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甜蜜早餐

    第一百五十七章 甜蜜早餐    虞姬沉默着,给他时间?多长?一年还是十年?还是一辈子?她的要求并不高,他可以选择不忘记,但是不要让她知道就好,可是这一点儿他都做不到。

    有时候她在想,是不是她太贪心了。以前,她压根就不会抱有任何幻想,更不会对他有什么奢望,可是如今,她却贪心地想要独占他,是她错了吗?

    “美人儿,若是二哥真的欺负你了,我去告诉奶奶,让奶奶帮你出气。”席格格继续说道:“拜托你不要对二哥死心,再换个二嫂我会不习惯的。”

    虞姬抬手扶额,真是败给格格了。

    奶奶最疼的就是席靖尧了,哪会帮她出气,说不准到时候还把她数落一顿呢。

    “好了好了,我又没说要离婚,你在那瞎着急什么?”虞姬真有些哭笑不得。

    “可是你的表情就在告诉我,你和二哥要一拍两散了。”席格格甚为苦恼:“难道是我会错意了?你只是发发牢骚,并没有真的打算跟我二哥离婚?”

    “没有,别瞎猜!”虞姬无语地摇头。这个格格,要是不跟她说清楚了,指不定她回去怎么添油加醋地肆意宣传呢!

    “哦哦,没有就好。”席格格拍了拍胸口,松了口气:“吓我一跳。”

    跟格格分开后,虞姬去了躺孤儿院,和孩子们待在一起,觉得时间过得好快,心情也舒畅了不少。

    在孤儿院吃过晚饭后,虞姬才回到公寓。

    出乎她的意料,席靖尧竟然回来了,正坐在沙发上翻看着电视。

    虞姬有偷瞄了对方一眼,发现男人的表情依旧严肃冷沉的可怕。

    思虑过后,还是不要打招呼了,所以目不斜视地朝卧室的方向前进。

    当卧室的门关上的时候,与此同时,男人手中的遥控器也被摔在了茶几上,发出了‘梆’的响声。

    李姐从厨房出来,刚好看到这一幕,吓得身子哆嗦了一下。

    这两个人什么时候才能和好啊!明明彼此在乎,却谁也不愿意轻易低头!尤其是先生,认个错又不会少块肉。

    “先生,我本来不应该插嘴的,可是看着你们这样,我必须得说句话了。”李姐靠近沙发,壮着胆子朝席靖尧说道:“女人的心眼都很小,你心里装着别人,夫人已经够难受的了,你若还和别的女人藕断丝连,换做是我,我也会生气的!这件事情,先生你有错就要低头,服个软,这事儿就过去了。”

    席靖尧冷着一张脸起身,绕过沙发就朝楼梯的方向走去。

    “先生,换位思考一下,如果夫人被别的男人抱着,你会不会生气?”李姐朝男人的背影喊道。

    席靖尧的脚步一顿,浓眉狠狠地蹙起。

    女人领奖的时候被唐书礼抱着的画面从脑海一闪而过,生气吗?他当然会生气!而且恨不得将那个男人的手给剁了。

    仅仅沉默了几秒,男人突然转向,进了女人的卧室。

    李姐见状唇角勾起了一抹笑意,像是松了口气。

    席靖尧推门而入的时候,女人正在里面收拾行李。

    虞姬听到开门声缓缓地直起身,回头看去,而后一怔。

    席靖尧的脸色却唰的一变,盯着女人身前的行李箱,薄唇紧抿,质问道:“你要干什么?离家出走?”

    虞姬闻言觉得很好笑,她都多大一个人了,还离家出走。

    “剧组打电话,戏要提前开拍了。”虞姬淡淡地回了句,继续整理着衣服。

    “这一走又要多长时间?”席靖尧拧眉质问:“半年还是一年,还是两年?”

    虞姬叠衣服的手一顿,看向男人,反问:“你这是在生气吗?我走了不正如你的意吗?你爱和谁在一起在一起,我也看不见听不见,也不会再有人去质问你,去和你吵架生气,难道不好吗?”

    席靖尧双拳紧握,手背青筋暴出,怒视着女人,薄唇动了动,转身朝外走去,门也被摔得震天响。

    虞姬闭了闭眼睛,靠着床边坐下,小手撕扯着衣服,见撕扯不开,烦躁地扔在了一边。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她也想好好跟他说话,毕竟是他先进来找她了,这也算是一种变相地服软不是,可是又被她给毁了。

    见席靖尧怒气冲冲地上了楼,李姐叹了口气,这两人得到什么时候才能和好啊?

