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 断了来往

    第二百一十二章 断了来往    两个警察也没办法了,于是便准备先行离开。

    警察离开后,席靖尧接连又抽了几根烟,然后打了一通电话:“给我找到她,尽快,马上!”

    他现在怒火攻心,真恨不得将那个女人给生吞活剥了!

    “你们老实跟我说,你们是不是瞒着我什么?”席母也察觉到不对劲儿了,于是朝儿子们问道。

    席璟岩闭了闭眼睛,叹了口气:“妈,这件事情能不能等爸手术完再说?”

    “是啊妈,现在最要紧的是爸能平安就好。”席君凡附和道。

    “不行,我现在就要知道!要不然我心里堵得慌!”席母低喊道,寸步不让。

    “你们就说嘛,我也很想知道。”席格格催促道。

    刚好,席靖尧走了过来,冷声回道:“现在一切事情还不是太确定,等查清楚的再告诉你们。”

    “二哥,刚刚警察说,非儿失踪了。”席格格观察了一下席靖尧的表情,然后猜测道:“你该不会已经知道了吧?还是说……非儿跟爸受伤有关系?”

    席母圆眼一瞪,诘问着:“真跟那女人有关系?”

    “妈,你给我点儿时间,我会把事情查清楚的。”席靖尧头疼地闭了闭眼睛,回道。

    “哎呀,我这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啊!”席母将脸一扭,捂着心口,难受地哀嚎。

    “妈,事情还没查清楚,不要胡思乱想了。”席格格轻轻地拍了拍席母的肩膀,安慰道。

    “这件事情若真的跟那个女人有关系,就算她是贝贝的妈妈,我也饶不了她!”席母朝席靖尧喊道。

    “妈,消消气,消消气!”席格格继续安慰着:“事情也许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来,我们坐下歇会儿。”

    席母气呼呼地转身,坐在椅子上,难受地撑着额头。

    席靖尧走到急诊室门前,怒火在胸中翻腾,扰的他不得安宁,总感觉体内的火越燃越炽,若是再不发泄,他会发狂的。

    紧紧地握着拳头,手背上青筋暴起。

    席靖尧攥了攥拳头,猛地朝墙上捶去,离他最近的席君凡都能清晰地听到骨头和墙撞击的声音,有些瘆人。

    “二哥!”席君凡皱眉,低喊道。

    “靖尧,你干什么?”席璟岩快步靠近,当看到席靖尧指缝间渗出的血时,立刻拽着他朝护士站走去:“走,赶紧包扎一下。”

    席君凡盯着两人远去的背影,低叹一声,靠在身后的墙上。

    说实话,他眼中的美人并不是一个心肠歹毒的女人,可是如今的宁非……他却猜不透,他也不想怀疑的,可是……

    他想,二哥此时的心里一定比他们难过千百倍不止。

    有时候,就是因为太信任了,所以才经受不住爱人的背叛。

    “非儿……不……人性本善,我认识的她是多么的善良,不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情的。”席格格的脑子也开始乱糟糟的了,从二哥的反应来看,此事必定是和非儿有关了。

    可是,为什么呢?她想不通!

    “时间是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席母重重地叹了口气:“我也不希望会是她!”

    席靖尧在包扎的过程中始终保持着沉默,手上传来的疼痛让他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或许对于此刻的他来说,女人给他心口上的致命一击已经大过所有的痛了。

    “你能不能告诉我,枪……是她开的吗?”席璟岩实在忍不住了,朝席靖尧问道。

    席靖尧坐在凳子上一言不发,仿佛是在逃避。

    “我认识的美人是绝对不会做这种事儿的。”席璟岩沉声说道。

    席靖尧长呼一口气,回道:“枪即使不是她开的,那她也是同伙,她脱不了干系的!我就是太信任她了,才会……才会让事情演变到今天这种地步!”

    如果爸醒不过来了,那他就成了一辈子的罪人!

    “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席璟岩拧眉问道,站在靖尧的立场,他一定为难极了,一边是至亲一边是至爱,他会怎么选择呢?

    “我不知道。”席靖尧诚实地回道:“我现在只求爸能平安,其他的……”

    其他的,他还需要好好想一想。

    席父的抢救过程历时三个半小时,等待是煎熬的,可当急诊室门被打开的那一刻,他们却又有些害怕,害怕面对未知的结果。

    “医生,怎么样了?”

