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找刺激

    第二百零七章 找刺激    激情的碰撞一发不可收拾,当席靖尧抱着宁非走出书房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的事儿了。

    睡的晚注定第二天起不来……

    “妈妈!爸爸!”六点半的时候,敲门声响了起来,小安贝的声音起初比较绵软,之后便成了呐喊。

    宁非猛地惊醒,睡眼惺忪地瞥了一眼门口,当听到是小安贝的声音时,立刻变成了一只热锅上的蚂蚁,着急地开始找衣服。

    席靖尧蹙眉,缓缓地撑开双眸,抬臂拽住了女人的手腕,用力一扯,女人又趴在了他的胸前。

    “贝贝在敲门。”宁非提醒道。

    席靖尧闭着眼睛,回道:“我知道,再眯一会儿,有人会管。”

    果然,席靖尧的话音刚落,小安贝的声音便没了。

    门外,言陌一手牵着妹妹一手牵着小安贝朝楼下走去。

    “陌哥哥,今晚,贝贝还要跟你一块睡。”小安贝甜甜的声音响起,带着抹乞求。

    “不行!”言陌想都不想,直接拒绝。

    “陌哥哥。”小安贝委屈地叫道。

    “贝贝长大了,要学着一个人睡觉,这样哥哥才会喜欢。”言灵突然插嘴道。

    小安贝似懂非懂地看向言陌:“陌哥哥,是这样吗?”

    言陌冷着一张脸,嗯了声。

    “哥哥,我头发掉了一绺。”在快下完台阶的地方,言灵突然停下了脚步,拽着脖间的一绺头发,皱眉。

    言灵的头发都是言陌在给她扎,自从来到席宅后,他发现时间不够用了,他还得分神照顾另外两个,他自知对妹妹有亏欠,但是为了能让妹妹受到更好的教育,过上更好的生活,他只能答应席叔叔的条件。

    十三年,还有十三年,十三年后他就自由了。

    到时候,他一定要闯出一番天地,将妹妹带走。因为,他的身上还背负着太多的使命,他要报仇,为爸爸妈妈报仇。

    言陌下意识地松开了小安贝的手,去帮妹妹重新扎了扎头发。

    “陌哥哥,你以后也给贝贝扎头发好不好?”小安贝期盼地望着言陌。

    言陌蹙了蹙眉头,并没有立刻答应。

    “哥哥答应过我,只给灵儿扎头发的。”言灵噘着小嘴,不乐意了。贝贝和冉冉为什么总是跟她抢哥哥?

    小安贝听了怯怯地叫了声:“陌哥哥。”

    言陌瞥了小安贝一眼,欲言又止。

    “贝贝,快过来,今天早上有你最爱吃的小肉包哦。”席母的声音突然从餐桌那边传来。

    小安贝一听小肉包,瞬间忘了不开心,小脚丫哒哒哒地往下跑。

    结果,就在倒数第三个台阶的地方,突然一脚踩空了,小安贝就这么摔了下去,脸朝地上。

    就在小安贝身子晃荡的时候,言陌快速地伸出了手,可是还是晚了一步。

    言灵呆呆的站在原地,仿佛吓傻了一般。

    言陌赶紧跳了下去,将小安贝扶了起来。

    小安贝本来没有哭,只是委屈地喊着痛痛,可当她看到手上的血时,立刻哇的哭了起来:“流血了……”

    言陌其实不太会哄人,尤其是现在这种状况,更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了。

    餐厅里的几个人闻声赶了过来。

    “怎么了这是?”席母一见小安贝满嘴是血,立刻心疼死了,跑过去,将小安贝抱了起来。

    “周妈,赶紧拿药箱过来。”莫悠然随即朝周妈喊道。

    “贝贝乖,不哭不哭啊!”席母柔声哄着。

    “呜呜……”小安贝抱着席母的脖子,委屈极了。

    席母皱眉,瞥了一眼言陌,问道:“下楼的时候怎么也不拉着点儿贝贝?”

    言陌抿唇,回了句:“对不起。”

    “不怪哥哥,是我,是我头发掉了,哥哥帮我扎头发,贝贝然后自己跑下去了。”言灵赶紧护着言陌,解释道。

    小安贝一听奶奶在训斥言陌,立刻停止了哭泣,着急地说道:“跟陌哥哥没有关系,是奶奶叫贝贝,说有肉包,贝贝才摔倒的。”

    席母一听,唇角一抽:“你这是在怪奶奶喽?”

