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 三十年前(求月票)

    第二百章 三十年前(求月票)    “知道我为什么要留你这条老命吗?”宁姐停下脚步,垂眸盯着唐德,抿唇一笑:“因为,我要让你看一出好戏啊!儿子和亲生女儿结婚生子,绵延后代,你就算是到了阴曹地府恐怕也无颜去见你唐家的列祖列宗吧!”

    “宁姚,你有本事冲着我一个人来,孩子们是无辜的!”唐德怒火攻心,气愤地身子一抽,脸色惨白。

    宁姐见状,不疾不徐地从男人口袋里掏出一瓶药,一瓶强力救心丸。

    从里面倒出一颗放进了男人的嘴里:“别着急死,重头戏还没开始呢!现在死,太没有价值了!”

    唐德怒视着宁姐,因为心脏不舒服,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和她说话。

    宁姐盯着唐德,脸色突然一沉,咬牙切齿地说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这都是你自己造的孽,就算是再难吃,你也得给我咽下去!”

    宁姐站直身子,转身,走到门口的时候,将手中的药瓶扔给了一个手下,冷声吩咐道:“给我看好了!”

    “是,宁姐!”

    要说宁姚为什么这么恨唐德,原因要追溯到三十年前了……

    三十年前,宁姚这个人物在学校可是出了名的。不但人长得跟个天仙似的,就连学习成绩都特别好,尤其是她的音乐天赋极高。

    在学校,追求她的人很多。可她偏偏有男友,男友名叫段明宇,也是一个才子。

    因为家境不是太好,宁姚抽空就会到各个酒吧驻唱。

    酒吧里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也是在那个时候,宁姚惹上了一个人。

    经理叫她过去陪酒,她死活不肯,而后被强行压在了他的面前。

    他说,他愿意用一万买她一夜,而她给他的回应就是一个巴掌。

    这件事情过后,明宇每天都会陪着宁姚直到下班,所以她也不是太害怕。

    而那个男人依旧经常来,而且还带了好多个哥们给宁姚捧场。

    他那几个哥们看宁姚的眼神明显带着一抹不怀好意,有一次喝醉了竟然硬拽着她往腿上坐。

    也是那次,明宇因为救女友而被打。

    之后,宁姚辞职了。

    可是那群人却追到了学校,每天糖衣炮弹地对她轰炸。

    宁姚这个人性子比较烈,而且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压根就不会给对方好脸色。

    或许是男人的自尊心在作祟,最后,他们竟然找人将段明宇绑架了,然后逼迫宁姚来到一间屋子。

    年轻的时候不知道天高地厚,只想着泄愤和过瘾,就当着段明宇的面将宁姚给轮了。

    六个人,一共六个人。

    他们玩了一个晚上,宁姚受伤很严重!

    宁姚至今仍清晰的记得,她挣扎反抗无果,最后头被撞在了墙上,血流如注。

    看着段明宇怒瞪的双眸、暴出的血管,她也试过咬舌自尽,可是最后还是被其中一个男人给堵住了嘴巴。

    之后,她被做的昏死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只感觉浑身像是被碾子碾过的一样,骨头和肉都不是自己的了。

