睁开双眼,喉咙处传来阵阵疼痛,她……没死吗?

    宁非缓缓地爬起身,抬头。

    席靖尧薄唇紧抿着,怒视着地上的女人,心里一阵阵刺痛。

    “宁非,你不配做我儿子的妈妈!”席靖尧盯着女人,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宁非微微怔愣了一下,而后像是联想到了什么,惊恐地瞪大双眸:“你……你想干什么?”

    “我儿子应该姓席,而不姓宁!”席靖尧冷声回道,冷视了女人一眼,转身准备离开。

    宁非一时着急,爬过去,揪着男人的裤脚,哀求道:“求求你,不要抢走凡儿,没有他,我就真的一无所有了。”

    席靖尧拳头紧握,闭了闭眼睛,狠心地挣脱开女人的手,疾步离去。

    当席靖尧走至门口的时候,门突然被打开了。

    宁非刚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就看见了门口站着的凡儿。

    席靖尧抬手想要去抚摸凡儿的脑袋却被对方给躲开了。

    宁凡推了席靖尧一下,紧抿着小嘴:“你是个坏人!”

    席靖尧皱眉,看着宁凡朝宁非跑去。

    “凡儿。”宁非一把将凡儿抱进了怀里,抱的紧紧的,生怕他会被别人抢走似的。

    席靖尧沉默了两秒,然后直接转身离开了。

    “妈妈,他是不是欺负你了?”宁凡拧眉问道:“以后,我再也不要和妈妈分开了,我要保护你。”

    宁非紧紧地抱着儿子,痛哭出声。一想到,儿子有可能被夺走,她便难受的不能自已。

    “妈妈,刚才那个人,我从来没见过,他是谁?”宁凡轻轻地拍着宁非的背,当女人的哭声逐渐停止的时候,宁凡突然问道。

    宁非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他……他不是坏人,是妈妈做了对不起他的事情,所以他才会……”

    宁凡瞬间明白了,于是问道:“那妈妈有没有跟他说对不起?”

    宁非摇了摇头:“凡儿,你还小,你不懂,有些事情根本不是一句对不起就能解决问题的。”

    宁凡确实不懂,所以也没再追问。

    宁非最害怕的事情还是来了,第二天,警察便将她带走了。

    临出门前,宁非跟宁凡解释:“妈妈很快就回来。”

    可是,她作为嫌疑犯,怎么可能会被轻易地放出来呢?

    她很清楚,触犯了法律就应该接受惩罚,可是她的凡儿怎么办?她最放心不下的还是他啊!

    警察对她逼供,问她当晚去哪儿了,有没有参与其中,是不是这次行凶的人。

    对于他们的问话,宁非只是摇头,不清楚,不知道。似乎是因为她的身份,他们并没有对她用刑。

    晚上的时候,她恳求警察给苏朵儿打了一通电话。

    “喂……”

    “朵儿,是我,宁非。”听到熟悉的声音,宁非有些哽咽。

    苏朵儿有些惊讶,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吗?”宁非现在还没恢复记忆,若非有事儿不可能给她打电话的。

    “你能不能去一趟公寓,把凡儿接到你那里照顾两天,我……”宁非突然有些说不出口。

    “你怎么了?”苏朵儿着急地追问道。

    “我有点事儿,可能……”

    “别瞒着我。”苏朵儿急切地问着:“你到底怎么了?”

    “我现在在警察局里。”宁非很不想说,可是她又不想骗她,对方迟早也会知道。

    “警局?”苏朵儿差点儿跳起来:“你怎么会进去的?发生了什么事儿?”

    “现在一句话也说不清楚,凡儿就拜托你几天了。”宁非回道。

    宁非一直记得络腮胡子的那句话,只要她什么都不承认,宁姐会想办法救她出去的,可是另一方面她又觉得很是矛盾。

    她应该接受法律的制裁的,可是她真的放不下凡儿。一天了,她心里一直盘旋着两个自己,她们在分庭抗礼,谁都不退让。

    苏朵儿去接宁凡的时候,宁凡死活不肯走。

    “我要等我妈妈,我妈妈说她很快就会回来的。”宁凡已经饿了一天了,但是他宁愿饿死也不要离开这里一步,总感觉他若是走了,妈妈就再也回不来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