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卑鄙无耻(求月票)

    第一百八十五章 卑鄙无耻(求月票)    宁非想来想去觉得还是好说好商量的把他打发走算了,省得他继续闹事不说,关键还耽误她的时间。

    宁非瞄了一眼门口的车子,发现男人已经下了车,正站在那里朝这边看来。

    手机铃声再次响起,宁非犹豫了片刻还是接通了。

    “席总,我觉得我们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吧,我真的不是你要找的那个人。”宁非语气不善地说道。

    “女人,你若是不出来见我,我就一直待在这里不走,有本事……你永远别出来。”席靖尧沉声威胁道。

    “你到底想干嘛?”宁非忍不住低喊道。

    席靖尧的视线朝二楼窗户的位置瞥了一眼,女人的身影微微露出了一点,男人薄唇轻抿:“我只问你俩个问题,耽误不了你多长时间。”

    “那就在电话里说。”宁非忍着怒气,没好气地回道。

    “电话里说不清楚。”席靖尧低声说道。

    宁非被气地都有些语无伦次起来了:“你……你这个人到底怎么回事儿啊你?我不想看见你,有话手机里讲,不说我就挂了。”

    “我在门口等你。”席靖尧脾气特别拧,他决定了的事情,很少妥协的。

    见男人竟然挂断了电话,宁非不可置信地张了张嘴巴。这个男人……真是气死她了。

    “小姐……要不要派人出去教训一下他。”这时,一个男人走了进来,朝宁非询问道。

    宁非皱眉,瞥了外面的男人一眼,哼了声:“把他赶走就是了。”

    只是,事情并不如宁非所愿,男人非但没被赶走,还打伤了几个手下。

    最后,无奈之下,宁非还是出去见席靖尧了。

    “你到底想要问什么?”宁非走近,脸色有些不太好。

    席靖尧打开车门,说道:“上车。”

    宁非瞥了车内一眼,脚步就像是生了根一般,一动不动地杵在原地:“有什么事情就在这里说。”一看到车子就让她想起了那天在车内的情景,顿时心情更加不爽了。

    “你在害怕什么?”席靖尧蹙眉,轻声问道。

    “谁说我害怕了?”宁非回嘴道,可是语气却有些虚。

    “昨晚的事情我已经向你道过歉了。”席靖尧抿唇说道:“如果你的气还没消,大不了,我也让你看看?”

    宁非一听脸色唰的红透了,骂道:“不要脸!”

    见女人转身就要离开,席靖尧一把拽住了对方的手腕,然后轻轻一扯,女人便撞进了自己的怀里。

    宁非下意识地抬手就朝男人打去,席靖尧眼疾手快地将女人压在了车旁:“听话,我只问两句话。”

    “你先放开我!”宁非羞愤地要求道。为什么每次都被他占便宜?这个色胚!

    “放开你,你不跑?”席靖尧不确信地问道。

    “你放开我!”宁非低喊道。

    席靖尧非但没有放开女人,反而故意压低身子,靠女人越来越近。

    宁非见状,急忙撇开小脸,投降道:“我答应你。”

    席靖尧刚放开女人,就看见几个男人朝这边快速地围了过来,这次竟然手中还拿着武器。

    宁非还没反应过来呢,就被男人给推进了车内。

    席靖尧快速地跳上车,发动引擎,车子就像一阵风,嗖的一下蹿出了十几米。

    “你干什么?你要带我去哪儿?”宁非回过神后,朝男人质问道。

    “去一个没人打扰的地方。”席靖尧脱口而出道。

    宁非一下子紧张起来,晃动了一下门锁,发现还是锁着的。

    “你害怕什么?以为我会对你……”席靖尧瞥了女人一眼,笑着问道。

    宁非是学过功夫的,但是她那几下子在男人面前也不过只是花拳绣腿而已,怎么可能逃得出去。

    “你有什么话不能在这里说吗?”宁非问道。心想这个男人怎么可以这么霸道?

    “不能!没有心情!”席靖尧冷声回道:“刚才让你上车,你不上,现在上来了,可是你看后面……我是顾着甩开他们呢还是顾着问你话呢?”

    宁非瞥了一眼后视镜,发现她的人马正穷追不舍着。

    “坐好了,我要加速了。”席靖尧突然提醒道。

    宁非的身子下意识地往后一仰,突然加快的车速把她吓了一跳。

    十分钟后,席靖尧成功地甩开了他们,进了自己的别墅内。

    宁非也被吓得不轻,脸色都有些惨白了,她从来都没有坐过这么快的车子。

    席靖尧率先下车,为女人打开了车门。

    宁非却坐在车上不肯出来。

    “女人,你在浪费时间。”席靖尧提醒道。

    宁非没好气地说道:“你这是绑架。”

    “女人,你讲不讲道理?明明是你答应跟我谈的,只不过是谈话的地点变了变而已,这怎么就成了我绑架你了呢?”席靖尧一手扶着车门,身子微微弯着,盯着女人的表情,心情瞬间大好。

    宁非没好气地将小脸一扭。

    “女人!”席靖尧皱眉,叫道。

    宁非转头瞪了男人一眼,一字一句地说道:“我有名字,我叫宁非!”

    席靖尧抿唇,点了点头:“好,宁小姐行了吧?”

    “有什么话……快说!”宁非没好气地催促道。

    “我觉得,这里并不是一个谈话的好地方。”席靖尧笑着说道。

    宁非狠狠地瞪了男人一眼,摆出了一副打死我我都不会下车的架势。

    “好吧!”席靖尧妥协了,薄唇微微开合着:“宁小姐,你和青龙帮有来往吗?”

