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举手投降了

    第一百九十五章 举手投降了    “席靖尧,你为什么总是逼我?”宁非感觉自己都快接近疯了的边缘了。

    “我逼你?”席靖尧冷笑一声:“到底是谁在逼谁?”

    “我……”宁非有口难言。

    “你喜欢那个姓唐的?”席靖尧步步逼近,声音微微上挑。

    宁非一想到任务一想到凡儿,最终还是狠狠心,点了点头,她不能让这个男人将她的计划全盘打乱了。

    “我喜欢唐书礼,他绅士有风度,对我关怀备至,体贴入微,我又有什么理由不喜欢呢?”宁非闭了闭眼睛,一口气说完。

    “女人,有种你再给我说一遍!”席靖尧早已被女人的话冲昏了头脑,压根忘了还有理智一说。

    “我喜欢他,请你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了。”宁非咬了咬唇瓣,低声喊道。

    席靖尧薄唇紧抿,瞳孔放大,阴沉的脸色因为女人的这句话又暗了几分,双手握拳,青筋暴出,往前迈了一步,此时的男人恨不得掐死眼前这个女人!

    一直躲在后面的黑衣人伺机出动,将宁非护在了身后。

    “请他出去!……不准伤害他!”宁非抿了抿红唇,丢下一句命令便直接转身朝里走去。

    “请吧!”黑衣人下了逐客令。

    席靖尧后退了两步,当女人的背影彻底淡出视线的时候才落寞地转身,离开。

    宁非上到二楼,走至窗前,外面早已没有了男人的身影。

    为什么她的心口会隐隐泛疼呢?他们才认识了几天而已,就算是喜欢,也不应该……到这种程度吧?

    宁非回到床边,从抽屉里拿出了格格送给她的那本相册。

    里面全是有关那个女人的回忆。

    有她和好友的照片,有她和孩子们的照片,也有几张全家福,也有一张席靖尧亲吻她的照片。

    宁非的心中瞬间五味杂陈,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或许,她的选择是正确的。

    她做不了替身,被宠被呵护,一家其乐融融的幸福感那是属于那个女人的,如果被她霸占了,她非但开心不起来,反而还会有种当窃贼的感觉。

    宁非在心中不停地催眠自己,不要在奢求什么了,只要凡儿能够永远陪在自己的身边就是上天给她最好的恩赐了。

    做人真的不能太贪心的!

    席靖尧回到别墅,冷静下来后,仔细地回想了一下,女人昨天还好好的,怎么可能会突然改bt度?除非是跟青龙帮有关系。

    而她为什么会受制于青龙帮,估计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子禹。

    想到这里,他也就不着急了。看来,他现在最大的敌人不是唐书礼,而是他的亲儿子。

    也就是说,那个女人在儿子和他之间,轻而易举地选择了儿子。

    接下来的几天,席靖尧都没有再出现在宁非面前。

    宁非和唐书礼约会的时候,总是在走神。

    明明是她让他不要再来找她的,可是当他真的不出现的时候,她的心却有些空落落的。

    心想着,他当真选择放弃了吗?

    “在想什么?”唐书礼轻声问道。

    宁非回过神后摇了摇头:“没什么。”

    “这两天,我陪你回趟德国吧!”唐书礼也识趣地不多问,直接说道。

    宁非疑惑地看向男人。

    “我想拜访一下阿姨,顺便跟她谈谈我们订婚的事情。”唐书礼笑着解释道。

    宁非哦了声,眼神闪烁了下,回道:“我妈云游世界去了,我也联系不上她呢!”

    唐书礼微微蹙眉:“那我们的婚事……”

    “没关系,我叫我叔叔来吧!他来也一样的,我的婚事,我妈都不操心的。”宁非解释道。

    唐书礼点点头,试探道:“你跟你妈的关系不好?”

