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两个小祖宗(求月票)

    第一百七十八章 两个小祖宗(求月票)    和莫幽然相处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是虞姬作为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莫幽然一定是喜欢老师的,她看老师的眼神带着抹痴恋,就好像当初的自己一样。

    虞姬衷心的祈祷着,希望幽然不要欺骗老师,更希望他们一家四口能幸福一辈子。

    晚上的时候,孩子因为有保姆照看着,所以虞姬能睡个好觉。

    席靖尧憋了一年多了,每天看着吃不着,那对他来说就是一种折磨啊。

    “宝贝儿……”这天晚上,席靖尧又将女人压在了身下,其实,他都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了,却没想到女人居然没有反抗。

    虞姬纤纤玉臂一勾,环上了男人的脖子。

    “完事了?”席靖尧眼冒红光,欣喜若狂。

    虞姬轻轻点点头。

    席靖尧的呼吸都开始变得急促起来了,将女人额上的发丝微微往后拢了拢,灼热的视线顺着女人的眉眼、鼻子,最后落在了女人纷嫩的殷桃小嘴上,喉结滚动了下,直接以饿狼扑食之势对身下的‘猎物’展开了‘攻击’。

    就在最后紧要关头之际,男人的行动得到了阻止。

    席靖尧不解地抬眸,盯着女人晴欲迷蒙的双眸,说道:“宝贝儿……不带这样玩我的啊……”言下之意就是,今天你不给,我就霸王硬上弓。

    虞姬的脸颊浮上了两朵红霞,拉低男人的脑袋,在男人耳侧低声说了句:“……”

    席靖尧唇角缓缓上勾,不等女人反应,就已经攻占了城池。

    “席靖尧!”虞姬娇嗔道。

    男人哪里理会女人的喊叫,似乎女人叫的越大声,他反而越兴奋。

    结果就是,虞姬被整整折腾了一宿。

    当第二天,保姆将孩子抱进来的时候,虞姬还两眼困顿的不想起床。

    保姆将小子禹放进了虞姬的被窝,虞姬迷迷糊糊地喂奶,可是小子禹压根就不安分,老是咬她。

    虞姬蹙着眉头,咒骂道:“怎么跟你爹一个德行,他欺负我,你也欺负我!”

    小子禹闻声,眨着大眼睛,很无辜地看着虞姬。

    虞姬挫败地叹气。她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呀?那个大祖宗已经够折磨人了,现在又来了两个小祖宗。

    虞姬正愁眉紧锁的时候,小子禹突然将小手伸到了她的嘴边。

    虞姬见状,故意将儿子的手放进了自己的嘴里,牙齿轻轻一咬。

    只见小子禹微微皱了皱眉头,简直跟席靖尧皱眉的动作如出一辙,也不哭不闹的,只是蹙眉盯着自己。

    虞姬见状笑了,亲了一下儿子的小脸,小子禹立刻舒展了眉头。

    轮到小安贝的时候,因为她看不见东西,当她抓住一个东西的时候,总是很难松手。

    小安贝吃奶的时候,习惯性地紧紧抓着虞姬的衣服,生怕她跑了是的。

    每当看到小安贝眼珠子乱转的时候,虞姬就莫名心疼。

    “贝贝,妈妈永远爱你。”虞姬在小安贝的额头上印上一吻。

    席靖尧晚上回来的时候已经不早了,身上还带着一股酒气,想必是去应酬了。

    昨晚被欺负了一宿,到现在还有些腰酸背痛呢,所以趁男人洗澡的时候,虞姬偷偷溜到了格格的房间。因为她太了解他了,狼饿久了,一顿哪能喂饱他。

    但是……最后还是被男人给捉回去了。

    “你去格格那里做什么了?”席靖尧皱眉问道。

    “睡觉啊。”虞姬脱口而出。

    “这里的床不够大?”席靖尧的身子缓缓朝女人逼近。

    虞姬的眼睛滴溜溜地转了一圈,嘿嘿笑道:“我……我只是想和格格聊会天而已。”