    “我爸他……”几个人瞬间围了上去。

    “子弹是取出来了,目前手术也算成功,但是因为子弹离心脏的位置很近,手术过程中又失血过多,随时还会有生命危险。”医生摘下口罩,严肃地回道:“现在将他送往重症监护室,如果情况稳定了,我再通知你们。”

    “什么时候就过了危险期了?”席靖尧着急地拽住了医生的胳膊,问道。

    “目前还不确定,一般情况下是一个礼拜。”医生回道。

    一个礼拜?短短的三个半小时就已经够煎熬的了,还要等待一个礼拜?

    不过,有希望总比没希望好。

    席靖尧还是坚信老爸一定能度过这次难过的。

    ……

    宁非醒来的时候,头有些晕。

    “妈妈。”耳边响起的一道童音让宁非蓦然一怔。

    宁非猛地转头,当看到坐在床边的宁凡时,又激动又欣喜:“凡儿——”

    宁非一把将儿子抱进怀里,好像在做梦一般:“凡儿,妈妈好想你,妈妈是不是在做梦?”

    宁凡在女人怀中摇摇头。

    宁非颤着手指抚摸了儿子的脸蛋,心里的喜悦难以言喻:“是真的,是真的!凡儿!”

    女人再一次将儿子紧紧地拥入怀里。

    “妈妈,我透不过气来了。”宁凡皱着眉头,提醒道。

    宁非着实是因为太开心了,所以手上的力道没有掌握好,弄疼宁凡了。

    打量了一圈周围的环境,宁非喜悦的心情瞬间归于平静,脸上的笑容蓦然一僵。

    “妈妈,你怎么了?”宁凡朝宁非问道。

    这里的环境很陌生,她从未来过。突然,昨晚发生的一幕幕从脑海中闪过,使得宁非脸色大变。

    宁非迈下床,朝窗户走去:“这是哪儿?”

    她记得昨晚……莫幽然突然朝她的脖子一击,她就人事不知了。

    “我也不知道,他们把我带来的时候,妈妈已经在这里了。”宁凡回道:“不过,我上来的时候看了,应该是一个公寓,听他们说离市中心好像很远。”

    宁非站在窗前朝外望去,这里,好熟悉,她还在b市。

    “他们说,我以后就不用和妈妈分开了,是真的吗?”宁凡突然朝宁非抬头问道。

    宁凡垂眸看向儿子,然后蹲下身子,轻轻地眨了眨眼睛:“嗯,以后,我们永远也不会分开了。”

    敲门声响起,宁非一怔,然后慢慢地朝门口走去:“谁?”

    “我!”

    宁非闻声,黑眸一睁,这个声音她再熟悉不过了。

    静默了几秒,宁非还是打开了门。

    门外站着的人正是络腮胡子。

    “找我什么事儿?”宁非直接开门见山地问道:“宁姐该不会说话不算话吧。”

    络腮胡子冷声回道:“别紧张,我只是代宁姐过来嘱咐你几句,说完我就离开。”

    “嘱咐?对不起,我不想听了!”宁非冷声回道:“我现在已经自由了,我不必再听你们的差遣了。”

    “自由不自由还不是宁姐一句话的事儿?”络腮胡子冷哼一声,说道:“给我听好了,想要自由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代价?我付出的还不够多吗?”宁非忍不住失控地吼道:“宁姐明明只说是要血如意,她没说要杀人的!为什么不事先告诉我?把我当傻子一样骗,好玩吗?不要再跟我提她,我恨她,我永远都不想再见到她!”

    “发泄够了吗?”络腮胡子很镇定,等宁非吼完之后,继续说道:“记住,不要再和席靖尧有任何的牵扯了!这是宁姐对你的最后一句忠告!”

    “你滚,你给我滚出去!”宁非打开门,下了逐客令。

    络腮胡子不疾不徐地从兜里掏出一张卡,放在了桌上:“宁姐待你不薄,这里面有一千万,够你和你儿子后半辈子衣食无忧了。还有,这套公寓,也是你的了,钥匙在床头柜的抽屉里。”

    “我不稀罕,拿着你的卡给我滚!”宁非气得牙齿都在打颤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