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接管公司

    第一百五十七章 接管公司    其实,席璟岩和君凡的话算是给席靖尧敲了一个警钟。

    正因为虞姬在乎他所以才给了这个男人伤害她的权利,但当她有一天,在乎的眼神变成了漠视,那么这个权利她将会毫不犹豫地收回。

    而现在的席靖尧还压根理不清自己对虞姬是个什么样的感情,他只知道这个女人带给了他快乐,却不知道这个女人也能带给他痛苦。

    温岚和席璟岩低调离婚了,对于温岚的态度,虞姬还是相当惊讶的,觉得她似乎有些太过理智了,这跟那个为了老师不惜牺牲自己生命来诬陷自己的女人完全不一样。难道,她真的想通了吗?

    戏还有将近一个月就要杀青了,虞姬心想,若是不出意外的话,她也开始备孕了。她其实很喜欢小孩,当然能有一个她和席靖尧的结晶她会更开心。

    片场休息的时候,席靖尧给她打来了电话,从对方的声音中她能听得出男人的心情似乎不太好。

    “怎么了?”虞姬小心翼翼地问道。

    “没什么。”男人淡淡地回道。

    “是工作上的事儿?”虞姬试探道,其实心底多多少少也有点儿谱了。

    男人没吭声。

    “是因为温岚?”虞姬又问道。

    “别多想。”席靖尧似乎不想谈及这个人,直接转移话题道:“你哪天的戏少,我过去探班?”

    “你若是忙的话就不用过来了,再过一个月戏就杀青了。”虞姬笑得温婉。

    “一个月?对我来说,那也太久了,你难道就不想见到我?”席靖尧拧眉问道。

    虞姬像吃了蜜饯般,从嘴甜到了心里,故意口是心非地回道:“不想,剧组帅哥这么多,我哪里有空想你呢!”

    对方一阵沉默。

    虞姬皱了皱眉,试探道:“生气了?和你开玩笑呢!”

    “给我听好了,以后离那个姓唐的远一点儿。”席靖尧低声警告道。

    “姓唐?谁啊?”虞姬故意装作听不懂的样子。

    “唐书礼!”席靖尧没好气地指出。

    “你和我们唐总有愁啊?干嘛一提到他你就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虞姬笑着问道,心想这个男人八成是在吃醋呢,只是好面子,不想承认罢了。

    “总之,你给我离他远点儿就是了。”席靖尧哼了声,嘱咐道。

    “是,遵命长官!”虞姬故意拉长声调,笑着应声。

    “好了,这几天我会抽时间去看你,你要乖啊!”席靖尧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也开始变得唠叨起来了。

    “等等,席长官!”虞姬心血来潮,这么叫道。

    席靖尧闻声挑了挑眉,等待着下文。

    “其实,我也挺想念小席的。”虞姬捂着嘴,小声地说了句。

    席靖尧刚喝了口水,在听到女人的挑逗后被呛着了:“咳咳……小妖精,你是不是在找死?”

    还没等男人说完,虞姬早挂了电话。

    虞姬听王姐说,夫妻间适当的调情是对感情的一种升温。她也发现,近墨者黑,在见惯了席靖尧的种种‘无耻’后,她也耳濡目染地变得不再那么羞涩扭捏了。

    虞姬也着实没有料到,她的这句挑逗直接让席靖尧半夜开车来找她了。

    当接到男人的电话时,虞姬都吓傻了。

    结果,没等去到酒店,男人就已经把持不住,在车上狠狠地折腾了女人一回。

    虞姬连连求饶:“席长官,放过我吧,小女子身体纤弱,经不起你这么折腾啊!”

    男人哪肯听女人的话,去到酒店后又是一番甘柴猎火。

    “小妖精,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挑逗我了?”席靖尧一边欺负女人一边邪恶地笑道。

    “不敢了不敢了,席长官,我投降了。”虞姬气喘吁吁地摇着脑袋。

    席靖尧突然俯身,盯着女人的俏脸,问道:“怎么想起来叫我长官了?”

    “你不觉得我像是你被看押的犯人吗?每天这也不准,那也不准的。”虞姬噘着小嘴,指控道。

    “那你就是我这辈子唯一一个想上的女犯人!”席靖尧咬了女人一口,笑得分外邪魅。

    “席长官,什么放我出狱啊?”虞姬也很配合的玩着角色扮演。

    “这辈子想都别想。”席靖尧微微蹙眉,然后堵上了女人的唇。

    温存过后,虞姬朝男人问道:“你真的已经戒烟了?”

    席靖尧挑了挑眉头:“我有必要骗你吗?”

    虞姬在男人身上嗅了嗅,然后笑着回道:“是没烟味了,不过为什么有女人的香水味?”

    “你鼻子失灵了。”席靖尧哼道。自他认识这个女人以来,好像从来都没有见过她喷香水。

    “老实交代,你是不是……”虞姬笑米米地逼供。

    席靖尧瞪了女人一眼,女人立刻作罢了。

    “对了,等这部戏杀青后,我想把要孩子的事情提上日程。”虞姬突然说道。

    席靖尧瞄了女人一眼,回道:“你想什么时候生就什么时候生。”

    “其实当个丁克家族也挺好的。”虞姬故意开玩笑道。

    果然,男人的脸色立刻变了:“明年之前,你必须给我生个小子。”

    “又是儿子,可是我就喜欢女儿,若是生了儿子,我就把他送人。”虞姬皮笑道。

    “送给谁?我席靖尧的儿子他们谁敢养?”席靖尧冷哼一声,回道。

    “你重男轻女!”虞姬哼道。

    “这个话题,过!”席靖尧知道再继续下去,今晚就不用睡了,他也不是观念老旧,他就是喜欢小子。

    “那若是生了儿子跟我姓虞好不好?”虞姬笑着撒娇道。

    席靖尧蹙眉,想都不想直接拒绝:“必须跟我姓。”

