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不要跟我提条件

    第一百九十三章 不要跟我提条件    见男人起身穿衣,宁非不经大脑地脱口而出:“你要去哪儿?”

    席靖尧失笑道:“怎么?想留我在这里过夜?”

    宁非羞赧不已,小身子又往被子里钻了钻,瞧她这张嘴,她刚才都说了些什么呀!

    席靖尧结实的腹肌朝女人再次靠近:“你若是留我,我可以……”

    宁非闭着眼,羞愤地低喊:“你快走!”

    女人可爱的反应让席靖尧忍不住俯首在女人的小嘴上轻啄了一下:“宝贝,晚安。”

    席靖尧穿衣离开后,宁非才缓缓张开眼睛,手指下意识地触摸了一下嘴唇,仿佛上面还残留着男人的温度般,灼热的吓人。

    宁非此时就像是一个初尝情滋味的丫头一般,一想到某些画面就忍不住咯咯咯的傻笑。

    她想,她可不可以就贪心这么一次?但同时她也害怕,这些本不属于自己的幸福到最后会全部变成泡影,消失的无影无踪。

    次日,宁非思索再三,还是决定要和宁姐好好谈谈,她必须得为自己再争取一次。

    宁姐没有手机,想要联络她必须得通过络腮胡子。她平时好像很少现身,在宁非的印象里,她也只见过宁姐四次。

    其实宁非内心是忐忑的,她也知道,宁姐见她的概率超不过百分之一,可她就是想要试一试。

    而结果却出乎了她的预料,宁姐同意跟她谈话,但是却没答应见她。

    在宁非看来,这已经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恩赐了。

    而在别人看来,宁非在宁姐的眼中是特殊的,最起码一直都享受着特殊待遇。

    “宁姐,唐董非杀不可吗?”宁非小心翼翼地问道。虽然她是宁姐的干女儿,可是她一直都跟着帮里的人喊她宁姐。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随即传出一道淡淡的女低音,语调微微上挑:“你说呢?”

    宁姐的声音竟然让宁非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宁姐,我……这次的任务我可不可以……”宁非支支吾吾地,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后悔了?”宁姐柳眉微微一蹙,问道。

    宁非抿了抿红唇,没有吭声,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我还是太高估你了。”宁姐悠悠地叹了口气。

    “宁姐……”宁非壮着胆子,说道:“可不可以换一个人接手这次的任务?”

    “后果……你考虑清楚了?”宁姐轻声询问道。

    宁非沉默了片刻,问出了心中的疑虑:“为什么一定要是我?”

    “因为,你最合适。”宁姐回了句。

    宁非更加不懂了,席靖尧的话一直在脑海里晃荡着,让她忍不住问道:“宁姐,我真的有一个双胞胎的姐姐吗?”

    “你认为我在骗你?”宁姐反问。

    宁非的脑子混乱不已,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究竟该相信谁。

    “听说,你最近和那个姓席的走的很近?”宁姐突然问道。

    宁非一怔,立刻否认道:“我没有。”

    “那个女人在四年前就已经死于海底了,当然,你也可以做她的替身,回到席靖尧的身边,享受一世荣宠!聪明人都会这么做。”宁姐突然笑出了声。

    宁非沉默着,总觉得宁姐话中有话。

    “只要你完成了接下来的两个任务,我就会放你自由,你可以去追寻自己想要的生活,我也可以将凡儿还给你。”宁姐继续说道。

    宁非闭了闭眼,果然……还是逃不了。

    “这个买卖很划算的对吗?”

    宁非仍旧心存着一丝侥幸:“真的没有商量的余地了吗?宁姐,你为什么一定要杀了唐董呢?他看上去……不像是一个坏人啊。”她的双手真的要沾满血腥了吗?

    “那个男人该死!”宁姐的声音突然变冷了。

    “可是,就算他再该死,又跟我有什么关系?我的手上若是真的沾满了血腥,我一辈子都会做噩梦的,我会于心不安,我会疯了的!”宁非烦躁极了,积压在心口的郁气必须要发泄出来。

    宁姐沉默了好久,最后回了句:“算了,你可以不必参加这次任务了。”

    宁非一惊,不可置信地张了张嘴:“真……真的吗?”是不是她刚才听错了?

