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当和尚(求月票)

    第二百零一章 当和尚(求月票)    席靖尧被女人给推出了阳台,怀中的枕头也掉在了地上。

    “别……虽然我也很想和你在阳台上试一回,但是我被人看去倒无妨,你若是被人看去,我可要疯了。”席靖尧一边后退,一边调戏着女人。

    “席靖尧!”宁非一跺脚,转身回了屋。这个臭男人,来找她不会只是为了跟她那个吧?

    席靖尧立刻追了进去,从背后抱住了女人:“宝贝,别生气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宁非挣扎了两下,最后索性也不动了,任由男人抱着,一句话也不说。

    席靖尧将女人转了过来,面对面站着,放低姿态:“还生气呢?那你打打我消消气?”

    宁非冷视着男人,还是不吭声。她要对他实行冷暴力!

    席靖尧握着女人的小手往自己身上捶了两拳:“来,爱打哪打哪……除了这里。”

    当宁非的手被带领到一处高地的时候,男人邪笑出声:“这里很脆弱的。”

    “席靖尧,你怎么……”宁非快速地抽回了自己的手,骂道。

    “宝贝,你看,我态度这么诚恳,你就消消气好吧?”席靖尧不顾女人的闪躲,直接将她拥在了怀里。

    “席靖尧,你老实跟我说,你来见我……是不是……是不是就是为了……”

    “为了什么?”席靖尧挑眉,问道。

    “为了……为了欺负我?”宁非最后还是难以启齿。

    席靖尧举手投降,为自己辩解道:“冤枉啊!我们到底是谁欺负谁啊?”

    “你敢说你来找我不是为了解决……解决那方面的事?”宁非羞愤地质问道。

    “哪方面啊?”席靖尧听懂了,却故意明知故问。

    宁非哼了声,推开身前的男人。

    席靖尧赶紧上前解释:“你在怀疑我对你的爱?”

    爱这个字眼让宁非微微侧眸。

    “你爱的是你的老婆虞姬不是我!”宁非纠正道。明知道他喜欢的不是自己,她却还是无法自拔地喜欢上了他!

    席靖尧蹙眉,又来了。

    “你就是她,她就是你。”过不了多久,他肯定也会被她给弄糊涂。

    “我不是!”宁非否认道:“你又没有证据,万一是你搞错了呢?”

    “我不会搞错!”席靖尧有些头疼。

    “如果她也回来了,你会选择谁?”宁非不死心地问道。

    “这种假设不可能存在!”席靖尧扶额。

    “万一呢?”

    席靖尧挨着女人坐下,耐心地安抚着:“好了,你只要记住一点,那就是我永远都不会扔下你不管。”

    “真的?”宁非有些不相信。

    席靖尧点点头,将女人搂进怀里,可怜兮兮地说道:“你不知道,这几天没见到你,我晚上都睡不着。”

    “油嘴滑舌。”虽然知道男人的话只是哄她开心的,但宁非却选择了自欺欺人。

    “气消了?”席靖尧试探道。

    宁非没吭声,只是不反抗不挣扎已经说明了一切。

    “那……我们做点别的?”席靖尧声音略带笑意。

    宁非立刻处于戒备状态,抬眸盯着席靖尧,就像是看怪物似的:“你还说不是?你每次来都是这样。”吃饱喝足后就离开。

    席靖尧瞬间明白了过来,赶紧解释:“你觉得我缺女人?”

    宁非不吭声,是啊,他是不缺女人,他条件这么好,倒贴的肯定都有好多。

    “如果我找你只是为了上你的话,我用得着每天跑这么远,过来翻墙吗?”席靖尧失笑道。他想要女人还不是说句话的事儿,关键是他……不想!

    “那你到底是喜欢我呢还是喜欢我的身体?”宁非直接问道。

    席靖尧一愣,唇角一勾:“都喜欢。”

    “哪个多一点?”宁非噘了噘小嘴,问道。

    席靖尧有些为难:“一定要拿来做比较吗?”

    宁非异常坚定的点点头。

    “那喜欢你这个人比较多一点。”席靖尧诚实地回道。

    “那你以后不可以再碰我了!”宁非下令道。

    席靖尧唇角一抽:“女人,这两者是……可以兼有的。”

    宁非瞪着男人不吭声。

    “好吧好吧。今晚不碰你了行吧?”席靖尧投降了。

    “是以后也不许碰。”宁非纠正道。

    席靖尧差点脱掉下巴,干笑了两声,说道:“你是让我当和尚啊?”

