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宁小姐(求月票)

    第一百八十一章 宁小姐(求月票)    四年前,当他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他只记得自己在海中被人刺了一刀,然后……然后他极力往下游,想要找到女人的身体,可是最后却没了意识。

    他被送到医院的时候,伤口已经感染了,医生虽然给他紧急抢救过来了,可还是让他断断续续地昏迷了好几天。

    他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询问女人的情况,可是大哥却告诉他说,警方当时极力地搜寻了几天,但最终仍旧没有打捞起女人的尸体。那里属于深海海域,极有可能出现比较凶残的海底动物,比如鲨鱼之类的。换句话就是说,虞姬生还的希望几乎等于零。

    但是,他不相信!他不相信,她就这么轻易地丢下自己走了。

    那段时间,他整天醉生梦死,甚至都不去集团了。

    奶奶抱着小安贝来到他跟前,扔到他的怀里,训斥道:“既然那么笃信她还活着,那就打起精神来,给我去找!老婆儿子丢了,你现在连女儿也不要了是吧?真正可怜的是我们小安贝,没妈妈没哥哥,现在爸爸也成了一个摆设!”

    看着怀中的女儿一直哭个不停,小手胡乱的挥舞着,似乎讨厌着他身上浓重的酒精味儿。奶奶的几句话也瞬间点醒了他!是啊,他要振作起来,他还要去找她和儿子,他还有女儿需要照顾。

    接下来的几年里,他不断地壮大集团,也将事业拓展到了世界各个国家,早在两年前,席父便让出了总裁董事一职,他现在已经是集团的最高决策者。

    他利用关系在世界各地撒网,青龙帮他也派人潜了进去,可是依然没有得到有价值的消息。

    前阵子,一段视频在网络上爆红,是一个英国街头卖艺的少年改编了一曲中国风的歌曲,重点儿不在少年身上,而是驻足在他身前的一抹人影,虽然只是一闪而过,可是他却惊得从座位上弹跳起来,那个女人就算是化成灰他也认得。

    他加派人手在英国伦敦翻了个遍,可最终还是没有得到任何线索。

    席靖尧回到卧室后,直接去了阳台,盯着落日斜晖,薄唇微微开合着:“女人,你和儿子究竟在哪里?”

    与此同时,德国柏林的一幢别墅里,一个女人正坐在餐桌前,优雅地吃着早餐。

    女人看上去三十岁上下,精致的五官倒像是一个陶瓷娃娃一般,乌黑的长发倾泻在胸前。

    女人身着一套淡蓝色的洋装,发顶卡着一个皇冠,皇冠上的钻石正闪闪发亮着。

    “小姐,车已经备好了。”一个看似管家一样的男人悄悄走到女人跟前,俯首恭敬地汇报着。

    “嗯。”女人轻应了声,喝了口牛奶,将杯子放下。

    这时,一旁的佣人立刻将餐巾纸递到了女人的手边。女人动作极其优雅地擦了擦嘴,然后起身。

    佣人立刻将椅子为她拉开。

    白色的高跟鞋踩在淡蓝色的地毯上,像极了天空中飘过的云彩。

    女人走出别墅,一辆白色的兰博基尼就停在门口,帅气的司机早已等候多时,见她走近,立刻为其打开了车门。

    车内已经坐了一个男人,方脸寸头,那半脸的络腮胡子让女人下意识地蹙起了眉头。

    “宁姐说了,这次任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络腮胡子冷着一张脸传话道:“她只给你一个月的时间。任务若是完成,你向她提的条件她会考虑的。”

    女人面无表情地看向车窗外,眼睛是冰冷的,心却是空洞的。

    在候机室的时候,一个有着一副亚洲面孔的小男孩儿朝女人跑来,兴奋的叫道:“美人儿姐姐,我很喜欢你唱的歌,你能不能帮我签个名儿?”

    女人眉头一蹙,冷声回道:“对不起,你可能认错人了。”

    小男孩儿正疑惑着,女人身旁的黑衣人早已经将小男孩儿赶走了。

    从德国趁机,飞到法国巴黎,女人走出机场便直接坐车下榻到了一所六星级的大酒店里,因为,在今晚,lom的唐董会在这里举办一场宴会,来庆祝他的六十二岁生辰。

    酒店里的化妆镜前,有位化妆师专门为女人画着妆。

    “宁小姐,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很像一个人。”化妆师突然笑着问道。

    被称为宁小姐的女人微微拧眉,红唇轻启:“虞姬吗?”

