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禁忌小屋

    第一百四十三章 禁忌小屋    “躲?”虞姬结巴道:“我没有躲啊,我只是在这儿休息一会儿。”

    女人做贼心虚的模样让席靖尧忍不住摇头轻叹。

    “钢琴我用完了,我下去了啊。”虞姬慢慢地挪动着双脚,和男人打了声招呼便准备开溜。

    “慢着!”男人沉声道。

    虞姬停下了脚步,皱了皱小脸,战战兢兢地转过身。

    席靖尧迈开长腿,大步靠近,盯着女人看了两秒,就在虞姬以为男人要教训她的时候,却不料对方却牵起了自己的小手。

    席靖尧拉着女人朝外走去,下了楼。

    “你要带我去哪儿?”见男人一直拉着她朝门口走去,虞姬疑惑地问道。

    “看电影。”男人轻声回道。

    虞姬有些惊讶,小嘴开始喋喋不休起来:“看电影?你怎么突然想起来带我去看电影了?谁的电影啊?”

    席靖尧淡淡地瞥了女人一眼,继续前行。

    见男人丝毫没有回答自己的意思,虞姬也识趣的不再问了。

    不过在车上的时候,虞姬还是忍不住朝男人问道:“那个……你不生气?”

    席靖尧闻言微微蹙眉,不答反问:“上去发现了什么吗?”

    虞姬眼睛眨了眨,嗫喏地回道:“我还没转完呢,你就回来了。”

    “这是怪我回来早了?”席靖尧好笑地反问道。

    虞姬小手勾勾缠着,没回答。

    “就没有什么想问我的?”席靖尧一边开车一边问道。

    虞姬诧异地瞅了男人一眼,小声地问道:“嗯……那间钢琴室是为温岚布置的吗?”

    席靖尧毫不犹豫地点头:“是。”

    虞姬其实早就猜到了,只是当亲耳听到男人承认的时候还是会觉得不舒服。

    “生气了?”席靖尧声音微挑。

    虞姬口是心非的回道:“没有。”

    席靖尧也没有过多解释,只是说了句:“那间屋子归你了。”

    虞姬不解地看向男人:“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男人轻声回道。

    “你是说,我可以随意处置里面的东西?”虞姬的眼神充满了小期待。

    “嗯。”男人应了声。

    “也就是说,我以后可以随意上去了?”虞姬又问,唇角的弧度越来越大了。

    “嗯。”

    食指相抵,虞姬一想到男人竟然答应了,心里不免笑开了花。

    “有那么开心?”男人不能理解。

    虞姬瞥了男人一眼,没吭声,独自傻乐。

    突然想起男人卧室的那扇门,虞姬转头问道:“对了,你卧室里的那扇门是干什么的?里面是一间储物室吗?”

    席靖尧闻言脸色一沉,蹙眉看向女人:“你进去了?”

    见男人脸色可怕,虞姬怔愣了一下,赶紧摇头:“上着锁呢!”

    席靖尧薄唇抿了抿,沉声警告道:“二楼你可以上,但是那间小屋,你最好别靠近!”

    虞姬不明白刚刚还好好的,怎么突然间男人就变了脸,当真是比翻书还快。

    男人越不让她靠近,她就越好奇。

    心里胡思乱想着,猜测着里面会不会是有关温岚的一切?

    “别瞎想!跟温岚没有关系!”像是看穿了女人的心思,席靖尧直接打消了对方的疑虑。

    “我没有瞎想。”虞姬别扭地回道。跟她没有关系吗?

    下车的时候,虞姬因为心里想着事情没看到过来的车辆,差点儿撞了上去。

    席靖尧眼明手快地将女人用力一拽,躲过了一劫,吓得差点儿魂不附体。

    “你干嘛呢?”席靖尧忍不住朝女人吼道。

    虞姬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儿呢就被男人骂了一顿,心情顿时很不爽,直接甩脸朝电影院走去。

    席靖尧疾步跟上,挡住了女人的去路:“你知不知道刚才有多危险?”

    虞姬垂眸盯着地面,不吭声。

    “你到底又在生什么气?”席靖尧挫败地低吼:“是因为那间小屋?”

    虞姬依旧保持着沉默。

    “我不是已经跟你说了吗?跟温岚没有关系!”席靖尧稍显烦躁地回道。

    虞姬瞄了一眼生气中的男人,也知道是自己反应过激了。男人已经告诉她那间屋子跟温岚没有关系了,她怎么还能那么贪心地想要知道他全部的秘密!

    每个人都有隐私,若是执意去触碰反而会让好不容易拉近的距离再竖起一道城墙。

    她应该知足了。至少,男人已经开始在一点点地改变了不是吗?

    虞姬轻轻地挽上了男人的胳膊,回以一笑:“走吧!”

