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该来的始终会来

    第二百零九章 该来的始终会来    格格刚上楼,席母就接到了介绍人的电话,解释了一下今天的事情。

    席母听后松了口气,这么说来也就是……还有希望?

    于是乎,席母又开始朝格格进攻了,威逼利诱地一定要让她第二天继续赴约。

    宁非不知道席母跟格格说了些什么,格格虽然脸色不太好看,但第二天还是去了,回来后脾气比前一天有增无减。

    “我以后若是再去相亲,我的名字就倒过来写!”席格格上楼前,丢下了这么一句话。

    就在宁非以为这次相亲又黄了的时候,对方竟然打来电话说是对格格很满意,可以试着交往看看。

    席母自然是笑得合不拢嘴了。

    于是,吃过晚饭后,除了格格,所有人都聚集在了客厅,被迫地和席母商讨着格格的婚姻大事。

    “对方条件那么好,你说这个格格,怎么死活就是看不上人家呢?”席母头疼极了,本以为已经说服格格了,没想到这妮子变卦比变脸还快了,好说歹说就是不同意。

    “是不是这个越总长得差强人意啊?”莫幽然猜测道,除了这个她实在想不出别的原因了。

    “什么差强人意?这个小伙子帅着呢!”席母急忙回道:“我手机里还有他的照片呢!”

    席母是有对方的照片,本来是想给格格看的,可是格格每次都不看,仿佛对方长得是帅是丑都跟她没关系似的。

    莫幽然接过席母的手机,看了看,抿唇一笑:“是很俊呢!”

    席璟岩微微蹙眉,斜眸扫了一眼。

    席君凡探头一看,然后从莫幽然手中夺过手机,挑眉说道:“这个人我认识。”

    其他人全都看向了席君凡。

    “你认识?”席母好奇地追问:“熟吗?”

    “他以前也是lom集团旗下的艺人,只不过拍了一部电视剧后就和公司解约了。”席君凡一边回想着一边回道:“说起来……”

    席君凡转眸看向了宁非,顿了顿,而后摇头:“我跟他不熟。”

    这个小子本来就不是专业学习表演的,能凭借一部电视剧一炮而红也实属不易,就在他以为这小子的星途势不可挡的时候,他竟然退出了演艺圈。

    “妈妈,你的电话响了……”这时,楼上传来了小安贝的声音。

    宁非像是解脱了似的,起身上了楼。

    宁非接过手机,当看到手机屏幕上那一连串熟悉的号码时,立刻变得紧张了起来。

    “言陌,你带着贝贝她们回屋玩去。”宁非朝言陌吩咐道。

    贝贝好奇地瞅了一眼宁非,然后被言陌拉着进了屋。

    宁非立刻拿着手机回了自己的卧室,走到阳台的位置,回拨了过去。

    “找我什么事儿?”

    “探听到什么消息了吗?”手机那头传来了宁姐的声音。

    宁非紧张极了,抿了抿唇,深呼吸了一口气,回道:“我刚进来才没几天,怎么可能会探听到消息。”

    “从席靖尧身上下手难道还不快吗?究竟是你故意拖延呢还是压根就不想完成任务啊?”宁姐沉声质问道。

    宁非立刻否认道:“我没有,我只是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

    “好了,不用解释了,我再给你半个月的时间。你要记住,机会不等人,别到时候后悔!”宁姐冷声警告道,给宁非下了最后通牒。

    对方刚挂了电话,身后突然响起了席靖尧的声音:“谁啊?”

    男人的声音吓了宁非一跳,手一松,手机掉在了地上。

    席靖尧瞅了一眼地上的手机,拧眉。

    宁非慌乱地弯腰,捡起了手机,眼神有些闪烁:“哦……我白天去找工作了,这不,打电话让我明天去面试呢。”

    席靖尧浓眉微蹙,沉默了两秒,然后问道:“你去找工作了?什么工作?”

    宁非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跳出来了,说话声音都有些不正常了:“钢琴老师啊!”

    席靖尧挑眉,说道:“其实……”

    宁非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是他看出什么来了吗?