    席靖尧上楼后,便进了一间屋子,里面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只听见打火机的声音,随即浮现出一抹亮光,之后便只看见烟头的火星在闪……

    男人在里面待了很久,最后烦躁地起身,出屋,下了楼。

    当男人风驰电掣地闯进来的时候,虞姬刚收拾完行李正准备休息。

    席靖尧疾步上前,将女人扯进怀里,一句话也不说就直接将女人的惊呼声堵在了嘴里,而后辗转吞噬。

    虞姬被男人突如其来的动作给吓懵了,反应过来的时候,小拳头轻轻地捶打着男人的胸膛。

    男人的口里全是烟草气息,虽香却太过浓郁,让虞姬有种想咳嗽的冲动。

    “你干什么?”当女人的小嘴终于得到自由的时候,她低声喊道:“快放开我。”

    席靖尧微微蹙眉,直接抱着女人滚向了身后的大床。

    “席靖尧!你……放开我!”虞姬拍打着男人厚实的背,可是依然撼动不了男人分毫。她不明白,明明刚才还在吵架,为何现在却又对她做这种事儿,这个男人,她一点儿都不了解。

    席靖尧嫌女人叫的烦,便直接用手捂住了对方的小嘴……

    半个多小时候后,虞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她就这么被吃了,而该死的,让她羞愤的是,她竟然沉沦了。

    虞姬裹着被单转了个身,背对男人,心里瞬间五味杂陈。

    她不明白,明明快成了陌生人,为何他还会对自己做这么亲密的事儿。

    席靖尧靠在床头,盯着女人的美背微微蹙眉,烦躁地从抽屉里拿出烟盒,抽出一根,点燃。

    淡淡的烟草味进入了女人的鼻腔,虞姬攥着被单的手又加紧了一分。

    席靖尧吸完一根,紧接着点燃第二根,待第三根吸到一半的时候,突然被他掐灭了,转身将女人的身子扳转了过来,欺身而上。

    “你又要干什么?”虞姬推着男人的肩膀,受了惊吓。

    席靖尧浓眉一蹙,冷声回道:“不是都说吵架中的男女做做就和好了吗?看你的反应,似乎我刚才没有满足你。”

    虞姬不可置信地张了张嘴,这是什么鬼说法?只是还不等她抵抗呢,男人就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攻城略地。

    激情过后,男人抵着女人的额头,气喘吁吁地问道:“还生气吗?”

    虞姬瘪着小嘴,简直欲哭无泪。

    “怎么?还不够?”男人声音微挑。

    虞姬撇开视线,说道:“我要的是你的道歉!”

    “道什么歉?”席靖尧拧眉反问。他又没错!

    “你!”虞姬气得鼓起了腮帮子。

    “你到底在闹什么别扭?”席靖尧就快要抓狂了:“是因为医院的事情?”

    虞姬扭转脸不想理会这个男人。

    席靖尧掐着女人的下巴迫使她看向自己:“一个拥抱能代表什么?颁奖的时候你不也被别的男人抱了吗?那我是不是应该质问,你和他是不是有一腿啊?”

    虞姬被问的一愣,结巴道:“这……这两件事根本就不能相提并论!”

    “怎么就不能相提并论了?”席靖尧哼道:“我觉得性质一样。”

    “我……他只是一个颁奖嘉宾而已,我们甚至都不认识!”虞姬辩解道:“可是大嫂是你的初恋情人,你们又出现在医院,你却告诉我,这很正常!”

    “……”男人沉默不语地盯着女人喋喋不休的小嘴。

    “那为什么你却逼着我,让我离大哥远一点儿?如果是大哥抱了我,你是不是也觉得很正常?”虞姬继续质问道。

    席靖尧被堵得哑口无言,只能自己生闷气。

    “为什么明明你错了,却不肯承认?”虞姬忍不住哽咽道:“我要的不多,我只是想要一句道歉,难道这对你来说真的很难吗?”

    席靖尧沉着一张脸,薄唇抿了抿,没好气地回了句:“昨天温岚去产检的时候被人跟踪,我过去看她的时候,她是受了惊吓,所以才……才在我身上靠了一下……仅此而已!”

    男人烦躁地扒了扒头发,翻身靠在床头,该死的,他为什么要跟她解释!

    虞姬微微一愣,将男人的解释消化了一下,然后抬眸看向男人:“你不是陪她去做产检?”

    席靖尧瞪向女人,失控地低吼:“孩子又不是我的,我陪她去干什么?”

    虞姬被吼得一怔,嘀咕道:“不是就不是,干嘛那么大声。”吓她一跳。

    席靖尧说着又要去拿烟,虞姬见状赶紧阻止,趴在男人身上,握着男人的手与他对视:“别吸了,呛。”

    席靖尧拧眉看着女人,没好气地撇开脸。

    “对不起,是我错怪你了。”虞姬嘟着小嘴,小声地说道。她突然想起来,那张照片上,他确实没有回抱大嫂,一定是有人在背后捣鬼。

    “刚刚是谁让我道歉的?”席靖尧冷哼一声:“我错了吗?”