    席靖尧终于松了口气,和女人相携走了进去。

    两人在挑片的时候遇到了分歧。

    “我要看这个。”虞姬指了指最新上映的一部爱情片,语气坚定。

    席靖尧蹙眉:“琼瑶剧?有什么好看的?看这个。”男人伸手指了一部欧美大片。

    虞姬嗔怒地瞥了男人一眼:“要不,你看你的,我看我的?”

    席靖尧瞪了女人几秒,最后妥协了,将钱递给了女人,没好气地回道:“去买票。”

    虞姬接过,开心地去排队了。当她拿着票过来的时候,突然反应过来了:“不对,买票不都是男人去的吗?”

    席靖尧眉头一拧,直接转身,朝检票处走去:“我不喜欢排队。”

    虞姬努了努小嘴,小跑着跟上。

    电影谈不上有多好看,虞姬看的也没有多聚精会神,她也会时不时地侧眸瞄男人一眼,发现男人已经打了好几个哈欠了。

    虞姬心想,爱情片对男人来说是不是就相当于催眠片?

    九十分钟过后,男人已经快睡着了。看着男人困顿的模样,虞姬瞬间有些哭笑不得。

    见顶灯突然亮了,男人一下子清醒了:“完了?”

    虞姬将小手放进了男人的大掌之中,笑着问道:“你是不是有些后悔带我来看电影了?”

    席靖尧将女人的小手攥的紧紧的,实话实说:“是。”

    虞姬噘了噘小嘴,但是并没有生气。

    有人似乎认出了虞姬,便开始拿着手机朝两人猛拍,虞姬也不闪躲,反正两人已经公开了。

    离开电影院后,席靖尧朝女人问道:“还想去哪里?”

    虞姬仔细想了想,朝男人神秘一笑:“商场。”

    席靖尧闻言浓眉微挑,不过也没说什么,直接开车去了商场。

    虞姬并不是去逛街,而是拉着席靖尧朝照大头贴的地方而去。

    当知道女人拉他来的目的时,席靖尧站在外面有些抗拒,仍凭女人怎么往里拽就是不挪动一步。

    “不陪我照婚纱照也就算了,连一张大头贴都不能满足我吗?”虞姬嘟着小嘴,佯装很伤心的样子。

    席靖尧剑眉朝眉心聚拢,似乎是在犹豫。

    “你要是不照的话,我回去后把我和君凡的婚纱照拿去放大,挂在墙上。”虞姬小声威胁道。

    “你敢!”席靖尧浓眉一蹙,朝女人瞪去。

    “那你就陪我照一张嘛!一张,就一张!”虞姬挨着男人撒娇道。

    席靖尧着实对女人的撒娇无招架之力,最后只能妥协了。他也发现,他在这个女人面前,是越来越容易妥协了。

    男人当真是照了一张就准备走人,虞姬赶紧拽住了他:“刚才那张你没有笑,我们再照一张。”

    男人被再次拖回来有些不爽。

    “笑一个嘛,自然一点儿!”虞姬指挥道。

    男人一面对镜头就有些不自在,笑得极其不自然。

    当女人又要求再照一张的时候,男人怒了:“女人,别得寸进尺!”

    虞姬却笑得那叫一个得意。

    上车后,虞姬朝男人伸手:“钱包拿来。”

    席靖尧拧眉看向女人:“干嘛?”

    “叫你拿来就拿来嘛!”虞姬催促道。

    席靖尧将钱包递给了女人。

    虞姬打开男人的钱包,将两人的大头贴插进了钱包里,嘴里还忍不住嘟囔着:“以后若是谁捡到了你的钱包,就算是不认识你,也肯定认识我,这样就不愁找不到失主了。”

    席靖尧当然知道女人那点儿小心思,不过他却不点破,只是无语地摇了摇头。

    “接下来要去哪儿?”虞姬侧眸朝男人问道。

    “吃饭。”席靖尧简短回之。

    “要请我搓一顿吗?”虞姬是这么理解的。

    席靖尧瞥了女人一眼,没回答。

    让虞姬没想到的是,男人竟然带她来了俱乐部。

    “今天是江远的生日。”在进门前,席靖尧告知了女人一声。

    虞姬一愣,紧接着就被男人拉了进去。

    “看看,都几点了?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江远出声抱怨道,在看到男人身后的女人时,立刻改变了态度:“吆,嫂子,你也来了?”

    “生日快乐。”虞姬尴尬地送上祝福,解释道:“我也是刚知道你今天生日,都没有准备礼物。”

    “人来了就是最好的礼物了。”江远笑着回道:“来,坐这边。”

    虞姬挨着席靖尧入座,瞥了男人一眼,似乎在怪他为什么不提前告诉她,好让她有个心理准备。

    “嫂子,想吃什么,就说!我刚从法国请来的厨子,手艺还不错。”江远看向虞姬,说道。

    虞姬抿唇,回以一笑。

    扫了一眼江远身侧的女人,虞姬突然多了一句嘴:“你女朋友?”

