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波折又起

    第一百三十五章 波折又起    江远闻声看去,见到苏朵儿让他微微蹙眉:“怎么是你?”

    当看清江远的模样时,苏朵儿惊讶地张大嘴巴:“你……你还当真是阴魂不散啊!”

    虞姬好奇的目光在两人之间流转。

    “你们认识啊?”江璐璐皱眉问道。

    “你指的那个小践人就是她?”江远瞥了一眼江璐璐,问道。

    “你他妈才是小践人呢!你全家都是小践人!”苏朵儿闻言气愤地不得了。

    江远蹙眉,瞄了一眼店内的东西,然后看向苏朵儿,笑着调侃道:“你来逛内衣店?你又没料,来这里只是过过眼瘾,幻想一下的吧!”

    “哈哈……”江璐璐闻言忍不住笑出了声,就连温冉也是一副得意洋洋的表情。

    江远不说还好,一说可把苏朵儿给惹毛了:“你这头种猪,我咒你永远娶不到老婆,即使找到了,也是一脸麻子,口歪嘴斜,一辈子生不出孩子来!”

    江远一愣,随即回道:“这就不用你操心了,我本来就是单身主义者,就算我想娶,也有一卡车的女人争先恐后来报名,你的诅咒怕是不灵验了。倒是你,长得勉强过关,身材看不下眼,嘴损的跟个泼妇似的,怕是这辈子都没人敢娶你!”

    “你!”苏朵儿被气地直跺脚。

    “江总,我家朵儿哪里惹到你了吗?如果是的话,还请你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跟她计较。”虞姬终于能插上嘴了。

    江远闻声,这才将视线移向虞姬,捂得这么严实,可是声音却这么熟悉。

    见江远没认出自己,虞姬摘下了墨镜:“是我。”

    店员和店长下意识地探头去看,在见到虞姬的容貌时吓了一跳。

    “你怎么在这儿?”江远指了指苏朵儿,问道:“她是你朋友?”

    虞姬微微点头:“嗯。”

    店长和店员们在窃窃私语着,似乎对虞姬很是感兴趣。但同时又在担心,刚才得罪了人家会不会被报复啊!

    “你怎么会认识他的?”苏朵儿朝虞姬问道。

    虞姬在朵儿耳边悄声回道:“席靖尧的朋友。”

    “怪不得呢,我算知道什么叫物以类聚了!”苏朵儿哼道。

    “怎么回事儿?”江远直接朝店长问道。

    “哦,虞小姐看中了这件睡衣,结果温小姐恰巧也看中了……”店长说的已经很含蓄了。

    江远瞬间领悟,微微点头,吩咐道:“把睡衣给虞小姐,账我会通知财务,从租金里直接扣除。”

    店长立刻恭敬地将包装袋递给了虞姬,朵儿顺手接过。

    “哥!”江璐璐气得跳脚。

    温冉紧抿着嘴唇,脸色也不是太好看。

    江远没理会,直接看向了苏朵儿:“你需不需要?可以借虞小姐的光,免费多拿几件,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苏朵儿是半点儿都不想呆在这里了,挽着虞姬的胳膊就朝外走:“美人儿,我们走。”

    虞姬赶紧戴上了墨镜。

    “哥,你怎么能帮着一个外人呢!”江璐璐噘着嘴抱怨道。

    江远冷冷地瞥了一眼江璐璐,哼道:“一天到晚尽给我惹事儿!下个月的零花钱减半。”说完就直接朝外大步走去。

    “哥!”江璐璐愤怒地大喊。

    走出商场,虞姬朝朵儿问道:“你和江总怎么认识的?”

    苏朵儿烦躁地摆了摆手:“别跟我提他!”提起他就一肚子气。

    上次对他做采访,去的时候正好赶上下大雨,结果浑身都湿透了,可是重新回家换衣服就错过采访的时间了,最后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在她眼里,形象不重要,保住自己的位置才是最关键的。

    她承认她的身材不是丰满的类型,尤其是湿透后衣服紧裹在身上,前不凸后不翘的,反正她也没把自己当女人。

    刚见他的时候还以为他是个绅士,命令他的秘书先带她去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没想到他却说,看着她的身材没心情接受采访。

    于是乎,免不了一场舌战,结果是,采访失败了,她回到杂志社被主编骂的是狗血喷头的。

    虞姬并不是一个八卦的人,见朵儿不愿意多说也就没问了。不过看来她因为工作的关系,是疏忽了朵儿。

    晚上洗澡后,虞姬便穿上了新买的睡衣,在镜子前照了照很是满意。

    席靖尧推门而入,当看到女人身上的睡衣时微微挑眉:“新买的?”

