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阴谋(为月票过百加更)

    第一百六十二章 阴谋(为月票过百加更)    温岚闻声回头,面露诧异:“靖尧?你怎么来了?”

    席靖尧走近,脸色很是难看:“你发那条短信什么意思?”

    温岚奇怪地看向了男人,回道:“哦,我是想给璟岩发来着,可能是误发到你的手机上了。”

    席靖尧皱眉,盯着女人的眼神复杂多变。

    “你还没放弃?”席靖尧问道。

    温岚转身,俯瞰着迷人的夜景,感慨道:“毕竟那么多年的感情了,想要忘记,很难,想要放弃,我又不甘心。靖尧,你说我该怎么办?”

    “大哥的为人,我想你应该比我更了解。”席靖尧抿唇,回道:“你应该知道,威胁对他起不到任何作用,或许只会让他更加反感。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了,该放下还是放下吧!大哥,并不是你的唯一选择,你还可以找到更好的男人来爱你。”

    温岚侧眸看向席靖尧,自嘲地笑道:“会吗?靖尧,你告诉我,男人的承诺和誓言是不是都不可信?你大哥如此,你也如此!”

    席靖尧浓眉紧蹙,沉默了一会儿,回道:“我只能说,人都是会变的,但至少他在当初向你承诺的时候,心是真诚的。”

    “靖尧,你说我和璟岩真的不可能了吗?”温岚不死心的问道。

    席靖尧很矛盾,怕说实话,对方会想不开,但是,他又不擅长撒谎。

    温岚叹了口气,说道:“早知道我和璟岩会是今天这种结果,当初我一定会选择你。”

    席靖尧瞬间有些别扭,故意回避着女人的视线,清了清嗓子,回道:“过去的都过去了,努力向前看吧!既然你没什么事儿,那我就先走了。”

    席靖尧转过身,步入屋内,温岚也跟着离开了阳台。

    就在席靖尧走向门口的时候,温岚突然开口了:“靖尧。”

    席靖尧缓缓地停了下来,回头,眼神在问,怎么了?

    “今天是我生日,难道你忘了吗?”温岚的表情看上去很失落,很伤感。

    席靖尧皱了皱眉头,算了一下,温岚的生日确实是今天,往年他都会记得很清楚,可是今年,他竟然忘了。

    “璟岩没有来,你能陪我过完这个生日吗?”温岚可怜兮兮地哀求道。

    席靖尧紧蹙的眉头自始至终都没有舒展开来,女人的要求似乎让他很为难。

    “曾经的你为了我什么都可以去做,现在,难道连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都不能满足我了吗?”温岚询问道。

    席靖尧仍然有丝犹豫,陪她过生日是没什么,可是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这么抵触。

    “算了,你走吧。”温岚突然落寞地朝餐桌走去,嘴里小声地自言自语着:“如果我哥哥还活着的话,我想,他一定会清楚的记得我每年的生日。”

    哥哥两个字让席靖尧的双腿就像是扎了根似的一动不动地杵在原地。

    他答应过周洋,要好好照顾温岚的,最后感性还是战胜了理性,双腿朝餐厅走去。

    餐桌上已经准备好了蛋糕和烛光晚餐。

    温岚见席靖尧返了回来,似乎是预料之中的事情。

    “靖尧,其实,我一直觉得我哥他没死,至少他活在我的心里。有时候看到你,我也会想起他,我想,他应该是一个很疼妹妹的哥哥。”温岚在餐桌的另一端坐了下来,语气哀伤。

    “……”席靖尧没有吭声,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叫你陪我过生日其实也没别的意思,你不用有心理负担!每年的这个时候热闹惯了,今年突然冷冷清清的,我不习惯,我觉得很孤独。”温岚笑着说道:“看到你让我不仅想起了我哥哥,你今晚就当是代替我哥哥陪我过个生日好吗?”

    席靖尧叹了口气,说道:“生日快乐,生日礼物我回头给你补上。”

    温岚突然起身,从柜子里拿出一个盒子,席靖尧认得这个盒子,是周洋的遗物,后来,他把它给了温岚。

    盒子里是一条银锁项链,温岚将它拿了出来,然后看向了席靖尧,柔声请求道:“你能帮我带上吗?我想,我哥哥留着它,肯定是希望有一天能将它亲手给我带上。”

    席靖尧有一瞬间的犹疑,但转念一想,其实也没什么,便接了过来,站在了女人的身后,替她戴上了。

    随即,温岚温柔一笑,双手合十许愿,吹熄了蜡烛。

    用晚餐过程中,温岚也时不时地会说个笑话,试图逗乐席靖尧,席靖尧却时不时地抬腕看表,似乎精神不是很集中。

    温岚笑道:“怎么?怕回去迟了跪搓衣板?”