    江远闻声看了一眼身侧的女人,笑了笑:“怎么样?够正点吧?”

    虞姬但笑不语,心中难掩失望,看来江远这个公子哥还当真不适合她家朵儿。

    席靖尧瞥了虞姬一眼,若有所思着。

    这时,席靖尧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瞄了一眼来电显示上的名字,微微蹙眉。

    虞姬下意识地扫了一眼,知道是格格打来的,所以竖耳聆听着。

    “二哥,美人儿跟你在一块吗?”手机那头传来了格格着急的声音。

    席靖尧下意识地瞟了女人一眼,应了声:“嗯。”

    “把电话给她,我有事儿找她!”

    席靖尧将手机递给了身侧的女人。

    虞姬接过电话,放在耳边:“格格,怎么了?”

    “美人儿,不好了,朵儿出事儿了。”格格着急地说道。

    “你说什么?”虞姬闻言立刻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吓了其他人一跳。

    “朵儿的电动车撞了一辆小轿车,我现在离得远,一时半会儿过不去,你赶紧去一趟吧!”格格说也说不清楚,报上地址就挂了电话。

    “什么事儿?”席靖尧蹙眉问道。格格一来电话准没好事。

    “朵儿出车祸了,我得过去看一下,你送我吧!”虞姬也很着急,也不知道朵儿有没有受伤,内心不由忐忑起来。

    “嗯。”席靖尧跟着起身,朝江远说道:“你们先吃,不用等我们了。”

    “实在是抱歉。”虞姬朝江远微微颔首。

    江远也跟着起身,拿起外套和钱包跟了出去:“是飞机场出事儿了?我也去。”

    十几分钟后,几人来到了事发地。

    “美人儿!”格格看见虞姬就像看到救星一般,似乎已经有些招架不住了。

    虞姬第一件事就是检查朵儿的身体,担心地问道:“你没受伤吧?”

    “没事儿,就是蹭破了一点儿皮而已。”朵儿回道。

    虞姬发现朵儿的膝盖都磨破了,关心道:“都流血了还说没事儿?走,我先带你去医院。”

    “走什么走啊?她把我的车都撞成这样了,不赔钱就想走,天底下哪有那么好的事儿啊?我还是刚才那句话,不赔钱,给我磕三个头,我就自认倒霉,不再追究此事!”车主是一个女人,身材高挑,模样很是出众,只是这嘴皮子也未免有些太毒了点儿。

    格格虽穷却志不穷,尤其这张嘴,也是个不服软的主:“给你磕头?你受得起吗?也不怕折寿!我有说不陪你钱吗?我只是让你等一等而已!”

    “等?本小姐的时间你耽误的起吗?赶紧的,再拖下去对你可没好处。”车主也是个厉害的角色,翻了个白眼似乎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到底怎么回事儿啊?”虞姬朝朵儿问道。

    朵儿指了指车主的那辆宝马,陈述道:“我骑车的时候,为了躲一个老奶奶,结果撞上了她的车,我知道她这车不便宜,可是就撞凹了一点儿,她竟然让我赔二十万,你说她这是不是在坑我?”

    这时,江远突然走到了那辆轿车前,大概看了一眼‘伤势’,然后说道:“宝马限量款,市场价七百多万,车头被撞凹了回去,送去4s店维修,维修费差不多也得十大几万。”

    朵儿怒视着江远,心想,这个扫把星跟来干嘛!是专门来和她作对的吧!

    朵儿看向虞姬,小声地问道:“他说的是真的?”

    虞姬转头看向了席靖尧,车的方面她也不是很懂。

    “美女,叫什么名字啊?”江远朝车主靠近,搭讪道:“不就是二十万嘛,哥给你修。”

    车主似乎对江远的搭讪不感冒,仍然催促着赔钱。

    朵儿瞄了一眼江远,简直恶心的想吐:“美人儿,你干嘛带他来这里?”

    虞姬耸耸肩,莫可奈何地回道:“腿长在他自己身上啊。”

    席靖尧此时突然上前,右臂搭在左臂上,食指搁在唇边,饶了车子一圈,然后朝车主问道:“你的驾照呢?”

    车主似乎有些慌张,反问:“我的驾照干嘛要给你看!”

    “我是警察。”席靖尧冷声回道。

    车主闻言似乎更慌了,说话都有些结巴了:“你说你是警察,谁信啊!”

    席靖尧观察着女人的表情和动作,拿出手机给局里打了个电话:“小刘,把今天报案的那辆红色轿车图片给我发一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