    虞姬嗯了声:“今天去逛街了。”

    席靖尧没吭声,直接朝女人靠近。

    “好看吗?”见男人没说话,虞姬忍不住在男人身前转了个圈,问道。

    席靖尧步步逼近,黑眸微微一眯,直接将女人压在了镜子上……

    “你……你还没洗澡呢!”虞姬结巴地提醒道。

    “一起洗。”席靖尧攥着女人的手腕压在头顶,呼吸开始变得粗重。

    “不要!”虞姬的拒绝根本不管用,直接被男人拽进了浴室,再次出来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的事儿了。

    躺在床上,男人看着书,女人看着男人,眼神哀怨。

    “别一直盯着我看,我会以为你没有吃饱。”席靖尧的视线依旧放在书上,可是口中吐出的话却是对身侧的女人说的。

    虞姬噘着嘴小声嘟囔道:“那睡衣是我今天刚买的。”可是却被他给撕坏了。

    “明天再去多买几件不就得了。”席靖尧淡淡地回了句。

    虞姬叹了口气,回道:“那睡衣可是费了好大功夫才拿到手的,可怜还没穿几分钟呢就毁在了你的手里。”

    “不就买件睡衣吗?有什么功夫可费的?”席靖尧不理解:“现在甚至都不用出门就可以送货上门了。”

    “你是不知道,我今天去逛街碰上了……”虞姬及时的住了口,温冉是温岚的妹妹,还是不要在他面前提起了,省得他又说她诋毁别人。

    “碰上了什么?”席靖尧淡淡地瞥了女人一眼,问道。

    “额……没什么。”虞姬支支吾吾地回道:“碰上了一个刁蛮任性的大小姐,本来我都准备付账了,可是她也看上了那件睡衣,早知道这件睡衣会惨遭你的毒手,我当时还不如拱手送人呢!”

    席靖尧眉头微微一拧:“和别人吵架了?”

    虞姬尴尬地瞄了男人一眼:“这你都能看得出来?”

    “如若不然,你也不会一直埋怨。”席靖尧伸手点了点女人的红唇。

    虞姬抿唇趴在了男人的胸膛上。

    “你叹什么气?睡衣最后不是还是到你手上了!”席靖尧揉了揉女人的脑袋问道。

    “你认识江璐璐吗?”虞姬突然抬头问道。

    席靖尧浓眉一挑:“……江远的妹妹?”

    虞姬点头。

    “你口中那个刁蛮任性的大小姐说的就是她?”席靖尧继续问道。

    虞姬嗯了声:“算是吧!”

    “据我所知,江璐璐看上的东西一般很少能落在别人手中。”席靖尧将书合上放在了床头柜上。

    “你怎么这么了解她?”虞姬好奇地问道。

    席靖尧不答反问:“后来呢?这件睡衣是怎么到你手里的?别告诉我说,你们打架了?”

    虞姬嗔怒地盯着男人,嘀咕道:“为了一件睡衣我至于吗?”

    “你是在中心商场逛的街?”席靖尧又问。

    虞姬点头:“嗯。”除了这里,还能去哪儿。

    “江氏集团是那家商场的最大股东,我有些好奇,你是怎么从江璐璐手中夺走这件睡衣的?”席靖尧唇角难得勾起了一抹笑容。

    “碰见江总了。”虞姬小声地回道。

    “江远?”席靖尧拧眉。

    “嗯。”

    ……

    “我以后若是有钱了,一定要开一家大的商场,里面什么都有,这样我买东西就可以不用花钱了。”虞姬呵呵的傻笑道。

    席靖尧微微挑眉,盯着女人若有所思着……

    接下来的几天,虞姬天天待在家里背剧本,剧本中,她饰演的是一个妖女,但却因为爱上了剑神而差点儿毁天灭地,最后终于在剑神的劝解下,迷途知返,剔骨重生……

    背剧本背累的时候,虞姬喜欢在家里来回晃悠,当走到录音室对面的那间小屋时,驻足了。

    推门而入,虞姬走了进去,里面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听李姐说,这应该是一间婴儿室。

    虞姬手指划过墙面,想象着婴儿房的布置。她被自己突然冒出来的想法吓了一跳。

    为什么她突然很想给他生个宝宝了呢?明明两人的关系还不是太稳定。未来会怎样她根本无法预料,但这个想法就这么自然而然的降临了。

    温岚去医院复查的时候,没有叫人跟着。

    进入医院后,她便拿出手机给席靖尧打了过去。

    席靖尧正和下属们讨论着案情的进展,突然接到温岚的电话微微有些诧异,拿着手机便出去接听了。

    “喂,怎么了?”席靖尧直接问道。

    温岚故意捂着嘴,小声地回道:“靖尧,我……我感觉有人在跟踪我,我好害怕!”

    席靖尧闻声拧眉:“你在哪儿?”

