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臭男人(求月票)

    第一百八十四章 臭男人(求月票)    席靖尧明显一怔,深邃的黑眸微微眯起,盯着唐书礼身后的女人,薄唇抿成了一条线。

    明明就是她,可她为什么对他是这个态度?

    “你认错人了,我真的不是你口中所说的那个人。”宁非突然朝席靖尧轻声解释道。

    “是不是,我一看便知。”席靖尧说着就要上前去拽女人的胳膊。

    唐书礼立刻挡住了席靖尧:“席总,宁小姐已经跟你解释过了,你若再敢碰她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席靖尧冷哼一声:“唐总,别以为这里是你的地盘我就怕你。她现在变成这样,我不得不怀疑,是不是你在中间做了什么手脚!”

    “席总可真会开玩笑,一个大活人,我能对她做什么?”唐书礼笑着回道:“她真的不是美人儿,席总还是清醒一点儿吧!”

    席靖尧并不打算就此放弃,一掌拨开唐书礼,另一只手快速地攥住了女人手腕,就要拉着她离开。

    唐书礼见状哪肯作罢,上前就和席靖尧打了起来,两个人都是学过跆拳道的,且都是个中高手,一时间难以分出胜负,似有越打越过瘾之势。

    宁非在旁边观战,本来两个极为英俊帅气的男人打架是一件特别赏心悦目的事情,可是她的眉头却隐隐蹙起,不知道为何会有些担忧。

    “你们别打了。”宁非朝两人喊道。

    这时,人群中蹿出来几个打手,似乎是席靖尧的人,直接将唐书礼围住,席靖尧才得以顺利脱身。

    脱身后,席靖尧便朝宁非走去。

    宁非下意识地转身就跑,结果还是被男人给拎住了。

    席靖尧将女人拎上了车,随即沉声吩咐司机:“开车,把隔屏打开。”

    宁非戒备地看向男人:“你要做什么?”

    席靖尧盯着这张让他朝思暮想的脸,很想将她压在身下,可是他现在必须得先确认一件事情。

    眼看男人朝自己越靠越近,宁非的身子不停地往后缩:“不要过来,你真的认错人了。”

    “我认错了吗?”席靖尧瞬间逼近了几公分,捏着女人的下巴,微微向上抬起:“这眉毛,这眼睛,这鼻子,这小嘴,我再熟悉不过了,怎么可能会认错?”

    宁非咽了口口水,双手抵在男人胸前,小脸蛋向右一扭:“我有一个双胞胎的姐姐,家里人说,在刚出生的第二天就被人给抱走了。”

    席靖尧的身子蓦然一僵,黑眸危险地眯起:“你骗我?”

    宁非抿了抿唇,回道:“我有必要骗你吗?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吧?”

    席靖尧拧眉,打量着女人的表情,似乎有些不太确信了。

    “我要见你的父母。”席靖尧说道。

    宁非一怔,低声回道:“我父亲已经去世了,我母亲……平时很忙,恐怕抽不出时间来见你。”

    席靖尧盯着女人的侧颜,有些恍惚起来,分明就是同一张脸,可为什么却变得如此陌生呢?

    “可以放我下车了吧?”宁非的声音有些紧绷:“我的家仆若是找不到我,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席靖尧盯着女人发了一会儿呆,突然猛地朝女人靠近,将脑袋埋在了女人的脖间,嗅了嗅。

    女人身上的香味差点儿让席靖尧迷失自己。

    宁非先是愣了一下,随即推开男人,下意识地伸手就朝男人甩了一巴掌:“流氓!”

    席靖尧被打的有些懵,瞪着女人:“你——”

    宁非冷着一张脸,抗议道:“我要下车。”

    席靖尧沉声回道:“在没搞清楚你的真实身份之前,你必须待在我身边。”

    “我都跟你说了,我不是你要找的那个女人了,你怎么就是不相信呢?”宁非气疯了,她还有任务要完成,根本没时间在这里陪这个男人浪费时间。

    “你胸下边有没有一颗红色的痣?”席靖尧也不避讳,直接问道。

    宁非毕竟是个女人,还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瞥开视线,冷声回道:“没有。”心想,这个男人怎么这么不正经?跟唐总的斯文绅士差太远了。

    席靖尧本来就是个粗鲁的人,一把拽过女人。

    宁非本能地挡了两招,最后还是被摁在了男人的怀里,于是气愤地喊道:“流氓!登徒子!放开我!”

    席靖尧将女人的双手拧在了头顶,另一只手直接将女人的蝙蝠衫撩了起来,霎那间,女人白希的皮肤和黑色的文胸便露了出来。

    宁非羞愤地瞪着男人,早已将平时的淑女形象抛诸脑后了:“臭男人,你放开我!”

    当发现女人胸下边一片白希,压根就没有红色痣的时候,席靖尧有一瞬间的呆愣。

    “怎么会没有呢?”席靖尧低声呢喃了句。

    对了,她生安贝和子禹的时候是剖腹产,一定还有痕迹,于是不管不顾地就去解女人的裤扣。

    宁非羞愤极了,不停挣扎扭动的结果就是男人的动作越来越快。

    席靖尧将女人的裤子往下一褪,露出了女人光洁无瑕的腹部,上边竟然都没有一点儿被割过的痕迹。

    怎么会这样?席靖尧的大脑有些混乱了。

    男人的手下意识地松开了,宁非快速的起身,羞愤地整理好自己的衣着,怒视着某人,抬手就朝男人的俊脸打去:“你无耻。”

    席靖尧这回动作比较快,直接挡住了女人纤细的手臂:“我为我刚才的失礼向你道歉。”

    宁非听后非但没消气反而更加生气了,瞧他的态度,分明就没有半点诚意!