    席靖尧的身子离女人又近了一寸。

    “好了,我承认,我是不想让你碰我!你只顾自己舒坦,压根就不考虑我能不能承受得了!”虞姬投降了,瘪了瘪小嘴,哼道。

    “你对我有什么不满可以直接跟我说,我注意就是了。”席靖尧拧眉,回道。

    “你会听?”虞姬显然有些不相信,在这方面,男人能听话才见鬼。

    “我又不是禽兽,你不舒服了,我还硬上。”席靖尧没好气地回道。

    “那好吧,接下来的半个月不准碰我。”虞姬赶紧见风使舵。

    男人的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女人,你在给我下套!”

    “冤枉啊!”虞姬立刻喊冤道:“刚刚明明是你自己答应我的。”

    “宝贝,你知不知道,我之所以想要你,是爱你的表现。”席靖尧柔声哄道。

    虞姬想都没想直接回道:“那你别爱我了。”

    席靖尧被气的差点儿吐血,盯着女人看了好久,最后索性起身,朝外走去。

    “你干嘛?”虞姬喊道。

    “去公司。”席靖尧回道。

    虞姬皱眉,心想男人又生气了?她只不过是开个玩笑而已嘛!

    接下来的几天,男人果真没有碰她。每天都沉着一张脸,像是谁欠他钱似的。

    一天晚上,男人背对着女人,刚合上眼睛,突然就听见身后有微微的啜泣声。

    席靖尧皱眉,动作迅速地转过身,当看到女人抖动的肩膀时,立刻紧贴上去,将女人扳了过来:“怎么了?”

    女人梨花带雨地盯着男人,哽咽道:“没什么。”

    席靖尧心疼的擦了擦女人脸颊上的泪水,挫败地认输:“对不起,我错了。”

    虞姬傻傻地有些反应不过来:“你干嘛?你跟我道歉干什么?”

    “我这几天冷落你了,是我不好。”席靖尧承认了自己的错误。

    虞姬挑挑眉头:“你冷落我了吗?我怎么没察觉?”

    席靖尧一脸黑线:“你不是因为我冷落你所以才哭的吗?”

    虞姬摇摇头,将手机递到男人眼前:“我在看小说,正看到男女主因为误会不得不分开的时候。”

    席靖尧瞬间傻眼了。沉着一张脸起身,穿衣下床,朝外走去。

    “席靖尧,又要离家出走吗?好幼稚啊。”虞姬朝男人的背影喊道。

    接下来的几天,男人胆子大了,竟然夜不归宿了。

    虞姬只好抽时间去了一趟席慕集团。

    集团的员工都是认识虞姬的,毕竟是公众人物嘛!

    所以,秘书也没有汇报就直接放行了,因为谁都知道,这个女人是他们的总经理夫人。

    虞姬的身材说实话算是恢复的挺快的,至少短短的几个月内,她又恢复了以前的身材。

    虞姬上身穿了一件宝蓝色的呢子大衣,下身穿了条格纹的铅笔裤,脚蹬三寸高跟鞋,长长的头发披散在后背,一个水晶发卡有画龙点睛之效。

    虞姬手提着白色的小皮包,踩着高跟鞋逐渐朝总经理办公室迈近。

    席靖尧的秘书姓杨,虞姬还专门打量了一眼对方,身材婀娜,姿色过人,确实是个美人胚子。那个臭男人,还说换秘书呢,换哪儿去了?是换了个更漂亮的吧!