    宁非闻言脸色一变,眼神闪烁了下,故意躲开了男人的视线:“什么青龙帮?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女人的反应让席靖尧薄唇微扬:“那就权当没有吧!”

    宁非非但没有松口气,反而内心更为忐忑不安了。

    “你把我带来这里就是为了问我这件事儿?”宁非斜视着男人,问道。

    “当然不是。”席靖尧继续问道:“宁小姐是不是记不起以前的事情了?”

    宁非惊讶地看向男人,他怎么会知道?

    女人的表情让席靖尧紧提着的一颗心终于落了地。

    “宁小姐真的失忆了?”席靖尧挑眉,又问了一遍。

    宁非终于反应过来,忙矢口否认道:“没……没有。”

    “真没有?”席靖尧压根就不相信女人的回答。

    “没有就是没有,你这个人怎么这么烦啊?”宁非拧眉,突然很想逃离这个男人。唐书礼说的对,这个男人太危险了,她以后得离他远点儿。

    席靖尧突然拽住女人的手臂将她给拽了出来。

    “你干嘛?”宁非还没站稳呢就被男人拽着朝屋内大步走去。

    “带你参观一下。”

    “我不想参观。”宁非喊道。

    “你会喜欢上这里的。”席靖尧拽着女人上了二楼,特别笃信地说道。

    宁非甩开了男人的大掌,揉了揉被男人攥红的肌肤,正没好气呢,却突然被眼前的美景给镇住了。

    二楼的空间特别大,外墙呈半圆形,全由玻璃制成,宁非可以清楚地看见天空的颜色。

    地毯是她最喜欢的白色,家具并不多,但她喜欢那个沙发,又大又长,简单却不失贵气。

    阳台很大,种了好多郁金香,各色的都有。

    “喜欢吗?”席靖尧的声音突然介入,让宁非猛地回了神。

    “我要走了。”宁非尴尬不已,转身就要离开。

    席靖尧快速地拽住了女人的手,一拉一推将她压在了身后宽大的沙发上。

    “女人,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席靖尧的俊脸缓缓朝女人靠近。

    宁非的心跳突然加速起来,不敢对上男人灼热的视线,她支支吾吾地回道:“我真的不认识你。”

    “真不认识?”席靖尧的俊脸又逼近了一分。

    宁非感觉到危险的逼近,连忙挣扎起来:“我们不熟好吗?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很没有礼貌?你快起来。”

    “你现在记不起我没关系,我相信,你总有一天会记起我的。”席靖尧突然神秘的一笑。

    宁非看呆了,见惯了男人的臭脸,却从来没见他笑过,原来他笑起来也这么迷人啊?

    啊,该死的,瞧她都想到哪里去了?她们明明相识才不到一天。

    “我我……我……你起来,你放开我。”宁非怒嗔道:“我都说了,我不是那个什么虞姬……为什么你们都把我当成她?”

    宁非很不高兴,她不喜欢被当作别人的感觉。

    席靖尧突然笑了,慢慢地俯首。

    就在宁非以为男人要吻她的时候,席靖尧突然改变了方向,朝女人的耳垂进攻。

    席靖尧伸出舌头轻轻一舔,女人立刻浑身一颤。

    “瞧,就连敏感的地方都一模一样,还说不是?”席靖尧盯着女人软绵绵的样子,顿时变得兴奋起来,大掌也开始不规矩起来。

    宁非羞愤地瞪着男人,她从来都没碰到过这么下流的男人。

    “你混蛋!你这个登徒子,快点儿放开我!”宁非的喊声在男人听来那就跟猫叫差不多。

    就在席靖尧缓缓俯首,准备捕捉女人小嘴的时候,竟然看见女人流泪了。

    宁非是真的哭了,着急的哭了。这种感觉很陌生,也让她很害怕。

    女人的眼泪让席靖尧微微一怔,心莫名一揪。

    “好了好了别哭了,我放开你就是了。”席靖尧急忙哄道。

    宁非见男人依旧压着她,于是低喊道:“那你起来啊!”

    席靖尧立刻翻身站在地上,然后将女人一把拽起。

    宁非得到自由后下意识地就朝男人甩巴掌:“色狼!”

    席靖尧没躲开,结实地吃了女人一巴掌。

    “我记得你以前没有打人的习惯啊!”席靖尧皱眉。

    宁非愤怒地瞪向席靖尧,抬手就要打第二下,结果被男人给挡住了。

    她就是她,他却把她当成另一个女人!

    “好了,我向你道歉!”席靖尧的道歉一点儿也不诚恳,心想着,亲自己的老婆难道还犯法不成?

    宁非抽回自己的手,转身就准备离开。

    “我送你回去。”席靖尧赶紧追了上去。

    “不劳席总大驾了。”宁非头也不回地回道,脚下的步伐却越来越快了。

    当宁非走出别墅的时候,席靖尧已经开车追了出来:“上车,我送你。”

    宁非停下脚步,侧眸:“你能不能不要再跟着我了?我讨厌你,你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了。”

    席靖尧闻言一愣,在女人走出去三四米的时候,突然探头到车外,喊道:“唐书礼是你喜欢的型?”

    宁非没有回答,脚下的步伐越来越快了。

    席靖尧本来想开车追上去的,却在看到女人上了一辆小车后打消了念头。

    “女人,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亦或者是未来,你都只能属于我一个人!”席靖尧眯眸盯着远处,唇角的笑意缓缓漾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