    和尚两个字让宁非噗嗤笑出了声。

    “你这小东西,你想憋坏我啊!”席靖尧顺势将女人推到在了床上。

    “席靖尧,说好不碰我的!”宁非喊道。

    男人的手早已不规矩起来:“女人,几天不见,你都不想我的吗?”

    宁非躲闪着男人的进攻:“不想。”

    “可是我想你了。”席靖尧禁锢着女人的双手,开始肆意地为所欲为起来。

    女人的嘟囔也被他堵在了嘴里,最后化成了娇喘。

    小别胜新婚,说的一点也没错。

    两人缠绵了一个晚上仍然如胶似漆着。

    “什么时候和唐书礼解除婚约?”席靖尧问道。

    唐书礼这三个字让宁非有些烦躁:“他最近很忙,还是稍微往后靠靠吧!”

    “你在为他着想?”席靖尧老大不爽地蹙眉。

    “我没有。”宁非否认道。昨天她还见他来着,唐书礼整个人的情绪似乎都不是太好,若是在这个时候落井下石,她有些于心不忍。

    “好吧,最近,唐董的案子就够他忙的了,我想他也没时间过来烦你。”席靖尧叹了口气,通融道。

    宁非垂眸,不吭声了。生怕男人会再次提及有关唐董的事情,她怕她会招架不住,然后通通告诉他。虽然她知道的,他或许也已经猜到了。

    宁非的担忧是多余的,男人并没有纠缠于这个问题。

    “等找到儿子后,我们就回国。”席靖尧爱不释手地抚摸着女人的脸蛋。

    宁非神情一暗:“能找到吗?有把握吗?”

    “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儿子应该在柏林。”席靖尧回道:“你们平时多久见一次面?下一次见面到什么时候了?”

    “没有固定的时间。”宁非摇摇头,她是真不知道。

    “你这两天能不能想办法再见儿子一次?我派人蹲点跟踪。”席靖尧问道。

    宁非皱皱眉头,轻声回道:“我试试看,我也不敢保证……他们会让我见凡儿。”她心里其实也是有丝犹疑的,如果答应了男人,会不会又会惹怒宁姐?那凡儿……

    宁非着实头疼不已。

    “量力而行,不要被他们察觉了。”席靖尧在女人的额头上印了一吻:“再睡一会儿。”

    ……

    宁非正犹豫着该怎么开口向宁姐提这个要求,却不料第二天就接到了宁姐的电话。

    “和唐书礼分了吗?”宁姐直接开门见山地问道。

    宁非嗫喏了声:“还没有。”

    “抓紧时间,第二个任务该开始了。”宁姐沉声催促道。

    宁非小心翼翼地试探道:“第二个任务?是什么?”

    “等你和唐书礼彻底分了,我再告诉你新任务!”宁姐冷声回道:“还有,凡儿想你了,你抽个时间回来看看他吧!”

    宁非张了张嘴巴,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结巴道:“真……真的吗?你真的让我见凡儿?”

    “嗯。”宁姐的声音没有一丝温度。

    宁非兴奋极了,她原本还在犹豫着,该怎么向宁姐开这个口,没想到……

    “把我交代你的事情给我解决了,就回柏林吧。”宁姐吩咐道。

    宁非笑着应声:“是。”

    她将这个好消息第一时间便告诉了席靖尧,让他跟她同乐。

    只是开心了没多久,问题来了。

    宁姐好像是说,让她赶紧和唐书礼解除婚约。

    这个问题一直拖了有一个礼拜,直到唐书礼约她出去见面,她才终于鼓足了勇气,想和他说清楚。

    看着男人一副心事重重,每天就算再烦累也不忘照顾到她这边的感受,宁非就有些难过。

    如果没有席靖尧,或许,他会是一个不错的丈夫人选。

    只是没有如果……

    “怎么了?饭菜不合胃口?”似乎看出了宁非的纠结,唐书礼挑眉问道。

    宁非轻轻地摇了摇头:“不是。”

    “我这几天太累了,可能没有照顾好你,你……”唐书礼放下筷子,盯着宁非,声音有些沙哑。

    宁非赶紧摇头:“没关系的。”

    过了一会儿,唐书礼见宁非依旧有些不对劲儿,就问了:“你有话要对我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