    席靖尧皱眉,解释道:“不是,待会儿还有点事儿需要处理。”

    “其实,女人的心眼都很小。美人儿若是知道你来了这里,并且还陪我过了生日,她一定会生气的。”温岚笑着说道。

    席靖尧闻言黑眸一沉。

    “有时候善意的谎言只是为了避免吵架。你放心吧,今晚的事情,我绝对不会跟美人儿说的。”温岚朝男人保证道:“我现在也想通了,之所以输给她,或许是因为我本身不够优秀吧。”

    席靖尧若有所思着。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你不是还有事儿要办吗?可以走了。”温岚说道:“谢谢你陪我过生日。我现在的心情好多了。”

    席靖尧从座位上起身,盯着温岚,轻声说道:“你能想通就好,以后别做傻事,如果连你自己都不珍惜自己的生命,别人又怎么会在乎。”

    温岚一怔,随即笑着回道:“知道了。”

    席靖尧正准备离开,温岚突然左手掩着肚子,弯腰,小脸皱成了一团。

    席靖尧见状赶紧走近,关心道:“怎么了?我送你去医院。”

    温岚咬着下唇,看上去似乎很痛的样子,但是却摇了摇头,拒绝道:“不用了,估计是肠炎犯了,我吃点儿药就没事儿了。”

    温岚说着就弯腰朝屋内走,身子一晃,手搭在了席靖尧的胳膊上:“靖尧,你帮我倒杯水吧!”

    席靖尧见女人步履蹒跚,直接将她抱起,朝卧室走去,放在了床上,然后去给温岚倒了杯水,从抽屉里拿出药,伺候女人吃下去后,才离开。

    席靖尧离开温岚的住所后便直接去了集团,集团还有些事儿没处理。

    刚进办公室就接到了虞姬的电话。

    “大忙人,今晚上还回不回来了?”虞姬笑着问道。

    席靖尧揉了揉眉心,唇角带笑:“手边还有些工作,估计回去就不早了,你先睡,不用等我。”

    “我说席大总经理,你每天都这么晚回家,该不会是在外面金屋藏娇了吧?”虞姬已经洗了澡,正坐在床上看电视,他们现在通电话也开始开起了玩笑,似乎更能增加情趣。

    席靖尧揉眉心的手一顿,不知为何竟然联想到了温岚,于是回道:“我跟你说一件事,你不准生气。”

    虞姬打趣道:“别告诉我,你真的在外面养小妈了。”

    席靖尧闻言有些好笑:“有你这么一个小妈就够我受的了,我哪有时间去找别的女人?再说了,你都快把我压榨干了,我总得省着点儿伺候你吧?”

    虞姬咯咯笑了声:“席总,你要是敢背着我睡别的女人,信不信我……”

    “信不信你什么?”席靖尧也跟着笑出了声,女人的声音似乎有种魔力,有种解乏的魔力,疲惫了一天,也不觉得什么了。

    “我……剁剁剁!”虞姬做着剁肉的手势,声音铿锵有力。

    席靖尧浓眉微微一挑,下意识地朝小席看去,失笑道:“剁了,你用什么?”

    “我找别的男人去。”虞姬哼道。

    席靖尧叹了口气:“女人,你又皮痒了是吧?”

    “哎呀,我只是开个玩笑嘛,不让我付诸行动,难道还不能让我幻想一下吗?”虞姬笑的那叫一个开心,她似乎已经猜到了男人此刻的脸色,一定变成了猪肝色,不,甚至比那还黑。

    “幻想吗?幻想和谁啊?”席靖尧的声音听不出息怒,轻飘飘的。

    席靖尧一想到会有某个男人压在女人的身上对她做着只有他才能做的事情,他就恨不得将那个男人碎尸万段了。

    “哎呀,你听错了啦!”虞姬赶紧否认:“席总,你不是还有事儿要忙吗?忙你的啊,我挂了啊。”

    “等等。”席靖尧的话还是晚了,看着被挂断的电话,简直欲哭无泪。这个女人,天生就是他的克星!

    虽然她现在很少出去工作了,但是他还是有些不放心。

    接下来的几天,席靖尧依旧很忙,忙得无暇去顾及那些个小事儿。

    而虞姬呢,因为想在怀孕前出去旅游一下,便叫上了格格和朵儿一块去了。

    出去旅游了十来天,每天席靖尧都会给她打电话,腻歪半天后,格格直摇头说受不了:“我以前怎么没发现我二哥是个话痨啊?你们腻歪的程度简直是虐死单身汪的节奏啊?你让我们怎么活?”

    虞姬也总是回道:“有本事你们就赶紧把自己也嫁出去。”

    “我倒是想啊,就你上次给我介绍唐总,后来他都没有给我打过电话呢!”格格有点儿受伤。

    “那你就发挥你那打不死的小强的精神,你主动追啊。”虞姬提议道。

    格格摇头:“我要是主动追他,他会不会觉得我不矜持?”