    “你放我下车!”宁非高声要求道。她现在一点儿都不想看见这个男人了!

    “我送你回去,就当是为刚才的失礼行为做点儿补偿。”席靖尧低声回道。

    “我不需要!”宁非喊道:“我现在就要下车。”

    宁非刚说完,车子突然来了一个急刹车。

    席靖尧皱眉,立刻摁了开关,放下了隔屏。

    “席总,前面围了几辆车。”司机汇报道。

    当看到从车上下来的人时,宁非立刻开口:“放我下车,他们是来找我了。”

    席靖尧黑眸微微眯起,朝司机吩咐道:“开锁。”

    宁非立刻开门下了车,拨了拨有些凌乱的发丝,立刻疾步朝那几个男人走去。

    “小姐,没事儿吧?”其中一个男人朝宁非问道。

    宁非摇了摇头。

    席靖尧也跟着下了车,盯着女人的背影,若有所思。

    几个男人立刻朝他围了过来。

    宁非转身,看着眼前的局势微微蹙眉,但也没吭声。

    “小姐,上车吧!我送你回去。”男人为宁非打开了车门。

    宁非收回视线上了车,临走时丢下一句:“稍微教训他一下就行!他只是认错了人而已。”

    当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连她自己都感到惊讶。明明刚才被他轻薄的时候,她还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呢!

    车子开出了一段距离后,宁非忍不住回头看去,几个人似乎正打的正激烈着。

    “小姐,怎么了?”男人看出了女人的心神不宁,于是问道。

    宁非摇摇头:“没事儿。”

    她以前也有怀疑过自己的身份,毕竟过去的记忆她确实不记得了。

    可是,她失忆的时间跟那个女人失踪的时间对不上,差了整整两年呢!而且,她也觉得,掉进了深海海域,怎么可能还会存活下来。

    再加上,周围的所有人都给她灌输着一个事实,那就是她叫宁非,是宁姐认的干女儿。

    宁姐说,她和她的生母是好朋友,而她也确实有一个双胞胎的姐姐,只不过刚出生便被人偷走了。

    生母以前也是青龙帮的人,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死了,所以她就成了宁姐的干女儿。

    但是因为身份特殊,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她必须还有一层身份。

    宁姐在青龙帮并没有职位,可是她说出的话却没人敢不从。

    于是帮里流传着这么一句话,那就是宁愿得罪帮主也不能得罪宁姐。

    得罪帮主大不了就是一死,而得罪宁姐那简直就是生不如死。

    宁非其实也是有丝疑惑的,你说宁姐是帮主的情人吧,好像也不是,看起来更像是帮主的朋友和家人。帮主对她那是极其宠爱。

    如果有个男人也对自己如此宠溺该有多好。宁非以为她就算会想起唐书礼来也绝对不会想起那个登徒子,可是刚才那一瞬间,他又浮现在了自己的脑海。

    宁非猛地摇了摇头。或许,在他们眼中,她只是那个女人的影子罢了。

    宁非刚到家就接到了唐书礼的电话,对方的声音听上去像是很着急:“你在哪儿?他有没有把你怎么样?”

    宁非抿唇,轻声回道:“我现在已经回家了,我没事儿。谢谢唐总关心!”

    “没事儿就好!你今天也受惊了吧!早点儿休息吧!”唐书礼明显松了口气,回道:“对了,以后就不要唐总唐总的叫了,你叫我书礼我会很开心的。”

    宁非挑了挑眉,心里突然有种不对劲儿,但还是轻声叫了声:“书礼。”

    “好了,你休息吧!明天见。”唐书礼笑着说道:“晚安。”

    “等等。”宁非突然叫住了唐书礼,低声问道:“今天那个人……你认识?”

    唐书礼微微蹙眉,反问:“你好奇?”

    “也不是,就是感觉……他好没有礼貌,看起来像是个坏人!”宁非赶紧解释道。

    唐书礼突然笑了:“那以后就尽量离他远点儿,他很危险。”

    宁非轻应了声:“嗯。”

    宁非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一想到那个臭男人竟然看了她的身体她就觉得浑身不自在。

    席靖尧和几个人打了没多久,他们就主动撤退了。

    回到别墅后,席靖尧立刻打了个电话:“帮我查一下今天这群人的身份。”

    她真的不是她吗?可为什么就连她身上的味道也和那个女人一模一样?她羞红的小脸和怒嗔时的表情,简直就和那女人如出一辙,怎么可能不是她呢?

    可是,她胸下边确实没有那颗红痣。他的脑袋有些乱了。

    好不容易有了这条线索,无论如何,他一定会追查下去的。

    第二天,侦查结果就出来了。

    那伙人竟然跟青龙帮有关系!这就更让席靖尧坚信了几分,那个女人一定就是他的她。

    痣和疤痕都可以通过手术去除,就连记忆,现在也有催眠等多种方式可以让她没有以前的记忆。

    席靖尧此刻已经深信不疑,那个宁非就是虞姬。

    宁非正要出门,刚好一通电话打了进来。

    “喂……”宁非接通了。

    “你出来一下,我有几件事情要问你。”席靖尧已经开车来到了女人住处的门口了。

    宁非一下子便听出了这道熟悉的男声是谁了,想都没想直接挂断。

    见宁非脸色不是太好,佣人问道:“小姐怎么了?”

    宁非摇了摇头,沉思了片刻,最后款步走向阳台的位置,侧着身子,朝楼下看去。

    果然,门口停着一辆车子。

    可是,她待会儿还要出门跟唐书礼约会,怎么办?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