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订婚典礼

    第一百九十七章 订婚典礼    中午去见唐书礼的母亲,其实宁非见过她一次,唐夫人是一个典型的法国女人,虽然很注重保养,可是同龄的外国人要比亚洲人显得老一些。

    阿姨似乎不太喜欢她,趁唐书礼去洗手间的时候,她朝自己说道:“我儿媳妇的理想人选一直都是芸芸,不过既然书礼喜欢你,我也不会过多的阻挠,唐家的儿媳妇并不是那么好当的,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

    唐夫人不疾不徐的几句话让宁非有些如坐针毡。

    可是碍于对方是长辈,她也不好说什么。她本来也没有打算和唐书礼长长久久。比起唐夫人的直言直语,她觉得自己为了达到自己目的而利用唐书礼的行为才应该遭到唾弃。

    订婚前一天晚上,宁非是紧张的,坐在卧室的沙发上,左等右等还是没等到席靖尧,她拿过手机,想要给他拨过去,可最后还是作罢了。

    她不知道明天订婚典礼上会发生什么,她也不清楚自己今后的命运究竟会怎么样,她不奢求能和席靖尧幸福一辈子,但希望这几天能成为她一生中最美好的回忆。

    忐忑了一晚上,该面对的必须还得面对。

    临出门前,宁非接到了凡儿的电话:“妈妈。”

    虽然只有短短的两个字,却温暖了宁非的心,让她的眼眶忍不住泛红。想一想,她和凡儿也有一个来月没见面了,她不是不想他,只是她想和儿子说上几句话都得先申请一下宁姐。

    所以,她才答应宁姐要替她完成两个任务,这样,她就可以和凡儿永远在一起了。

    “凡儿,有没有想妈妈?”宁非语带哽咽地问道。

    “嗯。”宁凡已经长成了小男子汉,不像同龄的孩子般黏人:“妈妈,你什么时候回来看我?”

    宁非突然觉得愧疚不已,刚画好的妆都被眼泪的晕花了:“妈妈在外面工作呢,等工作完了就回去看凡儿好不好?”

    宁凡懂事地点点头:“嗯,妈妈辛苦了。”

    宁姐从宁凡手中拿过了手机,朝手下使了个眼色,让他们带宁凡下去。

    “凡儿,你要乖,妈妈很快就会和你永远在一起了。”宁非激动地说着。

    宁姐将手机放在耳边,闻言面无表情地提醒道:“准备好了吗?”

    宁姐的声音让宁非一怔,沉默了片刻,而后轻应了声:“嗯。”

    “今天的订婚典礼,我不希望会出现任何差错,你懂吗?”宁姐凤眸一眯,意有所指道。

    “知道。”宁非咬了咬唇瓣,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

    “记住,我最讨厌背叛,你应该知道背叛我的下场会是什么。”宁姐的声音并不大,可却有足够的威慑力。

    宁非闭了闭眼睛,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将帮里的计划告诉了席靖尧,如果这次的任务失败,那她……

    “我记得我曾经跟你说过,世界上的男人都是靠不住的!他们只是一时贪恋你的美色而已,当你朱颜褪去,你觉得他们还会爱你吗?”宁姐轻叹一口气,说道:“记住,千万不要试图去依赖谁,这个世界上,你能相信的,依赖的只有你自己而已!”

    宁姐的话让宁非沉思了好久。

    她也想靠自己,可是人总有累的时候,短短的几天时间,她发现她已经有些依赖那个男人了,这是个不好的现象吗?

    宁非本来是想给席靖尧打个电话的,可是宁姐的这通电话却让她打消了那个念头。

    她总有种不祥的预感,事情肯定远没有她想象的这么简单。

    订婚典礼上,宾客如云,衣香鬓影中,宁非下意识地搜寻着某人的影子。

    当听到宁非微微的叹息声时,唐书礼浓眉微挑:“怎么了?不开心?”

    宁非牵强地扯了扯唇角,轻轻地摇了摇头:“没有啊。”

    “是不是不喜欢热闹?”唐书礼体贴地说道:“坚持一会儿,我送你回去休息。”

    宁非点点头。

    就在宁非落寞转身的时候,突然一抹影子闪了进来,是他!