    化妆师似乎很惊讶:“莫非……”

    “世界上长得像的女人太多了,尤其是在整容技术发达的现在,你说呢?”女人红唇微微勾起,回了句。

    “这倒也是。”化妆师也不再多问了。

    女人的相貌本来天生就带着一抹妩媚,所以只画了淡妆。乌黑柔顺的长发被高高盘起,皇冠就是最简单却也是最奢华的一种装饰。

    化妆师为她搭配了一套紫色的旗袍,高叉的位置直到大腿根际,最后再配上一双金色的十几公分高的鞋子,将她衬得更为高冷。

    最后的最后,女人在众多首饰中挑选了一样东西——珍珠项链。

    她记得资料中显示,唐董似乎对珍珠情有独钟。

    “小姐,这是给您准备好的请帖。”敲门声响起,一个黑衣人将手中的请帖递给了女人。

    女人淡淡地瞥了一眼,随手扔在了桌子上。

    “唐董来了吗?”女人轻声开口。

    “来了。”男人俯首回道:“唐少爷也来了。”

    女人瞅着镜子里的女人,突然微微眯眸,朝身后的男人问道:“你说,今晚的任务,我能完成吗?”

    男人抬眸瞅了女人一眼,立刻回道:“以小姐的姿色,没有男人不动心的。”

    女人红唇微勾,可是眉宇之间却闪过一丝落寞。

    宁姐?唐董真的是你的最终目标吗?

    晚宴开始了半个小时后,女人才出现。她一进场,立刻便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

    女人仿佛都能听到从周围传来的抽气声,快速地扫了一圈,最后目不斜视地朝唐德走去。

    柳腰款摆,丰姿绰约,从唐德的方向看去,那分明就是从画中走出来的女人,让人感到有些不真实。

    女人离的越近,唐德的眉头就蹙的越紧。

    “唐董,生日快乐。”女人走近,朝唐董微微颔首一笑。

    “你……你是?”唐董皱眉,他好像从来都没有见过她,可是却又觉得她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我姓宁,是bious大师的徒弟,他今天有些不舒服来不了了,所以特地拜托我过来给您祝寿。”女人温婉一笑,自我介绍道。

    “原来是bious大师的徒弟,我记得,他可是从来都不收徒弟的,看来,你定是有什么过人之处。”唐董笑米米地夸奖道。

    “唐董过奖了。”女人微微一笑。

    “宁小姐?我们以前在哪里见过吗?”唐董突然蹙眉问道。

    女人回以一笑:“我这可是第一次见唐董,唐董本人可要比杂志上帅多了。”

    唐董哈哈大笑:“老了老了。帅这个字还是留给那些年轻辈儿的吧!”

    远处的阳台外正站着一对男女,两人似乎在畅谈着什么。

    突然唐蜜走了过去,轻咳了声:“你倒是在这儿聊的嗨,里面刚来了个美女,你还不进去看看?”

    “蜜姐,你把我当透明人啊,他的未婚妻还在这里呢,你竟然让他进去看美女?”唐书礼旁边站着的女人正是他的未婚妻胡芸,也是个混血儿,跟唐蜜是同行,都是模特出身。

    “你要是在意的话早跟书礼结婚了,至于拖到现在吗?”唐蜜笑着回顶了一句。

    “你以为我不愿意啊?是这位爷不肯结好吗?”胡芸翻了个白眼,平时嬉笑打骂惯了,所以经常开玩笑。

    唐蜜看向弟弟,催促道:“赶紧进去看看吧!爸的魂儿都快被那个女人给勾走了。”

    唐书礼闻言蹙了蹙眉头:“以姐你的性格,怎会让那狐狸精如此猖狂?退避三舍可不像是你的作风啊。”

    唐蜜突然笑得很是狡黠:“我是想收拾她,但是就怕收拾了以后吧,有人会找我茬儿。”

    唐书礼越听越不对劲儿,熄灭手中的香烟,朝里走去:“走,去看看。”

    “蜜姐,谁啊?”胡芸好奇地问道。

    唐蜜瞅了胡芸一眼,笑道:“你认识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