    “虞小姐,席总正在会议室开会,您请进办公室稍等片刻。”杨秘书朝虞姬微微俯身,在前面为虞姬带着路。

    虞小姐?虞姬对这个称呼很是感冒。

    “你是新来的?”虞姬环顾了四周一圈,抬眸问道。大公司就是不一样,装修的都特别豪华。

    “虞小姐是第一次来公司吧!”杨秘书笑着反问道。

    虞姬没想到自己反被将了一军,讪讪的笑道:“嗯。”

    “我叫杨敏,来公司已经十多年了。”杨秘书自我介绍道。

    虞姬挑眉,回道:“好了,你先去忙你的吧!我什么事儿再叫你。”

    杨秘书微微颔首,然后退了出去,没多久又送进来一杯咖啡。

    “谢谢。”虞姬礼貌地回道。

    席靖尧开完会便直接回到了办公室,当看到沙发上坐着的女人时吓了一跳。

    一丝浅浅的笑意从男人的嘴角一闪而过,之后便又恢复了一贯的冰块脸。

    “找我有事儿?”席靖尧直接朝自己的办公桌走去。

    “谁说我是来找你的,我只是过来参观一下公司而已。”虞姬耸肩回道。

    席靖尧唇角一抽,作势就要拿起电话:“那我叫杨秘书陪你去。”

    “算了,我已经逛了一圈了,累了,想歇会儿。”虞姬赶忙阻止道。

    “你今天来就只是想参观一下公司?”席靖尧在椅子上坐下,随手拿过文件,头也不抬地问道。

    虞姬挑眉反问:“不然呢?”

    席靖尧瞥了女人一眼,然后起身,拿起了车钥匙,说道:“那你留下来继续参观,我还有事儿需要出去一趟。”

    当男人刚打开门准备离开的时候,虞姬坐不住了,喊道:“席靖尧!”

    席靖尧停下脚步,回头朝女人看去。

    虞姬从沙发上起身,款款朝男人走来,扬高下巴,说道:“我参观完了,我现在突然想回lom看看。”

    席靖尧黑眸危险的眯起,将打开的办公室门再次大力关上。

    “女人,说一句你是来找我的有那么难吗?”席靖尧哼道。

    “既然知道还敢丢下我一个人离开!”虞姬努了努小嘴,指控道。

    席靖尧叹了口气,揽着女人朝沙发走去:“宝贝儿,说句好听的,我今晚就跟你回家。”

    虞姬斜了男人一眼,止住脚步,然后将视线移向了办公室外头:“你的那个秘书挺漂亮的啊!”

    席靖尧顺着视线看去,轻咳了声,头疼地捏了捏眉心,解释道:“她以前是爸的秘书,她的调配权在爸手里。除了她,别的我可是都换了。”

    虞姬收回视线,抬眸看向席靖尧,笑米米地问道:“这几天在公司睡的是不是很舒服?”

    席靖尧老实回道:“没有家里舒服。”

    “这里有这么漂亮的一个秘书,我还以为你一定乐不思蜀了呢!”虞姬开玩笑道。

    席靖尧赶紧解释:“她孩子都三岁了,你这醋吃的也太……”

    “谁说我吃醋了?”虞姬哼道,不承认。

    “这几天难道你就没有想我?”席靖尧将女人抱到了自己的腿上,笑着问道。

    虞姬翻了个白眼:“我每天照顾宝宝已经很累了,哪有时间想你啊。”

    席靖尧捏着女人的下巴,迫使她看向自己:“夜深人静的时候也没有?”

    虞姬嗯了半天,回道:“想了……”

    席靖尧立刻眉目都舒展了。

    “想你不在的时候,我好清静啊。”虞姬抿唇一笑。

    席靖尧的脸立刻耷拉的像是腊月寒冬的天气,冷的让人窒息。

    “席靖尧,你的那个杨秘书竟然叫我虞小姐。”虞姬的胳膊环过男人的肩膀,轻声说道。

    席靖尧薄唇一抿,解释道:“那是在夸你年轻。”

    “你在为她开脱。”虞姬斜视着男人,指控道。

    “好吧,明天,不,待会儿我就发一条公告,告诉所有人,我结婚了,以后见到我老婆请叫席太太。”席靖尧叹了口气,回道。

    “我不是那个意思。”虞姬哼了声,为自己辩解。

    “难道是我领会错了?”席靖尧挑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