    “我在医院呢!那个人带着帽子和口罩,就在我的附近,他会不会杀了我?你快点儿过来,我真的很害怕。”温岚故意紧张兮兮地说道。

    “你等着!我马上过去。”席靖尧挂了电话便立刻开车去了医院。

    席靖尧将车子停在了医院门口,然后疾步跑了进去。

    温岚正站在妇产科走廊那里,朝他招着手:“靖尧,我在这儿。”

    席靖尧大步走上前,皱眉问道:“没事儿吧?”

    温岚摇摇头,假装胆怯的模样:“刚才真的是吓死了,靖尧,我好害怕,你说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温岚说着就扑进了男人的怀里,声音颤抖着:“我害怕。”

    对于温岚的投怀送抱,席靖尧只是微微蹙了蹙眉头,以为她是吓坏了所以才这么反常。

    将温岚轻轻推开,席靖尧沉声说道:“你看清楚那个人长什么样子了吗?”他刚才进来的时候观察过附近,都没有发现可疑的目标。

    温岚摇摇头:“他武装很严实,我因为害怕也没敢仔细瞅。你说他会不会是什么杀人狂魔之类的?”

    席靖尧皱眉,安抚道:“别乱想!待会儿我把你送回去,以后出门的时候记得叫人陪着你。”

    温岚点点头:“嗯,靖尧,谢谢你。”

    ……

    虞姬心血来潮竟然上网逛了淘宝,用来了解一下宝宝房间该怎么布置好看。她也仅仅是了解一下,并没有打算付诸行动。

    突然手机来了一条短信。

    虞姬一边看着电脑一边拿过手机,打开,瞄了一眼,随即双眸睁大。

    正确的来说,不是一条短信,而是一条彩信。

    发来的彩信是一张照片,一张男女相拥在医院走廊的照片,虽然是侧面拍的,可是她依然认出了这两个人,女人是温岚,男人竟然是——席靖尧。

    虞姬的脑袋瞬间懵了,他们……他们两个怎么会在一起?而且还是在医院?他不是说,这几天很忙吗?每天晚上回来都很晚了。

    虞姬的思绪开始混乱起来,想要看看是谁给她发过来的照片,却发现竟然是个陌生号码,打过去的时候对方却已经关机。

    虞姬开始心神不宁了,哪里还有心思上网。如果他们背地里在一起不让她知道也就算了,可是她既然已经看到了照片,那就不可能当作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

    她压根就做不到无视,因为她该死的在乎!若是放在以前,她或许只是偷偷难过,假装自己很坚强,可是现在不一样了,羡慕已经在心中发酵,逐渐变成了嫉妒,是的,她该死的嫉妒!

    李姐似乎看出了虞姬的精神恍惚,于是关心地问道:“夫人,你怎么了?有心事儿?”

    虞姬独自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无法自拔,回过神后,啊了声,摇头:“没事儿。”

    晚上,席靖尧回来的时候已经快八点了,可是虞姬却始终等着他回来一块吃饭。

    席靖尧看着桌子上未动的菜,皱眉:“以后不用等我,你自己可以先吃。”

    虞姬没吭声,只是端起了饭碗,睫毛眨了眨,瞄了男人一眼欲言又止。

    “怎么了?偷看我做什么?”席靖尧皱眉,好笑地问道。

    虞姬有种被逮到的尴尬。

    “你最近很忙哦。”虞姬轻声问道。

    “嗯,有一起入室抢劫案,性质很恶劣,不过嫌犯已落网,应该很快就可以结案了。”席靖尧似乎从上次女人问他工作开始,他也会偶尔跟她提起工作上的事情。

    “那你今天一直都在警局吗?”虞姬试探道。

    席靖尧几不可察地动了动眉头,回道:“算是吧!”

    虞姬哦了声,夹了一筷子菜放进了碗里却迟迟不见往嘴里送。

    “怎么了?”席靖尧沉声问道。

    虞姬眼神闪烁,回道:“没……没什么啊。”

    “女人,你又开始说谎了。”席靖尧冷声提醒道。

    “我真的没事儿,就是有些不舒服而已。”虞姬抿唇回了句。

    “不舒服?哪里不舒服?”席靖尧放下了碗筷,皱眉问道,声音微微带着抹紧张。

    “就是……胃口有些不舒服。”虞姬也放下了碗筷,起身:“我吃不下了,我想去休息了。”

    见女人进了卧室,席靖尧叫来了李姐问话:“今天发生了什么事儿吗?”

    李姐不明白席靖尧为何如此问,愣愣地回了句:“没发生什么事儿啊。”

    席靖尧黑眸微敛,侧眸看向卧室门口,若有所思。

    “哦,今天夫人上午本来还好好的,说是要布置什么婴儿房,不过下午就突然有些不对劲儿了。”李姐突然想起来了,便如实回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