    席靖尧身着一套铁灰色手工西装,一进场就看见了宁非,然后穿过人群朝她慢步走来,顺手从侍者盘中拿过一杯酒,脚步丝毫不做停顿。

    见到席靖尧,唐书礼微微蹙眉。

    席靖尧走近,朝两人举了举酒杯:“订婚快乐。”

    宁非诧异地看向席靖尧,那天晚上的话,她以为只是他随口说说而已,没想到他真的是来祝福他们的。

    相交于宁非的惊讶,唐书礼的眸中却露着一丝疑惑。首先,他绝对不相信,他只是来祝福的,其次,他在门口故意设了关卡,就是为了阻挡他的出现,可是目前看来,他花钱雇来的那些个人真是太没用了。

    “谢谢。”唐书礼举杯,一口饮尽。

    宁非想笑却笑不出来,只是浅抿了一口杯中的可乐。

    她酒量不行,所以只能以饮料代替红酒。

    “唐总,订婚快乐。”这时,突然有人来祝贺了。

    唐书礼立刻礼貌地回以一笑:“谢谢。”

    “未婚妻真漂亮!”对方瞥了宁非一眼,忍不住夸赞道。

    宁非尴尬地点头:“谢谢。”

    当宁非再回头的时候,发现刚刚还站在身侧的男人已经不见了。

    她着急地四下环顾,心里隐隐泛着忧虑。

    待会儿,这里会不会变成一片血海?她突然感到很罪过。

    宁非抬手轻柔太阳穴,唐书礼见状蹙眉:“不舒服?”

    宁非微微点头:“头有些晕。”

    “去后面休息室休息一会儿吧!”唐书礼将宁非送去休息后便离开了,因为他还要照顾很多宾客。

    宁非正心烦着,突然席靖尧闪了进来。

    宁非瞥了一眼男人,故意扭转小脸,作生气状。其实,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生气。

    “怎么?生气了?”席靖尧在女人身边坐下,长臂自然而然地搂上了女人的腰。

    宁非起身,与男人保持着距离,话中明显带着一股怒气:“席总,请自重,我现在已经是别人的未婚妻了。”

    “宝贝,你到底在生什么气?”席靖尧薄唇一勾,笑道:“怪我没来劫婚?”

    宁非没理会男人,直接转身就准备离开。

    席靖尧见状立刻拦住了女人的去路:“如果我劫婚,你会跟我离开吗?”

    宁非一愣,是啊,她怎么没想过这个问题。

    如果他真的拉她离开,她真的会同他离开吗?答案是不会。

    席靖尧似乎比女人更了解她自己:“你不会!所以,我干嘛还要劫婚?弄的我颜面扫地?”最主要的是,儿子现在还在他们手中,他也不能太过自私的只为自己考虑。

    宁非气呼呼地鼓着腮帮子,推开男人就要离开。

    “这周围都是我安排的人,如果待会儿有危险,你不要参与进来。”席靖尧嘱咐道。

    宁非停下脚步,回头看向男人。

    “放心吧,我不会有事儿的。”席靖尧俯首在女人小嘴上轻啄了一下,低声承诺道。

    “一定要这样吗?”宁非心里秃秃的,总觉得不安。

    “你是在担心我还是在担心你们的人?”席靖尧挑眉。

    “我……”宁非结巴道。宁姐警告的话语依旧盘旋在耳边,无论是哪种结果,都不是她所希望看到的。

    “你在担心儿子?”席靖尧一语道明。

    宁非没好气地瞪了男人一眼,再一次的强调道:“那是我儿子。”

    席靖尧剑眉一挑:“没有我,你能生的出?”

    宁非突然发现在这个男人面前压根就别想争辩,因为她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其实,凡儿的爸爸长什么样子,她也没见过,只听宁姐说,凡儿是她背着他们和一个野男人生的,只是那个男人最后不负责任,所以被宁姐给解决了。

    这话的可信度她从来没去深想过,因为在帮里的时候,很少有人和她说话。

    “我要出去了。”宁非转身就要去开门。

    “你能告诉我,儿子现在在哪儿吗?”席靖尧握住了女人的手,问道。虽然他知道,问了也可能是白问。

    宁非看向席靖尧,她当然也希望,他能把儿子给救出来,只是,她也很清楚,帮里有多密不透风,想要找一个人,谈何容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