    其他人闻言都忍不住笑了。

    言陌只是蹙了蹙眉头,没有任何表情。言灵跑了下来,下意识地拉住了哥哥的手。

    “药箱来了。”周妈将药箱拿了过来。

    席母抱着小安贝去了客厅,原来是有颗牙齿被碰的松动了。

    小安贝皱着眉头,喊着痛,小手朝言陌挥啊挥的:“陌哥哥。”

    “牙齿都掉了,还顾得上你的陌哥哥,小心我把他给送走。”席母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

    小安贝立刻就像是炸了毛的母鸡,朝席母的肩膀打去:“坏奶奶,坏奶奶,你也把贝贝送走吧!”

    其他人闻言全都忍不住笑了。

    “好了好了,奶奶跟你开玩笑呢!”席母也被逗乐了:“这么喜欢你的陌哥哥,长大了让他娶你!”

    小安贝立刻笑开了花,也忘了疼了。

    “奶奶偏心,我也要嫁给陌哥哥。”一直插不上嘴的小冉冉不乐意了。

    席母摇头失笑:“好,长大了,都嫁给他!”长大了,那也得看国家婚姻法允不允许了。

    言陌一直皱着眉头,盯着地面。

    让他入赘席家吗?绝不可能!

    在言陌的心里,他对贝贝和冉冉只是责任,和席叔叔约定的期限一到,他就会离开。

    而他却不知,人心都是肉长的,在经过十几年的相处,他早已丢了心却不自知。

    ……

    当席靖尧和宁非下楼的时候,其他人已经吃完早餐了。

    “我今天是不是最后一个?”突然身后传来了席君凡的声音。

    宁非回眸,刚好与席君凡的视线对上,然后快速地移开了,脸颊上火辣辣的。

    席靖尧若无其事,一派悠闲地在餐桌前坐下。

    “你们昨晚都干什么了?早晨起不来?”席格格窝在沙发上,朝餐厅喊道。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席君凡立刻轻咳了声,开玩笑地回道:“我昨晚梦游了。”

    宁非则拘谨地挨着席靖尧入座,连头也不敢抬了。

    “怎么了?饭都进鼻孔里了!”见女人的小脸垂的越来越低,席靖尧忍不住调侃道。

    宁非侧眸瞪了男人一眼,仿佛在说:“还不都是因为你!”

    “你还坐在这儿干什么?”席母见格格悠闲地在那坐着,于是催促道:“还不快去把自己好好捯饬捯饬?”

    席格格眉毛一挑,回道:“哎呀妈哎,你能不能让我稍微……稍微休息那么一会儿?”

    “给我记住了,今天这场……”席母又开始叨念了。

    席格格赶紧做了个暂停的手势:“好了妈,我已经知道了,我绝对搞定行了吧?”

    “那你跟我说说,你打算怎么搞定他?”席母还是有些不放心,想要支几招。

    席格格的头顶飞过一群乌鸦:“这也要说?”

    “说!”席母的语气不容拒绝。

    席格格叹了口气,简直想要去挠墙。

    “第一,装淑女,男人不都喜欢温柔贤淑的女人吗?既然没遗传您的好基因,那我装总可以吧?第二,拍马屁,把他捧成神,男人不都喜欢高高在上的感觉吗?大不了拍马屁的时候我不走心就好了。”席格格的眉毛都拧成一条绳了。

    席母听后差点儿吐血。

    “你说说你,一点儿都没遗传到我!”

    “是啊,你们偏心,把优点都集中在君凡一个人身上了,重男轻女!”席格格吐了吐舌头,回道:“如果时间能够倒流,那我绝对绝对投胎到隔壁的王阿姨家去,你看人家王阿姨都快把她女儿宠上天了。我现在真可谓是羡慕嫉妒……恨!”

    “你……你简直无可救药了!”席母气得都有些结巴了。

    “妈,刚刚隔壁王阿姨打来电话,说是叫你一块搓牌呢!赶紧去吧,别误了场!”席格格朝席母挥挥手,催促道。

    “又想支开我?想干什么?”席母质问道:“你到底有什么目的?逃跑?我告诉你,今天我哪都不去,就是五花大绑也得把你绑到目的地。”

    “妈,拜托你,你去了我发挥不好,你还是在家里乖乖待着我的好消息吧啊!”席格格呵呵笑了两声。

    席母上下打量了格格一眼,还是有些不放心。

    “妈,你就放宽心吧!”席格格头疼地揉了揉眉心,然后说道:“我保证完成任务!实在不行,我就瑟佑,瑟佑不成,我霸王硬上弓还不行吗?”

    “你个死丫头!”席母吼道:“给我矜持一点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