    虞姬噘着小嘴,瞄了一眼席靖尧,回道:“可是,为什么偏偏要你去,她怎么不叫大哥啊?”

    “你又想说什么了?”席靖尧黑眸一眯,沉声问道:“说她是故意的?故意破坏你和我之间的关系?”

    虞姬嘟囔了句:“可是,别人也没有这个动机啊!”

    席靖尧冷眸盯着女人,若有所思着。

    虞姬偷瞄了男人的表情一眼,回道:“好了好了,这件事已经过去了,我就当作什么事儿也没发生过!”

    “记住,以后不要疑神疑鬼了!我和温岚之间是不可能了,你也用不着每天胡思乱想。”席靖尧冷声回道,像是承诺又像是警告。

    “不可能了?什么意思?”虞姬有些不明白,是他打算彻底放弃对大嫂的爱吗?是觉得没有希望了吗?

    “不可能就是不可能,哪那么多问题?”席靖尧没好气地回道。

    虞姬盯着男人不耐烦的模样,突然扑哧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席靖尧皱眉问道。

    虞姬摇摇头,然后举起右手,发誓道:“我虞姬在这里承诺,婚姻内,绝对不出轨,不和其他男人搞暧昧,这回,你也可以放心了吧?”

    席靖尧的唇角不自然地一抽,眼神中的冷意逐渐消失不见了。

    “该你了。”虞姬笑着提醒。

    席靖尧看向女人,眼神中充满了戒备:“该我什么了?”

    “发誓啊!”虞姬摇头晃脑地靠近男人。

    席靖尧俊脸一冷:“无聊!”

    虞姬摇晃着男人的胳膊,撒娇道:“只要你发誓的话,以后就算是出现了你和别的女人床照我也相信你。”

    席靖尧微微一愣,像是有些无语:“女人,信任不是靠嘴说的。”

    “可是我就是想听。”虞姬在男人身上蹭来蹭去的。

    “女人,你有完没完?”席靖尧没好气地低喊道。

    “席靖尧,你干嘛?”灯突然一灭,紧接着传来了女人的一声喊叫:“啊!流氓!”

    长夜漫漫,两人的心似乎又近了那么一步……

    当第二天早上,一对小夫妻甜蜜地一块从房间走出来的时候把李姐给吓傻了。昨天明明还吵的不可开交,今天就相依相偎了。现在的小年轻啊,真是搞不懂!

    不过啊,她却总算是松了口气。至少不用天天面对先生的黑脸了。

    “夫人,喝粥还是喝牛奶?”李姐朝虞姬问道。

    “喝粥吧!”虞姬甜蜜一笑。

    “和牛奶吧!”席靖尧突然开口,给了一个答案:“皮肤都有些粗糙了。”

    “我吗?”虞姬一怔,赶紧检查自己的胳膊,然后摸了摸自己的脸蛋,皱眉:“我感觉还好啊。”

    “就是啊,夫人的皮肤那么细腻光滑了已经。”李姐也跟着附和道。这先生还当真是挑,这么好的皮肤了还嫌粗糙?

    “算了,你爱喝什么喝什么吧!”席靖尧突然松了口。

    虞姬立刻露出了灿烂的笑脸,心想,男人现在已经开始顺着她了,好现象!

    只是她还没高兴多久,就只听见男人低沉地说了句:“晚上我努力些就好了。”

    虞姬嘴里的汤差点儿没喷出来,瞄了一眼李姐,顿时尴尬不已。

    李姐自然很识趣地退开了。

    “以后在李姐面前能不能避讳着点儿?”虞姬抱怨道。

    “避讳什么?”席靖尧笑着拧眉。

    “你说避讳什么?”虞姬愤愤地咬牙切齿着。

    “上次在沙发上那次,李姐就看见了,有什么好遮掩的?”席靖尧哼了声,回道。

    “沙……沙发上?”虞姬仔细地回想着,突然小脸一红,小手紧握成拳,朝男人喊道:“席靖尧,你太过分了!”

    “是你叫的太大声,把李姐给吵醒了,怪我做什么?有本事以后你都别叫!”席靖尧吃完了,擦了擦嘴,起身。

    虞姬用小拳头捶着桌子,压低声音喊道:“席靖尧,以后都不准你再碰我!”

    “你忍得住?”席靖尧挑眉,拿起车钥匙。

    虞姬怒视着男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席靖尧绕过桌子,在女人身前站定,手指拨开女人的衣领朝里一瞧:“项链呢?”

    虞姬嘟着嘴,将小脸往另一边一扭。

    “晚上在我回来之前,戴上!”男人直接下令。

    虞姬依旧不吭声,独自生着闷气。

    席靖尧探头瞅了瞅女人的表情,然后俯身,将女人圈在桌边,亲了女人的红唇一下,说道:“乖,我去上班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