    “真的。”

    “那凡儿呢?”宁非急切地问道。

    “半个月内,你必须想办法跟唐书礼订婚。”宁姐突然吩咐道。

    宁非闻言一愣,脑袋有些转不过弯来:“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这是任务!”宁姐语气强硬。

    “可是……”宁非不喜欢唐书礼。

    “我不想听任何理由!说出去的话我不会收回,完成不了两个任务,就永远别跟我提条件!”宁姐说完后便直接挂了电话。

    “宁姐!”宁非挫败地坐进了沙发里,抬手揉了揉额头,心情烦躁不已。

    虽然这个任务要比前面那个容易的多,可是宁非觉得,依然有难度。

    纠结!这是宁非此刻内心的真实写照!

    席靖尧又给她打电话了,在她如此纠结的时候,她本能地挂断了。

    幸福这个词,她或许不配拥有。

    宁非思前想后,在席靖尧和凡儿之间,她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

    她告诉自己,有凡儿陪着她就够了。

    见女人没接电话,席靖尧浓眉一蹙。

    “二哥,你的话到底能不能信啊?美人儿待会真的会来吗?”席格格一边啃着苹果一边调侃道。

    席靖尧瞥了格格一眼,再一次拨了过去,可还是拒接。

    “我出去一趟。”席靖尧坐不住了,直接拎着外套离开了。

    席靖尧赶过去的时候,宁非刚从别墅出来,正准备上唐书礼的车子。

    席靖尧的脸色立刻变了天,浓眉微微蹙起,长腿一迈,朝两人走去。

    在见到席靖尧的时候,宁非微微一怔。

    席靖尧上前,拽住女人的手腕往自己这边一扯。

    宁非由于惯性往前闪了一下,就在此时,另一只却被身后的唐书礼给拽住了。

    宁非看看席靖尧,再看看唐书礼,头疼的不行!

    席靖尧黑眸折射着寒光,声音犹如来自地狱的修罗一般,让人胆寒:“放开她!”

    唐书礼薄唇一抿,似笑非笑地回道:“应该放手的人是席总你吧!”

    “唐总,你就这么喜欢有夫之妇吗?这个嗜好……还真是让人大跌眼镜!”席靖尧语出讥讽道。

    “席总大概是搞错了吧!”唐书礼笑着回道:“席夫人早在四年前就已经死于非命了,眼前的这个女人跟你压根就没有半毛钱关系!她现在已经是我唐书礼的女朋友了。”

    席靖尧冷眸一凛,缓缓朝宁非看去,似乎是等待她的解释。

    宁非不敢去看席靖尧的眼神,用力地往回抽了抽手:“席总,请自重!”

    “你叫我什么?”席靖尧薄唇狠狠一抿,眼睛里都快喷出怒火来了。

    “书礼说的没错,您的妻子早在四年前就已经不在了,你应该面对现实了。”宁非察觉到男人的手一松,她的手得到了自由,可是心早被禁锢了。

    “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在说什么?”席靖尧朝宁非冷声质问道。

    “我就是我,我不想当任何人的替代品。”宁非垂眸回了一句,直接转身上了车。

    “席总,清醒一点儿吧!该面对现实了。”唐书礼轻声一笑,随即也坐了进去。

    车子从身侧呼啸而过,席靖尧脸色阴云密布,像是蕴藏着一场暴风雨似的,让人惶恐窒息。

    车上,宁非强忍住回头的冲动,努力的压制着内心的浮躁和不安。既然做了决定,她就不能后悔!

    “你真的已经想清楚了?”女人的反应让唐书礼有种很不祥的预感。他当然知道她就是虞姬,女人失忆或许对他来说是一件好事,但他最害怕的就是,失忆后的女人依然会选择席靖尧。

    宁非点点头:“我们的交往是以结婚为前提的对吗?”

    唐书礼闻言一愣,随即笑了笑:“当然。如果你觉得没有安全感,我们现在就可以去领证。”

    宁非立刻摇头:“不用……我就是想问,什么时候可以订婚。”

    唐书礼挑挑眉,对女人突如其来的转变有些诧异:“订婚?只要你愿意,随时都可以,日子你定。”

    宁非朝唐书礼尴尬一笑:“我是不是有些奇怪?”

    唐书礼抿唇一笑,回道:“我能理解,女人嘛,都没有安全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