    “其实你可以安心在家里做你的阔太太,我养得起你。”席靖尧抿唇一笑,朝女人走近,拉起女人的手,回到卧室。

    宁非闻言松了口气。

    “我只是觉得无聊,想找点儿事情做。”宁非柔声解释道。

    “你手心里怎么出这么多汗?”席靖尧拉着女人在沙发上坐下,女人手心的一片潮意让他微微蹙眉。

    “啊,我手心出汗了吗?”宁非再次紧张起来,脑袋飞速运转,想着各种理由。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儿瞒着我?”席靖尧黑眸一眯,试探道。

    宁非脸色有些绷不住了,眼睛瞥向了别处,不敢与男人对视:“没有啊,我能有什么事儿瞒着你。”

    席靖尧眉头蹙的更紧了,抬手捏住女人的下巴,迫使她看向自己,继续问道:“真没有?”

    宁非唇角僵硬地抽了抽,故作轻松地解释道:“真没有,你在怀疑什么?怀疑我背着你勾搭别的男人了?”

    “你有那个胆子吗?”席靖尧挑眉反问。

    宁非讪讪的笑道:“当然没有了。”

    “算你识相。”席靖尧捏了捏女人的脸蛋,将她拽进了自己的怀里:“记住了,无论什么事情,都不准骗我!”

    宁非靠在男人肩膀上,小手慢慢地环过男人的腰,她真的不想骗他,可是……她也是被逼无奈。

    如果将实情告诉了他,他真的会将祖传的宝贝让她拿去换凡儿吗?她没有那个把握,所以她不敢擅自做决定,她不能拿凡儿的命来开玩笑。

    时间辗转而逝,半个月的期限很快就要到了。

    宁非也开始变得心神不宁起来。

    “妈妈,你在想什么?”小安贝靠近宁非,爬上了她的大腿,抬起小脸,问道。

    宁非回过神来,摸着贝贝的小辫子,心情复杂极了。

    “妈妈,你好像不开心的样子,要不,贝贝给你讲个故事吧!”小安贝眨着亮晶晶的小眼睛,朝宁非说道。

    宁非不知为何,胃突然有些翻搅,喉间有些哽咽:“好啊。”

    “贝贝就给你讲贝贝最爱听的故事——睡美人好不好?”小安贝歪着小脑袋,笑起来的时候,唇边还有两个小梨涡。

    宁非烦闷的心情瞬间消了一半,朝小安贝点点头,抿唇一笑:“好。贝贝讲,妈妈听着。”

    “从前有个城堡,城堡里住着快乐的一家三口……”小安贝甜甜一笑,稚气的童音随即响起。

    宁非听着听着突然有些想哭。

    “妈妈,你怎么哭了?”小安贝讲了一半,发现宁非眼睛里含着泪花,于是紧张地问道。

    宁非抿唇一笑,摇了摇头:“贝贝长大了,贝贝都会讲故事了,妈妈特别感动和欣慰。”

    “妈妈,爸爸说,贝贝是王子和睡美人生的小宝贝,可是贝贝现在也想当睡美人呢。”小安贝天真地说道。

    宁非在贝贝额头上亲了一下,笑道:“醒了没有?”

    小安贝摇摇头:“贝贝要陌哥哥亲。”

    宁非瞬间傻眼,刮了刮小安贝的鼻尖,叹了口气:“如果让你在妈妈和陌哥哥之间,只能选择一个,你会选谁?”

    小安贝看上去很为难:“不能两个一起选吗?”

    宁非摇摇头,憋着笑。

    “那……”小安贝想了半天,最后突然哭了:“哇……贝贝两个都想要。”

    宁非一愣,赶紧低声哄道:“好了好了,妈妈跟你开玩笑呢。”

    小安贝立刻停止了哭泣,猛地扑进了宁非的怀里:“妈妈,你不会不要贝贝了吧?”

    宁非突然沉默了,因为她也不敢保证,她能继续在这里呆多久。如果任务成功了,他发现了,还会不会原谅她?

    见宁非没有吭声,小安贝抬头,眼泪啪嗒啪嗒地往下掉:“妈妈,贝贝以后会很乖,很听话,绝对不惹你生气,你不要离开贝贝好吗?贝贝会伤心的。”

    不忍看小安贝流泪,宁非胡乱地点了点头。

    “那妈妈跟贝贝拉钩。”小安贝朝宁非伸出了小拇指。

    宁非举起手,大手指勾着小手指,算是一种承诺。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吓了宁非一跳。

    “妈妈妈妈,贝贝去给你拿。”小安贝从宁非的身上跳了下来,跑到床头,将手机给她拿了过来。

    宁非已经从沙发上起身,接过手机,脸色突然一变。

    该来的始终还是来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