    明宇就这么一直抱着她,一句话也没有说。

    她光@的身子虽然被遮盖住了,可是她知道那残破不堪的衣服下面一定触目惊心,惨不忍睹。

    她真的没脸再面对明宇了,挣脱着想要寻死,最后被明宇紧紧抱住。

    “这不是你的错,你依然还是我的妖儿,过阵子,我们就结婚吧!”段明宇抱着宁姚,一字一句发自肺腑。

    宁姚感动的同时可还是有些接受不了自己被弄脏的事实。

    她本以为自己的第一次会留在新婚夜,留给她最心爱的人,可是一夜之间全毁了。

    她感觉她好脏,她根本就配不上明宇了。

    “你放心,你昨天所受的耻辱,我将来一定会为你讨回。”段明宇朝宁姚保证道。

    为了不让段明宇担心,宁姚假装坚强。

    这件事过后,她请了半个月的假,有时候心灵的创伤不是那么轻易就能愈合的。

    她也想过要去找他们几个报仇,可是他们个个都有后台,又岂是她这种小人物能搬得动的。

    就在宁姚精神恍惚的本个月内,又传来了一个噩耗。

    段明宇死了,被人活活打死的。

    宁姚赶赴现场的时候,都有些认不出来是他了,俊脸被揍得又肿又青,完全变了样子。

    宁姚的世界一下子毁了,她感觉她的周围都是黑暗的,她找不到出去的路。

    人在极度刺激之下是会疯了的。

    宁姚就疯了,每天对着一个素描本傻笑,上面全是段明宇画的,每一张都是她,正面的、侧面、各个角度。

    她就是在那个时候怀上宁非的,因为傻不知道,当肚子大起来,家里人发现的时候,都已经快四个月了。

    家里人也曾带她去打过胎,可是一到医院,宁姚就像是受了刺激般,开始不受控制地乱跑。

    后来,医生说,胎儿大了,要做会有生命危险。

    家人商量过后,决定等她生下孩子后,就将孩子送人。

    或许是天见垂帘,孩子生下后,宁姚竟然奇迹般的恢复了神志。

    当看到那个孩子的时候,宁姚恨不得将她给掐死!她的存在只会提醒着她那段不堪的过去!

    最后,孩子还是被家人送走了。

    宁姚养好身体后,家里人也曾给她介绍过几个对象,全是些家里穷找不起媳妇的那种。

    要知道,当时的那个年代,封建思想还很顽固,女人不贞那就代表着你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

    可是宁姚逃了。

    她跑到段明宇的坟前发誓,为他报仇后,她就到地下陪他去。

    后来阴差阳错碰上了青龙帮的太子爷房明辉。

    他答应帮她报仇,可是银货两讫,她必须得陪他睡,直到他厌烦为止。

    而这一睡,就是二十多年。

    他也曾说过要娶她,可是都被她拒绝了。

    她发过誓的,这辈子不嫁人!

    现在,大仇眼看得报,她也快到了履行承诺的时候了。

    六个人,还剩下最后一个!也就是当年那件事情的刽子手!

    他——就应该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

    晚上,席靖尧悄悄地潜入了宁非的卧室。

    宁非正靠在床边看着书,见到男人进来,微微一怔,也没什么反应,埋头继续看书。

    席靖尧见状,眼珠子在女人的身上转了一圈,最后邪笑着靠近。

    “真生气了?”席靖尧坐在床边,低声问道。

    宁非面若冰霜,声音更冷:“你来干什么?”

    “你门口的人都撤走了。”席靖尧答非所问。

    宁非身子故意侧了侧,哼了声:“关你什么事儿。”

    席靖尧又朝女人靠近了一分,一把抽走女人手中的书,然后问道:“我又做错什么了?”

    宁非想要去抢,最后抢不过男人,只好作罢。

    “大晚上的,席总夜闯女人闺房不好吧?”宁非噘着小嘴,问道。

    席靖尧见软的不行,只好来硬的了。

    于是——一把拽着女人的手腕,轻轻一扯,便扯到了自己的怀里。

    “啊!”宁非轻轻叫了声,而后挣扎着要起身:“席靖尧,你放开我。”

    “说,到底怎么了?”席靖尧拧眉,质问道。

    宁非将小脸一扭,声音带着一丝怨气:“你干嘛总是缠着我不放啊?”

    席靖尧闻言皱皱眉头,声音微挑:“我以为,你就喜欢我缠着你不放,难道是我会错意思了?”

    宁非气呼呼地鼓着腮帮子,怒视着某人。

    “既然是我会错意了,那我就不打扰了。”席靖尧故意放开女人,起身,朝阳台走了两步。

    宁非见状一愣,着实没想到男人会这么听话,下意识地喊道:“席靖尧!”

    席靖尧薄唇微微一抿,一丝笑意浮上眉间。

    “干嘛?”席靖尧转头之际立刻恢复了一张冷脸。

    “你若是走了,最好永远都不要再出现!”宁非随手抄起一个抱枕就朝男人扔去。

    席靖尧脑袋一躲,接住了女人的‘手榴弹’。

    “你这话的意思——究竟是想让我走呢还是不想让我走呢?”席靖尧唇角缓缓勾起,问道。

    “你……你……给我滚!”宁非气愤极了,失控地吼道。

    “真滚了啊?”席靖尧作势往前走了两步。

    宁非转身又拎起一个枕头朝男人扔去:“滚!”

    席靖尧腾出一只手再次接住。

    “把剩下那个也一并扔过来吧!我能接得住!”席靖尧忍不住逗弄道。

    “席靖尧!”宁非心里本来就烦,男人的表情让她很是不舒服。

    见宁非从床上跳了下来,席靖尧的身子往阳台的方向退去。

    宁非穿上拖鞋,快步走向男人,将他往外推着:“你走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