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吃醋的男人真可爱

    第一百六十章 吃醋的男人真可爱    虞姬一上台就将自己和剧中的人物融为了一体,凭着自己对人物的了解,演绎着他们的爱情。

    虞姬不知道她演的如何,只知道当台下响起一片掌声的时候,她知道她成功了。

    那种喜悦的心情难以言说。

    台下第三排的位置坐着一对男女,男人看上去五十岁上下,身着一套藏青色的休闲服,可是浑身上下散发出的冷意却让人不寒而栗。

    他身侧的女人虽然已是中年,可是却丝毫遮挡不住父母优良的基因,她的美很安静,很淡然……看起来如同开不败的樱花,分外迷人。

    “从这个女孩儿身上,我竟然看到了你年轻时的影子。”男人微微侧眸,眼神中带着一抹痴恋。

    女人只是淡淡一笑,没有回答。

    “要不要待会叫她过来认识一下?”男人朝女人问道。

    女人轻轻摇了摇头:“我累了,我想回去了。”

    男人微微蹙眉,随即唇角一勾:“好。”

    虞姬谢幕之后,到台下激动地差点儿哭出声。

    “虞姐,我们做到了。”越峰开心地抱了虞姬一下,此刻的心情无以复加。

    “是啊!”虞姬兴奋地点点头,是谁说过,若是把话剧演得如鱼得水,那么电影和电视剧那都可以游刃有余了。

    时间稍众即逝,转眼间一个月的期限到了,可是那件案子依旧没有实质性的进展。让席靖尧头疼的问题不是凶手抓不抓的住,而是他害怕这种惨案还会继续发生。

    小妖精说过,那些个死者肯定有某种联系,只是他推敲来推敲去,还是没什么发现。如果真的能找出他们之间的必然联系,那么这个案子就好破了。

    下属得知他要离开,纷纷露出不舍,他之前递辞呈的时候,上边还专门找他谈过话,问他是否想清楚了。

    席靖尧虽然也不舍,可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临别的前一天,他跟大家说:“这个月的工资到时候你们领去分分,就当是我给你们的奖励,我虽然换了职业,不过这件案子我还会继续关注的,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来找我。”

    “席局,今晚请客呗。”有人提议道:“临走之前聚聚啊。”

    “那是自然,局里留下值班的人今天的工资翻三倍。”席靖尧回道。

    瞬间欢呼声一片。

    “席局,今晚叫嫂子出来呗,让我们见一下啊。”又有人起哄。

    席靖尧闻言轻轻地蹙了蹙眉头:“她这几天很忙,也不知道能不能抽出时间来。”

    “打个电话问一下呗,我们这里面有好多她的粉丝,就满足一下我们这个小小的要求吧。”

    席靖尧抿唇,回道:“那好吧,我问她一下。”

    席靖尧给虞姬打电话的时候,虞姬刚录完一个节目,正准备坐车回公司。

    “忙完了吗?”席靖尧轻声问道。

    虞姬坐上车,关上车门,疲惫地靠在了椅背上:“嗯,刚忙完,正准备回公司。”

    “今晚有时间吗?陪我参加一个聚会。”席靖尧询问道。

    虞姬一愣,回想着,男人似乎从来都没有带她参加过什么聚会。

    “什么聚会啊?”虞姬好奇地问道。心中猜想着,难道是同学聚会?

    “辞职前的一场离别宴,全是局里的同事。”席靖尧回道。

    “我去……合适吗?”虞姬心想,全是他的同事,她都不认识,去了多尴尬啊。

    “你不想去可以不去。”席靖尧揉了揉眉心,说道:“我回头就跟他们说你有事来不了就行了。”

    “我不去的话是不是很扫兴?”虞姬轻声问道。

    “那你到底是来还是不来?”席靖尧皱眉,叹了口气。对他来说,女人来也好不来也好,多也是多一句解释。

    “嗯,在哪儿啊?”虞姬想了想,决定还是去吧。这可是他第一次邀请她参加他的聚会哎。

    “我待会儿去你们公司门口接你。”席靖尧回道。

    “好吧!我等你。”虞姬挂上电话后,发现比刚才精神多了,拿出镜子补了补妆,不知道为什么,对接下来的聚会她竟有种莫名的担心。

    “笑的那么甜,谁啊?席局?”王姐笑着打趣道。

    虞姬羞赧地应了声:“嗯。”

    “哎,恋爱中的女人啊!”王姐叹了口气。

    当虞姬回到公司的时候,席靖尧竟然比她还先到。

    上了车后,席靖尧盯着虞姬上下瞅了瞅,眉头不自觉地蹙起。

    “怎么了?”虞姬顺着男人的视线,垂眸看了一眼自己,问道。

    “没什么。”席靖尧抿唇回了句,随即开车上路。

    席靖尧将虞姬带去了一家私人的饭店,在进入包间之前,虞姬停下了脚步。

    席靖尧察觉到了女人的动作,回头:“怎么了?”