    “霸道、专制,哼!”虞姬一哼,背转过身。

    “那么想要女儿?”席靖尧突然翻身将女人压下。

    虞姬撇开小脸不理会。

    “那我就多努力努力,让你多生几个。”席靖尧笑着捏了捏女人的小脸蛋。

    “你当我是猪啊!”虞姬佯装嗔怒道。

    男人又开始动手动脚了。

    “席靖尧,你又来!”虞姬低喊道。

    “小席一见到你就开始蠢蠢欲动,我也没办法。要不?你帮我治疗治疗?”席靖尧咬着耳朵。

    “席靖尧,你去死!”当男人将她彻底贯穿的时候,虞姬忍不住吼道。

    “别急,正在死的路上。”男人又开始了三进攻。

    男人凌晨准备离开的时候,虞姬想了想还是问出了口,憋在心里好难受的:“温岚和大哥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

    席靖尧穿衣服的动作一顿,随即继续有条不紊的穿着:“你想说什么?”

    “其实,我觉得温岚和老师离婚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两个人若是没感情了,勉强在一起对彼此都是一种折磨。”

    席靖尧没说话,穿好衣服后,瞥了一眼虞姬,轻声说道:“还早呢,你再睡会儿吧!”

    男人刚走到门口,虞姬便忍不住叫道:“席靖尧。”

    席靖尧停下脚步,回头。

    “……”虞姬本来想说,你不要和她走的太近了,只是最后却改了口:“路上开车小心。”

    “嗯。”席靖尧微微颔首,然后带上了门。

    虞姬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看了好久都了无睡意,心无缘无故地跳的好快,她总觉得温岚那个女人不可能会突然变好,她一定还会使坏的。

    而席靖尧,她不是不相信他,而是她心里比谁都明白,他是个注重承诺的人,他绝对不会放任温岚不管的,只要温岚开口求他。

    虞姬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温岚的爸爸开了一家上市公司,因为一次错误的投标导致公司差点儿破产,紧要关头,只能求助于女儿。

    席璟岩的公司是有温岚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可是因为公司最近周转不灵,根本就挪不出钱来。

    无奈之下温岚只好找上了席璟岩。

    席璟岩犹豫过后,只是说可以帮忙回去问问席父,并没有直接应允,因为他也不知道温岚家的公司到底亏损成什么样了。

    结果,当席璟岩回去向席父开口的时候,席父只有一句话:“回来接管公司,这事儿就可以你自己做主了。”

    席璟岩是断不可能为了温岚而放弃自己的理想和抱负的,所以只能跟温岚说抱歉了。

    温岚四处碰壁,最后无奈之下只好找上了席靖尧。

    “什么事儿?”温岚约席靖尧在咖啡厅见面,一见面,席靖尧便开门见山地问道。他自然清楚,温岚若是没事的话不会轻易找他的。

    “我家的公司出了点儿问题,你能不能帮我跟爸爸,不,应该叫叔叔了。”温岚温柔地恳求道:“帮我跟叔叔说说,看他能不能帮帮忙。”

    “这件事情,你大可以直接跟爸说的。”席靖尧面无表情地回道。

    “我有找过爸爸,可是他……”温岚为难地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解释。

    “他没答应?”席靖尧反问道。

    “也不是。”温岚抿了抿唇,回道:“是爸爸提了一个条件。”

    席靖尧挑眉:“什么条件?”

    “他说让你或者璟岩其中一个回去接管集团。”温岚小声地回道:“我有去求过璟岩,可是璟岩他拒绝了。”

    席靖尧浓眉紧紧蹙起。

    “靖尧,如果不是走投无路了我也绝对不会来求你。我也尝试着找过其他公司的老板,可是他们都是吸血鬼你是知道的,他们甚至还想让我出卖我的身体来换取一个机会。”温岚眼中含泪,似乎看透了人间沧桑一般:“我知道你一直对接管集团这件事很抵触,可是若非我迫不得已,我也不可能来这里为难你。”

    席靖尧盯着女人一句话都没说,只是紧蹙的眉头泄露了他此刻的情绪。

    他是很想帮她,可是让他现在就放弃自己的职业回家接管集团,他不甘心也不是特别愿意。

    “靖尧,就算我求求你还不行吗?我欠你的,将来一定会还给你的。”温岚苦苦哀求道。

    席靖尧沉默了好久,最后冷声开口:“我再给你想想其他办法,你等我的消息。”

    这句话很简单,他去求别人,但是……他还是不想回去接管集团。

    但对于温岚来说,这就够了,只要能帮她解决掉公司的困难就行。

    “那你一定要抓紧了,公司已经撑不了多久了。”温岚最后不忘催促了一声。

    席靖尧先是了解了一下温父公司的状况,发现温父公司这次的危机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跟席慕集团脱不了干系的。

    在回去质问席父之前,席靖尧也曾找过几个朋友,这才发现,原来席父已经在业内通了气了,不准任何人出手帮忙。

    晚上下班后,席靖尧气势汹汹地回到了席宅。

    席格格见状,好奇地跟上了楼。

    席靖尧一推开书房的门,就朝席父质问道:“温氏是你在背后搞的鬼?”

    “怎么说话的?你这是在质问我吗?”席父冷声反问道。

    “你为了逼我和大哥接管集团,还当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席靖尧很是气愤,胸腔都快要气炸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