    “其实,我倒更看好你和越峰哎!”虞姬说出了真心话。

    朵儿也很赞同地附和:“像唐书礼那种既妖孽又腹黑的男人,格格,你真的驾驭不了,你们站在一起,不搭呀!”

    “是有点儿不搭,但是,我就是喜欢他啊!”格格嘟着小嘴,回道:“你们干嘛老是提那个越峰?那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人家怎么了啊?他现在涨粉的速度可比我当初还要厉害呢!”虞姬不解地问道:“人家不仅颜值高,而且又没有任何绯闻,最重要的是,人家家境也不错,和你很配啊!”

    格格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不行,单就他比我小两岁这件事我就接受不了,我喜欢成熟有魅力的男人。最好带着一点儿霸道!”

    “我怎么听着,你在说你二哥啊!”虞姬皱眉。

    格格惊讶地张大了嘴巴:“难道,二哥那款才是我喜欢的型?”

    “格格,你该不会是有恋兄情节吧?”朵儿问道。

    “别胡说,我二哥是有点儿太霸道了!要是,他的脾气稍微改一改,嗯,那就完美了。”格格开始浮想联翩了。

    “可是,唐总明明和你二哥是两种不同性格的人,你怎么就看上他了?”虞姬好奇地问道。

    “或许,唐那种的性格我也喜欢呢!”格格回答的甚为笃定:“反正,我绝对不能接受比我小的男人。”

    “好吧!”虞姬挫败的垮下肩膀,也不再使劲撮合两人了。

    “对了,朵儿,你最近心情好像也很糟糕,‘梅超风’又折磨你了?”虞姬转头朝朵儿关心道。

    朵儿似乎有些心不在焉,迟钝地摇摇头,低声回了句:“没有啊。”

    “朵儿,你是不是中邪了啊?整天都精神不济的,好像鬼上身了似的。”格格夸张地看向朵儿。

    虞姬看了格格一眼,无语地摇摇头。

    “没有啊,可能是最近的几个采访对象都没有采访成功的原因吧!”朵儿无力的解释道。

    “你都采访谁啊?要不要我帮你?”虞姬询问道。

    朵儿摇摇头:“不用了,总不能每个采访对象都靠你来牵线吧!”

    “其实可以让美人儿给你搭搭线,你去采访一下我二哥啊!若是成功了,也算增加了你的知名度了,你是不知道我二哥有多难搞!他从来都不接受杂志专访的。”格格提议道。

    朵儿连忙拒绝:“算了还是,我还不愿意采访他呢。”

    “要不,我跟越峰说一下?他现在正火着,你采访他对你也有帮助。”虞姬说道。

    朵儿想了想,然后点头:“那就麻烦你了。”

    “我们谁跟谁啊?以后有难处尽管开口。”格格嘴快地回道。

    虞姬也朝朵儿点了点头,其实,她总感觉,朵儿低落的情绪是因为私事。工作上即使面临的困难再大,她也从未见她这么垂头丧气,失魂落魄过。

    这种感觉,好像是失恋的感觉一样。就好像当初她对席靖尧……那种患得患失,没有安全感的感觉如出一辙。

    可是,如果朵儿有了男朋友,她也不可能不知道啊!依朵儿的性子一定会告诉她的。怕就怕,那个男人不是她的男朋友。

    三人旅游回国后又分道扬镳,各忙各的了。

    虞姬回到别墅,本想洗个澡补个眠的,结果看到桌上的橘子突然想吃了,她也发现她最近的食量好像大了。

    “夫人,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去做去。”李姐朝虞姬问道。

    虞姬一边剥着橘子皮一边回道:“什么都可以。”

    李姐正欲往厨房走,突然想起什么事儿来,转头朝虞姬说道:“对了夫人,前几天有你一个快件,我给你放在卧室抽屉里了。”

    “快件?”虞姬微微挑眉:“什么东西啊?”

    她记得她好像没有买什么东西啊。

    “我也不知道,你待会儿可以进去拆开看看。”李姐回道:“四四方方的一个小纸盒。”

    虞姬吃了两个橘子然后洗手进了卧室。

    打开抽屉,拿出那个快件,先看了看,正准备打开的时候,手机铃声响了。

    虞姬弯腰从床上拿起手机,见是席靖尧打来的,于是眉开眼笑地接通了。

    “喂。”坐在床上,靠在床头,虞姬将手机夹在耳朵和肩膀之间,顺手拿过那个快件,用小刀缓缓拉开。

    “回来了吗?”席靖尧从皮椅上起身,朝玻璃墙走去,一手插兜,一手拿着手机,颀长的身影在玻璃上留下一抹剪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