    “我紧张怎么办?”虞姬小声地问道。

    席靖尧唇角一扬,拉住了女人的小手,回道:“有我呢。”

    虞姬就这么被拉了进去。

    包间很大,里面足足有二十多个人,虞姬都不知道眼睛该往哪摆了。这跟她在舞台上,面对成千上万双眼睛的感觉还不太一样。

    虞姬刚进去,就听到了起哄声。

    紧接着,全体起立,朝他们的方向敬礼道:“席局好,嫂子好。”

    虞姬吓了一跳,幸亏男人拽着她的手呢,她才没逃跑。

    有人眼明手快地为他们拉开椅子:“嫂子,这里坐。”

    席靖尧拉着女人来到上位,朝众人说道:“不用介绍了吧?”

    “不用了不用了,嫂子谁不认识啊!”有人哈哈大笑。

    虞姬朝大家微微颔首,算是打过招呼了,此刻的她还是分外紧张。

    “嫂子真人简直比电视上还要好看,你们说是不是?”有人笑着夸奖道。

    “没错。”其他人跟着附和着。

    虞姬入座后,有个同事起身,端着酒杯朝虞姬一举:“我来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刘杨,嫂子叫我小刘就好。我干了,您随意。”

    有人已经眼尖的给虞姬的酒杯里添了酒。

    虞姬的酒量不行,可是这种场合,不喝是不是有些扫兴?刚端起酒杯,想要浅抿一口的时候,突然手中的酒杯被夺走了。

    席靖尧直接倒了一杯饮料,递给了虞姬,一边说道:“你嫂子不会喝酒,喝饮料吧!”

    席靖尧话音一落,又是一片唏嘘声。

    “席局,你疼媳妇的样子好帅哦。”有的女同事心碎了一地的同时,眼中全是羡慕嫉妒恨。

    “是啊,席局在我的印象中,一直都是严肃认真,一丝不苟的,他身边也一直都没有出现过女人。曾经的我还一度以为席局不喜欢女人呢!”

    接下来,一个接一个的轮番自我介绍,虞姬的记性虽好,可记得也有些吃力。

    “嫂子,你怎么能长的这么好看呢?”有人盯着虞姬,都有些移不开眼睛了。

    虞姬尴尬一笑,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嫂子,你和席局怎么认识的啊?”

    虞姬侧眸瞄了男人一眼,抿唇回道:“我的闺蜜是他妹妹。”

    “哦,看来,果然还是近水楼台先得月。”紧接着,哄笑声一片。

    “你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啊?保密工作做的挺好啊!”

    虞姬突然发现,自己今天不是来参加聚会了,简直就是来参加记者招待会了。

    “两年吧!”

    “你们谁先追的谁啊?”

    “不用问也知道,肯定是咱们席局追的嫂子呗!”有人抢话道。

    虞姬侧眸看向席靖尧,手放在桌底下推了推男人的腿,想让他帮忙回答一下。都让她回答,她的脑细胞哪够用啊。

    席靖尧侧头看向女人,随即面朝众人,回道:“她追的我。”

    这个答案不仅让同事们惊讶的差点儿掉了下巴,就连虞姬听后也有些哭笑不得,瞪向男人,意思很明显,她什么时候追他了?明明是他当初逼婚的好不?

    “嫂子,原来是你追的我们席局啊?都说女追男隔层纱,是不是席局很快就缴械投降了?”有人好奇地问道。

    虞姬先是小脸一红,明显是想歪了。她记得席靖尧每次欺负她的时候总是会说些不正经的话,有时候时间长了没要她,第一次的时候总是时间特别短,他也总会说是她太紧了,让他忍不住缴械投降了。

    “嗯,是很快。”虞姬偷笑着。

    反观席靖尧的脸色就有些不太好看了,那脸上,明明白白写着,嫌我时间短?看我回去后怎么收拾你!

    别人自然不懂两人眉来眼去的意思,只是充分地利用了这次机会,想要多问自己偶像一些问题。

    “嫂子,我们席局可是典型的钻石型男,你每天那么忙,两人聚少离多,你就不怕席局憋不住了找别人?”

    虞姬被问的一愣,尴尬地回以一笑。

    “我看该担心的人应该是咱们席局吧!就嫂子的顶头上司唐总,那手笔,一出手就是一千多万的礼物。”有人插嘴道:“嫂子,被那么多人追捧是种什么心情啊?”

    见席靖尧脸色有些不太好,虞姬赶紧解释:“你们别误会,我跟唐总只不过是上下属的关系。”

    虞姬都这么解释了,别人自然识趣地不再逼问。

    吃完饭后,跟众人告别。在回家的途中,席靖尧冷着一张脸问道:“那个姓唐的送你礼物了?”