    宁非尴尬一笑:“被你看出来了。”

    “你放心,以后我会对你好一辈子。”唐书礼向宁非保证道。

    宁非躲避着男人深情的注视,小手下意识地勾勾缠了。她只是在完成任务而已,恐怕注定也只能辜负他了。

    “对了,礼服我帮你订制了几身,明天就给你送去别墅,你试试看合不合身。”唐书礼突然说道。

    “谢谢。”宁非礼貌地道谢。

    “以后我们之间就不需要这两个字了吧!”唐书礼宠溺一笑。

    宁非抿唇一笑。

    还有几天,两人就要订婚了,宁非却一直忐忑不已。

    她以为席靖尧不会再出现了,却不料晚上的时候又看见了他。

    “是你吗?”当发觉一个黑影闪进来的时候,宁非嗖的坐起身,试探道。

    还没等女人开灯呢,一个黑影已经朝她扑来,将她压在了身下。

    男人虽然没吭声,可是熟悉的味道,宁非不会认错。

    当男人吻她的时候,她竟然不想反抗,她只想顺从自己的心,让自己放纵一回。

    她承认,她很想他!

    当女人回应自己的时候,席靖尧欣喜若狂。

    两人吻得如火如荼,浴火燃烧的结果就是女人被男人翻来覆去地吃了个遍。

    事后,席靖尧将女人搂入怀中,身上的粘腻感未退,可他就是想抱着她。

    “宝贝,你的身体可比你的小嘴诚实多了。”席靖尧打趣道。

    宁非羞赧地将脸蛋埋进了男人的怀中,刚才那个女人是她吗?连她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说,想我了吗?”席靖尧威逼利诱道:“我要听实话,有奖励哦。”

    宁非才不稀罕他的奖励,她现在只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察觉到男人的大掌又开始不规矩了,宁非立刻投降:“想了。”

    “哪想了?”席靖尧笑着追问道。

    “你怎么这么讨厌!”察觉到了男人的不正经,宁非娇嗔道。

    “是你自己想歪了吧?我可没别的意思。”席靖尧逗弄着女人。

    “席靖尧!”宁非握拳,捶了捶男人结实的胸膛。

    “还跟别的男人订婚吗?”席靖尧邪笑出声。

    男人的话一下子将宁非拉回了现实中。

    “我……”宁非好纠结。她喜欢上这个男人了怎么办?在经过刚才的亲密后,她更加不愿意跟他分开了。

    她该怎么办?

    “让你跟唐书礼订婚,是谁的主意?”席靖尧轻抚着女人的头发,轻声问道。

    宁非闭口不言。

    “订婚典礼上又会发生什么?”席靖尧继续问道。

    宁非惊讶地抬眸,虽然黑暗中,她看不清男人的脸,可是她还是能想象的出男人此时的表情,尤其是那双洞察人心的双眸一定眯成了一条缝。

    “订婚典礼……能发……发生什么事儿啊?”宁非支支吾吾地回道。

    “你们这次的任务究竟是什么?”席靖尧又问道。

    “我……我不知道你在……”宁非结巴道。

    “我讨厌说谎。”席靖尧沉声提醒道。

    宁非纠结了半天,最后叹了口气:“我不能说。”

    “是要谋刺谁?”席靖尧试探道。

    “你别再问我了。”宁非的脑袋乱哄哄的。

    “是唐书礼……还是唐德?”席靖尧好像并不打算放过女人。

    宁非惊讶地张大嘴巴,这个男人,他……他都猜到了?

    “是唐德?”席靖尧又问。

    宁非直接推开男人,背转身:“我不知道。”

    “我不管他们之间有什么恩怨,他们的事情我也不想参与,可是你……我不想让你搅进这团黑水来!”席靖尧从身后抱住了女人,柔声说道:“你知不知道,就算你不杀人,但只要你知道整个计划,那你就是共犯,是犯法的你懂不懂?”

    “你别再说了。”宁非头疼极了。这些,她当然知道,可是她有什么办法!凡儿还在他们手中。

    “你只要亲口告诉我你们的计划,以后就算出事儿了,我也可以帮你撇清。”席靖尧继续劝道。

    宁非双手抱头,内心纠结不已,心里的最后一道防线马上就要被男人攻破了。

    席靖尧将女人扳转过身,声音放柔,诱哄道:“乖,听话,告诉我,别怕。”

    宁非使劲儿摇摇头,回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真的不知道?”席靖尧挑眉,声音压的很低。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