    “啊,我又没要,回去后又还给他了。”虞姬赶紧解释。

    “为什么不要?”席靖尧反问。

    虞姬被问的一愣,结巴道:“你……你什么意思?我难道应该要?你不生气?”

    席靖尧冷哼一声,话中略带挖讽:“一千多万呢可是,你难道就没有犹豫过,接受?”

    “席靖尧,你送温岚邮票的时候我好像也没说什么吧!”虞姬回道。

    “那事儿已经过了。”席靖尧皱眉,不想提。

    “那这件事也已经过了。”虞姬哼道。

    席靖尧抿抿唇,心想,果然不能跟女人翻旧账!

    “对了,我什么时候追你了?明明是你逼婚的好吗?”虞姬逼问道。

    “是你先上了我的床没错吧?在我看来,那就是赤果果的勾引!之后,你又一而再再而三地勾引我,难道这不是事实?”席靖尧瞥了女人一眼,回道。

    “我什么时候勾引你了?我不是跟你说了,那是格格的恶作剧吗?”虞姬没好气地噘着小嘴,为自己据理力争道:“要不是格格,我现在也许是别人的老婆了。”

    女人不说还好,别人老婆这四个字让席靖尧脸色一沉,直接将车子开到路边,停了下来。

    虞姬扭头看向男人,疑惑道:“你干嘛?”

    “别人老婆?你想嫁给谁啊?大哥还是君凡,还是那个姓唐的?”席靖尧猛地朝女人逼近,吓得虞姬往后瑟缩了下。

    “我就是随便开个玩笑而已。”虞姬嗫喏道:“再说了,我说的也没错,如果不是格格,我们绝对不可能走在一起的。”

    “如果我们不在一起,你想嫁给谁?”席靖尧眯眸问道,似乎不打算放过虞姬。

    虞姬看着男人严肃的表情,突然扑哧笑出了声。

    “笑什么?说!”席靖尧冷声质问道。

    “我去出家当尼姑行吗?”虞姬笑着回道。

    “尼姑?”席靖尧呢喃了一句,盯着女人的俏脸看了看,说道:“就你这妖精,怕是住在尼姑庵恐怕也不会给我安分!”

    “如果我真的不安分,你会怎么样?”虞姬突然逗弄道。

    席靖尧黑眸危险地一眯,哼道:“把你关在屋里,叫人看着,一步都不准踏出房门!”

    “你这可是犯了非法拘禁罪!”虞姬指控道。

    “那你尽管去告,看有没有人搭理你!”席靖尧哼笑一声。

    虞姬鼓着腮帮子,翻了个白眼。

    “女人,你竟然当着他们的面说我时间短?”席靖尧的唇角露出了一抹邪笑,终于让他等到了算总账的时候了。

    虞姬故意装傻道:“时间短?我说的没错啊,你我是很快就结婚了啊。”

    席靖尧的身子朝前一倾,哼道:“别跟我装傻!怎么?你是在跟我抱怨我不能满足你吗?”

    虞姬小脸一红,推着男人的肩膀,赶紧解释道:“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真的没有往那方面想。”

    “真的没有?”席靖尧又逼近了一寸。

    虞姬果断地摇头。

    “那我现在再给你一个机会。”席靖尧突然笑米米地说道。

    男人的笑竟然让虞姬有种背脊发凉的错觉。

    “什么机会?”虞姬小声地问道。

    “给你一个重新回答的机会,我时间短吗?”席靖尧邪魅一笑,问道。

    虞姬咽了口口水,嗫喏道:“不短。”

    “用得着犹豫吗?看来……”席靖尧皱眉,表情很不爽。

    虞姬赶紧补充道:“不短,一点儿都不短,席长官,你好棒!”女人朝男人竖起了大拇指。

    不管女人的话是不是出于真心,都满足了男人强大的自尊心。

    见男人将车座放平,虞姬的大脑立刻敲响了警钟,双手下意识地挡在了男人结实的胸膛前,那硬硬的肌肉都有些硌手。

    “你……你干嘛?”虞姬吓得结巴道。

    “我们好像好久都没有在车里做过了。”席靖尧直接将女人压在了身下,眸中的欲色已经说明了一切。

    虞姬抿了抿唇,摁住男人不规矩的大掌,提醒道:“会被发现的。”

    “发现又怎么了?你我可是合法夫妻,他们管得着吗?”席靖尧不由分说地将女人的双手压过头顶。

    “席靖尧,你……你怎么……随时随地都能发情啊!”虞姬嘟着一张小嘴,抱怨道。

    “你若是不勾引我,我能憋不住?”席靖尧邪笑道,突然发现女人喋喋不休的小嘴很碍事,于是堵住……

    昏暗的路灯下,若是有人经过,一定会发现路边有一辆黑色的越野正在上下左右的晃动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